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投稿民意檢視專欄 (公眾人物,媒體人物)>日本天皇的主權與誰擁有日本領土台灣之主權? ~ 林志昇
日本天皇的主權與誰擁有日本領土台灣之主權? ~ 林志昇

[原著]

[Formosa]於2011-10-03 22:08:52上傳[]

 

日本天皇的主權與誰擁有日本領土台灣之主權? Is Roger Lin right, or is John Hsieh right rather

日本天皇的主權與誰擁有日本領土台灣之主權?

Is Roger Lin right, or is John Hsieh right rather

作者: 櫻川武藏(台灣民政府 國安參謀聯席會議 委員 )

2011年10月4日 初稿

答覆與評論

I like this: "「詭辯台灣國際地位有如詭辯神學一般,花時間在上頭並不會非常有用,因無論你走那條路,都會讓自己陷入更多麻煩。"

I also like this: "

日本國憲法(和平憲法)194753施行後,日本天皇依憲法第4-1, 只能執行憲法所規定之國事,無有關政府之權力(shall not have powers related to government)

"............so, Is Roger Lin right, or is John Hsieh right rather, re: Japan's "Residual sovereignty" ? Or, is it "Inherent sovereignty" of ....(Treaty of Simonoseki).....??? Or, Is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simply a forgotten treaty? No wonder the native people of Taiwan have been trapped inside the "political purgatory" since World War ended.

-------------------------------------------------------------------------------------------

 一. 顯然謝鎮寬(John Hsieh )先生的觀點僅針對日本國憲法本身國內權利義務不涉及領土主權(de jure internal non-territorial sovereigns)之解讀,在論及屬國際戰爭所遺留下來關於君王(國家)主權法理的約束與界定,他沒有參考其他更高法理(法律),無論是自然法,國際公法,或普通法律。

 二. 對深入套探討國際公法對日本台灣法理地位歸屬而言,必須明瞭「主權,(sovereignty)」涉及不但有主權之「權利(sovereignty rights)」成分,也相對的有主權之「義務(Sovereignty obligations)」成分。「主權權利」(sovereignty rights)是可以分開成不同成份加以處置的(Sovereignty is divisible),例如「主權權利」通常至少可以被分成大家所熟悉的「Right」、「Title」、「Claim」、...等權利部分。而且主權更是可以經無限之次數,以不同的手段方式的將其被“分開”與“再細分”的(dividied and subdivided),可以被“取得”與“喪失”的(acquired and lost),可以被“限制”與“擴增”的(restricted and enlarged)。

 [Sovereignty] has been dividied and subdivided, acquired and lost, restricted and enlarged, times without number, and by various means, during the world's history. . . .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is full of examples of two or more nations being merged into one, and of one divided into two or more; of sovereignty lost by conquest or by voluntary surrender, and sovereignty acquired by rebellion or voluntary association. To say that a State cannot surrender or merge her own sovereignty, is to deny the existence of sovereignty itself; for how can a State be sovereign [having supreme power above all other things in life and not be able to] . . . dispose of herself? (Amos Kendall, Autobiography of Amos Kendall, William Stickney, ed., 1872, p. 597)

 三. 主權(De jure or legal sovereignty)是屬於國家之君主(君主地王國)或國家(民主或共和政體國家)。除非擁有主權的君王自願永遠放棄其主權,否則其享有的主權(De jure sovereignty)是神聖不可侵犯的(inviolability)。神聖不可侵犯的主權的定義就是除非經君王自願同意否則君王擁有的主權不可以加以奪取或壓制(be defeated or overcome)。神聖不可侵犯主權的原則就是佔領權國可能取得事實佔領控制權但是被剝奪的主權仍然法律上屬(被廢黜)君王所擁有;而且只要不宣稱放棄(主權),君王與其永世萬代繼承者一直合法擁有其權利。

 The principle of the inviolability of sovereignty means that the occupying power may obtain de facto sovereignty, but the ousted sovereign [the deposed monarch] retains it de jure;" and he retains it on a never ending basis as long as he, and his heirs, never give up, but maintain their rights throughout their generations forever. (Karen Guttieri, "Making Might Right: The Legitimization of Occupati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 Le Centre Sheraton Hotel, Montreal, Quebec, Canada, March 17, 2004: www.allacademic.com/meta/p73837_index.html)

