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自由時報星期專論》對「歐威爾式胡言亂語」的思考 ◎譚慎格(John J. Tkacik, Jr.)
自由時報星期專論》對「歐威爾式胡言亂語」的思考 ◎譚慎格(John J. Tkacik, Jr.)

[自由時報]

[2018-05-27 20:40:58]

 


「歐威爾式胡言亂語」直接聯想到的就是喬治歐威爾《1984》中的「新語」(newspeak),是獨裁的黨中央規定全國人民使用的言語,目的是透過控制言語來控制人民思想。(procrastinafacil.com)

啊!「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

在華府與北京之間諸多曖昧不明的往來措辭中,這是我最喜愛的新表述。白宮使用這個詞彙來責備「中國共產黨」,因為中共要求外國必須毫不遲疑地接受中方憑空捏造的各類主張。這起事件源於中國民用航空局(CAAC)在今年四月二十五日發布的告誡信函中,指外國航空公司不僅違反中國法律,也「違背貴國政府一個中國政策」。怎麼回事?因為這些航空公司在自家網站和手機應用程式中,將「台灣」與中國並列為國家,使其獨立於「中國」之外。

桑德絲談話經過川普授權

一開始看到中國民航局這封無恥的信函時,我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台灣承受的壓力又更大了,」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等待華府再次發表一成不變的陳腔濫調,最樂觀的期待是呼籲「維持現狀」,最糟糕的情況則是悶不吭聲。

果不其然,兩天後的四月二十七日,美國國務院知會中國政府,明言「我們反對北京來掌控美國公司,包括航空公司,如何組織其網站來服務客戶。」 而且,若中方因美國航空公司不配合而開罰,「我們在必要時將考慮採取適當行動,以回應中方的不公平行動。」唉,國務院的「考慮採取適當行動」,似乎只是將此事視為便於使用的網站遭到干預,而必須做出反擊。

儘管如此,由於四月二十七日是新任國務卿龐皮歐第一個正式工作日,國務院也算是迅速做出回應了。龐皮歐當時關切的當然是更重要的事情,國務院可能因此覺得,沒有必要進一步回應北京的航空信函。

然而,白宮不作此想。在準備接待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的貿易代表團之際,傳出北京對美國航空公司的蠻橫行徑,敲響了華府的警鐘。華盛頓郵報外交政策專欄作者羅金(Josh Rogin)在五月五日週五報導,川普政府將中國民航局的信函視為挑戰美方:「這類事情未曾引起如此大的反應,」「白宮矢言今後將嚴肅以待。」一名白宮幕僚告訴羅金,此事顯示「中國已經失控」。

白宮的反應令人始料未及。五月五日週五,隨同川普總統訪問俄亥俄州克里夫蘭的白宮新聞秘書桑德絲,針對這起事件發表歷來最強烈的公開聲明之一,凸顯白宮對中國愈感不耐。桑德絲的談話顯然經過川普授權,她開宗明義地重申:「川普總統反對美國的政治正確。他將會支持美國人抵制中國共產黨將中國的政治正確,強加給美國公司和公民的努力。」然後,該聲明並未闡釋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也沒有特地聲援台灣,而是將中國民航局的信函概括稱為「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也是中國共產黨將其政治觀點強加於美國公民和私營公司的日益增長趨勢一部分。」桑德絲直言,中國對國內網路的壓制乃「舉世聞名」,並承諾「中國向美國人和自由世界的其他地方輸出其審查制度和政治正確的努力,將受到抵制。」

直接點名抨擊「中國共產黨」

觀察中國四十年來,我不記得白宮曾直接點名抨擊「中國共產黨」,而非中國政府。天安門事件爆發後,當時的老布希總統雖祭出制裁,但較多是基於悲痛,而非憤怒;一九九六年三月的台海飛彈危機、二○○一年美中兩國軍機在海南島外海撞機,以及北京過去五年來在南海人造島礁推動軍事化等,美方也都不曾指責中共。比起航空公司網站問題,上述事件都是更重大的危機。不過,中方逼迫美國航空公司,確實已和北韓核武威脅,以及中國長期秉持重商主義,打擊美國經濟等事件,融合成一個以任何標準而言都足夠重大的危機。

