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中評智庫:美台逾矩互動將兩岸推向臨界點
中評智庫:美台逾矩互動將兩岸推向臨界點

[中評智庫]

[2018-06-11 04:50:33]

 

Quote: 蔡英文執政最奇特的現象莫過於:獨派抱怨她一直不搞台獨,統派抱怨她一直在搞台獨。

中國的每一寸領土都絕對不能也絕對不可能分割出去!
  中評社香港6月5日電/上海市台灣研究所兩岸關係研究室主任肖楊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5月號發表專文《美台逾矩互動將兩岸關係推向“臨界點”》,作者認為:“從特朗普簽署《國防授權法案》,再到美國參眾兩院全體通過、並經特朗普簽署的《與台灣交往法》,種種舉動都顯示美國有意提升與台灣地區的關係。美國因素一直是影響兩岸關係發展的最重要外因,如今特朗普政府欲藉‘台灣牌’不斷試探大陸底線,甚至涉及核心的‘一個中國政策’問題,給兩岸關係乃至台海穩定帶來陰霾。而台灣當局的誤判與加緊台獨的舉動,更使兩岸關係步入危機的邊緣,兩岸關係正邁向‘臨界點’。”文章內容如下: 

  一、利益驅動讓台美在提升雙方關係上一拍即合 

  原先提升美台關係只是民進黨當局“剃頭挑子一頭熱”,但是大陸的崛起讓美國和台灣地區的領導階層都陷入深深的危機感。特別是伴隨美國國內掀起對華政策的大討論,台美關係在美國的刻意操作下似乎進入了蜜月期。 

  (一)民進黨當局力推“聯美抗陸”政策 

  民進黨在野時曾把台灣地區的所有問題都歸咎於馬英九當局所謂的“親中賣台”。執政以後,兩岸政策上民進黨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處處為兩岸交流交往設置障礙,導致兩岸官方往來全面中斷,陸客、陸資、陸生赴台持續下降,赴台交流越來越冷。為了彌補兩岸政策短板,民進黨當局不斷地畫餅充饑卻使得島內政策亂流不斷,低薪成為普遍化現象,蔡英文的執政滿意度更屢創新低。另一方面,大陸繞開民進黨當局,不斷出台惠及台灣普通民眾的相關舉措,吸引台灣民眾赴大陸發展,使得赴大陸求學、工作的意願在台灣民眾特別是年輕世代中持續升溫。台灣《遠見》雜誌民調顯示“贊成台灣獨立”的比例創調查以來10年新低,而“贊成與大陸統一”的比例則攀上10年新高。(1) 
  面對“被統一”的可能性,蔡英文不得不將政策主軸瞄準美國,加大了對美遊說和金錢攻勢,力推“聯美抗陸”政策。民進黨不僅長期與美國相關遊說公司保持合作關係,更推動成立“全球台灣研究所”(Golbal Taiwan Institute),針對華府展開公開遊說活動。另一方面民進黨當局還利用傳統的“親台派”議員如“台灣連線”等做美國參眾兩院的工作,宣揚所謂的“美國虧欠台灣論”——美國在奧巴馬執政的8年中對大陸“太好”,對台灣有所“虧欠”,此時應該同情蔡英文、支持民進黨。 

  同時,為了尋求美國的庇護,蔡英文還試圖以強化對美武器採購為“敲門磚”謀求加入美國的區域聯盟。2016年10月蔡英文在“過境”夏威夷時表示:“多年來我們刪減多項的預算,但今年第一步就是宣佈大幅增加國防支出,未來每年也會再依必要採購品項的需求,持續增加國防支出”,(2)“台美關係顯然處於前所未有的友好狀態,也歡迎美國對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承諾”。(3)12月11日蔡英文在會見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時再度表示:“台灣是印度-太平洋區域的自由民主國家,自然是‘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中的相關者。”她相信,“台灣可以對這個區域做出貢獻,‘我們不只願意保衛自由、開放的共同成果、更願意守護以法規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即使“印太戰略”尚未成形,蔡英文就已迫不及待地想加入。 

  (二)美國政府擔心“被挑戰” 