 There are not different kinds of sovereignty. A sovereign state is not a particular form of constitution, such as a monarchy or republic or democracy. Nor is it a particular style of governance. Sovereignty is a political and legal foundation upon which various sorts of state[s] . . . can be erected, and styles of government carried on. If states are sovereign, their ruling authority will have the same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supremacy and independency no matter how they are otherwise constitution or governed. (Sovereignty: Evolution of an Idea, 1988, pp. 10-11)

 主權只有一種,沒有不同種類的主權。主權國家並不因其具有諸如屬君主立憲制、共和制或民主制度的特別的不同憲法型態,或受因屬一特殊性質的政府統治型式而產生不同的主權國家。(也就是,日本天皇對其皇土日本台灣領土之主權之擁有,不會因為日本內部憲法之變更,或日本政府內閣型式的變更而改變天皇對其天皇皇土日本台灣之主權之擁有狀態)。君主或國家主權為政治與法律的根基,不同種類的國家之建構以及不同型式政府的管轄營運均建立在此一相同的主權基礎上。假如一個國家為主權國家,則不論其採取任何一種憲政體制,其統治當局必須要具有至高無上與獨立之權利的基本特徵。

 四. 日本為日本君主立憲制之君主二元制國家,將以上之君主以天皇替代之,就可以瞭解,日本天皇擁有其皇土(包括日本台灣)之主權。天皇並未宣佈其放棄其皇土(包括日本台灣)之主權。根據日本國憲法(和平憲法),就算是日本天皇將其皇土的管理權(注意;管理權非主權,而且政府首相為天皇所認命)委交給日本政府執行,但是日本天皇還是擁有包括管理權在內的其他皇土之主權。日本天皇皇土之管理權,對天皇而言還是屬天皇所擁有,只是天皇把他皇土之管理權交給日本政府,天皇自己不親自管理。同時,天皇皇土之其他神聖不可侵犯的主權(包括主權權利與主權義務)還是永世萬代為日本天皇所擁有。

 就算是昭和 21(1946 )年 11 月 3 日公布,翌年(昭和 22 年) 5 月 3 日施行之日本國憲法規定日本天皇只能執行憲法所規定之國事,無有關政府之權力(shall not have powers related to government),但是日本天皇還是皇土主權(包括管理權)之擁有者。所謂Powers related to government,日本政府亦只不過是受天皇委管理權之代執行權者,日本政府非管理權之擁有者,管理權之所有者為日本天皇,切勿把政府之管理權與(君王皇土之)主權混為一談。也就是說日本內部的主權(天皇的統治權)的變動並不影響到外部君王或國家(日本天皇)對其所擁有領土的外部主權(日本台灣領土之主權)。

 五. 日本國憲法相關條文

 光看日本國憲法第 六與七條,它載明日本天皇對其暫時剝削部份主權中的管理權後所剩下的剩餘統治權就已經夠大了:

 憲法第6條:

天皇根據國會的提名任命內閣總理大臣。

天皇根據內閣的提名任命擔任最高法院院長的法官。

Article 6:

The Emperor shall appoint the Prime Minister as designated by the Diet. The Emperor shall appoint the Chief Judge of the Supreme Court as designated by the Cabinet.

 

憲法第7條:

頒布憲法修正案,法律,內閣命令和條約。召開國會。 解散眾議院。 公告國會議員大選。 認證任命和解除國務大臣,及其他法定官員,全權大使和部長。 認證一般和特殊的特赦,減刑處罰,緩刑,並恢復權利。 授予的榮譽。認證確認書和其他法定外交文件。 接見外國大使和部長。 履行慶典儀式。」

Article 7:

The Emperor shall, with the advice and approval of the Cabinet, perform the following acts in matters of state on behalf of the people: (1) Promulgation of amendments of the constitution, laws, cabinet orders and treaties. (2) Convocation of the Diet. (3) Dissolution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4) Proclamation of general election of members of the Diet. (5) Attestation of the appointment and dismissal of Ministers of State and other officials as provided for by law, and of full powers and credentials of Ambassadors and Ministers. (6) Attestation of general and special amnesty, commutation of punishment, reprieve, and restoration of rights. (7) Awarding of honors. (8) Attestation of instruments of ratification and other diplomatic documents as provided for by law. (9) Receiving foreign ambassadors and ministers. (10) Performance of ceremonial functions.

