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郭寶勝:川普當選總統與美國基督教
郭寶勝:川普當選總統與美國基督教

[原著]

[2016-11-10 17:20:24]

 



http://www.chinaaid.net/2016/11/blog-post_10.html
 
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  郭寶勝
 
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川普獲得276張選舉人票,希拉裏獲218張選舉人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順利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有人說,這是保守主義對自由派的勝利,是傳統美國對日益淪落的當今美國的勝利,是中部美國對東西兩岸美國的勝利,是自媒體對主流壟斷媒體的勝利,是普羅大眾對政治社會精英的勝利,也是保守派基督徒對自由派基督徒、無神論和異教徒的勝利等等。無論如何,川普當選總統意義是非常重大的,其中對基督教及其價值觀在美國的命運有非常積極的意義,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美國基督徒投票給川普的原因。
 
根據大選日後《華爾街時報》文章《Evangelicals Back Donald Trump in Record Numbers, Despite Earlier Doubts》指出有80%的白人基督徒投票給川普。為何大部分基督徒投票給川普?川普當選會對美國堅守基督教價值觀有何影響呢?
 
觀察川普在大選時的競選團隊和他的言論與承諾,如果他的這些承諾基本兌現的話,那麼對美國保守基督教價值觀會非常有利。首先川普承諾要任命保守派人士出任大法官,“任命像斯卡利亞一樣保守的法官。”保守派大法官會在墮胎合法、同性婚姻合法等等問題上捍衛基督教價值觀,而非像民主黨任命的大法官們一貫對基督教倫理在公共事務中的角色充滿敵意。
 
其次在穆斯林移民問題上川普堅守宗教及國族的保守主義,避免美國的歐洲化、避免穆斯林人口和伊斯蘭教的過度擴張對基督教社會的沖擊,。而希拉裏大力主張大規模的穆斯林移民進入美國,其原因也正是因為引進穆斯林移民,擴大不認同基督教倫理的選民基礎符合目前民主黨的利益。
 
川普選擇的副總統搭檔是立場最保守基督教價值觀的印第安納州長彭斯(Mike Pence),彭斯2015簽署了該州的宗教自由法案,此法案受到左翼媒體強烈批評。當彭斯接受川普邀請時,他明確地強調自己首先是基督徒,然後是保守派,再次才是共和黨人。川普也成立了大選“信仰顧問團”(faith advisory board),其成員全部是基督教界德高望重人士, 如堅定反對墮胎和同性婚姻的杜布森博士(Dr. James Dobson)、基督教自由大學院長(jerry Falwell., President of Liberty University)、美南福音派神學院主席蘭德(Richard M. Land)等。葛培理福音團主席葛福臨牧師(frank graham, 布道家葛培理之子)也向基督徒推薦川普。
 
美國大選一開始,本人初受主流媒體影響認為川普是一個娛樂人物、跑龍套很快走人的,但我驚訝地發現,我家所在的美國中南部聖經帶的一個白人居多、幾乎都是基督徒的小鎮,早在年初就家家戶戶掛上了川普的廣告牌,而且上小學的女兒回來也天天念叨川普,於是我才感到一個媒體的美國和真實的美國的差異、感到了作為基督教聖經帶地區價值觀與美國所謂的主流價值觀何等的不同。
 
川普獲勝的重要原因是他反對政治正確,什麼是政治正確呢?拿基督教來說,聖誕節你對他人只能說Happy Holiday  不能說 Merry Christmas(意即只能說節日快樂,不能說基督誕生快樂,淡化基督教);近年來,尤其是奧巴馬執政的8年來,基督教成為在美國逆向歧視的對象,公立學校可以有其他宗教徒的各種節日和活動,但是就不能有基督教的,說這是宗教自由;在公司裏穆斯林可以有每天固定的敬拜,但基督徒在周三中午進行團契活動,公司就是不批準;人們有攻擊基督教的無限自由,但若是有人膽敢攻擊伊斯蘭教,則馬上犯了政治不正確的重罪,會受到媒體的口誅筆伐;同性戀和縱容墮胎者可以大肆宣揚自己的觀點,但一旦基督徒根據自己的信仰原則闡述自己的立場,就被視為歧視和不寬容。這種政治準確是美國基督徒渴望打破的,也正是川普處處要為基督徒來捍衛的。
 
從信仰權利角度,伊斯蘭教是值得尊重的宗教,本人也多次為新疆維吾爾人維護信仰權利。但美國的國本是源於五月花清教徒的基督教價值觀,這是美國制度與文化的重要支柱,如果此支柱被其他宗教取代,後果不堪設想。但在民主黨執政的8年來,在美國基督教受打壓,伊斯蘭教迅猛發展,我有次住在加州一旅館,打開電視,居然20多個頻道裏有5、6個是穆斯林頻道,讓你感到是否到了中東國家而不是美國。一個伊斯蘭教占主流或者平分秋色的美國會是什麼樣的光景,美國公民尤其是基督徒們無法也不敢去想象。這就是為什麼川普指責奧巴馬和希拉裏不敢說出恐怖主義的名字是“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原因,在民主黨看來,不能惹除基督教之外的其他宗教生氣就是政治正確。
 
為什麼美國基督徒大部分選擇川普、基督教界領袖推薦多次婚變、涉嫌情色的大亨川普呢?兩害相權取其輕,在基督教倫理看來,同性戀、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縱容伊斯蘭教在美擴張等遠遠大過情色緋聞對基督教倫理的危害,後者只是個人問題,而前者要摧毀整個人類的家庭模式和生命倫理,危害好幾代人,所以寧願要個好色之徒也不要反基督教者。當民主黨和奧巴馬決定人可以根據自己認為自己的性別去上廁所的時候、當幾乎所有家長都感到自己孩子上廁所時有可能被異性騷擾甚至性侵的時候,希拉裏在美國基督徒中的選票就落空了,而川普在基督徒中就成為信仰的捍衛者。
 
川普成為美國傳統價值觀的捍衛者,這可以從川普和希拉裏所得到的選舉人票所在州就可以看到,基督教保守發展還不錯的州,基本都歸川普,基督教衰落的州,都歸希拉裏。東西兩岸人本主義、理性主義之上的各州幾乎都歸了希拉裏,而美國中部那些被視為落後的“過飛機州”,還在持守虔誠的基督信仰的各州,幾乎全部都投了川普的票。
 
川普勝選說明以下幾個問題:美國基督教勢力依然強大、美國人不會被主流媒體所誘導他們自有主見、精英們並不能主宰美國政治最終還是草民們說了算、美國大部分人不希望美國歐洲化、美國基督徒中缺乏有力有沖勁的領袖,不得不讓有眾多瑕疵的川普補缺、保守主義在美國依然有很大市場。。。。。。
 
總之,這次大選希拉裏如果贏了,美國的歐洲化就無法避免:高福利、低經濟增長、多元文化與宗教、排斥基督教、對恐怖主義、共產主義、俄羅斯帝國都非常軟弱,世界各大小獨裁者們更加猖狂,到時美國不像美國了,最初的根基丟失了,就很難再引領世界了。這是可怕的前景。而川普的當選成功遏制了美國的左傾化、歐洲化、社會主義化、穆斯林化、非基督教化,遏制了美國基督教衰落的趨勢,保守了美國的根基和傳統價值觀,為福音的發展創造了一定的制度條件,這些都為美國繼續引領世界奠定了基礎,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2016年美國大選,的確恰如韓戰中的仁川登陸,扭轉了戰役、改寫了歷史的軌跡。偉大光榮屬於堅信上帝的美國人民。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