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投稿民意檢視專欄 (公眾人物,媒體人物)>領土分離並非就必能自決獨立以建國 ~ 林志昇
領土分離並非就必能自決獨立以建國 ~ 林志昇

[原著]

[Formosa]於2011-04-30 01:04:22上傳[]

 

領土分離並非就必能自決獨立以建國

In 1964, the French President Georges Pompidou (then Premier)

stated that "Formosa was detached from Japan, but it was not attached to anyone under the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法國總統Pompidou1964年任總理時稱:「台灣是從日本分離了,然依舊金山和平條約規定並不附屬任何方。」

 

針對上述說詞,從「分離(secession)」之角度,來探討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後,在國際法規定下,日本和台灣間之「殘留關係」:

 

Secession is a withdrawal of a territory and its inhabitants from the existing political system and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existing governmental institutions. 分離是領土及其住民,退出既存政府體制之既存政治系統及管轄。

 

領土分離方式可概分為:

 

1. 依憲法之分離(Constitutional Secession)

因憲法允許,而以「合法(legal)及和平(peaceful)」手段,達成之「法理分離(de jure secession)」。應只適用於國土性質之法定領土,不適用於非國土性質之屬地(殖民地或佔領地)。

 

2.  非依憲法之分離(Unconstitutional Secession) 

非因憲法允許,而是藉自力,經片面宣佈分離等國內抗爭過程或是藉他力,經包括軍事佔領及條約規定等,國際戰爭過程所造成之「事實分離(de facto secession)」。應可適用於國土性質之法定領土及非國土性質之屬地(殖民地或佔領地)。

 

台灣之領土及人民,先是因軍事佔領,後是因舊金山和平條約之規定,而與日本「事實分離」至今。

 

台灣領土是依日清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和中國永久「事實分離」。代表中國之大清帝國,其律令之施行,事實當時並不及於完整之Formosa拓殖地,Formosa並非大清帝國之法定領土。Formosa和中國之關係,既不為大清律令所拘束,此,並無是否有與大清帝國「法理分離」之問題。相反地,日本是依日清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取得「完整台灣(Formosathe Pescadores)」之「事實主權(de facto sovereignty)後,遵循國際法,依日本明治憲法之施行及於完整台灣領土,將台灣「編入(include)」為日本國土一部份之法定領土,以取得台灣之「法理主權(de jure sovereignty)」,日本在敗戰投降後,則是依舊金山和平條約和台灣領土「事實分離」。然而,無論在日本過去之明治憲法或目前之和平憲法中,並無「分離條款(Secession Clause)」,用以允許任何日本之國土一部份和日本「法理分離」。

 

例如:就民法而言,有「事實婚姻」之男女,其關係既是建立在無經結婚登記手續之同居,因無「入籍」之拘束,故兩造分手時自然無需經離婚登記以「除籍」。相對地,有「合法婚姻」之男女,其關係既是建立在有經結婚登記手續之同居,因有「入籍」之拘束,故兩造分手時當然需經離婚登記而「除籍」,才使能法理分離」,而沒有完成除籍手續之離婚,則是形同「事實分離」。

 

日本即使要承認台灣獨立,也需先經修憲程序,確定可「法理分離」才得以執行。日本若是要讓台灣得以和日本「法理分離」,就必須在其憲法中增列「分離條款」,將台灣「解編(exclude)」,以免除萬國公法架構內之天賦主權義務,使能和台灣徹底撇清關係。而,此舉同時也將提供琉球獨立之法理根據,並不符合日本之國家利益。日本如果是比照朝鮮獨立之模式「承認(recognize)台灣獨立」,此形同將台灣主權移轉予台灣人民,除了中國會反對,美國不會支持,根本不可能被聯合國所接納,除此以外,也違反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不得行使包括移轉以處分領土之「領土權力(right to territory)」之規定。

 

