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何清漣:「二次回歸」是陸港的共同噩夢
何清漣:「二次回歸」是陸港的共同噩夢

[大紀元]

[2019-09-07 04:00:55]

 

羅塞特表示,無論接下來發生什麼,香港數百萬抗議者一直在為世界展示英雄特質,就像他們在天安門的前任一樣,他們在世界舞台上暴露北京政權的野蠻行徑。圖為2019年9月2日,中文大學百萬大道罷課集會。由香港大專學界籌辦,他們呼籲大專生以及港九區、新界區等中學生、大專生一同參與。(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抗議者的拼搏與犧牲精神,贏得了中國之外的普遍支持與尊敬,但都感到非常無奈。我記得在香港2014年占中運動發生之後,北京擬就「二次回歸」計劃,查了一下,果真如此。

當局在等待合適時機「刮骨療毒」

8.31抗議之前,北京向外釋放信號:解決香港問題,當前是「止暴制亂」,繼之以「刮骨療毒」,接下來達成「二次回歸」。

多維新聞網於8月27日發表一篇《止暴制亂並非香港騷亂的終局》,稱「止暴制亂」的同時,為長遠計,需要對香港來一場徹底的「刮骨療毒」——所謂「毒」,當下情境,當然是指那些主張堅決抗爭的香港青年。雖然抗議方一直宣布本輪抗議「無大台」,但香港警方承認派過臥底去示威人群中摸清誰是骨幹,據說總共有千餘人,包括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和社運人士,現在抓捕了不少。

8月30日,路透社發表獨家信息:北京下令拒絕香港示威者5項訴求,特別指示不能對警察過度使用武力進行調查。中國官方公開斥責這是假消息,沒想到9月2日,路透社再爆林鄭月娥上週與商人會面的錄音講話,林鄭表示,若可以選擇,她第一時間會請辭下台,處理香港危機已經超出了她的能力。林鄭此言,是犯中國政治大忌,趙紫陽1989年六四前夕會見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時談鄧小平是中國實際的政治掌舵者被視為「叛黨」,她願意公開表示此意,算是一種委婉的攤牌與表態。

北京正在等待合適的時機「止暴制亂」。8.31當天,法國《世界報》的記者在現場採訪,發現幾個奇怪的現象:香港警察先讓示威者靠近有象徵意義的立法會和政府總部,再把催淚彈投向保護警察的水馬(隔離墩),並讓部分示威者靠近並越過警方設置的水馬,認為警察有意讓示威者做出過火行為。這位記者當然不知道中共在對待抗議示威方面得了毛澤東真傳。


1959年2月18日,毛澤東在《西藏武裝叛亂情況簡報》上的批語(給劉少奇、周恩來、陳毅、鄧小平、彭德懷等人)是:「西藏越亂越好,可以鍛鍊軍隊,可以鍛鍊基本群眾,又為將來平叛和實施改革提供充足的理由。」8.31之後,中共對香港示威的宣傳可謂「圖(視頻)文並茂」,香港「暴徒」縱火、襲警一應俱全, 卻隻字不提警方動用了催淚瓦斯、藍色水炮、橡皮子彈等,向國內民眾展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香港暴亂」版本。
這些消息很明顯指向一個結果,中國當局將採取強硬措施,讓這一輪持續三個月的反抗走向終局。這終局不會以六四屠城的方式結束,而是另一種方式,8.31香港警方的行動只是預演。

中共內部針對香港的仇恨教育


止暴制亂之後,將是秋後算帳,即所謂「刮骨療毒」。何為「毒」?在中國當局眼中,凡不認同這一極權政體並公開反對的香港人均在其列。

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後,國內網站上流傳一段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少將徐焰的講話視頻,要點是:香港社會基礎是中國最壞的,比台灣都壞,香港居民的成分,1/3是接受港英教育的原住民;1/3是1949年至1950年被共產黨清算鬥爭掃地出門跑出去的(最壞的,對共產黨刻骨仇恨);1/3是三年災害大饑荒逃出去的。
這種仇恨動員,在海外聽起來非常荒謬,但我相信這是「占中運動」發生後,中共為「二次回歸」做內部輿論動員時的說法,與文革時期以階級鬥爭為綱時,在中國內部製造「階級敵人」的說法如出一轍。

習近平2017年香港七一講話

一直有種這樣的看法:香港抗議如果沒這麼激烈,香港是不是會繼續維持一國兩制?只要讀過習近平2017年7月1日在香港紀念主權移交20周年的講話,就會發現「二次回歸」的指導思想在那時已經系統化了。

讓習如此考慮的原因,乃因他的政治思維確是極權政治下煉成的。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目睹過逃港潮,也比較了解香港。習近平幾乎沒有在廣東長期生活過,成為國家領導人之後,他一共去過兩次香港,一次是2008年7月以國家副主席身分訪港,另一次是2017年7月。在他第一次訪港之
前,陸港爭拗就持續不斷,延燒至今:從《基本法》第23條立法爭議、國教科風波、反內地水客,直到政改爭議、占中、旺角騷亂和立法會宣誓風波,包括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最新香港市民身分認同調查,以及激進本土派和港獨主張都相繼出現,都說明香港人的離心化趨勢愈來愈強。

