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小馬角色很重要 文/老包
小馬角色很重要 文/老包

[民報]

[2017-02-16 00:28:12]

 

台灣人選民進黨的小英執政,小英卻找林全執政,這個「責任政治」不知道要怎麼算責任。圖/民報影像合成

昨天提到小英總統視總統府為修道院般的政治「淨地」,選擇親信是以「安全牌」為主,和社會脫節的現象相當嚴重;總統則認為過去李扁時代,蘇志誠和馬永成曾為總統親信,掌握大權,被外界稱為「地下總統」,這種不正常的現象,絕不容許出現在她的執政時代。

好怪:台灣千辛萬苦,選出一個無事總統

蘇志誠和小馬在前朝掌握大權,真是小英總統所認為的不正常、不好的現象嗎?我認為這是政治素人之見,對蘇和小馬都不公平,也可以說是對台灣特殊的政治制度,尚未能有深刻的體會。小蘇和小馬的所謂「地下總統」現象,其實是正常的;反而現在小英總統身旁這一位靜悄悄、只能扮演中階公務員角色的辦公室主任,這樣的定位,才是有問題的。

小蘇和小馬都是政治能力相當強的人,他們對政治生態與動能的了解和掌握,曾幫助他們的大老闆甚多,李扁才能充分發揮總統的能量──老李的成就自不待言,扁時代朝小野大,第一任當選得票率不到四成,第二任突破五成而當選,這裡面若說沒有小馬的智慧與貢獻,那就太可笑也太外行了。因此,今天來糾正一下總統對此事的誤解。

台灣的政治制度,和美國的總統制是大不相同的。我們的總統由民選產生,但上任後一任命完閣揆,就幾乎回到「榮譽職」沒事做的尷尬身分,因為接下來在運作的國家機器,幾乎全部被行政院及各部會吸納,民選總統彷若一個「閒差事」!我用一個比較誇張的比喻:總統府如同一張行車執照而已,汽車主體是行政院及各部會──現在汽車都被林全開走了,小英只拿到一張行車執照;民進黨很多政治菁英看在眼裡,內心當然很不舒服。這是我們的政治制度使然。

李扁時代的蘇志誠和馬永成,他們是極聰明的政治動物,一眼就看穿這種詭異的制度設計,根本就是在考驗總統的才華和本事。就如同一個魔術師,如果本領超強,所幻變出來的戲碼會很豐富又有能量;但如果只是一個平庸角色,就和一個普通的路人甲沒兩樣。網球天神費德勒,只要一出場整個網球場就沸騰起來,全場幾萬觀眾都被他的魔力吸引;但一個普通的球員一進入網球場,恐怕就會差很多。在公眾領域,天神和凡人,畢竟有別。

而小馬他們就是造神的高手。台灣有特殊的政治制度,坐在總統那個位置,要有足夠的政治敏感度,以及精緻的手法,才能將總統大位的能量充分發揮。舉例來說,我最近聽到新聞界在傳說,小英總統對於某大派系的大姊頭,將中油董事長大位硬喬給自己人去當,非常的不爽──這種離奇的,總統被吃定了的怪異現象,在小馬和阿扁時代絕不可能發生;甚至還有總統只能眼睜睜看著大派系硬將國會副議長大位佔據,這種怪事的。

更怪:民進黨勝選,卻讓別人組閣執政

小英總統以超高票大勝老K而當選就任,民進黨在國會也超多數,但她現在卻像一個「令不出府」的小總統,這在小馬他們這種深解政治藝術的政治高手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試想,朝小野大,阿扁的總統之位還能虎虎生風,反而完全執政的蔡總統處處吃癟,寧非怪事?

此外,另一現象我也深覺不以為然:現在是民進黨打下的江山,但民進黨菁英卻眼睜睜看著「別人」在執政,而自己只能在旁邊流口水。「看人吃米粉,在旁邊喊燒」,這種被遺棄的心情,相信不是小英總統所能體會的。

也因此,每天看到新聞報導,在揣測賴清德的出路,我都很不以為然。賴清德是新潮流,我對新潮流沒有好感、懷有戒心是一回事,但新政府江山是民進黨菁英打下的,現在卻是他們必須看林全的臉色,才有可能找到一個像樣的頭路,這樣很怪吧?(我知道有更多民進黨政治菁英在待業中),總之,我們的總統似乎沒能完全進入政治殿堂,精彩的執政動能和平庸的公務員角色的選擇,總統寧取後者,這令大家很失望。

或許小英總統應該重新武裝自己;良心的建議,不如就去找小馬回鍋,或類似的政治高手,當你的親信辦公室主任吧。在經歷2008年民進黨慘敗事件後,小馬其實更成熟了(我見過媒體對他的專訪),且若非阿扁的家庭因素,當時的執政動能是很出色的。小英總統欠缺的,就是對於政治生態與本質的透徹了解,這一點,小馬這樣的角色才能彌補;否則,總統大位將越做越小。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