台灣地位之現狀是已和母國日本「事實分離」,由中國殖民政權代理美國軍事政府佔領,享有「事實領土權(de facto territorial rights)」。

 

For cases of foreign military occupation, "a people" is the entire population of the occupied territorial unit without distinction to the fact that prior to occupation, this territorial unit constituted the whole territory of another state or a part of it. 對外國軍事佔領之情況,「單一民族」是被佔領領土之全體人民,無論在被佔領前,事實上是另一個國家之全部領土或是領土之一部份。

 

The principle of self-determination is recognized as unlimited to the occupied people,  and the occupying state can not claim the applica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territorial integrity. On the other hand, the peoples under foreign military occupation can claim the broad application of both principles. 對被佔領民族自決原則之承認,並無設限(意即並非僅限於應承認被外國所軍事佔領之「國土性質領土」,其民族之「內部自決,也應承認被外國所軍事佔領之「非國土性質領土」,其民族之「外部自決」)佔領國是不得主張適用領土完整原則。相反地,在外國軍事佔領下之民族,是得以主張廣泛適用此兩個原則。

 

為能使讀者更精確解讀上述之國際法論述,說明分析如下:

 

1. 軍事佔領不移轉主權,故佔領國依「領土完整原則」,將佔領區併為領土是不被承認的。(聯合國規章)

2.  被軍事佔領前原為屬地、殖民地或佔領地等「非國土」性質之土地,其人民依「外部自決(external self-determination)原則」,主張脫離宗主國或佔領國,對外宣佈獨立並無損及宗主國或佔領國法定領土完整,是應被承認的。

 

外部自決是有關非國土性質領土分離以獨立之自決。

 

有關外國軍事佔領地,得以依「外部自決」而獨立實例,如下:

 

聯合國總會對在以色列軍事佔領下之「巴勒斯坦佔領地(the Occupied Palestinian Territories)」,引用許多決議文,承認巴勒斯坦人民自決之權利,包括獨立為巴勒斯坦國。19881115宣佈獨立之「巴勒斯坦國(the State of Palestine)」,原為「英國託管地(the British Mandate of Palestine)」之一部份,後來由約旦和埃及所佔領,19676510日之「以阿六日戰爭」後,以色列取代約旦和埃及在巴勒斯坦之佔領,故巴勒斯坦並非以色列之殖民地或領土一部份。以色列只是巴勒斯坦之佔領國,非宗主國, 巴勒斯坦也並非任何國家法定領土之一部份,故巴勒斯坦之自決獨立,並不違反聯合國規章之「領土完整原則」。

 

3.  被軍事佔領前,原為「國土性質」之佔領地,其人民在聯合國規章之「領土完整原則」架構內,依「內部自決(internal self-determination)」原則,主張回歸成母國主權下之「行政區或自治區」,是應被承認的。(想想台灣情況)

 

所謂內部自決,是在國土範圍(territorial boundaries)內,施行參與性民主之自決。

 

台灣在和日本「事實分離」後,是否就必然可依「自決原則」,經「公民投票」而「宣佈獨立」,期妄能獲得「國際承認」後,得以「法理建國」?

 

台灣既為萬國公法架構內,日本神聖不可分割之國土一部份,因此,台灣雖已和日本事實分離,礙於「國際承認」並不是意味即可依「自決原則」行使公投」,據此而片面宣佈獨立以建國。任何民族皆可自決以「建國」,問題是:辛辛苦苦所建之國家必須要能獲得國際社會承認。其中最關鍵,也非辦不可之手續,就是「向國際社會正式宣佈獨立」。在此之前,即使是所謂之「事實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ce)」,頂多也只能稱是「準國家(quasi-state)

或假國家(pseudo-state)」而已。 

 

Nation-building refers to the process of constructing or structuring a national  identity using the power of the state. 建國是有關以國家之力量,建構國家認同之過程。

 

Originally, nation-building referred to the efforts of newly-independent nations, notably the nations of Africa, to reshape colonial territories including the creation of superficial national paraphernalia such as flags, anthems, national days, national stadiums, national airlines, national languages, and national myths.