 第九章、修訂

憲法第96

本憲法的修訂,必須經各議院全體議員三分之二以上的贊成,由國會創議,向國民提出,並得其承認。此種承認,必須在特別國民投票或國會規定的選舉時進行投票,必須獲得半數以上的贊成。憲法的修訂在經過前項承認后,天皇立即以國民的名義,作為本憲法的一個組成部分公布之。

Article 96:

Amendments to this Constitution shall be initiated by the Diet, through a concurring vote of two-thirds or more of all the members of each House and shall thereupon be submitted to the people for ratification, which shall require the affirmative vote of a majority of all votes cast thereon, at a special referendum or at such election as the Diet shall specify. 2) Amendments when so ratified shall immediately be promulgated by the Emperor in the name of the people, 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is Constitution.

 

根據上面的條款,也就是說,只要日本人民與國會內閣同意,日本天皇回復明治憲法「天皇是整個國家主權的實體」之天皇所享有的實權地位不是完全沒有既有法律途徑可依循的。

 憲法第98條:

本憲法為國家的最高法規,與本憲法條款相違反的法律、命令、詔敕以及有關國務的其他行為的全部或一部,一律無效。

日本國締結的條約及已確立的國際法規,必須誠實遵守之。

Article 98:

This Constitution shall be the supreme law of the nation and no law, ordinance, imperial rescript or other act of government, or part thereof, contrary to the provisions hereof, shall have legal force or validity. 2) The treaties concluded by Japan and established laws of nations shall be faithfully observed.

 六. 日本台灣裔天皇臣民參政母國中央國會殿堂之詔書與法令仍然有效

謝鎮寬(John Hsieh )先生 引用日本國憲法第98條之內容作以下之推論:

●至於1945年4月1日天皇所頒布給台灣人民參政權之詔書(ImperialRescript),其與新憲法發布之時自動失效。(參考第九十八條之規定。)By: 謝鎮寬(John Hsieh )先生

●有人問:「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以後,台灣住民是否仍有日本天皇所賦予的參政權?」依據日本憲法第九十八條之規定,舊金山和平條約之法律位階係超過1945年4月1日天皇所頒布詔書之內容。因此這個問題的答案必須是否定的。By: 謝鎮寬(John Hsieh )先生

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1/201110020115591001.htm

 經比較《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 朝鮮及臺灣住民政治參與之詔書》並無與日本國憲法任何違反抵觸之處。根據憲法第98條之規定法令詔敕構成無效之規定要件為「與本憲法條款相違反」而並非時效之條件。否則,所有昭和 22 年 5 月 3 日日本國憲法施行日以前所頒布的日本法律、命令、詔敕以及有關國務的其他行為施政計畫豈不通通亦應失效,則天下豈不大亂。

 日本天皇扔仍然擁有皇土日本台灣之主權,現今日本台灣人未能根據日本國憲法第三章、國民的權利與義務規定受到憲法保障得參與母國中央國會政治參與之權乃因上處受到主要佔領權國美國佔領管轄狀態之緣故,一但台灣法理地位恢復正常化後,日本台灣人得以恢復日本國籍之身份,當然可以要求根據日本國憲法之規定恢復天皇詔書授予臺灣住民政治參與之權。

 事實上,經查證《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 朝鮮及臺灣住民政治參與之詔書》與《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法律第三四号・衆議院議員選挙法中改正法律》事關日本台灣人參政的詔書與法律,仍然迄今有效,仍被日本國立公文書館歸類納入屬有效之行政公文書。並未被歸入已失效之【日本廃布令(法律・勅令)】類別。(參考:附錄三: 證明日本台灣裔天皇臣民參政母國中央國會殿堂之詔書與法令仍然有效)。

可以見證日本母國正等待日本台灣人重回母國的懷抱,讓日本台裔日本天皇臣民能與和裔天皇臣民議員代表共會中央國會殿堂中。謝鎮寬(John Hsieh )先生上述文章所提論點不符事實法律與國際法理之適用性況。

 再者,依據《舊金山和平條約》的相關條款並未規定日本放棄領土之主權,日本放棄的僅是日本政府之對日本台灣管轄權之執行權,日本台灣的主權還擁有在日本天皇的手中。因此,根據《舊金山和平條約》完全不可能推論出如謝鎮寬(John Hsieh )先生之看法認為: 「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以後,台灣住民是否仍有日本天皇所賦予的參政權?」之否定答案。此誤解,乃在對《舊金山和平條約》第二(b)條文: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之錯誤解讀之故。這方面的文章,林志昇博士與作者的文章已有非常充分的探討。最明確的證據,可參考下文:

