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陳破空:修憲,取消任期制,這是一場交易
陳破空:修憲,取消任期制,這是一場交易

[自由亞洲電台]

[2018-04-22 07:28:30]

 


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是中共上層的一場政治交易。交易的一方是習近平和王岐山,交易的另一方是政治老人和新近卸任的政治局常委。交易的內容是,政治老人和卸任常委要求習王停止在中共高層反腐,習王則趁機要求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從這場鬧劇一開始,筆者就做出了這一判斷。前後的一系列現象,都佐證了這一判斷。

今年元旦,習近平發表新年致辭,首次通篇沒有提到反腐二字。暗示雙方討價還價正在進行中,習近平有意向黨內政敵釋放和解資訊。稍後,習近平當局發起“掃黑除惡”運動,將反腐從高層引向基層,轉移視線和方向。

張德江,這位江派大員,在即將卸任人大委員長之際,公開為習近平取消任期限制吹喇叭、抬轎子。其賣力程度,令人瞠目。三月份,兩會開幕前夕,張德江在人大黨組會議上動員:要確保黨的主張成為法律,要確保黨的人選成為國家領導人。修憲通過當日,張德江回到座位時,與習近平擊掌相慶,意思是:搞定,我幫你搞定了!栗戰書當上新的人大委員長之時,作為即將卸任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居然站起來,向栗戰書深深鞠躬。按照常規,張德江向栗戰書握手致賀即可。如果鞠躬,應該是栗戰書向張德江,接任後向前任表示感謝。張德江的反常表現,達到卑賤的程度。其中的潛臺詞就是:不要忘記我們達成的交易,我算盡力成全你們了,我卸任後,你們不能追究我和我家族的貪腐。

江澤民、胡錦濤等政治老人集體出席了去年十月的十九大,卻集體缺席了今年三月的兩會,說明,儘管達成了交易,但他們口服心不服,以婉拒出場,表達最後的保留。或者,政治老人中出現了嚴重分歧,與其有人出席、有人不出席,習近平乾脆不讓他們任何人出席,以免場面尷尬,引發議論。

中共上層達成的這一場交易,對習近平和王岐山而言,還有附帶的意義。過去五年,習王以反腐為名所展開的權力鬥爭,是選擇性反腐。其風險之一,就是在卸任後遭到報復。如今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限制,習王,至少習近平,可以長期執政或終身執政,遭報復的風險大大降低。

另一個附帶的意義是,即便治國理政失敗,習近平照樣當權,其他人不可置啄,不得批評,因為那已經被定義為“妄議中央”、“政治腐敗”,而且隨時會遭到“反腐式”清洗。

過去五年,習近平是權力鬥爭的大贏家,但在治國理政方面,成效不彰,經濟下滑,股市崩盤,金融混亂,企業困難加劇。外交方面,四面樹敵,烽火連天,中美關係滑入穀底。“一帶一路”處處受挫,損失慘重。習近平既然被樹立為長期執政或終身執政的領導人,他就無須為這些錯失負責。對錯都由他了,黨內莫可奈何,人民更莫可奈何。

此次中共修憲,嚴格說來,是習近平修憲,是中共上層統治集團達成的一場交易,骯髒的交易,見不得人、見不得光的交易。習近平原以為,只要上層達成交易就大功告成,他沒有意料到的是,這次修憲,竟然遭到民間的強烈反對,在國際上遭致廣泛批評。

即便在黨內,也遭到中下層官員黨員的層層抵制。以“中央委員會”名義發佈的修憲提議,既不屬於二中全會(一月中旬召開)的公報,也不屬於三中全會(二月下旬召開)的公報,而且趕在緊急召開的三中全會前一天,搶先發佈,實際上是綁架了中央委員會。

至於民間,公佈修憲提議的當天,“移民”一詞的搜尋量激增150倍。中共死封網路、嚴厲禁止議論、甚至把官媒相關社評、報導下的評論欄目封鎖,又把“稱帝”、“袁二”、“歪脖子樹”等大批辭彙列為禁搜詞。所有這些,都證明,民意的反彈是何等強烈。而國內大學生掛橫幅明嘲暗諷,國外留學生貼海報公開抗議,更為1989年六四事件後所首見。

曾因過去五年反腐(哪怕選擇性反腐)而贏得一定民心的習近平,卻因修憲、取消任期制而驟然失去民心。贏了權力,輸了民心;得了皇冠,失了天下。從今以後,習近平面臨的,將是當年義大利獨裁者墨索裏尼和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所面臨的窘境:人民背向著他,而他竟一無所知,或者,假裝不知,不以為意。

 

轉載自由亞洲電臺 2018326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3262018101108.html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