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社區新聞>陳儀從中國來時衣衫襤褸、一年半後變超富裕,台灣人卻越來越窮…美國記者眼中的228
陳儀從中國來時衣衫襤褸、一年半後變超富裕,台灣人卻越來越窮…美國記者眼中的228

[想想論壇 ]

[2018-04-07 19:48:46]

 

二二八事件的慘況,被外國記者 John W. Powell紀錄下來。(圖/@wiki)

20名學生被屠殺

在我從可靠的外籍目擊者那裡取得的故事中,最恐怖的目擊故事之一發生在台北基隆之間的一處村落,20位年輕人被屠殺。在他們被刺刀刺死前,先被閹割、去耳、削鼻,之後屍體被丟入溪流,棄置數日。幾乎每天都有更多屍體被發現,有些被潮水沖走,有些在河裡漂流,我個人晚至三月二十一日都還親看三具屍體浮出水面。有些則是在廢物堆或淺埋的墳場裡找到。

一位外籍人士看到一位騎腳踏車的男孩被憲兵攔下,顯然因為他停下來舉起雙手的速度不夠快而惹怒了憲兵,他們命他伸出雙手,然後用刺刀砍下雙手再砍人。另一位在台北的外籍目擊者看到部隊肆無忌憚連續搜查五家房屋,射殺每一位來開門的人。許多外籍人士願意作證,他們目擊載滿士兵的軍車全城疾駛,集體以機關槍掃射群眾與個人。

擄掠搶劫是每天的命令,夜間的搜索造成無數的人死傷,這些在我到達後仍持續進行。搶劫、酷刑、殺戮的故事不限於台北,從外縣市回來的外籍人士帶來類似的故事。一位外籍人士說,在台灣南端的打狗,數千人從監獄被拖出來,雙手以鐵絲捆綁,中間絞緊讓鐵絲切入手腕的肉裡。一位外籍人士說,他正在一所被部隊占據的警局內,部隊突然朝窗外開槍,他問指揮官發生了什麼事?他說共產黨要攻擊。但這位外籍人士看向窗外,只有一位躺在路面上的年輕女孩,最後由他抱她去醫院。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各地陸續發生軍隊傷害、攻擊民眾的情形。圖為一位受傷倒地者。(圖/@wiki

「只是地方意外」

當訪問行政長官陳儀關於這些時,他否認整個事件的嚴重性,說這其實是微不足道的,只是一個地方意外,肇於壞因素。他說如果他手上有足夠的兵力,事情連一點點的嚴重性也不會出現。他也怪共產黨,說台灣一直就有共產黨,只是被日本人關住。中國占領之後他們被放出來,開始煽動麻煩。他也說共產黨來自大陸。

所有我訪談過的外籍人士都斬釘截鐵說沒有任何共產黨活動的跡象,他們不相信這島上有任何共產黨員可言,他們說,就算少數存在,也是來自政府部隊與陳儀自己的政府。一個唯一的例外我數度聽說,是關於謝雪紅女士,她是位台灣女性共產黨員,有報導指出她與一個游擊隊已退入台中山區。無論如何,唯一個認為這是事實的只有行政長官陳儀一人,聽過謝雪紅的外籍人士比較認為她只是一位台灣的愛國份子。

謝雪紅女士。(圖/@wiki

依我所能做到的觀察,無論在台北還是別處,唯一的訝異是起義怎麼沒有早一點發生?從個人的觀察與對官員以及可信的外籍人士的訪問中,唯一能勾勒出的圖像是,一個卑劣的經濟壓榨與全面解體,完全錯誤的統治。

解體,不是重建

如果以目前的執政再統治一年,這座島嶼將與中國其他被軍隊蹂躪過,腐敗的省分一樣,日本人留下來的進步與發展將消失。官方以盟軍的轟炸為藉口,不停地說要重建工廠,但他們真的知道怎麼做的只是加速解體。

在戰爭結束時台灣有五個水泥場還在運作。美國凱澤[1]派出技術人員勘查,認為台灣的水泥除了能滿足台灣本身的需求,實際上還能供應中國全部的重建計畫。但當局卻發現把台灣的煤賣到上海或香港更有利可圖,因為在那裏他們更能討價還價得到中國現金,用來進口奢侈品與投機炒作外幣。

發展糖業的經費被用來重建糖廠鐵路與修復一些煉糖廠,但政府卻拒絕付給蔗農足夠的價錢,所以幾乎沒有種植。儘管如此,當局似乎很滿意,因為這些糖廠鐵路可載送旅客,看似有立刻的收益,也無行政上的問題與頭痛的事。

除了無法恢復損壞的工業與搞砸大部份日本人留下來還能運作的產業,行政長官陳儀與其黨羽進口了一個腐敗的政府,把貪汙、群帶關係等所有中國省分的糟糕傳統,加在一群已正常啟蒙的人民身上,這群人已習慣的生活方式已遠高於他們大陸的表親。在這一年半裡,生活水準提高的只有那些官員,他們從中國來時衣衫襤褸,現在光鮮亮麗,但在這同時,台灣人卻一日日變窮。

高壓政權的仇恨

完全錯誤的統治加上前所未有的經濟控制讓一般台灣人謀生更加困難,結果就是產生對政府的仇視。這充分說明暴亂從台北蔓延到其他城市的速度,尤其以一個事實來看,除了一個例外在最南端外,這些暴亂從來沒有出現武裝。不管在台北或基隆,這兩個最早與被最嚴厲鎮壓的城市,沒有記錄顯示有任何一個台灣人是武裝的。

南部是重工業的所在,也有大量的學生人口,民間確實存有相當數量的日本武器與彈藥,有報導指出,這個地區不同的地下領袖曾經計畫革命,但後來認為發動革命可能還必須再等幾年發動,因為尚未準備好如何利用全島的暴亂。報導指出,三千名未來的革命份子逃入原住民居住的山區。儘管他們的革命暫時被壓制,但可以預測這些人將持續地、不定時地對政府製造麻煩。

熟悉台灣事務的觀察家相信這些原住民將會幫助與安置這些革命份子,以至於政府必須長時在南台灣駐軍。自從中國控制台灣以來,原住民與軍隊的衝突持續不斷。日本在1935年的原住民起義後改變策略,不再企圖控制,而任由他們生活在山區,也允許他們下來做生意,一般認為這樣和平共處相當有進展。

歷史爭議

以中國現今的狀況來看,不管在經濟上或政治上,希望有任何建設性的做法為中國拯救這座島嶼已經很渺然。台灣人指出,中國對台灣的主張只是一個歷史主張,不多於日本人、荷蘭人、葡萄牙人、或過去在台灣的沿海岸設立貿易站的不同貿易商。他們已經受夠中國人18個月了,不想要更多了。他們希望聯合國託管,如果失敗,台灣人說,很明顯地他們未來的歷史將充滿類似的起義,對抗來自大陸的統治者。

原文:”An Executive Account of Taiwan’s Blood Bath As Detailed by Eyewitnesses”, The China Weekly Review, Volume 105, Number 5, PP 115-117.   March 29, 1947.

作者:約翰包威爾 John W. Powell/譯者:李中志

本文上篇為:228事件那年,台灣究竟發生了什麼?讓這位美國記者用第三方視角告訴你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