  美國政府的危機感來自於把中國大陸想像成敵人。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大陸已經申明對外政策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期待的是和平相處、平等互利和合作共贏。但在美國看來,伴隨中國大陸自身的迅猛發展,其已經具備了挑戰美國的能力。即使中國大陸沒有稱霸的野心,但這對已經“獨佔鰲頭”多年的美國而言依然是一個巨大的心理衝擊。特別是大多數美國精英認為,這麼多年來中美關係的發展並沒有帶來預期的利益,兩國GDP的接近並沒有換來雙方價值觀的接近。所謂“懷璧其罪”,美國幾乎已經將中國大陸視為未來唯一的挑戰者,然而中美現實利益的糾葛又讓美國政府陷入既想對中國大陸採取強硬措施又擔心“自損八百”的焦慮中。此時民進黨拒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表現以及積極希望加入“印太戰略”的表態就仿佛遞給美國的“投名狀”。美國參眾兩院“親台派”議員加上國務院、國防部“鷹派”的能量,再配合特朗普本人的“商人屬性”,促使打“台灣牌”成為美國上下的共識。 

  二、美國的“台灣牌”嚴重傷害兩岸人民利益 

  特朗普在訪華後成功帶走2535億美元的貿易合同,卻在剛剛回到華盛頓便敲響了針對中國大陸進行貿易戰的戰鼓,之後又刻意簽署了挑戰“一個中國政策”的《與台灣交往法》。特朗普政府一手貿易一手台灣,表面上是要以台灣問題施壓中國大陸上談判桌,在全球打貿易戰,實質上卻是以此為政治與經濟籌碼,謀取繼續獨佔主導全球的話語權。而美國之所以可以在兩岸之間遊走,根源就在於兩岸關係目前陷入僵局。這給了特朗普政府操作“以台制陸”的空間,當然台灣地區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 
  (一)美國用打“擦邊球”的方式滿足了民進黨的虛榮,傷害的卻是台灣人民的利益 

  《與台灣交往法》以簡單條文的形式表達“國會意見”,“鼓勵”行政部門“可以”(should)採取行動,允許包括主管外交及國防事務的美台所有層級的官員互訪,並參加台灣地區在美各“經濟文化代表處”主辦的活動。這等於是給台美之間所有層級的官員“互訪”解禁,甚至不能排除邀請蔡英文訪美的可能。《與台灣交往法》與早前的《國防授權法》嚴重違反了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對此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多次表示如果上述法律獲得實施,將對中美關係及台海局勢造成嚴重干擾。 

  相較之下,民進黨當局卻對《與台灣交往法》大肆吹捧。特朗普簽署《與台灣交往法》後,蔡英文第一時間即在社交媒體上向特朗普表示感謝,稱“期待與特朗普政府合作,進一步推動台美之間長期的合作關係,最後並將‘中華民國’與美國國旗並列”。(4)更有“獨”派團體倡議立即“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然而《與台灣交往法》除了滿足了民進黨的“國際交往”虛榮,為民調低迷的蔡英文當局注入了一針強心劑之外,對台灣人民而言卻沒有太多實利。台灣民眾入境美國不僅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就已經獲得免簽待遇,而且可以快速通關。就連被綠營媒體大肆渲染的所謂副助理國務卿黃之瀚訪台,實際上也並非美國首次派這一層級的官員到訪台灣。馬英九執政的2014年到2015年,美國國務院經濟暨商業事務局副助理國務卿唐偉康以及海洋與國際環境暨科學事務局副助理國務卿大衛·波頓都曾先後到過台灣。因此所謂的《與台灣交往法》其實與普通民眾的權益關聯不大,而是帶著明顯的政治目的。黃之瀚在台期間曾公開表示“美台關係並非一種交易”(5),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 

