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忽視臺灣、敵我不分的華府智庫專家們 郭寶勝
忽視臺灣、敵我不分的華府智庫專家們 郭寶勝

[原著]

[2017-02-08 03:46:18]

 

忽視臺灣、敵我不分的華府智庫專家們


根據美國之音報導,最近一段時間眾多華府智庫專家們集中發言,質疑川普的臺灣政策趨勢、警告不要背離一中政策,同時對新政府有關南海的言論提出了挑戰。華府智庫由於對美國國會、白宮等行政當局決策的影響力、由於對全球輿論和美中臺關係的影響力,早已成為中國當局爭奪的主要陣地。在川蔡通話後全球聚焦美國新政府對一中政策的走向、在川普對臺政策還沒有成型的當下,眾多華府智庫集中拋出這麼多觀點一致質疑川普的言論,的確並不正常。

1月26日,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在有關亞洲安全的研討會上發布的報告建議,美國政府應該避免傷害兩岸關係的行動,促進兩岸穩定,並加強美國與臺灣的關係。CSIS亞洲問題高級顧問葛萊儀(Bonnie S. Glaser)說,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與臺灣總統通電話加深了中國大陸與臺灣之間的不信任,美臺關係的非官方原則不應該被破壞,因為這有可能導致北京的強烈反彈,對臺灣的安全造成不利。針對南海問題,葛來儀認為白宮發言人斯派塞的表態令人擔憂,新政府「發出了會引起混亂和衝突的信號」。柯林頓政府的亞太助卿陸士達(Stanley Roth)也在提問時強調,川普與蔡英文通話對臺灣是有壞處的,因為臺灣為此而遭到北京的報復。

1月25日,智庫威爾遜國際訪問學者中心舉行美臺關係研討會,前美國駐中國大使芮效儉表示:美中三個聯合公報不具備條約效力,因此自美中建交以來,過去美國歷任政府上臺後都必須重申,美中關係以一中政策為基礎,雙方的關係才能開展,如果川普有意挑戰這個基礎,他可能會面臨派不出大使到北京的窘境,連臺灣也將跟著受害,遭到北京的報復。芮效儉強調,由於美臺關係與美中關係是密不可分,美中關係不好美臺關係也不會好,因此儘管美中兩國對一中政策有不同定義,但美國歷任政府都延續這個政策,如果川普要挑戰這個政策,他無法和北京有嚴肅和實質性的會談,或是任何其他議題的討論,直到他釐清他的一個中國政策為止。所以這不是一件小事,它還為臺灣制造了許多混亂。

在研討會上,美國戴維森學院政治學教授任雪麗(Shelley Rigger)也說:如果美國要改變與中國的關係,那將為臺灣帶來真實的危險。一些看起來是要提升臺灣地位的作為其實沒有實質性的價值,反而會有實際和實質上的傷害。美國亞洲協會在近期也就川普亞洲政策舉行討論會。擔任討論會主持人的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說:川蔡通話及川普言論嚴重挑戰了美國數屆政府數十年來承認的一個中國政策。美中關係擺在桌面的議題很多,但如果川普總統挑戰一中政策,那麼其它所有問題就都沒有機會了。

與會的歐亞集團負責亞洲事務的執行董事麥艾文(Evan Medeiros)反對對中國採取對抗策略。他認為,新任國務卿蒂勒森提出的以對抗方式解決南中國海的方案是不可行的。麥艾文強調,「與中國對抗不應成為美國的策略。因為在亞洲,沒有哪個國家希望中國稱霸,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必須在美中之間選邊,而與中國在南中國海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將使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下降」。

與會的紐約Tupelo資產管理公司執行長、亞洲協會受托管理人王周克璐(Lulu C Wang)認為給中國一個當世界領袖的機會未必不是好事。她說:「把門關起來,他(習近平)會更加挑釁;開門迎接他,他可能會表現出政治家風度。我想,習近平可以體驗一下沒有美國牽頭的世界領袖,可能會使中國更多些理性」。

