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就台灣國安說幾句話; 中港台諜戰熱 台灣麻木不仁
就台灣國安說幾句話; 中港台諜戰熱 台灣麻木不仁

[自由時報]

[2019-01-27 05:18:28]

 

自由時報, 2019-01-23
看到最近台灣的國安相關部門開始動起來,稍感欣慰。台灣對國安問題的麻木不仁,遍及朝野,這才是問題嚴重的地方,原因很多。
國安部門,尤其是情治人員,存在國家認同的歧異,因為過去都是忠貞的國民黨員。隨著時代的進步,也逐漸從「黨國化」變為「國家化」,然而也仍然有許多無法接受民進黨的台獨主張,雖然民進黨已經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現實。然而即使認同中華民國者,也有兩種情況,一種跟隨國民黨高層投共,認同「一中」而捨棄「各表」,乃至「聯共制台」;另外一部分則是認同中華民國的「華獨」。民進黨如何與華獨合作加強國安建設,是當今的急迫問題。

然而不論是認同共產黨的「一中」,或者是華獨,即使他們撕破喉嚨喊自己是中國人,對中共來說,他們仍是台灣人,這是他們無法擺脫的原罪。即使有人心甘情願充當共諜,最後還是逃不掉卸磨殺驢的命運。國共內戰期間的那些共諜,大部分沒有好下場。從事間諜、特務工作的中共人員,所屬為「白區黨」,在一九四九年共軍進城後就逐漸在屢次政治運動中被「紅區黨」收拾,到文革時,白區黨總頭目劉少奇及其六十一個叛徒集團被毛澤東一網打盡,劉死於非命。 
現在的習近平,更是心狠手辣,圈子更小,也沒有毛澤東假裝「五湖四海」的胸襟與能力。台灣國安部門投共人員的「好日子」絕不會更長,在國共聯手滅台後,他們很快會被收拾,因為中共從來沒有認同「台人治台」。
最近的華為孟晚舟案,中國的處理辦法是加強與美加的對立,根本就是想借刀殺人。所以孟晚舟的父親、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在記者會上語無倫次就是黨性與親情之間的掙扎。習近平可不理這些。
民進黨其實不很了解中共,可是自以為很了解,實際上連敵情觀念都缺乏,何況許多諜戰的技術問題。這是目前民進黨執政的最薄弱環節。如果不急起直追,台灣的國安實在堪憂。
政府應該做的,就是盡快修法或立法,追究延誤立法的責任人。例如就侵犯我們隱私權報案才會去查,根本荒謬。我們並非藝人,明明這是政治跟蹤,是國安問題,國安部門看到消息應該立即啟動調查敵特。要等報案,這是書生辦案,還是有意縱敵?
至於民眾,有些把「匪諜就在你身邊」連「白色恐怖」一起反掉了;有些則是貪圖小利,接受中國的免費招待,名嘴、寫手接受中共的高報酬;貪婪的中共絕不會讓你吃免費午餐,你的名字已經全部進入檔案。貪小便宜本是中國的小農意識,善於操弄人性的中共一向玩得出神入化,劉少奇總結為「吃小虧佔大便宜」,哪裡會放過台灣?

中港台諜戰熱 台灣麻木不仁 January 20, 201

香港年輕異議人士到台灣來被全程跟蹤,鬧到總統府了才引起重視。這之前,我們反映多次我們團體被滲透情況,根本沒人理睬。這次被全程跟蹤拍照,香港兩份左報一月十四日全版刊出,我在臉書轉發,也發到許多群組,但是沒有一位政治人物表達關切。即使我們橫死街頭,可能也只是「意外」而已。 
香港年輕異議人士到台灣來被全程跟蹤,鬧到總統府了才引起重視。這之前,我們反映多次我們團體被滲透情況,根本沒人理睬。這次被全程跟蹤拍照,香港兩份左報一月十四日全版刊出,我在臉書轉發,也發到許多群組,但是沒有一位政治人物表達關切。即使我們橫死街頭,可能也只是「意外」而已。

隔了一週有一篇用筆名投書詳述這位記者的情況與他的「上線」,我不了解這些情況,然而香港有「民運人士」託人轉告要我問自由時報這位作者的真實名字,但被我拒絕後,他們就委託王可富律師告我誹謗,而且透過大安區、士林區兩個地方告我,企圖消耗我的時間精力與律師費。感謝司法部門秉公判案,判決他們敗訴。他們錢多,竟然繼續上訴,但也被駁回。
我為何還點名日本?當然也有根據。那位小弟弟在日本認識的,自稱民運人士,還多次來台灣找我,大概想吸收我;後來他去了幾次香港後,大概才摸到我的底細,從此與我斷絕往來。不過,在我們與熱比婭接觸中,另一條線又在作怪。
這些人當中有幾個活躍人物是當年被中共逮捕過的「台諜」,出獄後應該過著本分的生活,但為了金錢或女人,他們現在從事共諜工作,他們有大量的資源拉攏分化各地的「獨派」,而我們只能以理念相抗,甚至倒貼,有時不免灰心。
國安部門有採取什麼動作嗎?對第五縱隊有時還要拐彎從幫派角度去治罪。可是在馬英九執政時,請了專業部門到我們家來檢查有無被竊聽,證實兩部電話都被全天候監聽。我無法知道這是共產黨的所為,還是國民黨所為,或者兩者合流。國安部門能給我答案嗎?我相信現在還在繼續監聽。至於電腦、手機,當然不在話下。但是我一樣過著我自己想過的生活。我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還怕什麼?
我從小喜歡看偵探小說,後來也喜歡看日本的推理小說,還喜歡看諜戰的書籍與電影。我在讀了中共黨史系後,最感興趣的是中共的高層鬥爭與如何統戰分化對手,中共的統戰與諜戰緊密結合,不論在香港還是美國,我都在密切觀察某些現象與某些人士,所以有些人很不喜歡我,甚至不敢與我接近。當然,對任何人,我都不會輕易下結論,而須一段時間的觀察。
馬英九的大哥王曉波媽媽的共諜案,她是與香港的共諜聯絡,在「三通」以前,香港繼續對台灣的工作,以前的香港新華社有對台工作部就包括了統戰與諜戰。從王炳忠共諜案,北京也直接指揮台灣的諜戰;荒謬的是在案的王炳忠馬仔,居然可以當選議員!
台灣人不論在台灣還是中國見到某某政府機構的「聯絡處」,就要打起精神,這是對外掛牌的諜報機構。但是中共諜報系統有好幾支,分屬國安、公安、統戰、外交、軍隊等部門,軍隊本身就有幾條線,他們之間並不完全通氣,還會有矛盾,甚至相互搶功或攻擊。這點也是大家需要知道的。
從事諜戰應是高危行業之一,因為動不動會被滅口。我是有興趣研究卻不想參與。在無可奈何下,也只能寫寫一些評論,希望台灣好自為之。尤其不能把像許信良這種已經投共,為中共拉皮條,卻為某種目的回到民進黨的人;把他安排在與國安相關的機構,更是莫名其妙,實在非常非常地沒有警覺性,除非是要放長線、釣大魚,但肯定不是。許信良自己應該交代一下,在九合一投票前夕接受香港明報的訪問時說了些什麼?國安部門有把這個資訊給總統看嗎?
我的心血管良好,對各種污衊也習以為常。如果哪天出了意外,只希望台灣人民能夠團結對敵,別為私利在那裡內鬥不休,被敵人利用而自取滅亡。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