「建國」,原本是有關新獨立之國家,特別是非洲國家,重塑殖民地領土之努力, 包括創造國旗、歌、國定紀念日、國家廣場、國家航空、國家語言以及國家神話等代表國家形象之行頭。

 

以上之描述可知依國際法則,「建國」之前提是「獨立」,也就是說,必須先存在一個為國際社會所「承認」之新獨立國家,才有後續之「建國」方略。台灣要能建國之前提是:必須存在一個國際社會所承認之「台灣國」。也就是說,依「自決原則」所宣佈之台灣獨立,必須要能獲得國際社會之承認。

 

台灣如果只是企圖寄生在已腐朽之中華民國體制內淌渾水,無視常態之國際法則,以為只要透過有如「公投」之總統選舉,而無需宣佈獨立,即可成為主權獨立國家,這完全是自欺欺人之誤導。台灣地位之決定,並非止於選舉或公投之結果。台灣要能成為主權國家,就必須有以「公投(referendum)」結果為基礎,發佈「獨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而,光就參與公投資格之認定而言,已是一大挑戰。由於台灣是已和日本事實分離,故所謂台灣獨立, 重點是「向國際社會表達獨立意向」,而非「從那裡獨立」。利比亞依1947210日所簽訂之對義和約,被義大利放棄後,是於19511224在英法執行聯合國託管狀態下,「宣佈獨立」,而成為國際社會所承認之主權獨立國家。利比亞之在宗主國「從缺」狀態下宣佈獨立,足以証明獨立宣言並非和「有無宗主國」,而是和「有無獨立意向」有絕對相關。

 

Iraqi Kurdistan was de facto independent from the central Iraqi government between the Persian Gulf War and the Iraq War, but could not declare statehood out of fear of losing international support. 伊拉克庫德族是於波斯灣戰事及伊拉克戰事期間,事實獨立於伊拉克中央政府之外,然畏於失去國際援助不能宣佈獨立。

 

由上之實例可推知,台灣要成為獨立國家,就必須向國際社會宣佈獨立。台灣人如企圖以逾越美國對台灣佔領權利,及日本對台灣主權義務之方式,片面發佈在國際法上效力有如條約之獨立宣言,將不會獲得美國和日本支持,遑論承認。台灣在因獨立以致在國際間孤立無援情況下,讓中國有可乘之機,以武力併吞。東帝汶(East Timor)就是如此,19751128宣佈獨立,然在9天後,127即遭覬覦許久之「鄰國」印尼軍隊入侵,遭併吞達24年之久。有此前車之鑑,台灣即使確定不歸屬中國,宣佈台灣獨立仍將導致虎視眈眈之「中國惡鄰」以武力併吞,更何況有論述稱台灣主權歸屬中國,如其為真,則主張台灣應宣佈獨立以和中國分離,簡直就是「找死」之集體自殺行為,所以美國一再提醒台灣人不能公投自決以獨立。主張台灣應獨立,無論以何種方式,即使是依天賦不可剝奪之「自決權利」而公投,等同企圖將台灣推入火坑。

 

而有關「國際承認」之形式,歸納如下:

 

1. 是依法理而予承認:如俄羅斯之承認KosovoSerbia土。

                     

2. 非依法理而予承認:如土耳其之承認Northern Cyprus立。如美國之承認Kosovo獨立。如澳洲之承認印尼併吞East Timor

 

3. 是依法理而不承認:如美國之不承認Northern Cyprus獨立。如Serbia   不承認Kosovo獨立。如俄羅斯之不承認Kosovo立。

                                         

4. 非依法理而不承認:如俄羅斯之不願承認北方四島是日本固有國土。如日本之不便承認台灣是日本國土一部份。

 

