左右與南北

 

 

耶穌與門徒的問題

馬太福音 2021 耶穌說:「你要什麼呢?」他說:「願你叫我這兩個兒子在你國裡,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

馬太福音 2023 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我父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

馬太福音 2663 耶穌卻不言語。大祭司對他說:「我指著永生神叫你起誓告訴我們,你是神的兒子基督不是?」

馬太福音 2664 耶穌對他說:「你說的是。然而,我告訴你們,後來你們要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馬可福音 934 門徒不做聲,因為他們在路上彼此爭論誰為大。

馬可福音 1235 耶穌在殿裡教訓人,就問他們說:「文士怎麼說基督是大衛的子孫呢?

馬可福音 1236 大衛被聖靈感動,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馬可福音 1462 耶穌說:「我是。你們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馬可福音 1619 主耶穌和他們說完了話,後來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邊。

路加福音 2042 詩篇上大衛自己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

路加福音 2269 從今以後,人子要坐在神權能的右邊。」

使徒行傳 234 大衛並沒有升到天上,但自己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

使徒行傳 755 但司提反(基督教会首位殉道者)被聖靈充滿,定睛望天,看見神的榮耀,又看見耶穌站在神的右邊。

使徒行傳 756 就說:「我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

 

耶穌昇天之後聖經的陳述

以弗所書 120 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裡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

希伯來書 1012 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

彼得前書 322 耶穌已經進入天堂,在神的右邊;眾天使和有權柄的,並有能力的,都服從了他。

羅馬書 834 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有基督云云或作是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的基督耶穌嗎)

歌羅西書 31 所以,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就當求在上面的事;那裡有基督坐在神的右邊。

東方對左右的看法

 

66 雄石獅 從廟看出來在左邊

 

以上是在聖經上有關左右的述明,很明顯地,右是高於左,所以在馬可福音第十章中述明耶穌的門徒相爭誰為大,雅各與約翰更勝一籌,想捷足先登卡位,要耶穌答應在祂的榮耀裡,他們能一個坐右邊,一個坐左邊。 在東方漢民族對左右的看法,就與聖經上有所出入。

 

67 雌石獅 從廟看出來在右邊

漢民族各朝各代對左、右的看法並沒有一致,清代以前,朝官班次文職居左,武職居右,故稱武官為右列。在軍隊中為大,為正,為小、為副。軍功章則佩戴在軍上衣的左上方,袖章戴在手臂上。

秦時左丞相大,但有一說是右丞相大,漢朝右丞相大,南宋時右丞相大,北宋左丞相大,明初左相大,清朝也是以左為尊。

現在的日常生活中,男左女右,好像是定律,它的習俗可在社會生活中的各個場面上發現。如戴婚戒,男左女右;另外,還有照結婚照。如果顛倒了位置,就會有人說話,說是違反了男左女右的習俗 。

前人將左定位在大、長、上。左為陽。  右定位在小、短、下。並立右為陰。陽剛,陰柔弱。在人性上,男性強屬於陽於左,女子性溫柔屬陰於右。男左女右在中醫應用上也採用。中醫把脈,男子取氣分脈於左手,女子取血分脈於右手。

鄭成功攻台,南將、北將的問題

對於南、北的看法,在漢民除了南尊北卑之外,在東、西方向上,古人還以東為首,以西為次。皇后和妃子們的住處分為東宮、西宮,而以東宮為大為正,西宮為次為從;供奉祖宗牌位的太廟,要建在皇宮的東側。現代漢語中的東家房東等也由此而來。

除了東西南北之外,表示方向的前後左右也有尊卑高低之分。古代皇帝是至尊,他面南背北而座,其左側是東方。因此就在崇尚東方的同時,也隨著高貴起來。三國時期的東吳佔據江東,也稱江左。文左武右的儀制,男左女右的觀念等,都是尊左的反映,有些習俗甚至延續至今。

住宅的左右、南北觀

 

在住宅方面而言,四合院都是平房,沒有樓房。四合院堻怑垠n的房間就是正房。正房就是北房,也稱上房或主房。由於祖宗牌位及堂屋設在正房的中間,所以正房在全宅中所處的地位最高。正房的開間一般為三間,中間一間為祖堂,東側的次間往往住祖父母,西側的次間住父母,而且老房子正房左邊(東邊)的次間、稍間比右邊(西邊)的略大,這是受左為上傳統習俗影響的結果。舊時人們有尊左的習俗,我們常說的左祖古廟文左武右男左女右都是尊左的反映。

 

68 台灣三合院

 

69 女性衣服開襟也是有男左女右之別

 

戴戒指也是有講究的,這種講究不見諸文字記載,而是一種約定俗成。民眾認為,左為上,右為下,左象徵尊嚴和力量,右象徵溫柔和體貼。故民眾佩戴戒指有男左女右之分。

 

生活中,男的說法在我國相當普遍,衣服的開襟也有男左女右之分。男衣紐扣一般在右,扣門在左;而女性的衣服則相反。就連如今男女結婚拍結婚照也是男左女右

 

