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社區新聞>隨歐遊筆(一)-李正三
隨歐遊筆(一)-李正三

[原著]

[2007-10-04 18:31:42]




隨歐遊筆(一)-李正三
好的遊伴是旅行愉快的最重要因素: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到三十日間和大約一百位台灣同鄉乘坐Vision of the Sea 一艘五月一日才下水的七萬五千噸級郵輪,由西班牙的巴塞 隆納,航向東南到 Mallorca 島的 Palma City,再北航經法國的馬賽港,東向義大利的利瓦諾(Livorno,主要參觀佛羅倫斯及比薩城),再南航到那布勒斯港(Naples,主要參觀龐培廢墟),再西航到撒丁尼亞島的Olbia市,然後西航回到巴塞隆納,每到一地都上岸觀光,最後乘機經倫敦回家.大家都覺得此行十分愉快,這固然因為郵輪豪華舒適,被像王侯般的侍侯,選擇參觀旅遊的城市及航線优美,但最主要是因為有良好的遊伴--大部份都是五六十歲的夫婦相伴出遊,還有鄉親,同學,以及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大家有同 樣的文化背景,類似的人生奮鬥歷程,關心台灣故鄉的情懷,以及永遠談不完的話題.

不主張台獨的要上黑名單:
五月二十五日船到馬賽港,我們順道去逛港邊的魚市場.一位來自高雄,已在馬賽三十年的同鄉黃其雄先生,他經營寶島飯店(Le Taiwan) 到市場買魚,聽到我們講台灣話就很親切地過來打招呼.我問他這裡台灣同鄉多不多,台灣意識強不強?他說認識不多,大家都不敢講台獨,因為講台獨要上黑名單,中共還拿飛彈來打,我們在台灣還有家人親戚朋友,所以大家都不敢講台獨.我說你的資訊太落伍了,解嚴及刑法一百條廢除以後台灣更加開放,經濟也突飛猛進.享受自由民主富裕的台灣人民誰也不要中共來管,大家都要爭取台灣獨立.時代不同了,以前講台獨要上黑名單,現在是不講台獨的要上黑名單.他半信半疑的說“真有這回事?”

無心插柳柳成蔭:
五月二十六日船到利瓦諾,我選擇去參觀比薩斜塔.比薩地處突斯坎尼(Tuscany)地帶阿諾(Arno)河北畔.它一度是中古歐洲最富強的城邦國家之一,十二三世紀間的許多藝術傑作及宏偉建築就是它輝煌盛世的永久見證.比薩斜塔傳統說法是由博納諾比薩諾 (Bonanno Pisano) 設計的,1174年開始建築,當工程進行到第十年前後,建完第三層的時候,由於地基下沈,導致建築物開始傾斜,工程被迫停了下來.直到1275年再重新開工,1284年塔身才完全建成.這個斜塔從地面算起56米,地基深度 2.25米,傾斜幅度4米,總重一萬四千二百噸.比薩斜塔的地基原是阿諾河畔的沼澤地,地基不夠堅固,加上建築材料都是過重的大理石.估計錯誤及建材不當造成了它的傾斜,結果這個“錯誤”與“不當”卻使這個斜塔舉世皆知千古聞名(1589年科學家伽里略Galileo Galilei在此做了他的自由落體的實驗也有助於它的成名).直到今天,人們先後己組成十五個專家小組仍無法完全救治這個傾斜的“病症”.博納諾比薩諾設計過許多完美的建築,同樣在聖跡廣場上的主教堂 (The Cathedral) 及洗禮堂 (The Baptistery) 都比斜塔來得壯觀及雄偉.結果設計更完美,更壯觀及更雄偉的建築都不及這個有傾斜缺陷的斜塔聞名,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站在歷史關鍵時刻的我們不能保持沈默:
五月二十八日晚上船在撒丁尼亞的 Oblia 港停泊.在一有獎問題解答的節目後的空檔時間,我把六月十八日要到 Washington D. C. 遊行的通知單分發給遊伴.四百年來台灣的主權五度易手,大都是經由列強的代表 談判簽字或一個宣言,台灣這塊土地及其地上居民的命運就被決定了,台灣人的意見從來沒有被尊重過.既使起來反抗也被強迫撲滅,然後乖乖地被統治.現在中共又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的一部份,統一台灣是中國人民神聖的歷史使命.但是歷史事實與現實並不支持這種說法.不反對常被解釋為贊成,保持沈默被誤認為是默許.六月二十四日克林頓總統要訪問中國,到時他和江澤民又要把台灣議題討論一番,我們要去提醒他台灣人的權益不能私相授受,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的地位必須被尊重.希望關懷家鄉的朋友一齊踴躍出席.台灣國內都有代表遠道來參加,站在這個歷史關鍵時刻的我們那能再保持沈默!

當你聽到“我們中國人如何如何”時,你該怎麼說:
“海外遊子台獨夢”一書的作者莊秋雄這次也是此一旅行團的成員,他是我學甲國小的鄰座,一路上交談最多.印象最深刻的是五月卅一日回途在倫敦 Heathrow Airport等飛機時說的一段話,他說我們在台灣受過 二三十年大中國体制下的教育,很多人既使沒有大中國思想也常會在無意中開口閉口 說,“我們(咱)中國人如何如何”或是“國語怎麼說”等等,碰到這種場合他都會很禮貌地提醒對方,下次說“你們自已(阮)”就好,不要說“我們(咱)”以免把我也包括在內,我不是中國人,北京話也不是我的國語,這樣說既不得罪對方,也不必惹起一番爭論,真是好辦法.又在這次旅行中使用美國護照的朋友通關辦手續都很方便,拿車輪牌護照的人則麻煩多多,我們真要努力以謀改善現狀. (6/3/98)














歐遊隨筆(二)
--遊阿爾卑斯山遙念故鄉台灣
李正三
阿爾卑斯山文明之旅

九月六日傍晚我、內人和另六對住北澤西州的台灣同鄉,乘Lufthansa Air自Newark機場起飛,次日午前抵達德國Frankfurt,在那裡和另二十位同團美國遊客會合,後即乘Globus到阿爾卑斯山區的主要城市、風景幽美及名勝古跡特出的地方遊覽觀光,前後十五天,共走過德國的Frankfurt、 Rothenburg、 Munich、奧國的 Salzburg、 Lake Wolfgang、 Vienna、 Villach、 Innsbruck、 瑞士的 St. Moritz 、Lugano、 Zermatt、 Lake Geneva、 Berne、Interlaken、 和 Lucern、再經Black Forest, Heidelberg 回到原點 Frankfurt。光城市間車程即達二千哩。其間看過綠野平疇、青翠山脈、崇山峻嶺、驚險峽谷,還乘坐纜車火車攀登高峰,及許許多多的湖光山色、山莊小鎮、及現代化都市,真是美不勝收。九月二十一日傍晚大家又回抵家門。真說得上「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對於旅途中親歷的自然美景,即使已離開多時依然令人戀戀不忘。
阿爾卑斯山綿亙於德、法、奧、瑞、義諸國之間,這山區的國家不似兩河流域或尼羅河流域歷史悠久的古老文明,但也不像美、加般的新興文明,它們大都在中古時代(Medieval Age 五至十五世紀間)後期才逐漸發展起來的國家。雖然歐洲在中古、近代、現代史上都遭受過許多次戰爭的洗禮,但在這山區則較少受到戰爭的破壞,因此許多五、六百年前的修道院、教堂、宮殿、王公豪宅都很完整地被保留下來。在 Frankfurt、Vienna 及 Berne 我們也看到高樓大廈,及縱橫交錯的高速公路,但一般說來 Alps 山區給人一種安祥、寧靜、清潔、美麗的印象。差不多每個城市不是有湖泊就是有河流穿流其間,如 Frankfurt 有 River Main;Vienna 有 Danube;Heildelberg 有 Rhine;Luzern 有 Lake Luzern,而且幾乎所有的河水、湖水都清澈乾淨,所有山嶺都林木蒼翠,建築物或住家都有或大或小的花園,二、三樓上的窗口還有令人賞心悅目的花草垂吊。半個月中,在路上沒看到什麼車禍,在山中或鄉下狹路上對面而來的司機都會規矩而有禮貌的互相讓道。中途停車歇息,我們發現既使很小的商店都有十分乾淨的抽水馬桶,及設備完善的洗手間。一路上也沒看到污染或垃圾堆積的現象,最有趣的是在瑞士的一個市鎮,商人把垃圾打包成包裹似的,放置在各自的商店門口,市政府清潔部門有人來依各包垃圾的重量及大小貼上需款多少的紙條,然後清潔隊收了錢再把垃圾搬走。在許多城裡公共汽車或電車皆採榮譽信任的制度,自已買票上下車,沒有剪票、驗票,唯偶爾亦有突檢,如有違規懲罰很重。總之,它給人的感覺是這裡是個文明的國度,住在這裡的人民享有安全、快樂、富足、幸福的生活。遙望那些徜徉在翠綠的牧場中的牛群,似乎也都感染了逍遙自由、無憂無慮的氣氛。
台灣、這個葡萄牙水手目中的「美麗之島」,原是滿山森林青翠、猿猴嬉戲﹔平野上群鹿奔騰、蝴蝶飛舞;河水清澈、魚蝦成群﹔海岸乾淨、海水碧藍的地方,想像中以前台灣的自然景色就是如同現在的阿爾卑斯山區一樣。無奈過去四百年來,外來的統治者荷、西、清、日等皆不曾珍惜這片寶島,尤其最近三四十年來,台灣盡情的開發以養活島上稠密的人口,維持高度的經濟成長,並藉此以擠身已發展的國家之林。但是台灣所付出的代價也是很慘痛的,森林被砍伐,山坡地被濫墾,良田成工業用地,海岸也被開發及嚴重的破壞。於是造成土石流失,洪水氾濫,空氣不再新鮮、河水不再清澈、森林良田逐漸消失、水源、海岸皆受嚴重的污染。台灣的生態環境正在改變,迅速的改變,昔日的「美麗之島」,如今只待成追憶!看著阿爾卑斯山區的景色,不禁使我們對台灣的生態演變深為痛惜!

