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國的下場

 

猶太人的亡國

耶利米哀歌一章

耶利米哀歌 11 先前滿有人民的城,現在何竟獨坐!先前在列國中為大的,現在竟如寡婦;先前在諸省中為王后的,現在成為進貢的。

耶利米哀歌 12 他夜間痛哭,淚流滿腮;在一切所親愛的中間沒有一個安慰他的。他的朋友都以詭詐待他,成為他的仇敵。

耶利米哀歌 13 猶大因遭遇苦難,又因多服勞苦就遷到外邦。他住在列國中,尋不著安息;追逼他的都在狹窄之地將他追上。

耶利米哀歌 15 他的敵人為首;他的仇敵亨通;因耶和華為他許多的罪過使他受苦;他的孩童被敵人擄去。

耶利米哀歌 17 耶路撒冷在困苦窘迫之時,就追想古時一切的樂境。他百姓落在敵人手中,無人救濟;敵人看見,就因他的荒涼嗤笑。

耶利米哀歌 111 他的民都歎息,尋求食物;他們用美物換糧食,要救性命。他們說:耶和華啊,求你觀看,因為我甚是卑賤。

耶利米哀歌 114 我罪過的軛是他手所綁的,猶如軛繩縛在我頸項上;他使我的力量衰敗。主將我交在我所不能敵擋的人手中。

耶利米哀歌 116 我因這些事哭泣;我眼淚汪汪;因為那當安慰我、救我性命的,離我甚遠。我的兒女孤苦,因為仇敵得了勝。

耶利米哀歌 118 耶和華是公義的!他這樣待我,是因我違背他的命令。眾民哪,請聽我的話,看我的痛苦;我的處女和少年人都被擄去。

 

80 巴比倫帝國疆域圖

 

耶利米哀歌 119 我招呼我所親愛的,他們卻愚弄我。我的祭司和長老正尋求食物、救性命的時候,就在城中絕氣。

 

 

 

耶利米哀歌 120 耶和華啊,求你觀看,因為我在急難中。我心腸擾亂;我心在我裡面翻轉,因我大大悖逆。在外,刀劍使人喪子;在家,猶如死亡。

 

81 巴比倫帝國圖,Babylon controlled Israel for seventy years (609-539 BC). 605BC. Daniel taken captive. returned to Babylon by a short route across the desert. 597BC. More captives. Ezekiel and Jehoiachin . 588-586BC. Siege of Jerusalem . Solomon's temple in Jerusalem destroyed. Zedekiah and other captives taken.

西元前597年年初猶大王約雅斤向巴比倫投降,原本猶大國所期待的埃及援助並沒有來到。於是王、王太后、一些大官、民間首領,連同一大批擄物,都被押解到巴比倫。這些被擄的人物都是國家的領袖人物。被留下來的是西底家的貴族,但是都是短視的小人之流。

西元前588年巴比倫的軍隊把耶路撒冷重重包圍起來。587年七月正當城堛甄陪鳩i盡之時,巴比倫的軍突破了城牆,湧進去。西底家帶著一些軍隊逃向約但河那邊去,但在耶利哥附近被捉。敵人將他的眾子都殺死在他的眼前,又剜了他的眼睛,把他解到巴比倫,他就死在那堙C巴比倫的征服者在耶路撒冷執行焚城和拆牆,一些宗教、軍事和民事官員和民間領袖都被處死,同時也有一批人被擄到巴比倫去。於是南國猶大國就永遠滅亡了。時為西元前586年。

 

看到了悲慘的以色列史,國亡,國王被殺,許多領袖被戮,尚有許多人被擄到巴比倫成為奴隸。同時猶太人引以為傲的聖殿,也就是由大衛王所備的材料,由大衛的兒子所羅門王所建造金碧輝煌的聖殿被摧毀。

東寧王朝的亡國

在台灣歷史上我們也發生了類似的事件,那就是在1683年滿清入台。

一六八三年八月施琅由鹿耳門登陸台灣後,不用戰爭即佔領台灣,結束了鄭氏王朝,於是東寧王朝文武大臣,及明朝宗室計有萬人,全部依「偽文武官員丁卒,與各省難民」分別被迫驅趕至大陸內地各省墾荒,過程十分艱辛。

鄭克塽降清後,表面上封為正黃旗漢軍公。他向清帝說他生長在南方,身體孱弱,懼北地寒冷,請求居住在福建他祖先居住的地方。清廷不准,將他幽禁在北京,是一種外表塗了黃金的囚獄,雖授以公爵稱號--漢軍公,卻有銜無職,坐吃山空,但鄭家人口眾多,一個佐領仍無法維持生活,因此請求歸還在閩、粵被侵佔的祖產,結果是在晉江、同安、漳州、廣東各地祖產全被地方官所佔,非但不還,反將鄭氏家人誘往數年,拖斃二命。 鄭克塽死後,其母黃氏再向清廷要求發還鄭家產業,雖有下令清查,但不了了之。 又在精神上鄭氏在北京動輒得咎,因小事而使克塽之子鄭安福被革職,鄭克塙被降調,至一七二八年,僅剩下半個佐領,鄭氏一族因家產耗盡,子孫逐漸衰頹,慢慢地從歷史舞台上消失。