俄羅斯總理Vladimir Putin曾於2008214,總統任期屆滿前之最後一次年度記者會中,批評歐洲及美國承認於2008217片面宣佈獨立之「科索沃(Kosovo)」,然而卻不承認於19831115也是片面宣佈獨立之Northern Cyprus是「雙重標準(double standards)」;但是,諷刺的是,俄羅斯在批評歐美有雙重標準時,一方面承認科索沃是「塞爾維亞(Serbia)」領土之一部份,另一方面卻不願承認「北方四島」是日本固有領土之一部份,同樣也是雙重標準。正如Putin言:

"Other countries look after their interests. We consider it appropriate to look after our interests. "其他國家關照他們的利益。我方認為關照我們的利益是適當的。

 

上述分析可以得知,「國際承認」完全是一種「政治運作」,無涉「義務」。

美國及日本無義務承認台灣獨立,正如同俄羅斯及塞爾維亞之無義務承認科索沃獨立。每個國家是基於各自「利益考量」,非基於包括「自決原則」之普世「人道考量」,而以運作「承認」。

 

Putin complained: "International law doesn't guard the interests of small countries."  Putin抱怨:「國際法並沒有保護小國家之利益。」

 

Putin道出國際社會皆是在本國最大利益考量下,選擇性「依法理或是不依法理」,用以盤算其外交方針之真實面。而,縱使企圖要迴避法理,只要國際法條仍然存在,無論民法或國際法,其最終仍將得回歸法理之軌道。堅持法理之正當性,台灣終將獲得最後之勝利,因為,這是普世價值。聯合國設立之目的:就是要依國際社會所共同遵守之法則,以維護世界和平。由此可推知,無論是要以中華民國之名義重返聯合國,或是要以台灣之名義加入聯合國,皆因不符國際法理,不可能實現。國際間有一個實例:

 

Serbia政府放話稱: "It is clear to everyone that Serbia will never recognize that quasi-state in Kosovo." 任何人都清楚塞爾維亞將永不承認,那個在科索沃之準國家。

 

相較之於Kosovo台灣領土只是長期因中國殖民政權代理美國軍事政府之「事實佔領(de facto occupation)」,而被誤認是「事實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ce)」,事實上,其連「準國家(quasi-state)」之地位都不是,頂多只可稱得上是個「假裝國家(pseudo-state)」。Kosovo片面宣佈獨立,在宗主國Serbia以及俄羅斯堅決不予承認情況下,就算是得到歐洲主要國家和美國承認,至今仍未能被接納為聯合國之會員國。必須清楚了解,美國單方面支持與承認並非萬靈丹。台灣如果效仿Kosovo片面宣佈獨立,除了美日兩國不會支持外,中國也將堅決反對的情勢下,將等不及加入聯合國,就將因中國之入侵而被併吞。主張台灣獨立。先不論是出發點是善意或惡意,至少將讓本土台灣人下更深一層之煉獄,而萬劫不復,是極不負責任之說法。

 

儘管台灣處境是如此險惡,本土台灣人應有如Putin之氣魄,向中國、美國和日本警告宣稱:

"We have done some homework, and we know what we will do."

我們是有備而來,且知道要怎麼做。

 

無論從「現實面或法理面」考量,台灣既無宣佈獨立以建國的可能,也無與中國併合之正當性。美國在政策上是不想再取得如波多黎各之海外屬地,然此並不至於讓台灣成為「無主地」,找尋台灣出路就得參考東帝汶經驗:

 

前已提及東帝汶是於19751128片面宣佈獨立,而於9天後之127,遭印尼軍隊入侵併吞,有關其法理地位之描述為:

 

1. It was declared the 27th province of Indonesia on July 17, 1976. Its nominal status in the United Nations remained that of a "non-self-governing" territory under the Portugese administration.