 1. 比較終戰對日本和約草案之改變用辭,更證明依據簽署版本《舊金山和平條約》之規定:台灣主權還擁有在日本(天皇)國家手中。

http://taiwanyes.ning.com/profiles/blogs/1970702:BlogPost:1807060

2. 主張:「日本已放棄領土台灣主權」,就是在主張:「台灣的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http://taiwanyes.ning.com/profiles/blogs/1970702:BlogPost:1785473

 參考比較比較終戰對日本和約草案與最後簽署版本《舊金山和平條約》之該內容之用辭改變,明確證明:[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管轄權)不等於是[sovereignty](主權)。
日本政府在《舊金山和平條約》裡放棄的是對日本台灣的「管轄權」不是「主權」。

台灣主權還擁有在日本(天皇)國家手中。

主張把其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看做等於是[sovereignty]者,就可以達成:
台灣與澎湖的主權是屬於中華民國所有。同時,因為中華民國已經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並繼承,所以主張把其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看做等於是[sovereignty]者,可以達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台灣與澎湖的主權之最終目的。

 . 結論

 國際公法乃將自然法條文應用到處理國家與主權之行為與事務的法律,因此,把屬君王或國家的主權觀念如以規範自然人行為事務的普通民法不是動產法律的觀念相互比擬的話就不難瞭解其主權的概念。假如把一片土地比擬為天皇的皇土,對土地本身的權利至少包括: 土地之「所有權」及所衍生的「使用權」、「管理權」、「出賣權」、「分割權」、「典當權」…等。土地地主為土地所有者,擁有該土地上述所有土地之權(相當於君王或民主國家之主權),但是地主也唯有地主可以決定將所有土地之權加以處分,地主可以決定本身保有各權,或將「使用權」與「管理權」交由其他指定者替其代為管理其土地或直接允許另外者使用其土地。但是除地主本身外,其他者無權利行使出賣、分割或典當之權。被委任代為管理或被允許使用者或許在若干條件下把「使用權」、或「管理權」轉讓給另外第三者,但除必須經地主持同意外,日後上述使用或管理權利之交還亦須歸還給原地主。比照對此普通民事法律之體認,就不難瞭解牽涉到日本台灣主權之下列關於國際法與舊金山和平條約所引申出來的爭議之莫須有:

 ●佔領不得轉移主權。

●台灣土地的主權還擁有在日本天皇的手中,只是暫時不能治理。

●美國沒有擁有日本台灣的主權,美國只擁有佔領地日本台灣的佔領管轄權。

●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擁有日本台灣的主權。

●台灣的法理地位現況為:「日本主權領土美國佔領管轄權中」。

●美國政府(美國的國防部、國務院等單位)否認美國擁有台灣領土主權。

●舊金山和平條約沒有把日本天皇擁有的天賦神聖不可侵犯的日本領土(天皇皇土)主權剝奪,只是把天皇交付給日本政府代為治理之管轄權放棄給美國軍事政府承接。根據國際公法與舊金山和平條約,日本台灣的主權還握在日本天皇之手中,與日本台灣的管轄權(構成主權權利之一部份)之權源頭亦為日本天皇所擁有,只是執行權暫時握在美國之手中,日後美國若欲放棄日本台灣的管轄權之執行權者角色時,亦應將日本台灣的管轄權交還給日本天皇或經日本天皇同意的繼續者。

●天皇皇土之其他神聖不可侵犯的主權(包括主權權利與主權義務)還是永世萬代為日本天皇所擁有。就算是日本國憲法規定日本天皇只能執行憲法所規定之國事,無有關政府之權力(shall not have powers related to government),但是日本天皇還是皇土主權(包括管理權)之擁有者。所謂Powers related to government,日本政府亦只不過是受天皇委管理權之代執行權者,日本政府非管理權之擁有者,管理權之所有者為日本天皇,切勿把政府之管理權與(君王皇土之)主權混為一談。

●比較終戰對日本和約草案之改變用辭,更證明依據簽署版本《舊金山和平條約》之規定:台灣主權還擁有在日本(天皇)國家手中。主張:「日本已放棄領土台灣主權」,就是在主張:「台灣的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 附錄

 附錄一:

最終地位。 Ultimate Status~ By: 林志昇 博士

http://taiwanyes.ning.com/profiles/blogs/ultimate-status-by

 日本政府賦予殖民地住民參政權:

(摘取自上列文章相關內容)