Innsbruck 舊地重遊

9月13日上午我們抵達Innsbruck。Innsbruck是奧國除了Vienna之外的第二個重要城市。它地處阿爾卑斯山區的心臟地帶,是Alps交通的重鎮,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 Maximilian I (1493-1519,他是日耳曼王被選為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曾建都於此 ,所以城裡到處可以看到巍峨的皇宮、教堂、博物館、大學及許許多多的商業建築,它是傳統與現代結合的大都會。同樣重要的,它有景色誘人的高山、白雪,因此冬季奧運會曾在此舉行,一年四季遊客不絕,它就是這麼一個引人入勝的觀光聖地。
1986年9月中我參加 European Whirl 的旅遊團,十六天匆匆走過英、法、義 、瑞士、奧、 荷、比七個國家。那一次我就對 Innsbruck 這個城市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十二年後我舊地重遊,對這個城市仍然情有獨鍾。我仔細想過,雖然 Innsbruck 也一直在進步,但其進步遠不如台灣那麼快那麼多,使我對台灣的前途充滿信心。正好1986年9月,我第一次遊歷 Innsbruck 的時候,民進黨在台灣宣告 成立,使台灣在執政黨外有了一個反對黨。翌年7月,台灣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1949-1987),隨之開放黨禁、報禁。88年1月,蔣經國病逝,李登輝繼任總統,兩年後正式就任第八任總統。89年4月為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鄭南榕自焚身亡。91年5月,動員戡亂時期終止,臨時條款廢止;年底,萬年國代、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全數退職。92年5月,實施逾半個世紀的刑法一百條廢除。95年2月28日,台北新公園228紀念碑落成,李登輝代表政府向228受難者道歉,228事件初獲平反。96年3月23日總統直選,順利完成;5月20日正式就任為第一位民選總統。在短短的十年之間,台灣向民主自由邁進了一大步。
歐美的民主政治歷經許多世紀的演進,才有今天這樣的面貌。台灣想竟其功於十數年,當然只如囫圇吞棗,急待進一步細膩化及精緻化,不過有這樣的成果確實是值得台灣人珍惜及驕傲,我們絕不能在年底的「三合一」選舉中挫敗,以致前功盡棄。

St. Moritz 的深夜櫥窗

9月14月傍晚,我們到達瑞士東南部 San Murezzan 湖濱的 St. Moritz 城。這裡山高(最高點逾12,000呎)谷深(湖面5,300呎),滿山青翠、湖水碧藍,據稱是 Alps 山區最美麗的地帶之一。在歐洲,St. Moritz 以出售貴重的鐘錶和珠寶聞名。我們吃過晚飯、換了衣服,相約出去逛街,時間雖然還早,但是路上行人不多,大部份商店都已經打烊,可是櫥窗裡燈光明亮,隔層玻璃擺置的鐘錶珠寶琳瑯滿目。一只「滿天星」,一條鑽石項鍊,動輒幾萬美元,每家店裡密密麻麻,不知陳列多少個,既沒鐵窗也沒鐵門,老板居然放心,回家睡大覺。這種境界不容易達到。
歐美各國搞了兩百多年的工業革命,有些製造技術台灣人卻能在幾十年內迎頭趕上,許多高科技產品台灣人也能在國際市場上一爭長短,台灣人也會製造看起來一模一樣、功能也差不多的「紅蟳」或「滿天星」,價錢可能便宜幾十倍。可是台灣的珠寶店老板,卻不能安心地把貴重珠寶放在玻璃櫥內,回家睡覺,甚至加了鐵窗鐵門,還是不管用。在很多硬體方面的建設,台灣比較有可能跟上歐美,在軟體方面則顯然落後很多。換句話、我們國民中有極少數的人不夠、愛守法,我們的社會沒有那麼安全可靠。譬如、我們也實行選舉投票,但其所涵蓋的精神—如公平公正的選舉,不買票,不作弊,選後服從多數、尊重少數、容忍異己、自尊尊人、崇尚法治、禮貌謙讓等等風度則沒有養成。如果選失了就把選贏的視同寇仇,或就和原來的團隊脫離,另起爐灶,或者只要領導別人,自已不願被領導,這樣、縱然有選舉投票,也依然沒有達到真正民主政治的水準。今後我們更要努力,將硬體和軟體、軀體和內涵的建設,同時互相搭配並行,向上提升才行。

只要有心,就可以對台灣做出貢獻

離開台灣愈久遠,思鄉之情愈深切。我看到每一次只要是為台灣的事,要到聯合國前示威也好,要到華盛頓DC遊行也好,總是看到許多同鄉一呼百應,放下工作、扶老攜幼、不遠千里而來。有時看到他們使盡力氣在舉拳頭、呼口號的樣子,會令你熱淚盈眶,好像台灣非在今天獨立不可,那股熱愛台灣的心願,就在那瞬間顯現出來!可見許多人是很有心奉獻故鄉的。
在旅行中我看到許多事跡,表現一個人的作為對時空、社會、經濟、文化的貢獻與影響,真是無可限量。約翰史特勞斯一曲「藍色多腦河」﹔莫扎特的維也納劇場﹔「真善美」影片中拍攝的 Salzburg 景色﹔皮薩諾建構的比薩斜塔﹔莎士比亞戲劇中「羅蜜歐與茱麗葉」的Verona故居﹔甚至是川端康成筆下的「雪鄉」,都變成聲名遠播,旅客長年絡繹於途的地方。可見一支曲子、一部電影、一本著作、一座建築等都可對一條河河流域、一個城市的居民產生久遠的貢獻。台灣國內國外人才濟濟,讓我們想想我們可以為台灣做些什麼回饋吧!
(台灣口述歷史研究室,11/11/1998)








參加總統就職典禮隨筆
李正三

為趕上阿扁與呂秀蓮的總統副總統就職典禮,我與扁友會一群朋友,在五月十八日(2000年)晚上回抵台北,住進美麗華飯店。在那兒我們碰見許多從各國,如日本、泰國、巴西、澳地利亞、及紐西蘭等等回來的僑胞,有些人己經到僑委會辦好手續,胸前掛著各色各類的胸章,如僑胞證、來賓證、貴賓證、或參加不同餐會或晚會的識別證,他們從升降機及旅館門口,上上下下、忙進忙出、大家招朋引伴,有說有笑,很顯然地,他們臉上都流露出一片興奮,內心充滿著無限的期待。一個來自三級貧戶的農村孩子要當總統了,台灣有了政黨輪替,台灣有了政權和平轉移,台灣人要當家作主了,四百年來,台灣人就在等待著這麼一刻,而這一刻就在眼前,這怎不令人鼓舞歡欣!

我們走過以前難得進去的禁地:

出國以前,我在台灣住了三十年,卻不曾去過三軍俱樂部、國軍英雄館、台北賓館、及總統府,這些一向都是神祕隱蔽、戒備森嚴,「閒人莫進」的地方,它是殖民統治及高壓時代的象徵,近幾天來這些地方卻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台灣人豐沛的人潮,最明顯最直接的意義是它代表台灣本土力量的抬頭,說明了從今天開始台灣人要當台灣這塊土地的真正主人了。以前每逢雙十國慶或什麼光輝的十月,政府總要花費許多錢,邀請各國政要或各地僑領,回國參與慶典,熱鬧一番,用以彰顯各地僑胞對祖國的向心力。這次不同的是,回國的旅費、住宿費、及絕大部份的餐費,都是大家自掏腰包,結果回國的人數卻刷新以前的紀錄,5/19/00晚上在三軍俱樂部的歸國僑胞歡迎餐會,原來估計參加人數為一千五百人,後來不但三軍俱樂部擠滿了,人數超過兩千五百人,連加開的國軍英雄館也擠滿了,讓主辦的焦仁和僑委長一再道歉,表示超乎估計太多以致招待不週,這說明了自掏腰包還遠勝過樣樣免費招待,台灣人對本土的向心力就是如此地表露無遺了。

別開生面的就職典禮:

5/19/00晚上台北雨勢不小,依據天氣預報,5/20/00台北是會下雨的,因此所有參加就職典禮的人都分配了一件黃色雨衣,及一頂遮雨防日的帽子,而且特地為阿扁等搭起帳蓬。阿扁下令把帳篷拆除,決心做個平民總統,和所有觀眾同樣承受日曬雨淋,真是意料不到,當天天公作美,不曾下雨,天氣涼爽,舒適異常,阿扁吉人天相,連就職典禮都得到老天特別關照。典禮中的音樂由布農族的「報訊」開始,接著是鄒族的「豐收歌」及「歷史頌」,客家山歌,「梆笛協奏曲」,「春神」,蕭泰然的小提琴協奏曲,「玉山頌」,「日出台灣」,及最後的「天佑吾土,福爾摩沙」等,都是歌聲雄渾優美、極有台灣韻味和台灣靈魂的歌曲,唱這些歌曲,一面尊重台灣境內的少數民族,一面顯示台灣和中國及其他世界各國的不同,他們唱出了台灣人和這塊土地不可割捨的感情,唱出對台灣前景的無限祝福,但願美麗島陽光普照,國運昌隆。此一典雅且帶有高文化氣息的節目,加上備受稱讚的就職演說,露天而又直接的向全國人民宣誓,構成一個別開生面的總統就職典禮。

攏是為了「咱的阿扁」:

記得去年紐約為舉辦一次「為震災而走」,以感謝國際友人支援台灣九二一地震的活動,有些比較固執的團體就因為舉一面青天白日旗參與遊行而爭得不歡而散,許多一向熱心公益的人也因此拒絕參加這次活動。這次就職典禮,我看到處插著青天白日旗,甚至大家戴的帽子也有國旗的標記,還向國旗、國父遺像行三鞠躬,絕大部分的人都接受了,這都是為了「咱的阿扁」,大家不再計較;就職前阿扁說「一中」議題可以談,聯邦、邦聯可以談,三通可以談;在他就職演說中又說在他任內,不會宣佈獨立、不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舉行統獨公投、不廢國統綱領與國統會。他說了這些台灣意識強烈者所不以為然的話,雖然受到些批評,結果還是大部分被接受了,原因無他,就因為他是「咱的阿扁」,大家給他額外的信任,相信這位「台灣之子」,必不至於出賣台灣。換個別人來說這些話,很可能被懷疑是通敵或賣台了。因此在兩岸關係的談判上,阿扁可以代表大多數的台灣人,中國領導者應把握此一良機,認真而嚴肅地和他共同討論及處理兩岸問題。

五十年前日本化,五十年來中國化,而今而後台灣化:

1895年馬關條約簽定後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 大戰結束的五十年間,台灣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下,一切政經社會文化軍事措施均以日本為依歸,日本是祖國、是內地,日語是國語,農工生產經濟建設均配合日本的需要,在軍事上台灣是日本南下的基地。在統治後期,還厲行皇民化政策,日本帝國執意要澈底地把台灣日本化。1945年日本戰敗,陳儀入主台灣,1949年大陸失守,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台灣全面接受中國統治,北京話是國語,台灣人都是炎黃子孫,講學術就提孔孟學說,讀歷史就談文武周公,念地理就提長江黃河,民族偉人就是孫中山蔣中正。在兩蔣主政的四十年間,台灣的存在價值就是當個反攻復國的基地,在長期的戒嚴年代中,台灣人的民主自由人權不曾受到尊重。這期間台灣的政經法規、教育制度等均在大中國體制之下,這是台灣全面中國化時期。五十年過去了,現在終於輪到台灣人當家作主了,以後不管是政、經、社會、文化、軍事、國防安全等等,處處都要以台灣人的利益為優先考慮,讓我們回過頭來瞭解的台灣的歷史、地理、社會、文化,讓我們以愛心來建設自己的土地,果能因此而提升台灣人的信心和尊嚴,進而激發台灣人愛台保土的決心,則阿扁的總統就職典禮,對台灣民族的生存與發展,意義更加深遠。 - (台灣口述歷史研究室,5/31/00)










旅日雜感
李正三

我和大紐約區七位扁友會的朋友,商定參加五二O總統就職典禮回程中,一起在日本旅遊數天。因此離美返台之前就在紐約日本旅行社買好 Rail Pass,每人票價$381,可在日本國內隨便乘坐火車旅行, 時效一星期。五月二十三日,我們從台北飛抵東京,隨即乘新幹線至仙台,當晚我以前元祿壽司的陳社長伉儷熱誠的款待我們,又安排我們住在相當豪華的松島溫泉旅社。翌日我們目的地指向北海道的札幌城(Sapporo),因新珠山火山爆發,原來的火車班次沒開,我們深夜在涵館車站流蕩了六個多小時,該站設備簡陋,坐立兩不便,如同露宿街頭的流浪漢。隔天清晨我們到達札幌,我們先把行李寄在車站,就僱用一小 Bus 把這日本北方新興第一大城走馬看花式地遊覽一圈,我們都是初次來此, 頗有新鮮感,其中對大通公園及北海道開拓紀念村印象最深刻,傍晚才住進旅社。第二天我們只在市 區走走,即自札幌機場乘國內飛機到九州的福岡機場,然後再乘特快車到熊本,當晚上我們一同住進表兄莊醫師府上,在那裡我們深受表兄及紀伊進社長伉儷的招待,紀先生已僑居日本五十二年,是個殷實成功的實業家,我們去參觀過他的高爾夫球場,他為人慷慨厚道,備受讚揚。隔天我們遊歷大阪,二十八日回美國,結束了歷時六天的行程。