其在1976717被印尼宣示為第27省。而其在聯合國名義上之地位(歸屬)仍為葡萄牙政權下之「非自治領土」。

 

2. It was recogniz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as

non-self-governing-territory under Portugese administration between 1961-1999. 19611999間,被聯合國承認為葡萄牙政權下之「非自治領土」。

 

葡萄牙是於19751127依其"去殖民地化(decolonization)"之既定政策, 正式結束對東帝汶之統治以行"永久放棄(abandon)". 東帝汶方面於次日(1128)即片面宣佈獨立而和葡萄牙分離. 然在尚未獲得葡萄牙正式承認之時, 印尼即於1975127入侵而佔領東帝汶並進而於1976717將其併為第27.

 

東帝汶是在被葡萄牙正式永久放棄後而被印尼佔領將近24(197512719991031). 然而, 即使是在印尼執行"事實佔領"期間, 聯合國仍將其歸屬為葡萄牙"政權(administration)"下之"非自治領土". 東帝汶是在聯合國之介入處理下, 2002520日在獲得法理宗主國葡萄牙之"承認"後而正式成為被國際社會所接納之主權獨立國家.

 

台灣是在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b之規定不得恢復行使其對台灣之主權權利後, 讓自19451025起即在日本台灣領土執行佔領之中國軍事政府得以自1952428和約生效後, 轉型成本質為佔領兼流亡之中國殖民政權以代理美國軍事政府繼續佔領日本台灣至今.因此, 如比照聯合國處理東帝汶歸屬之邏輯, 無論是聯合國或征服日本之美國, 依國際法則, 皆應將尚在被中國殖民政權所"事實佔領"之台灣, 歸屬為日本"主權(sovereignty)"下之"被外國佔領領土(territory under foreign occupation)"才不致有雙重標準以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由於台灣並非殖民地性質領土, 故不應被歸類為"非自治領土(Non-self-governing Territories). 而事實上, 目前在聯合國所認定之16"非自治領土" 中並不包括台灣. 儘管如此聯合國憲章Article 73b追求自治之原則, 應仍適用於有權利主張"自治(self-government)"之本土台灣人.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other resolutions did not insist on full independence as the best way of obtaining self-government, nor did they include an enforcement mechanism.

聯合國憲章及其他決議案並無堅持"完全獨立"是獲得"自治"之最佳方案, 也無包含實施機制.

 

在聯合國Article 76b中述及"國際託管制度(International Trusteeship System)"之目標為: "to promote their progressive development towards self-government or independence as may be appropriate to the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 of each territory and its peoples ....."

(依可能適合個別領土及其人民之特殊情況而促其逐步往"自治""獨立"發展.) 足以証明聯合國對各民族所應發展的是"自治""獨立"並無持特定立場聯合國成立之宗旨是維護世界和平. 然而, 因經自治而自決之"片面宣佈獨立(Unilateral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往往導致爭端, 絕非聯合國所樂見.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does not emphasize the link between the principle of self-determination and the people under foreign occupation. 聯合國憲章並無強調外國佔領地民族之自決原則.

 

就外國軍事佔領而言, 由於軍事佔領涉及戰爭法, 在佔領不移轉主權之原則下, 佔領地如為他國之國土性質領土, 其民族在"領土完整原則"之架構內, 依其最大利益考量選擇"發展自治""回歸母國""內部自決"是應被承認的. 而佔領地如為殖民地, 屬地或如巴勒斯坦無特定主權歸屬佔領地之非國土性質領土, 其民族在和"領土完整原則"並無矛盾之前提下而宣佈獨立之"外部自決"也是應被承認的.

 

The withdrawal of the foreign power from the territory ipso facto realizes 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 The simple withdrawal of the alien authority is not sufficient if a territory and the population are under the authority of foreign power for some period of time. In this case, the internal self-determination has to be exercised by the free choice of new representing governors.

The requirement for the states to fulfill their obligations in good faith, in case the states hold plebiscites or referendums, embraces the requirement to determine the free choice of peoples concerned,  not the artificial one.

