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容許司法獨裁? (陳茂雄)
容許司法獨裁? (陳茂雄)

[太平洋時報台灣看台灣]

[2018-05-12 05:39:49]

 

<司法必須獨立,執政者侵犯了司法就是獨裁,蔣政權就是明顯的例子,可是司法侵犯了行政或是立法權也是獨裁>


中國國民黨、親民黨及無黨籍在野立委,去年共同以《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與特別預算案有重大瑕疵的違憲疑義,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聲請釋憲,經七個月調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於日前以《前瞻基礎建設條例》及預算在院會表決時,投反對票的立委未超過三分之一的門檻為由,決議不受理立法院在野黨提出的前瞻釋憲聲請案。

這一項結果引起藍營政治人物怒罵,他們的目標就是要擋下《前瞻基礎特別條例》,結果失敗。中國國民黨立院黨團為此舉行記者會,表示難以接受此決議,痛批大法官自甘墮落被收編成為政治打手。未來除了打算杯葛前瞻預算第二期的編列以外,也將提案修改立法院提出釋憲的門檻。

這件事讓人感到十分驚訝,先研究立法院提出釋憲門檻是誰定的?當然是中國國民黨完全執政時訂的,目標就是要阻擋在野黨在立法院表決失敗後提出釋憲。今日豬羊變色,中國國民黨下野,就要求降低門檻,好像所有法都要為該黨訂定,該黨當年修訂各項法律時,應該加上落日條款,只適用於中國國民黨執政時。

大家都很清楚司法必須獨立,不受其他單位左右,若是執政者干預了司法,就是獨裁政權。當年蔣介石與西班牙佛郎哥被列為鐵幕外的兩大獨裁者,蔣介石有多項作為被認定為獨裁,其中一項就是干預司法,他不但可以左右司法,甚至於改變審判。顯然的,司法必須獨立,不受其他單位左右,同樣的道理,司法也不能干預其他權,否則也變成司法獨裁。

事實上立法院訂定提出釋憲的門檻在憲政體制有其特別意義,大家只想到司法要獨立,事實上立法更需要獨立,不能受到司法干預。國會議員是受到國家主人的委託執掌立法的工作,若是國會議員有負人民的委託,應該以屬直接民權的公投推翻,不是靠司法來否決。可惜台灣的《公投法》不能公投憲法與法律層次的議題,這是很大的缺憾,在野黨該努力的是補正公投法。

司法單位應該獨立,但是否能完全跳脫政治立場,公平執行職務令人質疑,尤其是台灣政治意識嚴重對立,司法單位難免受到政治立場所左右。國會議員受到國家主人的委託執行立法權,若是正反兩方人數差距不大,勝方未必代表主流民意,若反對一方認定通過的議案涉及違憲,只好由司法單位裁決。

表決時,若是正反兩方的人數差距相當大,勝方已代表主流民意,也就是國家主人的意見,就不適合交由司法單位裁決,否則變成司法單位干預立法,所以必須訂出門檻,若是屬主流民意的議案交由司法裁決,就變成司法獨裁。

或許有人會認為大法官會議依據憲法審判,不至於出現大誤差,這未免太樂觀,在蔣家執政時期,產生終身職國會議員,大法官會議還是閉上眼睛,到了李前總統執政年代,萬年國會變成違憲,顯然的,司法單位還是受到政治力的影響,所以不適合由司法單位否決主流民意,以防政治勢力透過司法施行獨裁。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5/9(太平洋時報台灣看台灣)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