幽雅清靜的寺廟:

五月二十四日那天,我們參拜仙台豐島博物館一座佔地寬敞的寺廟,二十六日我們又參觀札幌伊勢的神宮,祂們給人的第一個印象是幽雅、清靜、沒人燒香、燒金紙、銀紙等。參訪的人群也大都行止規矩,十分肅靜。進入神殿參拜要拖下皮鞋,換穿拖鞋,打躬作揖,也是必恭必敬。有些較具規模的廟宇,還兼設客房,有部分日本大商人或資本家,終日為商機業務絞盡腦汁,忙碌不堪,有時也會找個週末,遠離市囂,來這裡休息、養心、禪坐、悟道。台灣的廟宇,尤其幾家聲威遠播、香火鼎盛的神殿,朝聖進香者終年不斷,除了慷慷慨現金之外,還要燒大把的香及大包金紙、銀紙,據說最近因北港媽祖生所堆積的金紙即達三卡車之多,要燒很多日子才燒得完,不但浪費資源,還製造環境污染。三月份我回台為阿扁助選時,也去小時候常去遊玩的學甲慈濟宮參拜,我就發現廟裡因香燒得太多,紅面關公都被燻成清水黑面祖師公了。現在大甲鎮瀾宮六千多信徒執意要到湄洲朝聖進香的宗教直航事,則鬧得更離譜了,除了要浪費大把鈔票不說,還要衝激政治局面,更嚴重的是它似乎象徵著我們的媽祖不如別人的媽祖。我認為台灣的神廟祭祀的風俗習慣很需要改革,而日本寺廟的行事風格可以作為我們改革的借鑑。

以電線發燒融雪的人行道:

北海道是日本北方邊陲,札幌市這個新興的現代化大都會,是北海道文化、政治、及產業的中心。它的都市建設很有計劃而且極具規模,加上地域寬廣,藍天碧湖、青翠的森林,蜿蜒的山脈,又有許多誘人的天然景觀,很快地使它發展成為聞名世界的大城市,奧林匹克的冬運會就曾在此舉行。這次來此最令我們稱道的是我們的導遊告訴我們那幾條主要通道的人行道下都裝置電熱線,冬天下雪堆積時可用來發熱融雪,我遊歷世界許多有名的大城,只有札幌市有此先進的設備。

表哥家的廁所:

1963年暑假,我在台中成功嶺接受第十四期預備軍官訓練,記得聽過這麼一個笑話。當時台灣和美國軍事合作及交流密切,台灣有美軍及顧問團駐紮,有個台灣到美國受訓的軍官對美軍的廁所設備印象特別深刻,主要是因為解手之後,廁所還有自動擦屁股的設備。有一次輪到美軍代表來台訪問了,這個死愛面子的軍官很為台灣沒有這樣的廁所設備發愁,他認為沒有這種設備,會被老美當笑話,說台灣太落伍。為此他物色了一個新兵,曉以民族大義,要他為國家爭面子,教他拿片抹布預先蹲在馬桶下待命,這位新兵只好勉為其難。果然機會來了,當美軍如廁完畢時,這個新兵很快地拿抹布往屁股一抹,這一舉動把這美軍嚇了一跳,原來台灣也有這麼進步的設備,彎下頭正想看個究竟,說時遲那時快,那個緊張兮兮的新兵,馬上又用那塊抹布往那美軍的臉上一抹。這次到熊本市表哥家看到他家廁所讓我想起那三十七年前聽過笑話,原來還真的有這樣的廁所設備,說來也不複雜,馬桶邊裝有幾個不同的按鈕,不同的按鈕控制不同方向的噴水,以清洗不同的部位,男女有別,不能按錯。噴水清洗之後,還可打熱風吹乾。

身體健康最可貴:

這次到日本另一件令我感觸很深的是,我去拜謁兩位我十分敬佩的兩位社長:一位是陳社長,現年七十九,二十七年前他第一個教導我幫助我經營日本餐廳,我們的合作關係繼續了十三年直到1987年紐約第五大道的元祿餐廳賣掉,為答謝他的提拔和幫助,在元祿轉手後,我招待陳社長伉儷乘英國超音速飛機到倫敦遊覽五天。那時他還滿腦子打生意經,偶爾談天說笑趣味橫生,而且走路、吃飯、說話都很快,身體還十分硬朗。這次見面時他己坐在輪椅上,靠裝在腹部旁邊的兩條管子排泄大小便,原來他已中風兩次,又患前列腺癌及直腸癌,在我們告別時他突然失聲痛哭,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令聞者不勝辛酸。另一位是紀社長,現年七十七歲,五年前我們一起乘遊輪到阿拉斯加旅遊十天,回來後我特地為他寫了一篇船上訪談錄,詳述他長年以來奮鬥的經過,及他對世局及台灣前途的看法,他頗熱心協助旅日台僑,台灣意識強烈。他經營多種事業,有多家店面出租,還有一處佔地四十八甲的高爾夫球場,對事業的管理很有一套,夫婦每星期都一切打幾次高爾夫球,偶爾也在球場拔草,他們談笑風生,步履如飛,終年極少病痛。兩位社長都在日本奮鬥六十二年,前者十七歲赴日,後者十五歲時去,他們事業同樣成功,家庭也相當美滿,現在就因為身體健康情況不同,使他們生活在快樂和痛苦兩個不同世界。我可以很清楚的辨別出來他們明顯的不同,一個是飯量大身體胖,一位是吃得少身體苗條;一個是不做運動,另一位是經常運動。看來似乎就是這麼簡單,太胖不運動者病魔纏身,苗條而多運動者常保健康,如果腰纏萬貫甚至富可敵國而長年病痛,人生活得還有什麼意義?我們那能不節制飲食、多做運動、珍惜健康?
(台灣口述歷史研究室,6/21/00)






























北歐旅遊隨筆
李正三

紐澤西及紐約的一群台灣同鄉共41人,由黃景良、林葉博士伉儷為主,自組旅行團由頗有經驗的樂樂假期旅行社安排並帶隊,於7/15至7/29/00間到北歐的丹麥、挪威、瑞典、芬蘭及俄國的聖彼得堡旅遊。團員中有醫生,工程師,科學家、教授等等,大都已來美二三十年以上,平均年齡約在五十六、七歲,大家平時均已十分熟稔,由於語言、教育、經驗及文化背景相同,談天、說笑、唱歌各方面的長才高手比比皆是,因此一路上談笑風生、話題不斷。旅程是 New York-Helsinki-St.Petersburg-Copenhagen-Oslo-Geilo-Bergen-Leon-Oslo-Stockholm-Helsinki-new York,路中大都乘坐 Bus、也乘過兩次郵輪 一次飛 機。北國風光,處處山明水秀,尤其挪威多的是經冰河刻劃的峽灣海 岸,險峻陡峭,真是景色迷人。近 十餘年來我每年都有一兩次遠行,在記憶中除了阿爾卑斯山區的幾個國家之外,北歐四國的大自然景色算是最純潔最漂亮的了。

在沙皇的故宮聽「望春風」:

我們所走訪的四國首都及聖彼得堡正是各國最現代化最進步的城市 ,因各有其特出的歷史背景色,也各自呈顯不同的史跡及風貌,尤其聖彼得堡的Hermitage Museum 建構 宏偉 ,收藏藝術品之多,更是舉世無匹,給人留下深刻印象。1992年紐約台灣商會由會長彭良治先生帶 隊已來此一次,那時蘇聯正在解體,戈巴契夫被迫引退,葉爾欣上台,俄國人初嚐民主及自由市場經濟的滋味。八年之後再訪聖城,景物依舊,人事全非,現在主政的普亭原是特務頭子,他兩眼深沈、炯炯有光,看來冷靜而富心機,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最近他訪問日本,日本人抱著很大的希望與他談判收回北方四島事務,他毫不讓步。七月十八日晚上,我們到一個沙皇的故宮,Palace of Grand Duke Nikolay Romanov 進餐及欣賞 Folk song,在宮廷花園的走道旁,有位街頭音樂家,很賣力地拉小提琴, 旁邊還有個反放的帽子,希冀過路人施給小惠。他拉什麼世界名曲,我們都不太注意,眼看一個個過去 ,沒人給 錢,這位小提琴家顯然也非泛泛之輩,他趕緊改奏「望春風」,這招果然奏效,這些台灣觀光 客,突然在異鄉聽到這首耳熟能詳的家鄉曲子,倍感親切,紛紛轉身回來,各投給他一兩塊錢。可能因為「賺有呷」,當我們吃過飯、聽完音樂會出來,提琴手的變成兩個,拉的曲子是「高山青」,這回反應就沒第一次那麼熱烈了。

政經文化和大自然同樣少受 污染:

我們遊覽的幾個城市,有的據說最近連月陰雨,但是我們 一 到就變成陽光普照,說得我們樂不可支。鄰近北極的北歐各國,現在夏日正長,晚上十點還可以看到太陽,凌晨三時天就亮了,體力充沛的,盡可少睡覺,夜遊也不必點燭。這裡冬季適得其反,日短夜長,靠近極地,終年看不到陽光,氣溫極低,因此除了少數靠 Greenhouse 生產的以外,所有蔬菜水果都由外地供應。北歐各 國有其相似之處,都是地廣人稀,環保做得好,沒有看到很高的摩天大樓及擁擠的人潮,也沒有看到堆積如山的垃圾或公害汙染,河水清澈無比,空氣新鮮,到處看到青翠 的樹林。新鮮的空氣、潔淨的 水、 及未受污染的大自然同是北歐四國無盡的寶藏,也是北歐人最自 豪的地方。丹麥、瑞典、挪威三 國都是 君主立憲政體,政治民主,法制清明。社會主義盛行,稅收很高,但是社會福利很好。他們鼓勵多生小孩,一生小孩,不只媽媽有兩年的產假,爸爸也有薪水照領的一年假期。有的國家,從小學至大學教育完全免費。他們科學進步,工商發達;都市及交通建設都很具規模。就人口來說,它們都是小國家,但在國際間,它們的發言、政治、外交都很受尊重。這四個國家的總人口和台灣一樣,才二千三百萬,就國際舞台分量比重來說,台灣真是太可憐了,台灣人需要更努力來開拓國際空間,增進國際能見度。除了冬季太長,冬天太冷以外,我認為這裡是很好居住的國家。

安徒生及美人魚就足以使丹麥揚名國際:

