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預防性鎮壓—瘋狂抓捕律師為那般? 郭寶勝
預防性鎮壓—瘋狂抓捕律師為那般? 郭寶勝

[原著]

[2015-07-14 06:07:44]

 

預防性鎮壓—瘋狂抓捕律師為那般? 郭寶勝
 
 郭寶勝
 
如同2009年的伊朗律師們一樣,中國律師再一次受到舉世矚目,美國國務院也在7月12日發布聲明譴責中國政府抓捕維權律師。據維權網統計,截止7月14日 8時,“710大抓捕事件”共涉及138人、被刑拘 、監視居住10人、被失蹤、帶走、失聯 16人、被短暫拘留、約談、傳喚已獲釋112人。當局繼續在使用警察以傳喚、恐嚇、半夜砸門的方式制造恐怖氣氛。獲釋者均遭到警告,有的律師甚至遭到警方威脅對其子女和父母采取手段。如此巨大數量、覆蓋全中國的對維權律師為主體的大掃蕩,是近年來罕見的。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中共當局,展開這次全國性、多個部門聯手的主要針對維權律師的瘋狂鎮壓呢?
 
從表面上看,這次鎮壓似乎是針對吳淦(超級低俗屠夫)、王宇律師和二位都任職的鋒銳律師事務所等個案,這主要從目前已經釋放出來的律師披露的信息和當局通過官方媒體發布的信息得出來的,大部分已經釋放的律師都被警告不要為王宇律師和鋒銳律師事務所發聲,而中國官媒新華社在11日晚間發文《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稱公安部指揮北京等地集中行動,摧毀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自2012年7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該文讓一個由“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組織嚴密、人數眾多、分工精細的犯罪團夥浮出水面。從該文的邏輯來看,這次全國性瘋狂鎮壓的原因和目的在於打掉北京鋒銳律所為核心的“犯罪團夥”。
 
但從實質看,這次鎮壓是以個案為突破口的一次全國性預防性鎮壓。近年來,每當政權感受到巨大的存亡危機時,當局就提前抓捕一大批第一線活躍人權人士,等事態趨於緩和後再釋放,此為預防性鎮壓。這在2011年中國茉莉花運動期間得到突出的表現,當年2月20日“茉莉花”在中國爆發後,中共當局因擔心活躍人士參與、領導和組織革命,即大肆抓捕民主人士、維權人士,導致至少100多人因與茉莉花運動有關而被失蹤、被刑拘、被判刑。這些人少則失蹤三五天,多則失蹤七、八十天。事後有陳衛、王荔蕻等人被判刑,大部分人在風平浪靜後被釋放。
 
預防性打壓其實是中共政法部門的老辦法,但只不過以前並非采取強制措施、也並非高調進行,只是到了2011年“茉莉花”時,才變本加厲。以前每逢局勢危機或者敏感時間來臨前,各地公安國保會找到重點人談話、“喝茶”、觀察動態,嚴重的在家軟禁或帶出去旅遊。但在“茉莉花”期間,預防性打壓變成鎮壓,直接變成了抓捕重點人、關押所有被認為是一線活躍的人物,先抓再審或不審。預防性鎮壓是當局明確感知到政權的生死危機、狗急跳墻、魚死網破之舉。
 
得出這次鎮壓是預防性鎮壓的結論前,我們先看最近一些事件的時間表:
2015年5月28日,吳淦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誹謗罪被福建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7月1日,《中國國家安全法》頒布施行;7月7日、8日中國股市發生股災,深、滬兩市超過1300股跌停,1400多股停牌,股市災難造成20多萬億市值蒸發,不少股民到證券機關前抗議示威。股市危機帶來的金融危機、房市危機等經濟危機已拉開帷幕。7月9日,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帶隊到證監會重拳打擊違法違規行為,實施李克強所謂的“暴力救市”,殘酷打壓北京維權人士的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也加入“暴力救市”行列。7月9日淩晨3點,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宇在家中被30多名警察以“吸毒”的名義將她強行帶走。7月10日清晨,王宇所在律師事務所的7名同事被抓,當天下午,全國性的大抓捕、大恐嚇即正式開始。7月11日夜,中共官媒發布《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查揭開“維權”黑幕》的文章,並嚴令商業網站全文刊發。
 