 

當鄭芝龍降清時,完全是誠意,自動獻上全閩,當時鄭成功等尚未下海與清對抗,應是沒有危險,但是清人仍將他挾持北上,授以官銜。其後又不能說服鄭成功,則正式將鄭芝龍以重刑犯置腳鐐的囚禁,至一六六一年。鄭芝龍投清後的遭遇是計有十一口血親同一日被集體屠殺。

馮錫範、劉國軒等東寧王朝之棟樑,國亡之後,也受封為總兵,也是有銜無職,二人俱令赴京。 沒有東寧王朝後的降將,是根本沒有利用價值。古人有云「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就是沒有了東寧,也就是沒有飛鳥與狡兔,再好的弓與狗,只有藏起來,或則將狗煮來吃。 降將都想居住在福建(含台灣,因台灣屬閩省),但台灣的投降者沒有居住遷徙之自由,計有武職一千六百餘人,文職人員四百人,兵四萬餘人,全部強迫分配至山東、山西、河南荒蕪之地墾荒。 那奸計、奪權、弒君也狂費工夫,亡國之臣的第二、三代也永世沈淪。悔之晚矣!

 

降後的強壯者,派出各戰場當敢死隊,不死不歸,留在各省墾荒之老弱,也讓他們顛沛流離,甚至連起碼之住屋都沒有。一六八五、一六八六年(康熙二十四、二十五年)山東布政使黃元驥是福建人,見到這些東寧降兵,生活實在太苦了。 所以建築了簡陋的棲流所加以收容,但他不知上意是要消耗台灣人士,為此受到撤職失官,可見滿清對台灣之恨與懼。

82 台灣兵被派至北方的參與雅克薩戰役

83 厄魯特即元代、明朝時所稱的瓦刺,位在今蒙古之北。滿清以台灣兵攻之。

雅克薩戰役後,清廷再以台灣兵攻打厄魯特。厄魯特即元代時所稱的瓦刺,瓦刺後分為四部,其中準噶爾最強大,又將四部統一。 一六七三年噶爾丹自立為準噶爾汗,統一諸部; 擁有天山南北路及科布多、青海、喀爾喀等地,自以為成吉思汗後的第二雄主,遂南下進攻內蒙古。康熙下詔親征,從一六九○年(康熙二十九年)至一六九七年計七年間,才克厄魯特,各位可想而知台灣兵在這許多戰役是為炮灰使用的。

 

台籍軍人很強悍,從一六四六年鄭成功起兵至一六八三年鄭克塽投降計三十八年,讓滿清吃足苦頭。滿人能不對尚存的台灣、福建軍人心存恐懼。所以盡量消耗降清人員,也就是將優良的水師派至西北沙漠地帶,用意即在以戰爭消滅明鄭降清官兵之精銳,根本不在乎是先降,仰是後降,水師或是陸師,也不論是否與明鄭有血海深仇,如鄭泰家族,一視同仁,殺無赦。 究其原因無他,即是國已亡,再也用不到像修來館 的方式。滿人的看法是先降、後降皆歸屬於反清人士,有何區別!也不用區別。

滿清入台並不等待,立即將鄭成功父子陵寢遺物及有關史蹟徹底破壞,將一切鄭氏父子的遺跡徹底消毀。台灣在清據時期,滿清官員編修台灣方志時,不敢多說鄭氏父子的功蹟及其陵寢,以免嫁禍。施琅此時也斬絕鄭氏遺脈,斷送明室復起之望,達到他個人復仇的目的,同時他也忘了是漢民族之一員,所以後人以漢奸稱之。

 

一六九九年事隔十七年,也就是滿清佔台後十七年,滿人為了防止這鄭氏父子陵墓遺留在台灣,成為復明運動的憑藉。所以康熙以美麗的詞藻「朱成功係明室遺臣,非朕之亂臣賊子」 下令將鄭成功、鄭經父子的靈柩掘出,離開台灣。看起來滿清對鄭氏父子頗為優渥,但若參看滿人如何對付鄭氏遺族,就很清楚了解,遷墓是對台灣人抗清活動的釜底抽薪之計。毫無善意可言。于 五月二十二日 改葬福建南安縣康站鄉,覆船山。

撿骨

鄭克塽及其家人得知其父及祖父欲改葬時,因無行動自由的權利,必須向清廷申請,方得回到安南辦事。鄭克塽不能獲淮,其原因台灣抗清事件前仆後繼,若放克塽出旗歸故里,有如放虎歸山,給予抗清人士莫大的鼓舞。 所以申請後僅有鄭克塽之弟鄭克舉一人獲准前往安南,雖在墓誌銘上以克塽名立的,但很明顯的可以看出這是清廷主事者,鄭克塽只是被用來當人頭,尤其是鄭家財力已竭,所以其他鄭氏族欲南下處理改葬皆不能獲准,鄭氏遺族受到的監管,絲毫不放鬆。改葬後在安南也無任何鄭氏親人居留承祀事。這種改葬其實用意是破壞風水,但美其名稱為「撿骨」,以便愚民。