70 二十世紀初所拍的結婚照片,男左女右

南將、北將

以上我們談論到左右的問題,在台灣歷史中有南將與北將的問題,發生的時間是在鄭成功的時代。

鄭成功北伐失敗後僅存金、廈二地,土地狹小,在糧食不足,又保持家屬安全上頗多困難,鄭軍都在極度戒備緊張之中,如今得知台灣「田園萬頃,沃野千里、餉稅數十萬」甚為心動。所以其自救之道即轉向為攻取台灣不失為反清復明,立萬年之基必行之路。

1660年六月鄭成功在思明州(廈門)準備攻台,下令大修船隻,聽令出征。召集幹部黃旭、馬信、黃廷、王秀奇、陳煇、楊朝棟、林習山、吳豪、馮澄世、蔡鳴雷、薛聯桂及陳永華等人開會。

徵詢部屬的意見並說出自己的攻台的看法,大體上「北將」(清將來降)主張攻取台灣,而「南將」(漳、泉子弟)卻是反對東征,因為台灣是海外之地,不是反清復明的目的地。 究其因是鄭軍的特色是亦兵亦商,它是繼承海上及鄭芝龍以來的傳統,縱橫海上的霸主即是商船隊之盟主,因此南將亦兵亦商頗有積蓄,也因此較有安逸之心,對離開漳、泉這穩固商業基礎是反對的。如宣毅後鎮吳豪他曾到台灣,就說:港淺大船難進,且水土多瘴癘。」因此這次會議是沒有結論。

1661年一月,即六個月後鄭成功得知在台灣的荷蘭人,因懼怕國姓爺,而從巴達維亞所派來的援軍,見無戰事而撤返巴達維亞。 此時機會成熟成功再大會文武官員。鄭成功決意親征台灣,行前表文告說:

本藩矢志恢復,切念中興,恐孤島之難居,故冒波濤,欲闢不服之區,暫寄軍旅,養晦待時,非為貪戀海外(指台灣),苟延安樂。

1661年(永曆十五年、順治十八年) 四月二十一日 (舊曆 三月二十三日 )中午,鄭成功起兵二萬五千人、船隻九百艘攻台。在風雨中鄭成功下令航向台灣。他當時說:「冰堅可渡,天意有在。天意若付我平定台灣,今晚開駕後,自然風恬浪靜。不然,官兵豈堪坐困斷島受餓耶?

 

鄭成功的部隊一上岸即將荷蘭軍打得落花流水,西方人記述鄭成功的軍隊是:「國姓爺的軍隊中有弓箭兵,以對抗荷人的槍兵,又軍隊中有鐵人軍,每一人著鐵製的鱗甲,包住全身,鐵片長度可掩住膝蓋以下,以保護到兩腳。這是一個武裝齊備的軍隊,他們與Thomas Pedel 的戰鬥中,無視洋槍隊的威力,沒有一個人將死亡擺在心上,勇猛無比,不管周邊有許多人被打死,照常像瘋狗似的前撲。況且他們也有相當多的重砲及充足的火藥。」這是黃種人第一次向歐洲白人爭奪殖民地成功的例子。

 

71 鄭成功的鐵人部隊

登陸不到一個月,實際僅二十四天即佔領全台灣,僅留下「熱蘭遮城 [32] 」(ZEELANDIA),鄭成功十分有把握,看輕荷蘭人,也不急攻,留下一小部份軍隊包圍即勇衛、侍衛兩鎮,圍困等待荷蘭人自動來降。鄭成功指示隨將各鎮分派汛地屯墾,派提督馬信督轄兵札台灣街守困之。 這個作法也兼顧軍士的生命,荷蘭人遲早要降,也不急於一時,展現出大仁之心也。

其他來台軍隊在登陸後的第十八日,鄭成功就頒布屯田令諭,全力投入開發、生產。如此為徹底解決糧食問題,又可安頓軍隊及其眷屬。

一六六二年二月一日 陰曆一六六一年十二月三日 荷人訂下降約二月十二日 荷蘭人結束統治三十八年的台灣,離台撤回至印尼的巴達維亞。 [33]

 

在聖經上對南、北的看法,有下列三則資料來參考:

以西結書 469 「在各節期,國內居民朝見耶和華的時候,從北門進入敬拜的,必由南門而出;從南門進入的,必由北門而出。不可從所入的門而出,必要直往前行,由對門而出。」But when the people of the land come before the Lord at the fixed feasts, he who comes in by the north doorway to give worship is to go out by the south doorway; and he who comes in by the south doorway is to go out by the north doorway: he is not to come back by the doorway through which he went in, but is to go straight before him.

這段經文對南北並沒有誰大誰小的問題,以色列史中有南國與北國,在西元前922年所羅門王之後以色列分列為南猶大國922~587BC、及北以色列國(922~721BC)它是記述在列王記上第十二章,羅波安繼位。

列王記上 1220 以色列眾人聽見耶羅波安回來了,就打發人去請他到會眾面前,立他作以色列眾人的王。

 

這次的講道是為了將東西方對南北、左右的看法區別,若了解之後自然而然為什麼在「使徒信經」中說:「我信上帝,全能的父,…第三日對死人中復活,上天,今坐佇全能的父上帝的大傍;祂要對彼復來審判活人與死人。…」所以我們現在會了解為什麼有些「使徒信經」說是在上帝的右邊,這就是因為左右在各民族間有不同的定義。我們也了解到漢人譯經者的苦心。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