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雙手沾滿鮮血的中國偉人—-蔣介石與王陽明 ◎李欣芬
雙手沾滿鮮血的中國偉人—-蔣介石與王陽明 ◎李欣芬

[極光電子報#569]

[2017-08-18 13:43:27]

 

小學時蔣介石還在世,崇敬主張「知行合一」的王陽明,故後來在台灣將許多校名(包括國小、國中、高中與大學)、地名、路名改為「陽明」二字,以示紀念。

當時,蔣介石還為了不被死對頭毛澤東譏諷為「落草為寇」,將居住的草山更名為陽明山,後依此為主體設立陽明山國家公園。

高中時,讀到王陽明的生平。得知明武宗正德元年(1506年)冬,宦官劉瑾擅政,並逮捕南京給事中御史戴銑等二十餘人。王守仁(王陽明)上疏論救,而觸怒權閹劉瑾,被施廷杖四十,謫貶至貴州龍場(貴陽西北七十里,修文縣治)當龍場驛驛丞,沿途為了躲避劉瑾派來的刺客,他還假裝自盡,隨即來到中國西南山區,龍場萬山叢勃,苗、僚雜居。王守仁親自勸導當地民眾學習,受到民眾愛戴。

大學時,得知王陽明繼承陸九淵強調「心即是理」之思想,反對程頤、朱熹通過事事物物追求「至理」的「格物致知」方法。因為事理無窮無盡,格之則未免煩累,故提倡從自己內心中去尋找「理」;認為「理」全在人「心」,「理」化生宇宙天地萬物,人秉其秀氣,故人心自秉其精要。

在知與行的關係上,王陽明強調要知,更要行,知中有行,行中有知,所謂「知行合一」,二者互為表里,不可分離;知必然要表現為行,不行則不能算真知。

王守仁因曾在貴陽修文的陽明洞天居住,自號陽明子,故被學者稱為陽明先生,後世現在一般都稱他為王陽明,其學說世稱「陽明學」,在中國、日本、朝鮮半島都有重要而深遠的影響,無怪乎中國人將其歌頌為偉人。

然而,近日閱讀了台灣教授協會2003年會長莊萬壽教授的文章:「明代真正統治區很小,中國西南的山區還有幾十個獨立原住民族的國家。明王朝用大軍侵略,所謂『討伐』。各民族艱苦的抗戰,最後被屠殺征服、同化。
 
《明史》記錄殺人以人頭計功,人頭都是成千上萬。在廣西大藤峽瑤族國家,抗戰一百多年到滅亡,驚天動地、可歌可泣的歷史,大多被統治者淹沒。1465年四川敘永的都掌民族,被明軍十四萬包圍,光是跳懸崖自殺的有幾萬人,這個民族國家,從此消滅在地球,只留他們的祖先懸棺葬孤苦地插在高山峭岩上。
 
被中國人所歌頌的偉人王陽明,在十六世紀初屠殺畲族、瑤族、壯族(原稱獞,中國最大的所謂少數民族,人口有兩、三千萬人)數十萬人。他認為不接受禮義教化,不存天理,就是禽獸,必須盡殺爾等而後可,我稱之為屠殺哲學。」
看了莊教授的文章,至此,內心對王陽明的「尊敬」蕩然無存!

眾所周知,蔣介石是二二八事變的元兇,並且在台灣島上施行白色統治,致使數千家庭破碎,但是蔣於1975年去世時,有數首紀念他的歌曲。其中由張齡作詞、李中和作曲的《蔣公紀念歌》最突出,當時政府命令全國公教人員與學生於手臂上佩戴黑紗,哀悼一個月時,此歌也播放了一個月。

這首歌從前是需要學生記住,由於琅琅上口,經常用作學校合唱團或合唱比賽的愛國歌曲,許多場合時常可以聽到;特別是中正紀念堂,每日開放參觀時會播放這首歌迎接遊客。直到2017年二月份,文化部宣布:要讓中正紀念堂「回歸中性使用」,紀念堂販售的周邊商品,凡是有蔣介石個人剪影的logo,不得再使用,停止發放涉及威權崇拜的文宣,並且開館、閉館時停止播放《蔣公紀念歌》。

隨著政治的民主化,現在的音樂課本上已無此歌曲,學校不再敎唱,只有在蔣介石誕辰紀念日,部分榮民會唱此歌曲以表達追思。

2007年,出身外省第二代的行政院新聞局長謝志偉回憶說:「當時的小孩子在唱,10個人唱,有10個都不知道自己在唱什麼。」、「…我雞皮疙瘩掉滿地…唱這些歌,就跟看電影唱國歌一樣,沒有任何的感情…如果有的話,是莫名奇妙的感情,因為你不知道那是為什麼。」謝志偉真是說出了眾多台灣人的心聲!亦即蔣介石被歌頌為偉人,其實是中國人一廂情願的阿谀奉承之舉。

看來王陽明跟蔣介石有著極類似的共通點,亦即王陽明跟崇敬他的蔣介石一樣,雖都被中國人吹捧為偉人,實則都屠殺了數以萬計的百姓,雙手皆沾滿了鮮血!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