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監院黑卒子食過河 (陳茂雄)
監院黑卒子食過河 (陳茂雄)

[台灣時報專論]

[2018-10-10 06:12:35]

 

監察權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應該由國會執行,台灣的監察權由政務官執行本來就名不正言不順,近日監院更過問立法權.


監察院前年接受人民陳情,調查黨產條例合法性,結果認定該條例有違憲之虞,且「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也有違「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去年移請大法官釋憲。大法官日前做出不受理的決議,並提出四大理由,開宗明義就說,宣告法律違憲的權力為司法院專屬,監察院沒有此權力,監察院也不具專屬聲請權。

監察院時常出現奇異的動作,搞不清楚自己的權限到底是什麼,像以前扁政府年代,監察委員為了調查牽涉扁案的政府官員,竟然約談在總統官邸工作的羅太太,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羅太太並非公務人員,可以完全不理會監察院。可笑的是監察委員竟然連自己的權責都分不清楚,時常「黑卒子食過河」,像這種單位,要如何執行自己的職務?

司法單位提請大法官會議釋憲時有所聞,因為他們執掌司法審判,擁有解釋法律的權力與責任,遇到法律所界定的事件模糊或有違憲之虞時,當然請大法官會議釋憲,這是負責任的表現,可以消除不合理的審判。監察院也是執掌法律案件嗎?或是太上司法?怎麼解釋起法律案件?

事實上監察院不能處理司法案件,在調查過程中,若發現違法的情況,也要移轉司法單位究辦。監察委員沒有權力處分違法者,也沒有能力處理司法案件,因為司法權屬專業,監察委員並無這一項專業訓練(除非由司法人員轉任),監察委員既無權力也無能力處理司法案件。國會所立的法,就算品質不佳,甚至於出現錯誤,也輪不到監察院操心。

立法是否偏差,該操心的是司法單位,所以由司法單位提出釋憲當然名正言順。立法單位當然可以提請釋憲,立法單位受人民的委託訂定遊戲規則(立法),在表決過程當中,若贊成者與反對者相差無幾,議決的法案並不能代表主流民意,所以讓反對的一方有補救的空間,就是提請大法官會議釋憲,然而若是正反差距太大,代表該法案受到主流民意所認同,少數的反對者應依循主流民意。目前台灣的體制,立委對於通過的法案,有三分之一以上立委聯署才能提請大法官會議釋憲。

司法講究證據,若沒有證據,就不能入人於罪,只是公務人員違法,很難被查到證據,因而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對國家及人民的傷害相當大,所以必須有監察權來監督公務人員,其特點是對於公務人員的懲處,不須要證據,而是以表決的方式來決定如何懲處公務人員,以減少國家人民的傷害。由於司法講究證據,司法案件都要拖相當久才可能定讞,往往會失去糾正公務人員的時效,監察權就沒有這方面的困擾,可以快速糾正公務人員偏差的行為。

顯然的,監察權就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而最適合代表人民的當然是民意代表,所以多數民主國家的監察權歸於國會。台灣的監察委員本來也是民意代表,由省議員及直轄市市議員選出,也就是由人民間接選出。然而因為監委選舉賄選太過於嚴重,修憲時才取消監委的選舉,改由政務官擔任。

由政務官代表人民來監督公務人員本來就不合民主體制,它算是「黑卒子食過河」,侵犯了國會的權力。政務官取代民意代表本來就名不正言不順,想不到近日更變本加厲,連國會的立法都要過問。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8/10/8(台灣時報專論)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