小磯內閣在第86回帝國會議會期結束前,於1945年3月17日提出眾議院議員選舉法中改正法律(法律第34號),進行審議賦予參政權,貴族院/眾議院議員選舉法中改正法律案特別委員會,是於1945日3月25日採決提案,於1945年4月1日公布。

 法律第三十四號:

 朕樞密顧問ノ諮詢ヲ經テ帝國議會ノ協贊ヲ經タル眾議院議員選舉法中改正法律ヲ裁可シ茲ニ之ヲ公布セシム

裕仁

昭和二十年四月一日

內閣總理大臣 小磯國昭

 裕仁天皇經諮詢樞密顧問並經帝國議會協贊,裁可眾議院議員選舉法中改正法律(法律第34號),於1945年4月1日公布。

有關審議結果是:

 1. 眾議院方面

繳納直接國稅15円以上者,得享有眾議員選舉權,眾議院議員分配朝鮮23名而台灣5名。

 2. 貴族院方面

貴族院議員是由總督推薦,分配朝鮮7名而台灣3名。

 朝鮮及ヒ台灣住民ノ國政參與ニ關スル詔書(昭和2041)

朕惟フニ朝鮮及台灣ハ我カ統治ノ下既ニ年アリ教化日ニ洽ク習俗同化ノ實ヲ舉ケ今次征戰ノ遂行ニ寄與スル所亦尠シトセス朕深ク之ヲ欣フ
朕ハ茲ニ特ニ命シテ朝鮮及台灣住民ノ為ニ帝國議會ノ議員タルノ途ヲ拓キ廣ク眾庶ヲシテ國政ニ參與セシム爾臣民其レ克ク朕カ意ヲ體シ諧和一致全力ヲ舉ケテ皇猶ヲ翼贊スヘシ

裕仁
(天皇 御璽)

昭和二十年四月一日

內閣總理大臣 小磯國昭

 1945年4月1日頒布天皇詔書(Imperial Rescript)給台灣人民

裕仁天皇感念朝鮮及台灣兩地人民為日本征戰效命,於美軍發動沖澠戰役之L-Day(登陸)當天,亦即1945年4月1日,特別頒布詔書賦予代表朝鮮及台灣住民之議員,進入帝國議會參與國政之參政權,在大日本帝國體制下,日本天皇頒布詔書其法律效力是高於一般法令,日本政府必須遵照執行。因此,就天皇體制而言,詔書只有「是否仍適用」?無「是否有時效」問題。天皇詔書只有天皇另立詔書,才可能廢棄。自明治開朝以來至今,日本天皇頒布詔書中,唯獨該參政權賦予詔書尚未實現。日本國憲法(和平憲法)第98條-1之架構內,日本天皇實際上也不能頒布詔書,廢棄該詔書。

 日本國憲法(1947年5月3日施行)

 

第九十八條

1. この憲法は、國の最高法規であつて、その條規に反する法律、命令、詔勅及び國務に關するその他の行爲の全部又は一部は、その效力を有しない。

Article 98

1. This Constitution shall be the supreme law of the nation and no law, ordinance, imperial rescript or their act of government, or part thereof, contrary to the provisions hereof, shall have legal force or validity.

第九十八條
本憲法為國家的最高法規,與本憲法條款相違反的法律、命令、詔敕以及有關國務的其他行為的全部或一部,一律無效。

裕仁天皇是感念朝鮮及台灣兩地人民為日本征戰效命,特別頒布詔書,賦予代表朝鮮及台灣住民之議員進入帝國議會,參與國政之參政權。

 就朝鮮而言,原先供奉於東京靖國神社之朝鮮裔日本兵靈位,已因南北朝鮮各自獨立而全數移回。由於南北朝鮮之最終地位(ultimate status)已確定,是聯合國所承認主權獨立國家,裕仁天皇在1945年4月1日所頒布之詔書中,所提及之朝鮮住民已不再是日本國民,無參與日本國政立場,故該詔書已不適用於朝鮮住民。

 可是,就台灣而言,裕仁天皇詔書中所賦予台灣住民之參政權,至今依照日本法律應仍適用,其理由如下:

 1. 台灣尚未達最終地位,國際社會並不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

 2. 日本政府於1979年9月29日廢除日華台北和約後,已無立場繼續視詔書中之台灣住民為中華民國國民。美國高等法院也認定本土台灣人無國籍。

 3. 台灣在萬國公法架構內,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b),應是日本「自治之國土一部份。」

