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幫辜嚴倬雲複習 ◎ 廖清山
幫辜嚴倬雲複習 ◎ 廖清山

[taiwanjustice.com]

[2017-03-20 05:09:43]

 

針對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追討黨產涉及婦聯會,辜嚴倬雲發表聲明指稱,「從前身『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開始,宗旨和目標就是要為國家社會服務,維護婦女權益,濟助弱勢,推展公益。我們從未偏離過我們的道路。」

什麼是宗旨和目標,一定要回到起點看;有沒有偏離道路,更不是一個人說了算。

1950年3月1日,蔣介石在台北發表復職文告,宣稱要「掃除共匪」、「光復大陸」。其後發表題為《復職的目的與使命》的講話,提出把「一年反攻,三年成功」的計劃,改為「一年整訓,二年反攻,掃蕩共匪,三年成功」。「一年反攻」搖身一變成「二年反攻」(眾所周知,之後一變再變,終其一生,不再「反攻」,不曾「成功」),終其一生,以詐騙為業。

隨著宋美齡發表了《婦女節致詞》,響應蔣介石「反攻復國」的號召。她在致詞中呼籲「應以美國婦女工作和奮鬥的精神為借鑒」,號召台灣婦女「應為前線的傷患兵員服務」,並提出組織一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大會」,公開在婦女界打出反共抗俄的旗幟。婦聯會於焉誕生。

在成立大會上,蔣介石作了講演說,「反共抗俄的工作,就是要拯救整個的中國,拯救我們全國的人民,拯救淪陷區的億萬同胞,同時也就是拯救我們自己。」

當場他並提出三點要求:

(1)我們一定要大家聯合起來,領導全台灣的婦女同胞,在家庭,在社會,領導自己的丈夫兄弟,使每個人都能動員起來,參加反共抗俄的工作,並勸她們努力救國,爭取國家的獨立自由,確保台灣達成反共抗俄的重要使命。

(2)婦女同胞要特別注意的,現在匪諜的潛伏活動與陰謀,他們無論在軍事、政治、經濟上,都蓄意破壞我們的國家,尤其利用婦女,引誘自己的丈夫子弟,以敗壞倫理,摧殘家庭作為破壞國家的起點。所以今天婦女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嚴密防止共匪的破壞工作,從而拯救我們的國家和自己。

(3)希望全國婦女同胞,貢獻力量救國,而最要緊的就是節約,生活要特別節儉,以節餘的人力物力來推進反共抗俄的工作,也就是貢獻力量給我們的國家與全國的同胞。

說得非常明白,不管蔣介石講多少話,婦聯會成立的宗旨和目標,一言以蔽之,曰「反共抗俄」,再無其他。什麼「為國家社會服務,維護婦女權益,濟助弱勢,推展公益。」云云,全是一派胡言。「我們從未偏離過我們的道路。」全然聽不下去。

為了達到目標,婦聯會設主任委員一人,由宋美齡擔任。其餘常務委員15人,委員150人。下轄組訓、宣傳、慰勞、總務四組及秘書室。婦聯會以設在台北的總會為最高領導機構,總會之下設分會和支會,支、分會由機關和地方單位分別設立。此外,在中等以上學校成立工作隊。從婦聯會正式成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成立了分會34個、支會54個、工作隊4個。

維繫這龐大的組織,充裕的經費來源是相當重要的。婦聯會是「人民團體」,所需的經費需要自行解決。其來源有會員會費、捐款、政府補助。在婦聯會成立六周年紀念大會上宋美齡還專門談到了經費問題,說,「我們未來的工作是很艱巨的,尤其在經費方面,因為婦聯會沒有什麼固定經費收入,須要倚靠各分會、支會自己想法子去謀發展,這是很抱歉的事。」

當然她們不可能坐以待斃。1959年「自由中國」雜誌曾有讀者投書,揭露學校訓導課分發學校各班級義賣「敬軍花」,要求學生以每枚一元價格,每人認購一枚,收到的錢繳給婦聯會,連這種小錢都要。多年後更被爆自1955年6月1日起,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下,由外匯銀行在進出口商結匯美金時,每一美元附徵「勞軍捐」新台幣五角,由國民黨中央主持分給婦聯會。由於這些錢未入國庫,財政部不曾經手,立法院未曾審議預決算,審計部亦摸不著邊。據傳,婦聯會歷年所收勞軍捐累積,幾近千億,這可是大錢。其他也許還有更多「不樂之捐」,難怪宋美齡不再說「抱歉」,婦聯會眾官夫人也可以優哉游哉地過其美好日子。

照說「人民團體」的財務必須公開透明,每年都應繳交決算報告書、收支決算表、資產負債表與財產目錄等。但婦聯會一次都沒申報過,甚至內政部每年都有去函婦聯會要求改善,她們還是相應不理,悍然拒絕。

黨產會當然不能視若無睹,他們特別指出三大資金來源勞軍捐、防衛捐、國民黨代領轉發經費可能「有問題」,有必要釐清。

有沒有問題,這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只要照步來,一切沒事,可惜婦聯會不樂意了。辜嚴倬雲除了避重就輕、顛倒是非,竟可笑的引用羅蘭夫人的話「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自己違法亂紀,搜刮民脂民膏,竟指依法行政,要其還錢的人罪惡。真不知今夕何夕,這又是什麼世道?

據說,山是土匪的親爹娘。有了山,土匪可攻可守,來去自如。離了山,土匪就像魚兒離水,無處藏身。辜嚴倬雲一干人跟在宋美齡(杜魯門口中之賊)身後,以婦聯會為山,搶奪國家、人民財產,吃香喝辣,一生享盡榮華富貴。如今面臨婦聯會被解散,離了山,女匪們就像魚兒離水,無處藏身,再也不能予取予求,為非作歹。但因而口不擇言,胡亂指控,我們還是要嚴加譴責的。

都那麼高齡了,財產也那麼多,還看不開,錢錢叫。這些人是不是白活了?真是了然、令人不齒。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