 

清國佔有台灣後,對台灣的處理原則及事實:

一. 官員及兵將遷移  將東寧王朝的主臣全部遷至大陸居住,不可留在台灣,鄭家納入上三旗管束。文武官員,士兵分別遷至在山東、山西及河南諸省墾荒。如此台灣即失去了可能的領導人物。

二. 採取以漢治漢的策略。即是以攻台將領來壓制明鄭遺民,長期以攻台將領擔任地方軍事首長。如福建水師一職從一六八四年至一七二一年計三十七年間共歷施琅、張旺、吳英、施世驃四任提督,其中張旺任職二年非攻台將領外,其他皆是,尤其是施琅、施世驃父子共任職達二十五年之久。在路陸提督方面由萬正色、吳英、藍理皆為攻台將領。

                 攻台將領肆無忌憚佔領業已開發完成的田畝,施琅佔良田達七千五百餘甲,部屬陳致遠二千餘甲,雖有諸羅縣令季麒光再三申請,清廷未加治罪。台灣當時的田計一萬八千甲,僅此二人獨佔全部台灣良田的53%. 又施琅強要澎湖漁民每年繳納銀一千二百兩,在一七二九年(雍正七年)雖有福建水師提督反應要求撤銷,至一七三七年方制止,也就是在施琅死 [36] 後四十一年方停止。路陸提督藍理在台灣霸市抽稅,婪贓累萬,其罪應斬,但康熙僅調職至京入旗。 如此優待曲意保全,是懼明鄭遺民仍會發動武裝抗清事件。

三. 採取以番制漢政策 利用原住民來制漢,在一六八四年(康熙二十三年)蔡機功招集二千餘人抗清,一六八九年(康熙二十八年)吞霄之役,清政府皆調原住民助攻。但此政策卻演變成後來漢、蕃不合。這也是為以後族群分化(族群械鬥)埋下伏筆。

四. 移民政策  從閩粵地區引進大批人口,並安排聚居要地以便牽制原住漢人。在澎湖的南嶼(今名七美嶼)原本居民稠密,人口眾多,清軍入台後,認為此處地理是控扼戰略要地,即將原住漢人遷至八卓嶼,將南嶼交由攻台將領之親族、及清軍及其眷屬居住。又視移民至台灣為逃民,抓到要充軍,故閩粵有許多人選擇移民南洋,不敢來台。

五. 消除明鄭的廟宇建物 府治東安坊之二王廟、澎湖之將軍廟加以摧毀,在永曆二十年所建的台灣第一座文廟,清據時就改為府學,但是保生大帝廟得以保存,此為選擇性的加以消除,其對像是不容任何反清的英雄人物廟宇存在。原寧靖王朱術桂的王宅,在自縊前捐為寺庵,施琅入台後改為天妃宮,抹殺原為王邸之事實。

84 原寧靖王朱術桂的王宅改稱台南天后宮

 

六. 改葬遷墳 除了上述鄭成功父子的墳墓遷至福建安南外,其他人員如鄭克在台灣的墳墓並沒有遷至安南,但卻離奇失蹤,不僅如此,所有明鄭時代官員如馬信、洪旭、王忠孝、陳永華等在台灣的墳墓,幾乎都完全消失無蹤,陳永華之墓僅尋著其墓碑,並無遺骨。 在此僅可推測清廷是有計畫的摧毀明鄭遺物、遺跡。嚴禁民間崇祀鄭成功。滿清政府為此將入土為安的民間習俗,在台灣更改為在下葬七、八年後,掘墳撿骨改葬,以掩飾毀人墳墓之惡行。並將此行為美化為孝順,廣為散佈。

七. 施琅仍怕懼鄭氏宗族,潛逃海外東山再起,密遣陳昂,出入於東西洋,緝訪五年。

八. 對台灣教育原本男多忠義女多貞烈的偉大情操,也如同內地,改為不講「忠」「恥」之觀念,以消滅國家民族思想及愛國復仇精神。又毀朱文公祠,將朱熹的朱子學說排除。

九. 更改地名,如將東寧改為台灣(先住民平埔族人稱台南地區為「大員」、「台原」此為音譯,滿清延用改稱為台灣),承天府改為台灣府,原天興縣、萬年縣改為諸羅縣、鳳山縣。此僅更改地名而無其他更動,可知這是政治上的考量,而非基於實質之需要。

十. 對台灣採用隔離、封鎖政策、嚴禁內地民眾,潛渡台灣

施琅雖然佔有台灣,但是他的佔有是消極的,限制移民來台,對於潮州、惠州人民即禁止來台。又未曾釐訂建設台灣方計,清廷所派來台官員、士兵,三年一任,六年一換,不准攜眷,視台灣為異域,以殖民統治之手段,只知壓搾、奪取,如此台灣進入了黑暗的滿清據台時期。

台灣歷史與紀元前以色列的歷史都曾面對著亡國。二者皆亡國被遷徙,這也是對現今社會的一大警訊。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