According to Antonio Cassese, states must refrain from altering the structure of the concerned "people" by moving populations in or out of the relevant territory.

自決權利是在外國勢力真正撤離領土之後,而得以實現。如果領土及其住民是已被外國政權統治一段期間,單是外國政權撤離並非即已功德圓滿,在此情況下,新代表政權之統治者,必須自由選擇得以執行「內部自決」。國家如要舉行普遍投票或公民投票,則必須真心而非假意履行其義務,以讓有關民族能自由選擇以決定。依聯合國專案處理國際事務之特任官,義大利籍國際法專家Antonio Cassese之看法,國家必須避免藉人口之「移入或移出」相關領土,而改變有關民族之結構。台灣領土面臨的問題是:大約有百分之十五的中國流亡來台之人士,問題複雜。

 

有關「外國軍事佔領」之國際法論述,和台灣目前處境頗有穩合之處:

 

1. 結合「軍事佔領和政治流亡」之「中國殖民」,經由大量中國難民之「移入」日本台灣,改變當地住民結構,導致當地之「民族特性消滅(the extinguishing of the ethnic identity)」,包括「語言消滅(liquidate)」等之文化消滅(ethnocide),藉改變民族特性,以「改變種族」之罪行,此種罪犯並不下於違反國際法之「滅種(genocide)」。由Antonio Cassese之見解,足以證明中國政治難民藉軍事佔領之便,大舉「移入」日本台灣領土以殖民,是違反國際法之非法行為。

 

2. 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b條文真正意涵,是規定日本不得恢復其在日本台灣領土行使主權權利。致使台灣之法理地位,應是有如自日本正式向盟軍投降之194592,至中國執行軍事佔領前之19451024,計53天之「主權權利」空窗期,為日本主權下之「自理(self-rule)」,如「無組織(unorganized)」則稱為「自律(self-regulation)」,而如「有組織(organized)」則稱為自治(self-government)」。

 

3. 台灣在經中國殖民政權至少65年之外來統治後,無論是要遵循舊金山和平條約之規定,以行地位正常化或是要行使內部自決,其前提是美軍需行佔領正常化,以設立「台灣民政府」,並撤離代理美國軍政府執行台灣佔領之中國殖民政權。

 

以上所探討之國際法論述及實例,可以結論如下:

 

1. 日本於193741起,在台灣推行「皇民化(japanization)」運動,及至8年後之194541經由明治憲法施行於「全台灣」,而將台灣編入為日本國土一部份。而,無論是日本或美國皆未「誠實面對」此歷史事實。194541是台灣地位從「未編入(unincorporated)之殖民地,轉型成「已編入(incorporated)」之國土一部份之「分水嶺」,或許可說正是台灣地位問題之「原點」。41就歐美國家觀點而言,或許只是可以作弄人之「愚人節」,在日本政府體制內,卻是重要指標日,和日本有關係之台灣自不例外。

 

2. 從領土分離角度來看,台灣和日本雖是已事實分離,然而並未法理分離。因此,台灣要能成為主權獨立國家,就必須先和日本完成法理分離,進而向國際社會宣佈獨立,並獲得日本之承認。其前提就是日本國會必須先修憲制訂「領土分離條款」,以為「解編」包括台灣之任何日本領土法源。

 

而,日本國會如要為台灣量身訂制「領土分離條款」,等同提供「琉球獨立」之法源依據,可預見的後果是:讓中國勢力有機可乘,以推進至台灣和琉球,其勢必將影響日本國家安全,完全「背離日本利益(against Japanese interests)」。因此,合理推論,日本國會制訂「領土分離條款」機率為零。

 