  此外,由於《與台灣交往法》對美國行政部門並沒有約束力,未來包括台美高層互動要提高至什麼層級,以及是否涵蓋軍事層面等都取決於美國行政部門的主導權。蔡英文當局或許會覺得一時面上有光,但是實際卻是把台灣人民的利益抵押給了美國。畢竟美國是不會單純對台灣地區“送溫暖”的。在特朗普的精算中,永遠以美國利益為優先。而面對美國,在沒有大陸背書的情況下,蔡英文當局的籌碼有限。未來伴隨著美國更高層級的官員訪台,除了台灣地區自身的戰略安全利益,美國亦會要求台灣地區在對美採購方面釋出更多利多,這其中除了軍購以外,僵持已久的美豬、美牛問題也必然會再次浮上檯面。美國貿易代表處(USTR)在《2018年對外貿易障礙評估報告》中有多達7項涉及台灣地區的內容,除了之前提出的持續督促美豬和美牛全面解禁外,更點名關切台灣地區的稻米採購制度以及料理酒精產品課稅議題。(6) 
  (二)美國以“台灣牌”作為貿易戰的“馬前卒”,根本不關心台海地區穩定發展 

  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台灣發展的根本前提。馬英九執政時期奉行兩岸政策高於對外政策。在堅持“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其多次在公開出訪場合表示,“兩岸關係改善,有益國際關係拓展;國際關係的拓展,又會對深化兩岸關係更有意願及信心,這就是‘良性循環’。”(7)雖然馬英九執政時期在軍購、南海段續線等問題上仍受美國掣肘,但兩岸溝通順暢,馬英九實現了“和平締造者”的承諾,做到了“過去兩年,台海的風險,不管是對台灣或對美國來說,都是六十年來最低,這是台灣採取與中國大陸和解政策的努力結果”。(8)這些都讓美國也無法說三道四。台灣當局先後與新加坡簽訂經濟夥伴協定,與德國完成“移交受刑人及合作執行刑罰協定”,並以觀察員身份參加WHA大會、以“理事會主席客人”身份列席國際民航大會。 

  民進黨執政後,在兩岸、台美關係中,兩岸關係明顯已經退居次要地位,但兩岸的主場卻轉向美國。兩岸關係越僵,美國操作“以台制陸”的空間越大。在“貿易戰”與“台灣牌”中,“台灣牌”無疑是特朗普政府眼中性價比最高的籌碼——只要擴大與台灣地區交往的政治、軍事空間,大陸一定會在意,美國就有了談判的籌碼。即使激怒了大陸,承擔後果的也是台灣地區。因此無論是把台灣比作“籌碼”、“棋子”、“牌”還是“杠杆”,都難以掩蓋其“工具性”的實質,美國當然也不會為了“工具”犧牲自己的利益。 

  特朗普簽署《與台灣交往法》不久,台灣地區就被捲入中美貿易戰。台灣經濟主管部門評估,受衝擊最大的一是在大陸生產終端產品的台商,二是島內生產零部件銷美的廠商。據統計,去年台灣地區中間貿易出口大陸金額為763.6億美元,占總出口額超85%。301條款若揮刀砍向大陸,台灣亦將受到嚴重衝擊。(9) 

  而相較於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向台商承諾“保護的範圍當然包括台商”,(10)美國則並沒有對台灣地區網開一面。美國在對進口鋼、鋁加徵關稅前夕,宣佈了第一波豁免國家和地區,其中包括了歐盟、加拿大、澳大利亞、墨西哥、阿根廷、韓國和巴西7個經濟體,但是並不包括台灣地區。蔡英文當局曾派出“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率團赴美爭取鋼鋁稅豁免權卻未獲得美國同意。(11)實際上,美國是台灣地區鋼鐵首要出口國,2017年出口金額為37.7億美元,占整體鋼鐵出口的21.5%。根據台灣“經濟部”的預估,未來台灣地區鋼鐵輸美,將有3成會被課以高關稅。(12) 

  三、兩岸關係正在邁向“臨界點” 

  在全球局勢快速發展的今天,蔡英文當局想要固守所謂的“維持現狀”實際上是無法達成的。而台灣在美國與大陸之間也並沒有所謂“選邊站”的空間。當今國際政治的現實決定了美國和中國大陸“合則利,鬥則損”的基本格局。而兩國合作的基礎就是互不挑戰對方的底線。這個底線就包括台灣問題。美國越是挑戰大陸底線,提升台美在軍事安全、實質關係等方面合作,兩岸關係越是動盪,台灣地區承擔的軍購成本和衝突風險也越大。 
  某種程度上說,蔡英文其實已經意識到了如果台灣地區全面倒向美國,將難逃“被交易”的命運。陳菊在訪問美國期間公開表示蔡英文也知道“我們有期待,但不能有依賴”。(13)此外,蔡英文將於4月17日至21日首度出訪位於非洲的斯威士蘭(台灣地區稱斯威士蘭),原本綠營媒體報道民進黨當局有規劃在其他非“邦交國”過境停留。(14)但最後確定採取直飛的方式,中途不過境其他國家,(15)顯示蔡英文的“過境外交”對抗不了國際政治現實,美國不會任其予取予求。 