丹麥面積43,069平方公里,由500個大小島組成,人口 五百二十萬,有三分之一集中在首都哥本哈根的城裡及市郊,使其首都成為北歐第一大城。丹麥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王國,1100年來王位54傳到現任的瑪格麗特女王(Queen Margrethe II),因 此城裡留許多 歷久彌新的宮殿 、古堡及博物館,也都金碧輝煌,美侖美奐,市政廳廣場可容納十 萬以上的群眾,是 全國性重要慶典的聚會處。城裡的第凡里樂園 (Tivoli Amusement Park)建 於1843 年,已有150年的歷史, 據說狄斯奈樂園建設的藍圖就濫觴於此。海港進口處的小美人魚銅像 (The Little Mermaid) 塑立於1913年 ,原是紀念安徒 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童話故事的,現 在美人魚銅像和童話作家安徒生,可說在世 界上同享盛名。我小時候是先知道安徒生及美人魚的故事,然後注意到丹麥這個國家。冰島和格陵蘭島原都歸屬丹麥,導遊告訴我們丹麥人為了自私而故意以名字來誤導世人的注意,丹麥人把面積比丹麥大 五十倍,總人口只有四萬,90%地面都被兩公里厚冰覆蓋著的世界第一大島稱為綠島(Greenland),而把 氣溫較高、更適合人類活動的另一海島稱 做冰島(Iceland)。他們的用意在昭告世人,這個鳥不生蛋的 Greenland 你們儘管來,而 Iceland 則不用來了。難得的是,他們雖然有心佔有,但在1944 年,丹麥還是 順從冰島居民的意願,使冰島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以和平手段解決爭端:

北歐雖然曾是維京海盜(The Vikings)的原鄉,但在十一世紀末葉, 接受基 督教的文化之後 ,他們民主政治的素養及文化水平顯然提高。挪威原受瑞典統治,1905年,瑞典同意挪 威獨立,挪威人民選擇君主立憲政體,迎接丹麥王子為挪威國王,過程民主且平和 ,直到現在瑞典、挪 威不設邊防,和睦相處。1985年北海發現蘊藏量豐富的油田,挪威和英國原可能為爭奪這油田而開戰,但他們選擇共同組織開發公司合作經營方式,結果造成雙嬴的局面,使得挪威成為富有的國家。戰爭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和平的談判及智慧的安排才能使雙方獲益。

維京人曾是人類歷史的傳奇:

挪威人口440萬,面積324,219平方公里。挪威人最先學習人類應如 何來和大自然和諧的生存,是全世界倡導環境保護的先驅。首都奧斯陸(Oslo)人口四十五萬,它是峽灣海 岸的深水港,是歐陸進入斯坎地那維亞半島的重要門戶。城裡有皇家宮殿、無數的博物館、商業大樓公 園和活動等,令奧斯陸成為誘人的國際大都會。在其市郊的 Vigeland Park 陳列彫塑家Gustav Vigeland 的192 件 彫像,共650個人體,鉤畫人自搖籃至墳墓一生的奮鬥歷程,令 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另 有保存 古老維京船及1947年橫渡太平洋、1970年橫渡大西洋的蘆葦編織的維京船的博物館。第八世紀末至十一 世紀三百年間是維京人最活躍最輝煌的時代,他們在歐洲各地 打家劫舍,破壞教堂、修道院,並一 度佔 領現今 的英法荷比各地,足跡到達北非、黑海、裡海、及拜占庭。近年又在紐芬蘭發掘到維京人千年前 留下的古跡,證明了維京人比哥倫布(1492年)早五百年到達新大陸,比林白(Charles A. Lindbergh)飛渡大 西洋(19 27年)早一千年,難怪維京人的神通廣大被稱為歷史的傳奇了。

Grieg 的音樂創作的靈感來自鄉土:

我們只在Oslo遊覽一日夜就駛向Geilo,隔晨即出發抵達挪威 的第二大城 Bergen 地帶,它是北歐最大的旅遊中心。市郊的 Troldhaugen 鎮是偉大音樂家 Edvard Grieg (1843-1907) 的故鄉。Grieg 個子矮小,留著一頭散髮和鬍子,樣子很像愛因斯坦,看 他指揮 的樣子又神 像貝多芬,他的交響樂曲雄渾有力,極得世人的喜愛。我們參觀他的故居, 在 他作曲的小房子,書桌正 面對窗子,窗前就是一個大湖,湖濱山林環繞。房子裡設備很簡單,書桌 之外主要就是一架鋼琴及一座 沙發,以便疲憊時休息,他的住屋在斜坡的上端,他的妻子由此送飯給他 。Grieg過世以後,他的妻子把 這些房子賣掉,後 來政府再買回來,設立 Grieg紀念館。從這點看,Grieg 的妻子遠不如我們台灣作家 鍾 理和的妻子,鍾理和的妻子,雖然看不懂鍾理和的創作 ,但努力做苦工供鍾理和寫作,在鍾理和咯血 去 世後,她將先生所有的手稿及遺物完整的保存,供後人憑吊。Grieg是個勇敢而且富有感情的人,他說 他 創作靈感的最大泉源就是挪威的大自然、他自小時的所見所聞、及他的朋友們。他主張挪威 獨立,而 且 對挪威獨立運動踴躍輸捐,是挪威獨立的大功臣。現在每年在 Bergen 舉辦世界性的音樂藝術紀念會,台 灣 林懷民的雲門舞集也曾經到參 加演出。如果 Grieg 的說法正確,那麼要創作真正的台灣民 族音樂,似 乎應該住在台灣,以便在台灣捕捉靈感。

出個諾貝爾就足以使瑞典享譽國際:
我們驅車離開挪威直駛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這裡除了出過大美人英格麗保曼以外,還有更有名的阿佛烈諾貝爾。諾貝爾在1895、他去世的前一年,立下遺囑,把他大筆財產創立一個信託投資基金,將其利息利潤做為前一年對人類福利最有貢獻的人,頒獎的類別,原有Physiology,後來演變成Economics,所以現在有物理、化學、醫學、文學、經濟、及和平獎六大類,而和平獎每年都在奧斯陸份頒發,原來挪威受瑞典統治,諾貝爾臨終前,挪威正鬧獨立運動,和平獎在此頒發,原有藉此緩和獨立運動的意思。每年12月10日諾貝爾獎的頒獎及盛宴地點市政廳(The Concert Hall) 變成了我們參訪的重點。諾貝爾創立諾貝爾獎金,不僅使他 因此名垂千古,而且鼓勵千千 萬萬的學子努力向上,希望有朝一日得到諾貝爾獎金的榮譽,而對人 類的幸福做出貢獻。每年12月 ,全 世界尖端人物齊集瑞京領獎,對瑞典人也是一大激勵,瑞典人口八百萬,才台灣的三分之一,在世界上卻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除了政治制度社會政策值得稱道,瑞典的工業,也馳名世界,他們汽車、飛機、軍火、造船、潛水艇、樣樣都來。我常想,台灣大資本家多的是,到中國投資,動輒幾百 億,將來一定 像搬石頭箍自己的腳,自己會吃虧。如果政府鼓勵軍火製造業由民間企業家來經營,國防部以較高的價錢向自已的廠商購買,將來不但可以武器自給,而且可以減少資金外流,豈非一舉多得。

遊罷歸來匆匆己過幾個星期,有幾張照片都想不起在那裡照的了,如果再不留下些紀錄,將來一定更加記不得了。我只想把照片上看不到,而自己覺得有點意思的寫下來,夾在旅遊的相簿中,以便增進更年老時再看舊照片時的記憶。












台灣要站起來,走出去
--為迎送阿扁到宏都拉斯隨筆
李正三

阿扁出訪中南美,在紐約、休斯頓過境的行程一經排定,在洛杉磯的海外阿扁之友會總部即刻發動北美洲的台美人,組團隨同阿扁訪問中南美以壯聲勢。南加州台美人一向財多勢眾,一開始就聽說報名踴躍,有很多人要到薩爾瓦多,因為這次出訪的重心之一的美洲會議即在薩國舉行,隨後再到瓜地馬拉、巴拿馬、南美洲中部的巴拉圭再回中美洲的宏都拉斯,這時美西前來隨行人員已大都已陸續離隊,而我們紐約、紐澤西的同鄉前來接班,正好派上用場。我要特別感謝這次同行三十六位同鄉,其中幾位是公司董事長、或身負重任就職人員,大家都是撥冗、破費專程前來。老實說,如果不是阿扁來此,誰都沒計劃在此時刻到宏都拉斯遊覽,但經「同行共遊旅行社」阿美的精心安排及親自領隊下,至少我們也達成三個目的:為阿扁壯聲勢以提高台灣在國際上的知名度、瞭解台商如何在宏國奮鬥、探訪中美洲瑪雅文化的遺跡舊址、出土文物,增進對瑪雅文明的認識。所以我們也獲益良多,不虛此行。

我們來得正好

宏都拉斯面積十一萬二千平方公里,人口六百六十萬人。華人總數二千,95%是粵裔,台商總數才接近百人,雖然也有頗具規模的成衣工廠,但大多數是九o年代初期才抵此間,很多人的事業都在初創階段,需要專注工作與事業,因此6/1及6/2在機場迎送阿扁時,在場的本地台商才十人左右,這樣讓我想起我們當初蔡國策仁泰建議我們集中來宏都拉斯的想法完全正確,我們都被派上用場。據駐宏大使館的統計,台商的主要投資集中在紡織成衣業,共十一件,因這裡紡織物輸美不受量的限制,投資七千萬美元,僱用員工五千人,如加上地產購置,資金達一億美元。台商在此地創業,都很有計劃、很具規模,而且很辛勤很賣力的工作,現在營業的項目、領域、地區都在加速擴充中,我認為創業雖然辛苦,但是如果目標正確,前途大有可為。我們很感謝他們的慷慨大方,幾天裡請我們吃了幾次飯、幫我們安排許多實地參觀,他們也反過來感謝我們,說如果沒有我們專程趕來,他們恐怕要工廠停工,帶領員工一起來迎送阿扁。就這樣、旅居美、宏的鄉親,在短短地幾天中也建立了很好的友誼,這是一樁彌足珍貴的收穫,尤其商會會長張鴻才僕僕風塵、多方照料,盛情令人難忘。

合唱團倉促成軍、阿扁也加入齊唱

第一天我們在 Copantl Hotel 用餐的時候,有人提議說我們何不組個合唱團在和 總統聚餐 時 我們以歌唱來表達我們的心聲,我們這個團裡人才濟濟,陳春蘭老師是亞細亞合唱團長 年的指導及指揮,許鴻玉是聲名遠播的鋼琴家,團裡還有多位參加過合唱團的歌手,及經常在浴室或廁所引吭高歌的歌唱家,組團獻唱的提議立即得到無異議通過,接著我們選定唱 Formosana及雙人枕頭兩曲,當晚吭過幾次,陳老師當夜就把歌詞寫好,翌日晨複印 ,分發給團員,隨著在車上及旅館演練多次。6/2中午,承宏都拉斯僑團在首都Tegucigalpa 辦理公宴,請陳總統及隨行官員,並邀紐約、紐澤西阿扁之友會及商會人士會同參加盛會。公宴原定於十二點開始,但因先前的記者招待會宏國總統意外發表高論,使時間後延了一個多小時,為趕上原來預定飛機起飛時間,大家吃得形色匆匆。值得一提的是當主持人張會長宣佈我們要唱歌時,會場立即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隊伍排好後,蔡國策步上前去深深地一鞠躬,說明我們以歌聲來表達對政府的擁戴及對故鄉台灣的熱愛,當然我們都唱得很賣力,表現得很出色,現場很多人感動得熱淚盈眶,據說辜資政當場掏手帕拭淚。當我們要唱第二個曲子時,張委員長恭請阿扁加入我們的行列,「指揮總統唱歌」真使陳老 師受寵若驚。我們的歌詞是經過修改的,當我們唱到「為台灣什麼艱苦我嘛不騖,為台灣千斤萬斤我嘛敢擔」時,阿扁唱得格外堅定、雄渾、有力,讓我們一窺這位台灣之子的內心世界,我們確信他是帶領「台灣站起來,走出去」的最佳領袖。