從以上事件可見,這次全國性鎮壓律師是在《中國國安法》頒布和股市發生股災的大背景下開始的,而且公安部進駐證監會和抓捕王宇律師就發生7月9日同一天。
 
《中國國安法》的頒布更加強化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統籌協調、集中部署鎮壓的功能,其中“第五條:中央國家安全領導機構負責國家安全工作的決策和議事協調,研究制定、指導實施國家安全戰略和有關重大方針政策,統籌協調國家安全重大事項和重要工作,推動國家安全法治建設”,從這次鎮壓律師的強度和廣度來看,極有可能就是國安委統籌部署的。另《中國國安法》也強調了“預防為主”的方法論,其中“第九條:維護國家安全,應當堅持預防為主、標本兼治,專門工作與群眾路線相結合,充分發揮專門機關和其他有關機關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能作用,廣泛動員公民和組織,防範、制止和依法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預防性的鎮壓,被國安委所推崇,因此,這次全國性的大鎮壓律師,其實也可以看做是國安委根據新的《國安法》實施的首次演練。
 
伴隨著《中國國安法》的頒布,是中國股市遭遇空前股災,股指一落千丈、股民血本無歸。這次股災暴露了中國經濟的虛弱和泡沫,股市的災難直接會波及銀行、各上市企業,金融、地產等危機將會接踵而來。經濟危機極有可能成為危機四伏的中國社會發生社會大動亂的導火索,成為摧毀專制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股災被中共中央視為危害國家安全的大患,很早就揚言要“暴力救市”,並在7月7日左右在股市放出消息:國家已經把股災看做是國家安全問題。
 
由於中共政權完全是暴力維系、毫無合法性,所以其脆弱的政權基礎每每遇到危機時就過度反應,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大抓捕就是典型。這次股災的過度反應一是讓兩位公安部副部長牽頭進駐證監會、鐵腕整治股市,以制止股市危機的加劇:另一就是以吳淦所就職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突破口,對維權律師為主的一線活躍人士進行全國性的鎮壓,以防範經濟危機引發的社會動亂中維權律師們成為組織者和領袖。
 
律師,是法律正義、社會公義、智慧和勇氣的象征,這個專業群體,最清楚中共政權司法、行政腐敗專制的內幕,也最明白中國股市、金融、環境等災難背後的肇因和禍首,也最有可能將掌握的政權罪證和黑幕向民眾傳播並號召民眾爭取公義,因此,中國維權律師成為近年來內地(除新疆、西藏等)中共政權最不喜歡的群體、被列為“新黑五類”之一、被視為誘發動亂和領導動亂的核心群體。每當社會危機來臨的時候,他們必定是主要防範的對象,是預防性鎮壓最直接的對象。
 
1989年六四後,由於大學生、教授等知識分子被打壓,作為法律專業人士的律師逐漸浮現在中國追求人權、自由、法治的政治舞臺,他們就每個個案與當局爭取司法正義,為捍衛當事人人權自由與專制者進行不懈鬥爭,近來出現的“死磕”律師,更說明他們“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和理想主義精神。前有鄭恩寵、高智晟等律師,後有許誌永、浦誌強等律師,雖深受中共迫害,仍然矢誌不渝、前赴後繼。
 
就在100多位全國律師被抓捕、威脅不要為王宇及鋒銳律師事務所發聲之際,王全平律師不畏打壓,7月13日發布《關於成立“710義辯律師服務團”的公告》,其中指出:“在這萬馬齊喑的時刻,我們更要克服恐懼、精誠團結,擔當起歷史的責任,我要正告當局:律師的職責就是維護法律尊嚴,沒有枉法就沒有死磕,維權律師是抓不完的。打壓維權律師可恥!幫助維權無罪!”王律師的呼聲也代表海內外正義之士的吶喊,讓我們盡快來積極援助這些受迫害的維權律師及其家屬,他們是中國進步的希望所在,他們是中華民族的脊梁,海內外每個人的援手將會使他們充滿信心、鬥爭到底。
 
另一方面,我們也要齊心協力,使中共這一波的打壓維權律師的全國性預防性鎮壓徹底失敗,我們可以通過各種渠道,使國內民眾了解目前正在中國發生的經濟危機、人權危機,並讓那些在股市中血本無歸的中產階級和正在承受各種災難的民眾了解到中共政權是這些危機的總根源、是災難的罪魁禍首,中共政權不倒、人民日子不會好。起來結束專制、終止暴政,才是民眾獲得平安喜樂、國家長治久安的唯一途徑。我們也要讓中共這次對維權律師們的鎮壓激起國內更大的民憤,更大的社會運動和抗暴運動將如火如荼的展開,中共政權就在自己制造的各種危機中結束罪惡的生命,被徹底地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裏。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