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網> 美國新聞>何清漣:移民美國:夢想與現實的改變
何清漣:移民美國:夢想與現實的改變

[ ◎VOA ]

[2017-08-21 16:24:01]

 

移民是中國過去20年來最熱門的話題之一,當然也是各階層達成最大一致的行動,不僅富人、官員及其親屬、中產階層家庭包括社會底層都八仙過海,共赴移民之道,美國則是國人移民的首選之國。據聯合國人口司的分析,到2013年為止,中國移民當中大約四分之一到了美國,其餘的多奔往加拿大、韓國、日本、澳大利亞和新加坡。但是,從2017年開始,川普政府試圖扭轉移民過多過濫的大潮,中國人因此受到影響。面對美國移民政策的改變,哪些人可能碰壁,哪些人依然可以一圓美國夢?本文分析美國移民問題的現狀以及移民政策改變的動向。

美國移民政策改變的國際大背景

目前國際社會出現了與移民有關的兩大潛流,潛流之一是,發展中國家大批人口希望移民高福利國家,讓發達國家的納稅人供養。歐洲首當其衝,今年春夏,連靠近中國的孟加拉都有大批人口遠程繞道北非和意大利,試圖進入德國享受永久性高福利。這種現象的出現,源自近年來歐洲國家敞開接收難民(其實大多為貧困移民)並承諾提供優厚福利,結果大批西亞、非洲人以“難民”身份進入歐洲。歐洲各國雖然深感頭痛,但一則受到意識形態的自我束縛,一時之間不能轉變,二則與建制派各政黨多年堅持“多元文化”政策有關。只要歐洲不關閘,估計亞非移民會繼續湧向富裕的歐洲,直到造成的麻煩逼近臨界點。美國雖與歐亞大陸遠隔重洋,但拉美移民通過美國與墨西哥防範疏漏的邊境,源源不斷地進入美國,總數遠多於進入歐洲的移民。

難民在意大利島嶼蘭佩杜薩的海岸線附近向民間人道組織“地中海救援”的船隻“水瓶號”求救(2016年4月17日)。當時跨越地中海進入意大利的難民人數大增加。

潛流之二是,發達國家多數已陷入政府債務陷阱,入不敷出,難以為繼,如不節省政府開支,這些國家將喪失未來。而發達國家為移民提供的福利,是他們債務負擔日益沉重的原因之一。以美國為例,過去幾十年來每年有上百萬人獲得綠卡,但其中只有7%的人是靠技能由雇主協助獲得綠卡,其餘的93%多數是依親移民;與此同時,大約一半移民家庭領取社會福利,也就是說,雖然很多依親移民來美後找到各種低薪工作,但每1百個有依親移民的家庭中,有54個家庭的生活還是得靠美國其他納稅人來補貼。

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反映出白宮應對這種國際潛流的態度,那就是,只有頂住上述兩大潛流,改變奧巴馬時代的“三個放手”政策,即放手移民、放手支出社會福利、放手舉債,才能扭轉美國經濟所面臨的潛在威脅。

以上是美國移民政策開始轉變的大背景。雖然美國國會出於各議員選區的利益考慮,會設法修改川普提出的新移民政策改革方案,但美國政府收緊移民政策的動向大體上不會逆轉。

華人移民知多少?

根據華盛頓的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發布的《在美華人移民》(Chinese Immigrants in the United States)報告,45年前在美國的華人移民主要是老僑民,多來自於港台,總數大約是40萬,此後的華人移民主要來自中國大陸;1993年老布什總統為在美國的中國人提供“六四綠卡”之前,美國的華人移民大約是70萬;2000年,華人移民數字上升到120萬;2013年底,達202萬,其中來自大陸的約為160萬人。這2百來萬華人移民當中54%已歸化為美國公民,也就是說,這些移民中109萬人擁有美國的選舉權。此外,截至2012年1月,在美國還有21萬非法居留的中國公民。