  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當局的種種作為已經使兩岸關係滑向緊張動盪的邊緣,特別是隨著台美踩踏“一中原則”紅線的互動越來越多,台海地區和平穩定被打破的風險也越來越高。 

  一是賴清德不斷突破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承諾。原本兩岸及對外政策屬於蔡英文的職權範圍。但是賴清德從執掌“行政院”之初就公開表態自己是“台獨政治工作者”,在“立法院”的答詢中,也言必稱大陸為“中國”,而不用大陸或中國大陸,甚至直言不諱“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若兩岸鑰匙是“九二共識”,“這在台灣是找不到的”(16),“就算中國施壓,台灣‘主權獨立’的事實也不會因為外界有任何改變”(17)。這些公開表態與蔡英文採取的模糊戰略截然相反。而面對大陸與美國的貿易戰,蔡英文表示“協商是解決貿易衝突的最好方法,盼中美及相關各方能積極進行協商,避免貿易戰全面爆發”。(18)賴清德則是稱“美中貿易戰可讓台商分散到其他國家,有分散風險效果”,(19)顯然比蔡英文強硬很多。賴清德作為民進黨內戰鬥力第一的“新潮流系”領軍人物,又獲得了“獨”派支持,與蔡英文形成掎角之勢。面對賴清德來勢洶洶地逼近,蔡英文在兩岸政策上不敢輕言突破。 

  二是民進黨當局嚴格管控兩岸交流,強推全面“去中國化”。2017年以來民進黨當局連續出台政策管控兩岸交流交往,限縮兩岸人員往來。先是“行政院”審查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草案,加強對離退職公務員及軍籍人員赴大陸的管理並明定罰則。(20)草案中不僅將“參加大陸地區黨務、軍事、行政或政治性機關、團體在大陸地區所舉辦,由大陸地區領導人主持之慶典或活動”都被納入管制,還增加了許可管制期屆滿後的申報制度,規定原服務機關甚至可以對“必要人員”要求“終身申報”。(21)之後“行政院”又修正了“大陸地區人民進入台灣地區許可辦法”,其中“大陸官職、黨職人員來台許可,未來將擴大管理對象,從現行規定對‘現任者’有管理,改為將‘曾擔任’者也納管。同時,將縮短來台健檢及從事醫美入出境許可證有效期,從6個月減為3個月。”(22) 

  另一方面,民進黨當局還處心積慮地採取各種手段淡化台灣與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連結。民進黨當局相繼取消或限縮了具有中華民族象徵的英雄人物的祭典,如“內政部”以祭祀時間與“春祭”相近為由,取消了遙祭黃帝陵儀式;“蒙藏委員會”先是首開先例不再邀請“五院”代表參與公開祭典成吉思汗,最後連“蒙藏委員會”自身也被裁撤(23);“行政院”更是打破54年來“中樞”主祭鄭成功祭典的慣例。2017年7月,台灣教育主管部門公佈“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綱草案”,其中將高中歷史由必修八學分改為六學分,把“台灣史”的重點放在“原住民族、移民社會及現代國家形塑,討論‘台澎金馬如何成為一體’及‘追求自治與民主的軌跡’”。中國史則是由1.5冊的內容減為1冊,且由朝代編年史改放在東亞史的脈絡、以主題方式呈現,即“以‘中國與東亞的交會’來呈現歷代華人和東亞國家的交流互動,不再只教中國朝代史”。(24)這樣一來不僅是將台灣史完全從中國歷史脫離,進而形塑所謂的“台灣國史”,更是將中國史的架構完全拆解,進行深層次的“去中國化”,徹底解構兩岸關係。