有沒有機會和阿扁講話?當總統最辛苦

宏都拉斯是小地方,在那裡兩天一夜停留期間,座談或用餐時大概可以找到機會和阿扁談話,很多人這樣想包括我自己,因此有同鄉知道我要去宏都拉斯特地從老遠地方打電話來,事關緊要,囑咐我面陳阿扁,回來後也不少朋友問我有沒有機會和阿扁講話?很可惜、答案是否定的。貴為總統、排檔滿滿,不管去那裡,總是很多政要保鑣緊緊地跟隨著他,只有握手或照相,才勉強有接近的機會,這時卻不容你饒舌,我想如對阿扁有建言、獻策,不妨直接E-mail 到 Abian@mail.oop.gov.tw 或 Fax 到 011-886-2-2331-1604給他。在 宏都 拉斯,接機、公宴、送機看到阿扁時,除了閱兵、發表談話,我注意他都盡力地在和群眾握手,甚至來歡迎的小學生他都一一握過。一二十分鐘他要握幾百隻手,也十分費力。我一向認為自己体力很好,這幾年每次遠行,出去過十天、兩個禮拜,總是傷風、感冒、或拉肚子回來,既使幸好沒生病,也都已瀕臨生病的邊緣。5/21,22,23在紐約過境時,我到 阿扁精神飽滿、笑容洋溢,十餘天來,經數千里忙碌奔波,在宏京看到他時,他依然精神奕奕、風度翩翩,我內心有說不出的高興,他正在為台灣的前途奮鬥,既使十分疲倦,他也不敢顯露出來。當他盡力在和群眾握手,走到我前面時,我總是叮嚀他「總統!多保重」,他便笑嘻嘻地答道「謝謝!謝謝!」。就在這個時候,國內的媒體己在叫喧「台灣的景氣己經跌到谷底」、「台灣的經濟已經壞得不能再壞了」,阿扁可能已經累得半死,但是甫下飛機,馬上又要賣力地喊出「出去拼外交,回來拼經濟」,阿扁這任總統實在當得很辛苦,雖然他已在盡力而為,仍有許多人一味要打壓他、欺負他,不知這些人於心何忍?讓我們振臂高呼所有愛護台灣的子民,奮勇起來支持他、協助他!

Copan 之於瑪雅文化,就像雅典之於希臘文化

我們在宏都拉斯五夜六天,主要走過 San Pedro Sula, Copan, Puerrto Cortes, 及 Tegucigalpa 四個城市。San Pedro Sula 俗稱汕埠,人口六十萬,宏國第二大城,是工商業及物產集散 中心,極具規模的台商成衣廠Kinstar建立在此地。 Puerrto Cortes是自由貿易區、也是濱臨 加勒比海的大海港,台商的Mandarin廠 設於此地的免 稅區內。Tegucigalpa 是宏國的首都 也是第一大城,人口九十萬,位於海拔一千公尺的內 陸高原,氣溫較為涼爽,十六世紀在 此發現銀礦,遂發展為大城,我們迎送阿扁就在附近的Palmerola美軍機場。參觀Copan遺址可說這次到宏國的附加目的,考古學家Sylvanus Morley說Copan代表新大陸的馬雅文化 就 像雅典代表古希臘文化,從1830年開始到現在,不斷有來自歐洲、美國、加拿大及宏國 的歷史學者、考古學家、探險家及著名大學等在這裡從事挖掘及考證,超過4500堆的出土文物說明了遠在哥倫布到達以前一千年時(300-600AD),新大陸已經發展過建築、數學、 天文學、醫學、藝術彫刻等相當進步的馬雅文明,我們參觀陳列彫刻的博物院,攀登許多階梯、劇場、議室、祭台的舊址、當然幾個小時的涉獵,只是粗略地走馬看花罷了。

是中國的總統陳水扁訪問宏都拉斯?

6/3 我們驅車前往機場準備回家時,先到市中心的一個小攤林立的商場逛了半小時,這裡 看起來有點像三四十年前的台灣雜貨市場,陳列的商品品質、價位都不高,很能代表宏國 當前的經濟、社會一般水平。我們無意中發現當天的各種報紙都刊登阿扁及宏國總統 Carlos 並肩而坐在簽署文書及並立交接文件的照片,在TIEMPO 及 La Tribuna兩個報上 都說阿扁是來自la Republica de China 的總統,在其他說明的地方才以小字體提到 Taiwan 的字樣,宏國是與中華民國有邦交的國家,以21禮砲、軍禮、閱兵來迎接阿扁,完全給予 主權國家應有的尊嚴與地位,頗能給我們揚眉吐氣的感慨。但是Republic of China 好,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也好,總讓人覺得阿扁是來自China,China 這個字眼太容易陷人 於混淆不清了,一般不名就裡的人們,總認為阿扁是來自中國的總統,我們花大錢推展外交,到頭來反而在為中國打知名度,「台灣要站起來,走出去」,使用台灣為國號,確是很根本而且重要的一步。 (台灣口述歷史研究室,6/11/2001)










遊聖巴特夢想蘭嶼
李正三

我們一位李姓的好朋友的女兒要結婚,三個月前就已安排妥當,邀請我們一定要參加婚禮。結婚的地點是在加勒比海中叫做St. Barthelemy一個小島上。從佛羅里達的 Key West南望90哩就是古巴,古巴之東是海地、多明尼加共和國,再東就是波多黎 各,再東散佈著美屬及英屬Virgin Islands、英屬及法屬West Indies,後者就是我 們的目的地。這次我們自Newark乘Continental飛四個小時才抵St. Martin,然後換上 連司機十人乘坐的小飛機,十分鐘就飛抵目的地。這裡是法屬西印度群島的一部份,該島在1493年哥倫布第二次航行時所發現,當時哥倫布誤以為這裡是印度,才有西印度之稱。該島通稱St.Barth,譯音聖巴特,面積才25平方公里,居民七千,島上有20個美麗的海灘,25家三星級以上的旅館。此地不藏金、銀,也不適種甘蔗,
早期這裡個只是海盜棲息出沒之地,故久不受重視。1648年法人始據為己有,1785年法王路易十六以此島換取瑞典Goteborg港貨倉的所有權。瑞典國王Gustav III將它 改成自由港,曾帶來一度繁榮興旺的好時光,直到十九世紀遇到其他港口的競爭,景象才告衰落。此後瑞典不堪長年虧損,才在1878年又把它歸還法國。這裡農牧不興,可說完全不事生產,所有食物、日用品、器材、車輛等等全靠進口,東西十分昂貴。所幸這裡花木茂盛,天然景色優美,海灣清澈,近年來觀光事業發達,島民不受母國苛稅,因此人民的生活又得大大的提升。在這裡我們知悉一件令人稱道事,值得一提,我們回程在St.Martin島停留了三個小時,遂租車環遊了半個島嶼,發 現這個島南北分屬荷蘭、及法國兩國,中間劃分界線,當中豎立一座劃界紀念碑,三百多年來,法、荷在此比鄰而居,各自發展,卻能相安無事,堪為世界上和平共存的好榜樣。

朋友的女兒及洋女婿都十分優秀,他們決定辦個別開生面、永生難忘的婚禮,於是和父母商定,一共邀請了六十位親友來此分享他們的喜宴。由於女方原是緬甸的華僑,新郎新娘曾在日本及德國工作過,因此這六十位貴賓分別來自世界各角落,其中半數是新郎新娘的至親,其他則是上司、同事、同學、牧師、教友,我們是因為喝健康食品 Noni Juice 和他們結緣,喝 Noni 的確為我們帶來健康,還有機會讓我 們 到這世外桃源享受到這個輕鬆愉快的週末,不能不說是個意外的收穫,若非特 意安排我想我們一輩子不會到這裡來。我們住宿的 Hotel Guanahani是個五星級的 花園飯店,它屬西印度式的建築,卻有歐美式豪華舒適的設備。每個套房都是靠近 海濱的獨立房子,遠離車水馬龍、塵世喧囂,在寧靜的夜裡 ,只偶爾聽到蟲鳴鳥 叫,或輕輕地海浪拍岸聲音。每個住房設備齊全,有的擁有花園游泳池。旅館還有 數家餐廳、酒吧、網球場、健身房、美容院、按摩院等設施,我們連三餐都得到週到的服侍,其收費每對夫婦每天在$300至$1,795 之間。據說為這個婚禮及替六十位 親友安頓三夜四天的食宿,主人花費了十萬元。

結婚典禮是六月二十二日下午六時開始,就在海灘上舉行,雖然新郎新娘都打赤腳,但是所有女士們都打扮得在花姿招展、男士們也西裝革履,主持婚禮的楊摩西牧師有三十多年經驗,他說他書架上有兩萬多本書,專長是研究世界末日。在證婚時他講了一個在婚宴中由於主人沒有準備足夠的酒,耶蘇基督臨時把水變成酒以應急的故事來說明,人的能力、計劃常常有所不逮、有所不周,所以人人都要有信主的意願,才能得到主的協助與祝福。其次還有吟唱聖詩,新郎的母親也以 Love, Joy, Understanding, Friendship and Courage來勉 勵這對新婚兒媳,另有證道、交換誓言 及互贈禮物、上台敬致賀詞、歌唱、祝福等活動,婚禮過程簡單而肅穆,喜宴之中,主人賓客解籌交錯、舞蹈絃歌,直至深夜才盡興而散。這真是個與眾不同而令人 永難忘懷的婚禮。

每次遠行,都不免要想念故鄉事。幾年前我去過台灣台東東南方的小島蘭嶼,我覺得那堛漁藄啀M地理景觀和聖巴特島有點兒類似。蘭嶼還是一片尚未開發的處女地,還保存著土著民族的原始風貌,面積45平方公里,人口3000,除了一百多名從台灣移入的漢人外,其餘都是屬於南島語系雅美族原住民,他們和菲律賓巴丹島的住民同族及相同的文化習俗。蘭嶼屬熱溫帶氣候,雨量充沛,植物生長繁盛,奇石林立,文化景觀豐富,有些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類學學者到此研究原住民。該地生產貧乏,工商發展十分落後,主要出產是芋頭、蕃薯等當地人的主食。原住民一向習慣住在傳統屋,屋頂和地面一般高,形同土庫,黃順興縣長等曾致力改善,成果不彰。宋爺爺當省主席時,每戶撥款45萬元給予改建住屋,頗受歡迎,難怪2000年總統選舉,蘭嶼全是宋爺爺的票。多年前政府曾計劃將它開發為國家公園,其立意與眼光都很正確,但為當地的原住民所反對。反對的原因可能主要有三點:二十年前政府開始在蘭嶼貯藏廢核料,原住民一直在抗爭反對,以致對政府不信任;擔心開放為國家公園以後,原住民會失去對土地的控制,利益為外地人所佔有;原住民也擔心幾個世紀來他們無拘無束而十分懶散的生活方式受到干擾,建立國家公園的計劃因而耽擱下來。現今台灣人出外旅遊風氣很盛,大把鈔票都被外國人賺了,殊為可惜,因此對於蘭嶼的開發,雖然困難,還是要設法克服的。

