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中生間諜與中資間諜 [林保華]
中生間諜與中資間諜 [林保華]

[林保華部落格]

[2017-03-14 15:37:02]

 

上星期討論熱門的台灣大專院校對中生的「一中承諾」,順便談到中共的統戰與諜報工作,沒有想到很快就揭發出來曾經是中生而充當共諜的周泓旭。他現在是以中資身份在台灣進行諜報與策反活動。想到如果不是太陽花學運阻擋了服貿協議,會有幾萬家大小中資來台灣開業,其中會有多少「諜巢」,真是不寒而慄,僅僅從這一點來說,太陽花學運就救了台灣。

中國六四學運領袖王丹披露周泓旭的臉書ID (zggcdwsohyeah),前面的zggcdws是中國共產黨萬歲拼音字母的頭一個字母,全文是zhong guo gong chan dang wan sui,後面(ohyeah)則是開心的表達,哦耶!這種膽大妄為意識形態,不是共諜才怪。

當然,我們不能因為如此就因噎廢食,完全不招中生,完全排拒中資,而是要如何嚴加控管。

以中生來說,招收中生其實就有反統戰的內容。雖然哪些中生可以來台需中國方面批准,因此多數會是大中華意識形態的學生,但是不容否定的是,年輕人比較容易接受新生事物,只要良心未泯,一到台灣可以自由上網瀏覽,他們就接受了一次深刻的自由價值觀念的教育,再看媒體、民眾可以對政府的嚴加批評,又接受一次民主政治的教育。官二代、富二代大多去了美國,來台灣的多為中產子弟,更容易接受自由民主觀念的教育。

以往公民團體的一些活動,有不少中生出席,除了個別膽大的,一般是鴨子划水式的觀察。有的回去以後偶爾還與我聯絡。值得注意的,除了中生裡面有沒有共諜,也有需要改進的制度。例如過去中國還會派「脫產幹部」跟隨這些學生住校,關切這些學生。這些幹部都是黨團幹部,他們關切的當然是學生有沒有被「毒化」或「獨化」。台灣不應該再准許這些幹部來台灣監管這些中生了,否則就是助紂為虐。

1949年中共建國後的外貿部長,都是當年在國民黨統治區以經商名義做秘密工作的地下黨員,例如盧緒章。擔任過胡宗南機要秘書的著名共諜熊向暉在1970年代先後擔任過中共中央調查部與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主管諜報與統戰工作。1980年代更出任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副董事長兼黨組書記,那就是把中信(與台灣中信同名)這個中資機構來掩護諜報工作,而董事長就是後來擔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紅色資本家、中共秘密黨員的榮毅仁。因此中資在台灣從事諜報工作是家常便飯,不做才是新聞。

要查中生與中資的共諜背景並不那麼容易,因為台灣無法到中國去查,而中國要編出一個共諜的假身份是太容易了。例如當年中國的青少年體操隊員為了拿到國際錦標而修改年齡,中國政府為此可以發給他們新的身份證。

共諜無孔不入是常態,問題是我們的國安團隊怎樣應對。這有兩種值得關注的情況:一是因為國家認同問題,把共諜當戰友,縱容乃至配合;一是長期的偏安心態缺乏敵我意識,再加對諜戰缺乏經驗與認識。因此如何整頓與培訓,成為相當重要的問題。而且這恐怕不是短時間可以解決的問題,因此需要全民動員,人人關注保防工作,盡量彌補這方面的缺失。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March 14,2017 15:26
No.547   極光電子報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