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柯文哲是民主社會重大危機
柯文哲是民主社會重大危機

[自由時報]

[2018-10-29 05:11:11]

 

張閔喬

柯文哲日昨針對婦聯會發言,認為「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幹什麼。」卻又澄清:「只是在談sequence(指「先處理目前問題,再預防發生,最後才追究責任。」)無論哪次發言,都體現柯文哲對轉型正義的無知與輕蔑。台北市民應當警覺:柯文哲蔑視轉型正義,反映其法治國原則概念的闕漏,是民主社會重大危機。

「法治國原則」要求政府遵守法律。也就是說,政府施政、執法不可任意逾越法律規範。如此限制國家權力,確保基本人權不受侵犯。「法治國原則」可說是民主國家的基石。然而,柯市府團隊似乎沒有「法治國」概念。筆者曾於公投盟與原轉小教室帳篷遭拆後,向柯市長抗議。雖然他始終不願對話,卻可從首席幕僚蔡璧如口中略知想法。蔡璧如告訴我們:「過去路權申請規範讓人民可以鑽漏洞,台北市政府要補齊。」柯團隊忘記了,執政者不但要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更不該在法律未規範之處(也就是路權規範尚未更動之時),做出逾越法律的行政處置。我們霎時理解,柯的執政原則,是政府可以任意執法,再「補齊」他想要的法律。上週公園競選事件,市府率先違法再批評應當修法,再次印證:柯文哲認為,政府非但不必守法,更可依自己需求量身訂做一套法律。

柯文哲的法治原則既然是一片留白,輕蔑轉型正義就不令人意外。國民黨過去在台灣所做的一切,就是公權力不受約束的後果。不論是戒嚴時期未經合法審判程序的處決;黨國系統制定自圓其說規範,掌握整座島嶼的金權;又或是各種附隨組織今日能繼續存活於此,握有巨大影響力。全都是威權專制時期,公權力未被制衡的遺毒。轉型正義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理清國家巨獸發生與運作的機制。在過程中帶著全體台灣人民,重新凝聚、建立整個國家的法治國原則。因此,「管他過去幹什麼」格外關鍵。台灣人就是要管歷史,才能讓柯市長這樣的人知道:過去這樣幹為什麼不對?咎責無法忽略,歷史是記名的,爬梳真相必然伴隨釐清責任歸屬。若連真相都未知,要如何知道該處理的問題為何?該怎麼預防?柯市長提出的錯誤次序,證明他不在乎一個法治國家應當有何樣貌。台灣的民主轉型,雖相對和平與快速,卻也來不及推展完整的轉型正義。而我們正在品嘗沉痛代價:真正的民主法治從未到來。柯文哲的發言與作為就是證據。

成就一個沒有法治概念的柯市長,是轉型正義未竟的證據。證明在釐清歷史真相,鞏固民主法治思想的工程上,台灣有多失敗。轉型正義道阻且長,其伴隨而來的思想寶藏,卻是邁向真正民主的必要條件。當台灣再也不會孕育出藐視法治國原則的首長,我們才可以自豪說:「台灣是個民主社會。」柯市長的輕蔑發言是重要警訊,證明他對法治原則的無知,也證明他的執政應被民主社會淘汰。這座島嶼上,享受民主化果實的選民,不該再有任何藉口遮蔽自己雙眼。

(作者就讀台灣大學醫學系)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