蘭嶼的開發的困難,除了居民環保意識高漲,保衛土地所有權的心態十分強烈外,現行的土地的政策也是一項障礙。現在蘭嶼的土地不能自由買賣,連租賃都很困難,外地人想到蘭嶼一顯身手,門兒都沒有。原住民的現代商業知識比較貧乏,也沒有強烈的企圖心,外面有好的計劃想加以改變,本地人就拚命出來反對,這樣的社會很難進步。原住民一向是、捕到好魚自己吃,較差的才賣給別人;收成土產亦然,上貨自家享用,次品拿來賣,財政上政府對他們是年年要貼補的。蘭嶼的對外交通靠船隻及小飛機,由於來往旅客不多,也不固定,因此來往的船隻、飛機不多,航期也不固定,搞不好還要虧本,遇上颱風大浪,居民就要困守愁城。島上有三家旅館,由於生意不興旺,都有待整修,總之,我認為蘭嶼長久讓它這樣繼續下去是十分可惜的。改變之道,第一、政府真的要設法把廢核料搬走,先免除原住民的恐懼與反感,行政院游院長已承諾移走廢核料,但要設法早日付諸實現。第二、由政府或民間力量籌組大型開發公司,對蘭嶼做詳盡的調查與規劃,提出開發的藍圖及可行步驟,供當地居民公開聽證、評論、檢驗、修正、最終達成協議。第三、由政府或開發公司出資邀請有影響力的當地原住民領袖到美國印地安人保留地及其他開發成功的原住民地區參觀,讓他們明白開發的好處,以及開發時及開發後他們的土 地及權益都能得到優渥的保障。第四、經由政府立法保證他們及他們的後代子孫都 可以分享到開發及進步的成果。如能朝此方向去努力,也許有一天,蘭嶼可以成為一片觀光旅遊的聖地,那就不只是蘭嶼人之福,也是整個台灣國家之福。
(台灣口述歷史研究室,7/7/02)































西葡旅遊隨筆
李正三

原擬於去年九月的西葡旅遊因911恐怖事件而延後一年。9/24-10/7/02 間我們一群 40個人、大約30年前來自台灣、現在60出頭、大都相互認識的親友相偕出遊。組團的是林葉及王翠娥女士,領隊是樂樂假期的黃惠雄先生,路線是 Newark-Lisbon-Algarve-Seville-Gibraltar-Torremolinos-Ronda-Granada-Valencia-Montserrat-Barcelona-Madrid-Toledo-Avila-Salamanca-Segovia-Madrid-Newark,連機票、旅館、三餐、觀光 、每人收費$2,400 。打從機場見面開始,不管是在車上、路上、旅館、餐廳、或觀 光景點,我們無不興致勃勃,天南地北、素葷雜陳,歌唱、說笑、輪番上陣,大家童心未泯,彷彿又回到了小學生遠足的歡樂年代。

西葡都比我想像的更值得遊覽:西班牙面積504,741平方公里,人口3,850萬;葡萄牙88,940平方公里,人口1,030萬、盛產橄欖油、葡萄酒、橡木塞、穀物、紡織品、皮製品等等。西元紀元前後,羅馬共和城邦制度結束,卻逐漸擴張而成羅馬帝國,西葡亦為羅馬帝國所統治。西元312年君士坦丁大帝正式容忍基督教的信仰,392年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國教。第七世紀回教勢力興起,西葡兩國都籠罩回教勢力之下,直到十四世紀才又逐漸恢復為天主教的國家,在兩個星期的旅遊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回教的文物古跡。它在歐陸比利牛斯山之南,介於大西洋與地中海之間,雖屬歐洲國家,但其歷史發展及政經文化,常常自呈一體。在大航海及地理大發現的時代,它們都曾經是舉世一流的強國,台灣因葡萄牙水手一句「Ilha Formosa!美麗之 島」而得名,西班牙則部分的佔領並統治過台灣。在台灣還是草莽未闢的時代,它們已經具備近代民族國家的雛型,不用說,在那個年代它們是遠遠超越台灣的,但 看看四百年後的台灣,在很多方面,不只迎頭趕上,而且領先他們的,感謝台灣人的努力,讓我們還可揚眉吐氣。當然也有很多地方,台灣是趕不上的。所過之處我們看到許多寬廣高級的柏油大道,交通建設四通八達,大城裡近世紀及現代式的建築櫛比鱗次;古城Seville、Granada、Valencia、Barcelona、Avila裡有許多保存完善的古代、中古時期或近世歐洲的城堡、宮殿、大教堂、或修道院,這些建築物規模宏偉、有的精工細琢、雕樑畫棟、金碧輝煌,其建築技術的卓越,遠超我們的想像,尤其是 Granada 的 Alhambra 宮 、the Cathedral of Seville、 the Cathedral of Toledo 建築之細膩精緻,真是令人大開眼界。我們大都接受西方基督文化的教育,對它瞭解較多,其實回教文化也另有其博大精深的一面,有待我們進一步去認識。它們有些世界級的大城,首都 Madrid 舉 辦過世界博覽會,古城 Barcelona 舉行過 Olympic 世運會,過去他們出現過 El Greco 、Velazquez、 Goya、Picasso、Antoni Gaudi 等世界一流的藝術大師,他們有唐吉訶德、卡門歌劇、英勇的鬥牛士,哀怨動人的佛朗明哥舞女,童話般的阿卡沙古堡、將近兩千年前羅馬人遺留下來的輸水道,以及看不完的博物館、藝術館,因此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絡繹於途。

葡萄牙建國早、富足也是近十年的事:從表面上看地理景觀、氣候、物產、建設、宗教等表象,西葡確有許多相似之處,事實上西葡兩國在政治與歷史發展則有許多相異之處。比方說葡萄牙是總統制的民主共和政體,西班牙則是君主立憲的王國。葡萄牙在1143年就已建立獨立王國,在航海家亨利親王(1394-1460)執政的年代,葡 萄牙領先蔚成世界最強大的海權帝國,屬地遍佈非洲西海岸、印度洋沿岸、直抵東南亞,還包括面積比它大92倍的新大陸巴西,在荷蘭、西班牙、英國相繼崛起後它的霸權地位才慢慢被取代。葡萄牙比中國早一年、在1910年自帝制改建共和,然而在其後15年間換了八個總統,重組了四十四個政府;1974-1987年間又更換了十六 次政權,政治的紊亂使得葡萄牙一直是個歐洲最貧困及落後的國家,大批葡萄牙人都到歐洲其他國家當苦工。1986年葡萄牙加入歐盟,社會民主黨銳意改革,減低關稅、振興農業、國產民營化、獎勵自由企業,使得在1985-1992七年間,國民所得增 加了三倍,在2000年葡萄牙 per capita income 是 $15,800 比台灣的$17,400稍低,已算 是個富足的國家了。歷史明鑑,凡是政治不穩、派閥傾軋,內鬥內耗太多的國家,沒有一個能富強起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義大利一直積弱不振,就是這個樣子。一個安定的政治環境、有能力的領導人才、正確的國家政策對國家興衰的影響真是太重要了,我們希望台灣的領導人能引以為鑑。

西葡都有過輝煌盛世,但他們都不強調恢復固土的雄心:西班牙的獨立建國比葡萄牙遲了350年,1469年 Ferdinand of Aragon 及Isabella of Castile 結婚並驅逐摩爾人離 開最後的據點 Granada 時才真正成為獨立統一近代民族國家,同年 Isabella 資助 Columbus 發現新大陸,此後一百年間西班牙佔領巴西除外的南美洲、中美洲、北 美洲西部及北部、菲律賓、及非洲、亞洲的小部份,成為凌駕葡萄牙的海上霸權,直到1588年西班牙國王Philiip派遣 the Invincible Armada,無敵艦隊攻打英國失敗, 給西班牙海上霸業一次致命的打擊。1805年在拿破侖下令法西聯合艦隊自地中海出航,計劃征服英國,結果在 Trafalgar 被英國大將 Nelson 打敗後,海上霸主地位己 被英國所取代。此後西班牙節節敗退,1898年美西戰爭戰敗,西班牙又失去了古巴、波多黎各及菲律賓,海上帝國夢遂告壽終正寢。我們在旅遊中發現,在一些熱鬧的廣場,他們繪製了大幅亨利親王或哥倫布時代的航海圖、津津樂道他們也有過不可一世的輝煌時代。有趣的是,不管西葡、荷蘭、或英國,他們雖然都曾經做過世界的霸主,佔有過世界很多領土,現在卻都演變成不甚顯赫的蕞爾小國,但他們十分識趣,日子過的安然自得,並沒有因為失去「固有領土」,而天天叫囂那堿O他們「不可分的一部份」!不是嗎?「前妻」就不是「妻」了,舊有的女朋友,如果現在已經是別人的太太,應該衷心的祝福她,又何必念念不忘、處心積慮還想把她佔為己有呢?真是何苦來哉!

西班牙近五十年的發展類似台灣;1936-1939年間左翼右翼、專制共和、共產民主各 種政治理論及勢力都介入西班牙慘烈的內戰,最後奉行國家主義者的(Nationalists)佛朗哥將軍脫穎而出,統治西班牙直到1975,達36年之久。這時在東方也出現了蔣介石總統,在1949-1975年間控制台灣前後達26年,很巧、兩位都在同年過世。他們都 是厲行獨裁統治、堅持反共政策、鎮壓反對陣營,自以為一生憂國憂民、奉行自己理念、至死不渝的領袖。在他們主政的期間,由於採取高壓手段,雖有屢起屢仆的反對或分離運動,在政治、及社會上都相對的安定;他們主政的初期,西班牙台灣都屬於經濟落後的農業社會,由於符合美國的反共政策及地理位置的重要性,都受到美國的軍事及經濟援助,而益增強其局勢的穩定;兩國都善於利用美援發展工商、獎勵自由市場經濟、拓殖國際貿易,以至各種輕工業,如紡織、化學、塑膠等輸出導向的貿易逐漸興盛起來,這多少為兩國日後的工商發展奠定基礎。2000年時,西班牙的 per capita income 是 $18,000,比台灣的 $17,400稍高,它又是北大西洋公 約及歐盟的成員,屬於進步富足的國家。佛朗哥元帥和蔣介石總統兩位獨裁者惺惺 相惜,他們對製造假獄、冤獄、捕殺異議分子、同樣惡跡昭彰,深為許多尊重人權的自由國家所不齒;但對於國防建設,使兩國免於赤化,都是被後世感念的德政。但是他們卻有兩個明顯的不同,一是佛朗哥元帥把國政交還給退位波旁王朝 Alfanso XIII 國王的孫子 Juan Carlos手中,而蔣介石總統則經由嚴家淦把大權傳給自己的兒 子蔣經國;另外是佛朗哥元帥獲得美國的支持,在1955年把西班牙帶進聯合國,台灣卻在蔣介石總統的手上斷送了聯合國的席位,直到今天這個國際孤兒還難以回頭。

直布羅陀的問題:西班牙這個海上帝國不只海外殖民地一個個被後起者所掠奪,或一個個宣告獨立,領土不斷縮小,最後還自身難保,連它的本土都發生了難以撲滅的區域分裂主義,這次我們旅遊走過的 Catalania、Basque、Galicia各省都曾要求、 甚至宣布過獨立自治,最嚴重的是 Basque 分離運動所造成的恐怖活動,至今還困擾 者西班牙政局。這次我們旅遊的第四天,我們就走訪直布羅陀—此一彈丸之地,以 它獨特的形狀及掌握大西洋與地中海通道的咽喉、及連接歐非大陸而馳名於世。在西元紀元以前迦太基人、腓尼基人就已到達,西元紀元後被羅馬人統治過的直布羅陀,在711年後即被自北非渡海的 Moor 人所統治,直到 1462 年才又被西班牙人所征 服。在1702-1713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之中,西班牙、法國 、奧地利王室都競逐過 直布羅陀,1704年被英荷聯軍所佔有,以後英國在此設立殖民總督。在1727及1779西班牙兩度以武力試圖取回直布羅陀沒有成功以後,西班牙就不曾再試圖以武力解決。1963年聯合國曾介入處理過英西對直城的爭端,也沒圓滿的結果,英人把直城幾經擴建並且使直城在民事及內政上完成自治的殖民地,英國的施政也得到直城住民的認同及擁戴,因此英國佔有直城地位似乎屹立不搖。但是直布羅陀與英國相去千餘哩,卻緊接在西班牙的南端,在長年的歷史上它曾是西班牙的領土,現在卻在英國的懷抱中,看在西班牙人的眼堙A真是情何以堪?幸虧英國西班牙都是文明的國度,否則西班牙也要準備四百個飛彈來侍候它了。 (台灣口述歷史研究室,10/27/02)





