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所羅門王的智慧 (老包)
所羅門王的智慧 (老包)

[民報]

[2017-03-20 04:39:01]

 

在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中,美麗島世代除外,管碧玲算是少數具有人文素養,以及透視政治終極價值的菁英之一。今天她接受媒體專訪,主持人問她民進黨的派系廝殺問題,她講了一些語重心長的話,頗值得深思。
在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中,美麗島世代除外,管碧玲算是少數具有人文素養,以及透視政治終極價值的菁英之一。今天她接受媒體專訪,主持人問她民進黨的派系廝殺問題,她講了一些語重心長的話,頗值得深思。

2018選舉,高雄綠營即將派系廝殺?

管碧玲在高雄沉潛多年,準備在現任市長任期屆滿後,接棒參選市長,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最近不但黨內有意參選的人,一個一個冒出來,更爆發所謂「英系」與某最大派系之爭,頗有一種欲相互毀滅的可怖趨勢。當年謝長廷為了避開與扁的,常被聯想的政治惡性競爭,遠赴高雄開疆闢土,所建構的南方奇蹟,現在卻成為綠營相互廝殺、塵土飛揚的大戰場。在廝殺的詭譎氣氛中,執政願景全然不見。這令她很感慨。

管碧玲這一席話,令我想起2000年總統大選,投票之前,扁來我的辦公室,我們相互間的一席談話。當時各家民調顯示,扁的選情並非特別樂觀,宋則始終領先。我向他分析數據,除非連的得票低於20%(可能性很低,因為他是執政黨正式提名),否則扁當選的機率還是最高──我舉最近的一場大型選舉為例,陳定南在省長選舉匆促參選,仍有近四成選票,扁應該也可拿到這個數字,那當選就不是問題。

但我提醒他:當選後真正的考驗就來了,而這個難題會是他難以承受的麻煩──那就是民進黨那個最大派系的問題。我說此派系長期沒有精神領袖,是極特殊的剛性、集體領導,因此內部充滿各種怪異、邪門的主張,而最後是以派系的最大現實利益做依歸,才能維持運作。但也因為它只考慮派系庸俗的現實利益,因而敢跟任何同志撕破臉,不須顧慮政黨的集體價值與利益,而別人會顧慮。所以黨內競爭,它總是最後的贏家。

沒有所羅門王的民進黨,只能被派系綁架

聖經記載所羅門王的智慧,在「所羅門的審判」故事中,兩個母親爭一個孩子,皆稱小孩是其親生應歸她,相持不下,找所羅門王裁判。所羅門王說,既然妳們都堅持,那我把男嬰劈成兩半,每個母親各得一半好了。男嬰的真正親生母甲,就說她願意放棄了;乙母説這孩子既然不歸我,也不歸妳,那把他劈了吧──所羅門王立即宣布那位願意放棄男嬰,以保男嬰生命的母親,才是孩子真正的母親,並將孩子還給她。

在這個故事中,是因為有個所羅門王當裁判,所以男嬰歸真正有愛心的甲母;但在民進黨的派系之爭中,因為不存在一個有智慧的所羅門王,所以得利的反而是乙母(因為甲母已先放棄了)。這就是一種活生生的政治現實的諷刺。我告訴扁,我雖然不是民進黨員,也不曾從民進黨身上得到什麼現實利益好處,但我很可能比很多民進黨人更愛民進黨──因為我知道這個黨,承載著打破「台灣人放尿攪沙袂作堆」、不團結宿命的光榮任務;我們有責任協助它完成這個使命,否則就不用談什麼「台灣人出頭天」。

那天,扁聽到我這一席話,一時動容,還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向我致意,說「佩服!佩服!」呢。我說再不久你就要當選了,那時眾人都會搶著包圍你,你腦海裡就不會有空間和時間,來思考這些──因此我要趁現在告訴你這些,期待你當上領袖後,能發揮所羅門王的智慧。總之,一定要小心那個大派系所帶來的政黨價值淪喪的詛咒。

扁後來並未如我所願,和這個大派系「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最後甚至讓不少「雜務」淹沒了智慧,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們就不在這裡提及。到了今天,蔡總統的周邊,甚至發展出「英系」來和某大派系相互角力。從現實角度來看,或許這會有某種平衡效果;但發展下來,完全執政的政治願景,全然不見了,只剩下逼迫支持者選邊站的權謀,這也很悲哀。

很早之前,我就看出這種綠色困境了。因此當時我會希望某大派系的大姊頭,能發揮道德勇氣,去說服自己的派系:超越世俗的現實利益,勇於蛻變;和蔡總統合作,讓真正的賢能之才,能免於當權派、大派系的糾葛,而得以出頭,在黨內能發揮貢獻,共同創造國家福祉。

展現度量以後,相信蔡總統也會敞開心胸接納智者,而不再有把自己做小的什麼「英系」現象。真正的台灣價值也才能浮現。


本文轉自:http://www.peoplenews.tw/news/9d4d969e-91b4-49d1-a50a-4693d3b7b08a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