上述現象,如果了解香港,就知道這些只是習慣了自由生活的香港人對極權統治的不滿及拒絕。但中共秉持大一統思維,慣用強權控制社會,必然將此解讀成對祖國的叛意、對中央集權的挑戰。在這種極權思維作用下,「二次回歸」的治港政策逐漸成型。2014年雨傘運動更是加強了中共加強全面管治的決心,只是當時習近平忙於黨內集權,重點在軍隊整改,對香港只好暫時先放一邊。2017年 7月1日,習近平去香港視察並參加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慶典,發表了一次比較直白的視察講話,除了批評香港「泛政治化」之外,並非常直白地提到:「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遇到一些新情況新問題;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制度還需完善;對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教育宣傳有待加強,香港青年要愛國;社會在一些重大政治法律問題上還缺乏共識等等,將北京對港政策的底線從鄧小平時代「順利回歸、平穩過渡」全面轉變為「國家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在講話中,習近平甚至用了一些警告性詞句:「香港俗語講,『蘇州過後無艇搭』,大家一定要珍惜機遇、抓住機遇,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搞建設、謀發展上來。」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鬧了,再鬧中央政府就不會再給機會了。

二次回歸」的去殖民化宗旨

新華社全文發表了這篇七一講話並加以解析,但遠不如多維新聞網當年7月2日的社論《要完成香港的二次回歸》那樣明確與系統。該文認為,導致「一國」向「兩制」無原則讓步的原因,是「沒有及時進行一個必要的去殖民地化轉型正義過程」。包括三個層面:

一是在「硬」的立法層面,因未能及時推進23條立法,導致國家安全治理在香港出現法律真空,在香港的核心價值體系中未能納入反分裂的內容;

二是在「軟」的教育層面,推進認知「一國」努力不夠,手段笨拙,不僅成效甚微,甚至適得其反。

三是不僅沒能在制度上及時糾正殖民地時代的官商共治模式,反而在治港過程中有意無意地強化了這種模式,讓香港官商階層壟斷了絕大部分中央惠港紅利和經濟發展成果,從而在某種程度上令「港人治港」淪為「官商治港」。其結果是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社會矛盾不斷激化,連帶著陸港關係和中央政府都成為替罪羊和出氣筒。

三條當中,只有第三條有點道理,這一現象在主權移交之前就被香港媒體大力嘲諷,稱以消滅資產階級與資本主義為己任的中共到了香港,卻與資本家一家親。中國官方有關「二次回歸」的闡述多晚於多維新聞。鑒於多維這家網絡媒體的特殊性,我認為所謂「二次回歸」早就張網以待,只是鑒於六四鎮壓的惡劣影響,以及處理香港占中運動的經驗,所謂「二次回歸」採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步步為營持續推進,送中條例只是其中改變香港法律體系的一個環節。

保留香港的一國兩制,是為大陸留下救生門

這樣的「二次回歸」實現,對陸港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沉重黑暗的噩夢。北京切莫忘記,中共統治能夠借「改革開放」翻身,第一贊襄者就是當年港英殖民統治的香港,是香港人懷著同胞之情率先投資大陸,讓中國邁出了改革開放的成功第一步——當年蘇聯解體陷入危機之後,俄羅斯的學者們曾普遍認為,是港台華人資本幫助中國大陸實現了繁榮。基於為自身利益考慮,留下香港這個一國兩制之地,等於為中國留下一道救生門。

前述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商會表態,其實是在不得已情況下的陳情攤牌,希望掌控香港局勢的中央政府站到前台,在香港局勢沒有演化至更惡劣的狀態下,直接與港人對話,認真考慮香港人的普遍意願。

北京對所謂「港人治港」的理解,從來就很膚淺,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時,認為讓香港馬照跑、舞照跳,不改變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就行了;2001年中國加入WTO以後,則認為發展香港旅遊,讓香港人能夠有新的經濟來源就行了。北京獨獨想不到的是人生而自由,大陸人是經過長期的專制政治馴化才成為目前這種可悲狀態的,但曾經自由的香港人無法接受大陸這種極權政治的壓制與馴化。香港人現在釋放的信號極其明顯:希望保持香港的「一國兩制」,在尊重國家主權的情況下,讓香港繼續保持原有的香港治理模式。正因為香港人還對中央政府抱有一絲希望,才將矛頭對準傀儡林鄭月娥。王歧山在8月29日—31日視察廣東時,外界普遍猜測這是習近平希望聽到港澳辦與中聯辦之外的意見,就因還對北京抱有一絲希望,希望習主席明智處理香港事務,不要用「二次回歸」毀了這顆東方明珠。#

(大紀元首發,轉載需經授權)
責任編輯:朱穎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