另外,華府新美國安全中心南中國海問題專家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近日就美國新政府南海政策指出:有關禁止中國靠近南中國海島嶼的威脅令人難以置信,也缺乏國際法基礎。「禁止中國靠近所必須採取的封鎖行動是一種戰爭行為」,「川普政權開始在亞洲劃定紅線,這幾乎不可維持,但卻會嚴重動搖與中國的關係,挑起危機,讓世界其它地區感到美國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夥伴」。

幾乎同時,華府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發文稱臺灣人民絕對無意成為川普與習近平談判的籌碼,而且在涉及臺灣的問題上,「有理由相信中國絕對會堅守底線」不會退讓,而且「基於我們對習近平個性的了解,他是不會虛張聲勢的」。

以上華府智庫專家們的言論,整體感覺上就是在替中國說話、就是站在中國的立場上抨擊川普新政已經表露出來的亞洲政策。他們集中批評的,主要是川普在就職前質疑一中政策的言論、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和國務卿人選蒂勒森就南海問題的強硬發言。但無論是川普還是斯派塞、蒂勒森的言論,實際上已經代表了川普新政府對亞洲尤其是中國政策的大體輪廓和立場傾向,而這些華府智庫專家們的言論,顯然是企圖矯正、改變川普新政的既定方針,以專家身份和媒體輿論的壓力,來改變川普新政逐漸明朗的涉及中國政策。而川普行政當局,是否會聽他們的意見呢?

其實川普新政所要做的,不僅是美國內政方面的革命,也是美國對華政策上的革命,革誰的命?其中之一就是要革這些長期以來主導美國對華政策的智庫專家們的命。這些智庫專家們到底有沒有拿中共的錢和各種好處,由於沒有直接證據,我們不敢妄下論斷,但是他們替中共政權說話、並且在過去一度影響白宮的決策,卻是不爭的事實。

由於這些專家的建議,多年以來美國對中國強權的崛起,一直採取躲避退讓的戰略,歐巴馬的亞洲再平衡戰略,毫無執行力,根本沒有阻止中共強權在南海的填海造島與瘋狂擴張,而在臺灣問題上,一直以犧牲臺灣的國家正常化來換取臺海兩岸的所謂穩定。然而多年以來的妥協退讓、害怕對抗衝突不僅沒有讓中共強權開始遵從國際準則和遊戲規則,反而讓邪惡政權得寸進尺、為所欲為。中共政權不僅已經快要讓南海成為了內海、武力攻臺已緊鑼密鼓,而且嚴重挑戰了美國和國際社會在亞太地區的利益,中共的咄咄逼人,已經突破了中美雙邊關係的底線。現在不是美國想不想衝突和挑戰中共強權的問題,而是中共強權已經逼迫美國到了不得不絕地反擊、不得不強硬抵抗的地步。如果在南海問題上美國再不強硬,整個南中海及其相關國際航道、海洋資源就會很快被中共所強占,如果在臺灣和貿易問題上不主張國際正義和美國利益,那麼臺灣被中共占領、美國繼續在經濟上被中共欺辱,也非常正常。

而華府這些思維還處在歐巴馬時代的專家們,還妄圖延續業已證明完全失效的對華政策,這只能更加地讓中共法西斯強權坐大、使美國和國際正義勢力落敗。在對華政策上,首要的前提就是認清中共強權一直是一個共產主義法西斯國家,它與美國和自由民主陣營是天然的敵對關係。川普的偉大就在於把這個最基本的事實給講了出來,撥雲見日、撥亂反正,認清誰是敵人、誰是朋友,才能制定出對美國有益的外交戰略。這些華府智庫的專家們,他們的智力肯定不低,但是他們連最基本的敵我關係都沒有弄清,而且丟失了美國立國的獨立、自由等普世價值,淪為為法西斯強權站臺、辯護的實用主義策士,實在非常可惜。願他們能跟上川普新政的步伐,為自由民主在全球獲勝出謀劃策。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