華人移民的結構與大陸社會結構一樣,呈現明顯的兩極化,移民當中知識精英與英語能力差的低收入階層各佔一半左右。來自中國的25歲以上的合法移民裡,47%擁有學士或更高的學位,這個比例比同期來美各國移民的平均文化程度要高近20個百分點,說明中國移民裡知識精英比例很大,這與國內名校畢業​​生爭相留美的普遍印像一致。另一方面,62%的5歲以上的華人移民承認(5歲以下語言能力未形成,不在調查範圍),自己的英語水平有限,這說明,有小部分在國內受過大學教育的移民因專業局限或年齡偏大等原因,在美國難以充分適應,而一半多一點的華人移民未上過大學。在美華人移民的這種兩極化結構也體現在收入方面:19%的華人移民處於貧困狀態,比美國本土出生人口的貧困比例還高4個百分點,這些家庭的主要成員受教育少、英語差,是他們生活貧困的重要原因;而另一方面,雖然華人移民中貧困戶幾乎佔五分之一,但因為另一端的華人知識精英家庭的收入高,拉高了華人總體的收入平均數,結果華人移民家庭的平均收入達到57,000美元(2013年),比美國本土出生人口的家庭平均收入高7.5%。與國內流傳的“移民美國、享福一輩子”之類的“美國夢”相比,美國的華人移民小社會的現實,其實十分“骨感”。

中國人是如何移民美國的?

移民美國主要有五種方式:工作綠卡、投資移民、依親移民、政治庇護、特殊機會(如特赦非法移民、“六四綠卡”和傑出人才)。國內一般只介紹前兩種,很多國人也以為,能移民美國的,當然多半是精英中的成功者。但上述華人移民結構的兩極化不免讓讀者們產生一個疑問,那些英語能力差的低收入階層是如何移民美國的?答案是,申請依親移民和政治庇護。

我分析了美國國土安全部公佈的2009年移民年鑑的數據,2009年共有6.4萬華人獲得綠卡,其中通過雇主協助申請工作綠卡的佔17.5%,僅1.1萬人;配偶或未成年子女獲得綠卡的佔17.1%,而父母或兄弟姐妹獲得綠卡的佔36.1%,通過政治避難獲得綠卡的則佔28.7%,後兩項加起來佔近三分之二。到了2013年,情況稍有變化,據上述《在美華人移民》報告披露,28%的華人移民獲得了工作綠卡;配偶或未成年子女獲得綠卡的佔33%,父母或兄弟姐妹獲得綠卡的佔19%,另有約20%的華人通過申請政治庇護獲得綠卡。據該報告稱,沒有中國公民是以難民身份到達美國的,但中國人以旅遊簽證或通過非法入境進入美國後,申請政治庇護的比例高於任何國家,2013年財政年度美國共批准25,200人的政治庇護申請,其中8,500多人來自中國,佔當年各國政治庇護獲准者的34%。

將2013年的數據與2009年的相比,可以發現,獲得工作綠卡的華人移民相對增加,但並未超過移民總數的30%;他們的配偶或未成年子女獲得綠卡的比例上昇明顯;由於為非直系親屬申請移民需要等待年度配額,而申請人太多導致等候年限越來越長,於是非直系親屬獲得移民綠卡的比例有所下降,但仍佔近五分之一;政治庇護獲准者在當年移民中的比例雖然減少了,但仍佔五分之一。

美國新移民政策的調整方向

美國總統川普最近推出新的移民改革計劃,仿效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國的“擇優計點”制度,以“精英優先”的新移民政策,取代目前的“廣攬親友”、以福利供養他們的移民政策。其中關鍵是三條,其一,終止除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之外的非直系親屬的“移民跟隨鏈”;其二,申請綠卡時按照英語水平、學歷、年齡、技能等打分,高分者優先;其三,新移民不得依賴美國納稅人養活。

在北京美國大使館前排隊等待簽證的學生(資料圖)

很明顯,這項新政策對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里的佼佼者而言,是個利好消息。同時,由於今年揭發了若干印度公司長年包攬約40%的工作簽證申請、導致大批工作簽證被送往印度這一移民申請處理過程中的弊端,今後每年定額的8萬工作簽證裡,中國留學生獲准的機會將有所增加。但是,中國每年來美留學的人數多達40到50萬人,他們的絕大多數可能無法獲得工作綠卡,而必須回國就業;據國內媒體報導,事實上目前佔留美學生80%以上的人也有這樣的思想準備。

對那些正排隊等待獲得綠卡的華人移民的父母或兄弟姐妹來說,川普的移民改革計劃則是一個利壞消息,這扇門可能從此關閉,而且,即便是那些已經獲准移民來美的非直系親屬,他們今後或許無法再享受美國的社會福利。特別是那些在國內已經退休並領取養老金,準備在美國隱瞞收入和財產,騙取美國的窮人救濟來享受晚年的人,他們的“美國夢”可能就此破碎。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