3. 比照聯合國將葡萄牙自「永久放棄(abandon)」後,至承認獨立前之東帝汶歸屬為葡萄牙「政權(administration)」下之「非自治領土」之國際法邏輯,日本自「放棄(renounce)恢復」行使主權權利後,至承認獨立前之台灣應是歸屬於日本「主權(ownership)」下之「自治區」。也就是說,台灣在獲得日本承認為獨立國家之前,即使已是和日本事實分離,依舊金山和平條約規定,國際法理之輯,以及聯合國實際判例足以推論:「台灣目前法理地位(present status de jure)是歸屬日本之自治區」。

 

4. 由事實獨立狀態下之科索沃宣佈獨立,雖獲美國承認,然因宗主國塞爾維亞不予承認,仍無法獲准成為聯合國會員國之實例,可推知:美國單方面所承認獨立之國家,並非就能夠在國際社會暢行無阻。由東帝汶之獨立需獲葡萄牙而非印尼佔領國承認可以推知,台灣獨立在法理上,需獲日本而非中國殖民佔領政權之承認。而,日本在舊金山和平條約之規範下,已喪失包括「承認台灣獨立」之領土處分權,無承認台灣獨立之立場。此,如果本土台灣人向美國方面所訴願之標的是「台灣主權」,此有如「緣木求魚」,就算美國支持及承認台灣獨立,台灣也終究是走不進聯合國大門。

 

5. 日本將台灣編入國土後,在萬國公法(the Law of Nations)架構內,對台灣有「天賦不可移轉」之主權義務及其所衍生之「非天賦可移轉」之主權權利。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後,日本對台灣放棄恢復,自敗戰投降即已被移轉予中國殖民政權之主權權利,而其對台灣之主權義務,則是與被懸置之日本國家主權同步恢復。此,本土台灣人如是在萬國公法架構內,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b規定,行使「內部自決」,訴求日本主權下之「自治」是應被承認日本有義務「默從(acquiesce)」敦促美國終止中國殖民政權代理美國軍事政府執行台灣佔領,實現台灣地位正常化。而且如果訴求比照「琉球返還」模式,回歸日本雖也應被承認,然此因偏離和約規定軌道,必須是在美國之同意下參照Italian Somaliland之處分模式,才可能實現。本土台灣人如是在萬國公法架構外,行使「外部自決」訴求獨立建國,則其已逾越主權義務範疇,日本並無義務承認以配合。

 

6. 所有和台灣歸屬有關之「戰時聲明(wartime statements)」包括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及日本投降書,皆於1952428,因對日條約生效而「成為失效(become null and void)」,已經走入歷史。日本在恢復其主權國家地位後,舊金山和平條約成為台灣歸屬之「唯一根據」。因此,台灣歸屬和「中國(PRC/ROC)」是毫無關連。而,此並不意味台灣主權就自動歸屬本土台人。由於台灣先民對政權並無概念及意圖,未曾建構統一台灣之主權,故本土台灣人並無資格稱「擁有台灣主權」。台灣主權是由日本所建構完成的,因而無需以「歸還(return)方式」移轉予中國及本土台灣人。

 

7. 本土台灣人如依照國際法理,無法建立「台灣國」;是,如果在萬國公法架構內,建構「聯邦自治」性質之「日台聯邦國」,有如蘇格蘭之於「英國(the United Kingdom)」之「國中國」地位,則並非不可能。而,素來習於外來統治之本土台灣人之政治素養,依作者目前所體認,基本上連是否有自治能力都令人存疑。本土台灣人如無法順利自治,訴求納入日本之行政體系,則是萬國公法架構內之另一選項,然需徵求美國諒解及同意才可行。

 

8. 日本依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取得台灣領土後,可說是從台灣登上世界舞台而成就萬國公法中之「一等國」。日本和台灣原本就是高度互補之經濟體,具有命運共同關係。台灣未來的活路是:重振過去和日本熱絡商旅往來,而如是被吸入中國政經之大黑洞,註定是死路一條。對本土台灣人而言,最有利的,除了日台同登一等國外,無法做他想。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  秘書長

2011/05/0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