 4. 在「日本國土內自治」之架構內,日本政府因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b)放棄對台灣行使主權權利,不得治理台灣,基本上,和台灣住民參與日本國政是毫無矛盾或衝突。日本政府被同盟國剝奪台灣管轄權,並不意味日本政府就可順勢取消台灣住民之參政權。台灣住民參政權是日本天皇所賦予,日本政府並無立場予以取消。

 5. 裕仁天皇詔書直到今天應仍適用於台灣住民,這是法理上的約束,然而,台灣住民之參政權在台灣最終地位確定前,因台灣仍處於被佔領(occupied)狀態、被懸置(suspended),以致於尚待實現(to be realized)。

 6. 台灣住民能依裕仁天皇詔書享有參政權,是台灣先民流血流汗,甚至犧牲生命所換來的結果。至今仍供奉於靖國神社之3萬9千100名本土台灣人,在太平洋戰爭期間陣亡之台灣裔日本兵英靈,是為裕仁天皇於1945年4月1日所頒布之詔書仍適用於台灣住民背書。日本政府至今仍將台灣裔日本兵英靈供奉於靖國神社,就必須承認該詔書至今對台灣住民仍有效力。原來台灣地位的關鍵就在靖國神社中,而台灣人英靈就是這樣默默地在保衛台灣,是以台灣民政府參拜供奉於靖國神社內之台灣人英靈不但是正當,且必要。

 附錄二:

參考文件一:

《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 朝鮮及臺灣住民政治參與之詔書》

1945(昭和二十)年4月1日,日本天皇下昭

《詔書四月一日・朝鮮及台湾住民政治参与ニ関スル詔書》,正式將日本憲法實施在日本領土福爾摩沙與澎湖,從此日本台灣地區住民由日本國民依法變成日本公民,與日本內地人民享有相同之選舉權與被選舉權的平等公民身份,自此起,福爾摩沙與澎湖的領土,依國際法之定義,正式納入日本神聖不可分割之領土一部份。

 《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 朝鮮及臺灣住民政治參與之詔書》

(漢語譯文 by 櫻川武藏 )

 詔書

朕思以為,朝鮮及臺灣,在吾之統治之下經有多年。此其間,遂為教化廣被,已竟習俗同化之實績。且此次征戰之遂行,亦貢獻良多。 為此,朕感深心欣喜。

朕茲此特令,全面性開放拓置供朝鮮及臺灣住民成為帝國議會議員之門路,以使眾民得以廣為參與國政。 爾等臣民,務必善體朕意,和諧一致,全力輔佐朕之皇國大政。

裕仁(天皇 御璽)

昭和二十年四月一日

 《詔書四月一日・朝鮮及台湾住民政治参与ニ関スル詔書》之裕仁天皇真跡影像:

參考文件二:

《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法律第三四号・衆議院議員選挙法中改正法律》

(頁數眾多,謹提供部份內容)http://taiwanyes.ning.com/profiles/blogs/ultimate-status-by

 附錄三:

證明日本台灣裔天皇臣民參政母國中央國會殿堂之詔書與法令仍然有效:

 參見以下之公文檔案階層圖:

【日本廃布令(法律・勅令)】為存放廢除之公文法令,《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 朝鮮及臺灣住民政治參與之詔書》並未歸入此類。

【 朝鮮及台湾住民政治参与ニ関スル詔書】→【御署名原本(昭和22年5月2日以前)】

→【太政官・内閣関係】

●【廃布令(法律・勅令)】→ 【太政官・内閣関係】

根據另外公文書檔案系統國立國會圖書館編列的【廃止法令検索検索結果一覧】勅令類表中亦無列出:

仍然有效的《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 朝鮮及臺灣住民政治參與之詔書》則不在上表中。

 檢驗以下兩件已公布之法律第38号與第41

●昭和20年【法律第三十八号 戦時緊急措置法】

●昭和20年【法律第四十一号 衆議院議員選挙法第十条ノ特例ニ関スル法律】

兩件法律均歸入日本國立公文書館歸類納入屬【廃布令(法律・勅令)】>【廃布令法律・昭和十九年∼昭和二十年】類別表中如圖所示:

兩件法律亦均歸入另外公文書檔案系統國立國會圖書館編列的【廃止法令検索検索結果一覧】法律類表中列出如圖所示(順序13 & 16):

仍然有效的《裕仁天皇1945年四月一日・ 法 律 第 三 四 号 ・ 衆 議 院 議 員 選 挙 法 中 改 正 法 律》則不在上表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