  特別是民進黨主導修改“公投法”,打破了原本的高門檻禁忌,“公投”成案幾率倍增。“獨派”加緊推動分裂國家的所謂的“台灣正名公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聯盟”已經完成第一階段提案(25)。未來如果所謂的“奧運正名公投”過關並獲得民進黨當局認可,將會造成重大“台獨”事變。 
  三是台美提升軍事關係,強化台灣武力對抗大陸準備。2017年5月蔡英文在會見美國聯邦參議院訪問團時表示:“台灣期盼與美有更緊密協商討論;過去美國持續出售台灣防禦性武器,有助維持兩岸和平穩定,不僅對台灣有益,更嘉惠美國與其他理念相近國家。”(26)6月特朗普政府就宣佈了14.2億美元的對台軍售,且軍售品質有所提高。8月後,美台先後進行了“蒙特利會談”、“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美台國防檢討會談”等,加強雙方軍事交流。在非傳統安全合作領域,美台合作也在持續深化,美軍機在太平島以“人道救援”的理由進行起降的話題不斷被討論。12月27日,蔡英文當局公佈了任內首本“國防報告書”,書中不僅刻意凸顯了對抗大陸的企圖,在論述安全情勢等變化上主張台灣的角色定位是“發揮我早期預警及掌握中共軍事動態之利基與戰略價值”,並首度公開了台美軍事交流的10項模式。(27)這些舉措表面看來是要“防衛自主”、“以軍購向盟友展現防衛決心”,實質上卻是在把台海拖入戰爭的危險。美國“武裝”台灣地區,只會讓台灣更加不安全,而得益的只有美國的軍工產業資本。甚至在某些美國“鷹派”看來,台海發生一場戰爭,用“國軍”打亂“共軍”的發展步伐對美國而言更有利。 

  2018年時逢島內地方選舉,蔡英文當局在內政難有起色、兩岸無法打破僵局的情況下,繼續向美國靠攏進而“出口轉內銷”的政策方向不會改變。同時美國也在不斷向民進黨當局拋出“誘餌”,繼《與台灣交往法案》之後,4月7日台灣“中央社”報道稱特朗普政府已經批准向美國製造商核發向台灣出售潛艇製造技術的銷售許可證。此外,未來還包括:美國參眾兩院醞釀的所謂“台灣安全法草案”,要加強美國國防部與台灣地區的交流,包括邀請台灣地區參加2018年的“環太平洋演習”等;美國允許台灣加入其“境外預先通關”,即未來在台灣島內即可進行美國海關檢查,等同直接入境美國,而賴清德也公開宣佈“台灣是屬於美國‘全球入境計劃(Global entry)’的一國”(28);6月AIT新館落成典禮時,美國會派什麼層級的官員與會。這三項是具有指標意義的事件,端看民進黨當局如何接牌。 

  當前是中美關係的關鍵期,兩岸關係也是機遇與挑戰並存。只有兩岸關係向好,才能帶動中美關係的良性發展。台灣問題對大陸而言是核心利益,大陸會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大政方針,未來還將持續出台措施,推動兩岸人民融合發展。同時大陸也不會懼怕“台獨”勢力的挑釁。大陸不僅有應對挑戰的戰略定力和戰略自信,更有堅守底線的綜合優勢。而重視“成本效益”的特朗普政府不會公開支持“台獨”,更不會為“台獨”買單。旺旺中時民調也顯示,針對“是否認同蔡政府‘聯美日抗中’政策”,有36.6%的民眾表示認同,52.2%不認同。其中在泛綠選民部分,雖然有62.5%表示認同,但同時也有29.8%不認同,顯示即使是泛綠陣營,也有近三成選民反對蔡英文當局的對外政策。(29) 

  當前兩岸關係已經被推向“臨界點”。蔡英文的困境在於,其不能完全掌控民進黨的政策走向,也無法在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下突破目前的兩岸僵局。如果蔡英文當局隨島內“獨”派起舞,全面倒向美國對華“鷹派”,則兩岸關係面臨巨大挑戰,大陸《人民日報》指出“如約束不住激進台獨勢力舉行獨立公投、為取得美日的保護而導致美艦泊台、蔡英文官式訪美,《反分裂國家法》隨時有啟動的可能”。(30)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亦宣示“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有一個共同的信念,這就是:我們偉大祖國的每一寸領土都絕對不能也絕對不可能從中國分割出去!”
(31) 