埃及旅遊隨筆
李正三

二十位來自紐澤西及九位分別來自紐約州、賓州、加州、和澳洲的台灣同鄉於10/13至10/22/00
間一起到埃及旅遊,這個團體是由鄭國寶醫師伉儷組成,由加州 Fun Tour 的 Alain Huang 帶隊。這 隊的主要成員是醫生,有幾位平日研讀聖經,對希伯來及古埃及的人物、宗教、文化已有相當認識,加以求知慾強、出發前勤做功課,因此對古埃及瞭解之深,讓我這個主修歷史的自嘆不如。
Alain自七十年代開始為東南旅行社帶隊,八十年代自開旅行社,二十多年來,博覽群書、遊蹤百萬里,自非等閒之輩,因此對這些勤學好問的團員還稍可應付,我想這正是最初請他領隊的原因,就這樣我們展開了前後十天的埃及的歷史古跡考察。鄰近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衝突正在加溫中,不免人心惶惶,值得慶幸的是除了到處看到荷槍實彈的軍警防範恐怖分子及維持治安外,我們所擔心的事情都沒發生,達成了「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的旅遊心願。

埃及確曾在人類文明演進的長河中扮演過光輝璀璨的角色
埃及人口六千五百萬,面積一百萬平方公里,面積幾乎是台灣的三十倍,人口才三倍,但人口集中在佔全國面積不到百分之三的尼羅河流域及其下游的沖積三角洲,其餘全為沙漠所覆蓋,一千六百萬人,即全國的四分之一的人口集中在大開羅都會區,使開羅發展成為現代國際大都會。埃及歷史悠久,西元前3200年上埃及征服下埃及統一全國,比起中國秦始皇吞併六國統一中國(西元前221年)要早出3000年。最古老的人類大型建築物沙卡拉階梯金字塔 (Sakkrah) 在西元前2700年開 始建築,則比中國的萬里長城早2500年。 埃及的盛世拉美西德王朝(Ramesside)存在於 1300-1100 BC之間,那時正是中國的商朝,還屬於傳說時代。由參觀他們的古蹟,如金字塔、人面獅身像、神殿、陵墓、及石彫等豐富的寶藏,回溯圍繞在這些宏偉建築週遭的政治組織、建築技術、天文、曆算、及幾何學的知識,我們就可領會到埃及過去確曾有過一段輝煌的黃金時代。試看沿著人類文明的最早發源地,尼羅河流域、兩河流域、恆河流域、及黃河流域所建立的國家,雖然在過去人類文明演進史上都曾各自扮演過重要的角色,但在十八、九世紀間,他們都沒跟上「民主」與「科學」的世界主要潮流,因此政經制度都不出色,國力也相對落後,而且都曾不只一次的淪為西方列強的殖民地。而這常肇因於國家政治領導者的暴虐、愚昧、無知、腐敗、及自私,誠為可惜。

世界七奇、金字塔是僅存碩果
據說古代的埃及人從觀察日出日落、日復一日,尼羅河氾濫、水漲水退、年復一年的現象,而悟出人類生命也是生生死死,循環不已的宗教觀。因為相信生就會死、死會復生的道理,加上他們注重來生,有時為追求美好的來生,情願犧牲這一世。許多法老王一上台就開始為自己準備後事,建造陵墓,也就是構築金字塔,因此在位愈久,金字塔愈大。後來由於法老王發現所有前代金字塔堛瘧_藏差不多被盜竊一空,因此只是古王國時期 (2700-2200 BC) 及中王國時期 (2100-1800 BC) 盛行建造金字塔,以後就改成在山裡挖掘墓穴了,有些墓穴深及 30 公尺,但所謂「道高一尺、魔 高一丈 」,除了King Tutankhamen 的陵墓還保存許多寶藏之外,其他法老王的來陵墓也是蕩然無 存,現在巍然屹立的 38 座金字塔中以在 Giza 的最有名,這裡是第四王朝三個法老王 Cheops, Chephern , Mycerinus 的三座金字塔及人面獅身像, the Sprinx,Cheops 是所有金字塔中最高最大的 ,它有 40 樓高,佔地 13 英畝,可容九個足球場,這是世界七奇中唯一留傳下來的。在四千多年前 ,連鐵器都沒有,更談不上機械、起重機,金字塔的大石塊如何切開?如何搬運?如何砌高?它的方向、角度、斜度、長度、高度何以如此的準確?金字塔的建築技術,一直是人類歷史的傳奇,很多問題還沒有答案。除此之外,我有個疑問同樣沒有答案,秦始皇建萬里長城,還有防禦匈奴入侵的國防功能,長年勞師動眾建造工程浩大的金字塔,就為了埋藏自己的屍體,我不知道古埃及的法老們心裡在想什麼?

幾樣應該可以改善的現象
第一天從開羅機場到旅館途中,我們就發現沿途許多建築物都沒完成,不是沒屋頂,就是屋頂上還留有柱子和鋼筋。據導遊說,埃及的法律規定沒有完全建好的房子不徵房捐稅,因此到處可以看到房子建好七八成,人已搬進去住了,留下的兩三成工作就擱置不理了,反正可以省掉房捐稅。這樣的法律等於鼓勵人民不要把房子建好,政府也因此課不到稅收,難怪埃及叫窮。另一件事是吳醫師很快就發現街上沒看到紅綠燈,大家都注意看是否真的沒有紅綠燈,結果等了好一段路才碰到一個紅燈,我們的遊覽車司機卻視若無睹的開過去,這時大家都在猜想在開羅可能和在台灣一樣,紅綠燈只供參考用而已,如果不遵守交通規則,裝不裝信號燈就不那麼重要了。另一位回台住了兩個多月、住不習慣又回美的吳醫師講了一個類似笑話的實在話,他說他在台灣開車,朋友坐在他旁邊,看到了紅燈他正要停下來,他的朋友說,不要停、人家會讓你。看到綠燈正要開過去,他的朋友說,停下來、可能有人闖紅燈。這樣把你搞迷糊,即使你遵守交通規則,車子老是被撞到屁股。說不定開羅人開車和台灣人開車都屬同樣的症候群。我們又發現不管是店員、趕馬的人、在神廟古跡廣場鋪石磚路或水泥路的工人、在路旁剪草澆樹的工人、或是造房子的建築工人,同樣穿著類似長袍馬掛的長衫。看他們這幅工作模樣,你就為他們難過,同行的涂兄一直批評說,這樣的社會怎麼會進步?我也有同感。不知是長期的歷史習慣使然,或天氣炎熱、陽光太強,而以長衫來擋日遮蔭,但看來這樣的穿著確實工作不便。又在開羅過夜的第一個早上三點多鐘,正當大家睡得正甜蜜的時候,突然被回教晨禱者吵醒,禱告是個人的宗教自由行為,無可厚非,但如果自己的祈禱聲還要透過擴音器,把別人也喚醒,那就不必要了。

全國繳最高個人所得稅的是位肚皮舞孃
第一個夜晚我們乘遊艇在尼羅河上觀賞開羅夜景。此段尼羅河河面廣闊,放眼遠眺,四面地平線上,高樓迭起、萬家燈火、車水馬龍,大都會開羅鬧區的一片繁榮景象,盡收眼底。十月中旬以後已非埃及旅遊旺季,加上中東的局勢緊張,船上空位很多。我們在船上享用晚餐、看表演,有小樂隊、男女歌手、雜技表演、肚皮舞孃,他們表演十分賣力,肚皮舞孃在舞後還大方地和我們拍照留念。導遊特別提醒我們,別小看肚皮舞孃,據說埃及全國個人所得稅繳交最高的就是一位跳肚皮舞的女郎,我想這是有可能的,由於埃及歷史悠久,金字塔、神殿、彫像等古跡很多,因此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的的觀光客。觀光旅遊業的收入就是埃及人民的重要收入,從旅館、遊覽運輸、紀念品店、及娛樂事業都是所謂的無煙囪工業,那麼跳肚皮舞娛樂旅客的舞孃就是無煙囪工業的工業家了。遊客絡繹不絕、排隊付門票來膜拜二、三、四千年前建成的金字塔、古墓、神廟等等,這些不夠爭氣的埃及人後代就等著收錢,真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中國的萬里長城及秦俑也吸引了全世界無數的遊客,情況類似,過去的君王殘民以逞,卻能嘉惠幾千年後的後世子孫,我想古埃及的法老及中國的秦始皇都意想不到吧!我們的埃及人導遊說埃及沒有工業,我們在埃及前後九天確實也沒看到任何工廠煙囪,事實上埃及也有紡織、煉油、採礦、電力、及製造業等等工業,只是在全國生產總值的比重上不是特別重要,而且不在我們這次安排的旅遊行程上就是了。

埃及導遊說古埃及最偉大的法老王「Ramses II 是條大色狼」
16日我們凌晨起床,早餐後匆匆前往開羅機場,乘國內飛機到達阿布辛貝
(Abu Simbel) 膜拜 拉姆西茲二世 (Ramses II ) 神廟及妮弗塔利女王 (Queen Nefertari) 神廟。這兩個神廟原在阿斯旺 (Aswan ) 水壩南方 300 公里、尼羅河上游的河谷中,1950年代納塞總統籌建阿斯旺水壩,為避免 神廟淹沒在水中,聯合國花費了龐大的財力、及人力把此一刻鑿在一塊大岩石上的神廟、神像、 及整個石頭山移到水壩築成後不致淹水的納塞湖畔 (Lake Nasser) ,而且依照原來精確的天文、曆 算來重建,以保存原來的方向及角度,每年有兩次,太陽光會照射到廟堛澈e三座神像 (Amon、 Harmakhis、and the pharaoh),而照不到第四座神, Ptah, the god of darkness。這個神廟原是獻給太陽 神 the triad Amon-Ra, Harmakes, and Ptah 的, 但卻陳列建廟者 Ramses II很多 彫像,這些神像都是 龐然大物,大門正面 31 公尺高,就供奉四尊 Ramses II 座像,廟裡除了神像外盡是歌頌 Ramses II 一生征戰的豐功偉業。納塞湖全長 500 公里,是全世界第二大人工湖,在阿斯旺水壩建成後才形 成的。聯合國為了保護古跡,使免沈入湖中,一共搬移了十四座神廟,確實也煞費苦心,而且所費不貲,真是功德無量 。Ramses II 是埃及第 19 朝代的法老王, 此君在位 63 年 (1298 -1235 BC),精 力過人,除了最美麗 、也是他的最喜愛 Nefertari 女王外,他娶了 40 個妻子,生有 92 女兒,106 個男兒。他好大喜功,終生東征西討,尼羅河畔的神廟堙A到處留有他的彫像、我們的吳醫師聽過導遊的陳述,半話不說,一直稱讚他的「身體真好」,語意涵蓄。我們的埃及導遊則顯得有失典雅 ,批評他們偉大的君王是條大色狼,他雖然留學中國兩年,但不懂中國歷史,不知道唐明皇( 712-755 AD) 有 「後宮佳麗三千人 」,40 個,根本沒得比。再說, 唐明皇在位 43 年,開元、天寶年 間是唐朝除了貞觀之治以外的第二個盛世,風流韻事多,也不見得國家就治理不好,古今中外史例很多。