我們可以推斷,倘若白宮在上述事件被淡忘,或華府對北京的歐威爾式「和平崛起」驚人步伐習以為常之前,就適時發表更強烈的聲明,那些陳年危機或許就能在更符合華府心意的情況下獲得解決。

中國政府的一個下級單位發布如此霸道的命令,一方面要求航空公司不得在網站上將台灣與中國分開並列,另一方面又僭越身分,搬出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企圖教育美國企業。以「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來形容,確實再貼切不過。

最嚴重的一點是,中國民航局在這兩方面的算計,都與事實相悖。後者這種「反事實」的特點,恰好符合「歐威爾式」一詞的政治宣傳內涵,即散播不正確消息、扭曲事實等,英國評論家喬治‧歐威爾將其稱為「雙重思想(雙想)」。還有一點也符合這項內涵,即所謂「被忽視的人」(unperson),或以台灣的情況來說—「被忽視的國家」(un-state)的實際存在,將對歐威爾式獨裁政權的合法性構成威脅。因此,必須抹去其歷史痕跡,並將其排除於國際社會之外。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在外交夥伴緩步靠向北京的態勢不可阻擋,國際企業屈從北京將台灣「中國化」等案例日益增加的情況下,台灣的國際法律地位已面臨轉折點。該是台灣人民衡量其做為「中華民國」的憲法角色,以便未來這個角色站不住腳時,為自己綢繆立足之地的時候了。同樣地,台灣在亞太地區的安全夥伴,也不得不推動相關策略,幫助台灣以可長可久的身分參與國際事務,否則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全球科技強國,被一個強取豪奪的新興超級強權吞併。「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或許彰顯一個事實:沒錯,美國遇上真正的麻煩了。

我樂觀地認為,川普政府正在重建美國與東亞盟邦及夥伴的安全關係,並對台灣當前扮演的角色,以及台灣為亞洲邁向自由、民主可能做出的貢獻,抱持一個以事實為本的嶄新看法。為台灣挺身而出、表態反對中國的「歐威爾式胡言亂語」,就足以令人相信,華府已捨棄和平應對中國「崛起」的幻想,面對中國的歐威爾式本質的現實。

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團隊中,沒有人認為默許中國在亞洲稱霸,可以誘導北京當局克制其軍事力量、推動公平貿易、與北方及東南亞鄰國和平共存,以及維護空中和海上的航行自由權利。而且,也幾乎沒人相信中國會協助實現北韓完全、可驗證、不可逆及永久的非核化。實情正好完全相反。川普五月十六日質疑道,在棄核一事上,「習主席可能影響了金正恩」,「因為他們(習與金)第二次見面(五月七日在中國遼寧省大連市)後,就出現很大的歧異」,「也許北韓在跟中國談過後,就不想這麼做了。」五月二十二日,南韓總統文在寅訪問白宮時,川普透露更多訊息。在被問及中國(在北韓棄核方面)的角色時,川普答道:「我會說我有一點失望,因為金正恩與習主席在中國會晤後,也就是他們第二次見面…。我認為金正恩的態度就有些微轉變。我不喜歡那樣。」之後,川普補充一點做為強調:「我想在那場會晤後,事情就出現變化了,我不能說我對這樣的發展感到滿意。」最後,川普在五月二十四日週四宣布,取消與北韓領袖在新加坡會談,他當時告訴記者:「在近期之前,(美朝)對話都進行地很好,我想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川普總統一直以來都堅信,中國是口蜜腹劍,嘴巴上說得好聽,行動上卻一再欺騙,這正是喬治.歐威爾筆下「雙言巧語」(doublespeak)的具體表現。

正如川普透過桑德絲譴責「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中國向美國人和自由世界的其他地方施展其權勢和影響力,並強加其政治正確的努力,必將遭到抵制。

(作者譚慎格為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畫」主任。國際新聞中心孫宇青譯)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