註釋: 
  (1)藍孝威:《“台獨”創10年新低,挺統攀新高》,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2月13日,A8版。 
  (2)崔慈悌、呂昭隆:《增編“國防預算”,加強防禦台灣》,台灣《中國時報》,2017年10月30日,A2版。 
  (3)林敬殷:《“蔡總統”過境夏威夷:“台美關係前所未有的友好”》,台灣《聯合報》,2017年10月30日,A1版。 
  (4)江靜玲、王嘉源等:《特朗普正式簽署<台灣旅行法>》,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18日,A1版。 
  (5)陳建瑜:《美副助卿稱美台關係非交易》,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2日,A2版。 
  (6)陳秀蘭:《美促台解禁美牛豬,關切稻米.米酒》,台灣《旺報》,2018年4月1日,A4版。 
  (7)《民眾日報》綜合報道:《馬:拓展國際有助深化兩岸關係》,台灣《民眾日報》,2010年3月24日,A2版 
  (8)呂昭隆:《“國安會”:闡述事實,不影響台美合作》,台灣《中國時報》,2010年5月2日,A4版。 
  (9)黃琮淵、洪凱音:《“央行”評估,我受衝擊比韓國嚴重》,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3日,A3版。 
  (10)陳柏廷:《難逃波及,陸承諾護台商利益》,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5日,A2版。 
  (11)季節、王玉樹等:《鋼鋁稅豁免,我爭取第二波入列》,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4日,A2版。 
  (12)王玉樹:《鋼鐵輸美3成恐被課高關稅》,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8日,A2版。 
  (13)江靜玲、季節等《菊很擔心,兩岸現階段不溝通》,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2日,A2版。 
  (14)蘇永耀:《“總統”下月出訪非洲,規劃過境非“邦交國”》,台灣《自由時報》,2018年3月28日,A3版。 
  (15)林敬殷:《蔡“總統”出訪斯威士蘭不過境》,台灣《聯合報》,2018年3月30日,A4版。 
  (16)羅印衝:《“閣揆”幹話連連,小英不該沉默》,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8日,A3版。 
  (17)丘采薇等:《“賴魁”強硬回應:“中國把大門關起來”》,台灣《聯合報》,2018年3月21日,A3版。 
  (18)曾薏蘋、楊孟立:《蔡英文親上火線,籲美陸協商》,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4日,A2版。 
  (19)周毓翔、林勁傑:《“藍委”警告“別當螞蟻被踩死”》,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8日,A3版。 
  (20)林敬殷:《退將赴大陸,擴大管制》,台灣《聯合報》,2017年7月7日,A1版。 
  (21)李光儀:《為尊嚴?防洩密?立法別失焦了》,台灣《聯合報》,2017年7月7日,A4版。 
  (22)範正祥、鄭郁臻等:《陸客來台醫美,簽證效期減半》,台灣《中國時報》,2017年4月13日,A3版。 
  (23)郭建伸:《不送預算,“蒙藏會”年底熄燈》,台灣《中國時報》,2017年8月14日,A2版。 
  (24)張錦弘:《新課綱,中國史內容減》,台灣《聯合報》,2017年7月4日,A1版。 
  (25)陳君碩:《“奧運正名公投”,陸:危險圖謀難得逞》,台灣《旺報》,2018年3月29日,A9版。 
  (26)林敬殷:《蔡英文向美喊話對台軍售有助兩岸和平》,台灣《聯合報》,2017年5月31日,A2版。 
  (27)呂昭隆:《戰略中立,維持兩岸關係穩定》,台灣《中國時報》,2017年12月27日,A2版。 
  (28)楊孟立、曾薏蘋:《赴美更便利,府:提升台美關係》,台灣《中國時報》,2018年3月24日,A4版。 
  (29)朱真楷:《“外交”聯美日抗陸,52.2%不認同》,台灣《中國時報》,2017年5月12日,A2版。 
  (30)林永富:《美打台灣牌,陸黨媒劃3紅線》,台灣《旺報》,2018年3月27日,A5版。 
  (31)新華社北京3月20日電:《習近平: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講話》,《新華網》2018年3月20日,2018年4月8日檢索。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