埃及是個比較不同的世界
要到埃及旅行我本來有些興趣缺缺,以為落後的國家沒有甚麼好看的。但是看到三四千年前的人類的就已經有如此嚴密的的政治組織,豐富的天文、曆算、幾何學知識,卓越的建築技術,確實也令人大開眼界。看到他們神廟裡祠奉的太陽神、獵鷹神、鱷魚神、鳥神、蛇神,及為象徵權力而戴著太陽、羽毛、牛角、及各種奇奇怪怪的動物的桂冠及面具,令我想起 45年前看過的電影「尼 羅河蛇后」及 35年前看過的「埃及艷后」及「十誡」,這些都是搬演埃及新王國托勒密王朝 ( Ptolemaic Dynasty ) 最後一個統治者克利歐佩脫拉七世 ( Cleopatra VII,44B.C.和凱撒結婚,凱撒被 布魯斯剌殺後她和安東尼結婚,安東尼戰敗後,她又想和奧古斯都結婚,奧古斯都對這年紀遠比他大的女人沒興趣,她遂在30 B.C. 和安東尼一起自殺 )及麾西帶領猶太人去出埃及的故事,它們同樣 帶著許多神秘的色彩,這次總算一睹廬山真面目。看到他們一天五次面向麥加阿拉朝拜那種五體投地的虔誠祈禱方式,你也可以理解巴勒斯坦反抗者以石頭攻擊以色列士兵槍炮的視死如歸的精神之由來。「讀萬卷書」及「行萬里路」在打開視野的功能有時是一樣的,在許多方面埃及畢竟是個不同的世界,也因為它的不同,今天台灣人浪跡天涯、無遠弗屆,在埃及我沒看到台灣的移民、商人,也只有看到兩名其他的台灣遊客。二三十年來,台灣人開天闢地,巧奪天工,創造舉世稱讚的所謂經濟奇蹟,台灣人可以幫助埃及的正多。我看河面寬闊的尼羅河水,浩浩蕩蕩地北流,注入地中海,兩岸不遠處即是一望無垠的沙漠,這是多麼的可惜。如果台灣人住在這裡早己引用尼羅河水,把沙漠灌溉成億萬頃良田。又埃及工業落後,製造業也不發達,據說連電燈泡、腳踏車等簡單的成品都要靠進口,這些東西五、六十年代的台灣就己經在大量出口了,埃及應該和台灣建交,讓台灣人助埃及人一臂之力。
(台灣口述歷史研究室,11/11/2000)

































洛杉磯與墨西哥的海上遊
——Star Princess Cruise 12/7-14/02



Equator & Peru
厄瓜多爾與祕魯紀行
李正三
行前的掙扎
2003年年初在紐澤西執業的鄭國寶醫師就開始籌組旅遊團,計劃暢遊厄瓜多爾、Galapagos群島及祕魯,終於有二十二台灣鄉親參加,並在10/25-11/05間成行。今年10月底及11月初是紐約台灣人社區最忙碌的日子,因為阿扁總統訪問巴拿馬要過境紐約,還要在紐約接受世界人權獎頒獎,我自己是此地阿扁之友會會長,全僑民主和平聯盟也同時在Houston開第二屆全球年會,我又擔任紐約支盟會長。早經排定的南美的旅遊,及剛宣佈的阿扁總統美洲之行正好撞期,這馬上令我陷入兩難的窘境。如果不去旅行,那是早已排定、心裡很想去、錢又繳了,內人及同行的朋友都勸我不要改變、改變對主辦者也不好交待;如果去了,似有虧職守,對阿扁也有失迎迓。幾位很熟的朋友都不表示意見以示尊重我自己的決定;有的說我身負重責不能逃之夭夭;有的說我念歷史的,對人地時事的風雲際會應更該掌握;有的說幫忙把事情人事安排好留下張大面額支票儘管去旅行;有的說別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你走了這裡能幹的人多的是,事情照樣會辦好,真是說得我六神無主,莫衷一是。最後還是決定可以事先幫忙做的盡量做,旅行照原計劃啟程,回來後發現這樣決定是對的。返台參加僑委會時正好站在前排,有機會和阿扁握手時我表示總統到紐約有失迎迓。他說「沒要緊,選舉時更打拚一點就好。」正是一語中的,我想三月二十日總統大選選嬴了最重要,大家都要盡力。

綿延的山脈及三個古文明
有個學說認為南美洲的原住民是從亞洲遷徙而來,現在的白令海峽處在遠古年代
亞洲及北美洲陸地是相接的。亞洲人東移經阿拉斯加、加拿大、美國、墨西哥、
中美洲進人南美洲,在巴拿馬運河沒開鑿以前,南北美洲也是陸地相接的。洛
磯山縱貫北美洲和縱貫南美洲的印地斯山一脈相承,移自北方的亞洲移民正沿這條山脈南移,南美洲的原住民也以山脈之稱取名印地安人。四十年前我在台中成功嶺當過一期東部原住民步兵排長,現在回想起來,他們和印地安原住民面貌十分相似。南美洲的印地安人曾發展過三個十分輝煌的古文明:最早是在北部的馬雅(Maya)文化,主要在猶加坦、瓜地馬拉、及宏前拉斯一帶,他們使用過文字及相當精確的天文曆算,興盛於八至十一世紀之間。其次是阿提克(Aztec)文化,建立過幅員廣大的墨西帝國,



台灣紀行
—大選之後環島遊隨筆(3/21-3/28/04)

「台灣是寶島」、「伊是咱的寶貝」,最近有幾次聽到朋友唱這樣的歌曲,如此歌頌我們的家鄉、讚美我們的故鄉、疼惜我們的家鄉,打從心底奡N有說不出親切感,平添我對家鄉的無限懷念。等我真的環遊台灣一週回來,我才更能深深地體會到歌詞箇中隱藏的意義,台灣真的是寶島,你要回去看看。有人說「上者創造機會、中者把握機會、下者追趕機會」,不管你是創造也好、把握也好、追趕也好,你總得找個機會,自己親身、親眼實地去看看,「百聞不如一見」,寫得再好,讀得再仔細,都不如你自己走一遭來得貼切。
我第一次環島旅行是台南師範的畢業旅行,那時是1958,整整46年前的事;第二次是師範大學的畢業旅行,那是1964年,也正好是40年前的事了,真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現在已經不只是「蕭蕭兩鬢白」而是「全頭白」了,再不遊也許很快就走不動了。今年三月我們組團返台為陳呂助選,啟程前我就「把握機會」參加了紐約亞細亞銀行大老廖梧興先生籌組的「萬豪旅遊環島八日遊」。

啟程的前一夜,正是3/20/04大選開票的夜晚,由紐約「大姐大」張亞鳳餐飲地產業巨擘破費六千多美元,招待一批大多自紐約回台的六十多位朋友在圓山飯店八樓看總統大選開電視轉播,當晚只有民視比較據實報票,其他數台都無法無天恣意「灌票」,我們枉活了六十多年都沒聽過「灌票」這種事,誰也不會想到台灣的媒體居然有這種荒唐離譜的作為,那時大家都抱怨民視差勁,報得最慢,那知其實是民視比較規矩報票。看到陳呂輸二十幾萬票時,大家都以為大勢已去,一時意興闌珊,黃再添一言不響自個兒跑到外邊抽煙去了。過不久看到陳呂「突然翻盤」,以兩萬九千多票險勝時,大家才轉憂為喜。又等了很久終於看見連主席鐵青著臉出現台上,慢吞吞擠出幾句話,我打從心坎底為他緊張。首先他說「我們要冷靜、要理智」,我聽了很高興,但很快的他轉換口氣說「我們要做選舉無效之訴」,我心裡暗叫「這下子有麻煩了」。這時有人嚷著紐約世界日報的記者打電話到圓山飯店做電話訪問,他們說我是「阿扁會長」應去接電話,記者問我對連主席的發言作出評論,我說人們都說「國民黨一向是說一套做一套,證之連主席剛才的發言,真的一點兒沒錯;第二、國民黨在中國失敗到台灣來,心態作風都完全沒有改變,它是個不能改革自新的黨,失去大陸還可向台灣“轉進”,到台灣還不願改革,就不知道向何處“轉進”了;第三、其實我們期待國民黨能成為一個好而有實力的民主政黨,和民進黨龍競爭,形同美國的兩黨政治,那真是台灣人之福」。果然這個糾紛到現在仍然沒完沒了,他們批評「司法不公」,要把「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充當這次紛爭的陪葬品。他們堅持「沒真相、就沒總統」,難道陳呂遭受槍擊的人不要真相?而且像林義雄母女案、陳文成枉死案、劉邦友案等,那一件有真相?

我們旅遊的路線,是台北—廬山—阿里山—墾丁—知本—天祥—礁溪—台北。3/21/04清晨自圓山飯店出發,沿高速公路南下,遊覽日月潭環湖風光後,第一晚進住廬山天盧溫泉大飯店,當晚大家都盡情地享受溫泉浴。第二天我們經竹山享用午餐時,我一位畢業離校46年不曾見面的南師同學趕來看我,殊為難得。下午我們在阿里山森林遊樂區步行兩小時,沿途欣賞櫻花步道、姐妹潭、受鎮宮等,當晚住在阿里山龍頭大飯店。第三天起大早,五點半我就來登山小火車登祝山看火紅的太陽突然跳躍般的出現,上千名遊客突然一陣歡呼與驚叫,我們運氣真好,據說有人等好幾天,不是多雲就是下雨我們如願以償。隨後我們沿阿里山公路欣賞自然生態,經嘉義用過午後,我們參觀吳鳳廟,廟旁有個民俗村,入口處的一幅對聯寫著「踏尋漢唐風采,遨遊歡樂中華」,我想台灣的文建會是在睡大覺了。夕陽西下,我們沿南二高一路南下,直至墾丁公園,夜宿福華大飯店。飯店豪華舒適,它有個寬廣碧綠,五十公尺長的游泳池,可惜池水清涼,游兩圈就受不了了。隔日我們遊罷墾丁公園及鵝鑾鼻之後,就沿南迴公路經大武、太麻里,中途右廖貴卿親戚水果飽享鮮美的改良種大釋迦,抵達台東後當晚進住知本統信溫泉大飯店,溫泉泡湯SPA真是一大享受,唯此一溫泉浴是對大眾開放營業的場所,人多擁擠,有如菜市場。

令人難忘的綠島監獄,台東是我們唯一停留兩天的地方,因為我們專程搭船前往綠島,一探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人間煉獄。凡是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綠島象徵的是台灣人「永遠的痛」,












































































































































































英英美代子(陳美麗)來自台灣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新聞投稿
番薯籐
台灣聯通網
台灣日報
自由時報
綠色和平電台
ETaiwan News
大愛電視台
台灣教授協會
鯨魚網站
大紀元
台視 TTV
玉山網路電視台
美國之音
太平洋周報
多維時報
更生日報
中央通訊社
Taiwan Headline
星島日報
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
三立國際台
宏觀電視
台灣新浪網
民視新聞台
 台北時報
東森新聞報
南方快報
Yahoo奇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