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曹長青:如果沒有這些台灣人(悼王敏昌去世五週年)
曹長青:如果沒有這些台灣人(悼王敏昌去世五週年)

[原著]

[曹長青]於2017-08-05 22:08:08上傳[]

 


CH 1




如果沒有這些台灣人

 

曹長青

 

海內外悼念台灣人科學家王敏昌的活動在八月中旬就成功地完成。當時就準備寫篇文章做個總結。但因大紐約區的捐款統計一直沒完成,再加我的其他寫作等就擱下了。但現在仍覺得還是應該用文字向支持這項活動的鄉親們表達衷心的謝意。

 

其實在六月底聽到王敏昌被再次送醫、他寫出《與妻訣別書》時,就想寫文章呼籲「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NATMA)給王敏昌頒發一個「醫學貢獻獎」,讓他在世時得到應有的榮譽。對這樣一位作出重大醫學貢獻、挽救了無數人生命的科學家,應該讓他在活著的時候,感受一份人們的感激之情。可是不巧那時我也生病而無法寫作。還沒等我完全好轉,敏昌就溘然辭世。這時更覺得,如不組織一場隆重的追悼會,讓更多人知道PSA是台灣人科學家的發明(也是宣揚台灣),那就再難有機會了。

 

我的呼籲書發出後獲強烈反響。很多台灣人社團僑領都能理解這個活動的意義,給予支持。像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不僅現任總會長許昭雄醫師參加聯署,15位前任總會長也都參加,其中多位都是熱心的陳惠亭前會長主動幫助聯絡的。許昭雄醫師還親臨追悼會致辭,由醫師總會會長來高度評價王敏昌發明PSA的醫學貢獻,是最恰當不過的。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還有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全美台灣婦女會,以及美國的三大台灣會館(紐約,洛杉磯,北加州)的當任理事長和前任等,都報名參加。資深僑領李木通(美洲台灣日報社長)率五位洛杉磯台灣會館現任和前理事長參加,對這項活動給予全力支持!

 

上屆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總會李學圖會長不僅自己參加聯署(並捐款),還熱心聯絡到現任和前任會長等。敏昌是教授協會的資深會員,有這些教授協會的會長們參加治喪委員會,更增加追思活動的意義。

 

這裡更應該感謝的是遠在台灣的彭明敏先生。彭先生是綠營中德高望重的精神領袖,更是我最尊敬的台灣人(不是之一)。當年在學界和政界的台灣人中,鮮有人的地位超過彭明敏先生;國民黨曾很器重、並重用他,蔣介石也曾親自接見他。但他拒絕了蔣家父子的「招安」,堅持知識分子的獨立人格,並冒著生命危險,在近半個世紀前就發表了《台灣人自救宣言》。這個宣言不僅迄今不過時,而且其站的角度之高(從人的權利角度,而不是狹隘的民族主義)也是迄今沒有任何台灣人的文獻所超過的。彭先生當年的智慧和勇氣,今天想來更令人肅然起敬,因為那種勇敢和獨立精神越來越罕見了。所以,由彭先生領銜「王敏昌治喪委員會」,是對一生愛台灣的敏昌先生很大的榮譽。

 

廖述宗教授和吳澧培前資政共同擔任治喪委員會副主委,也是最恰當不過。作為海外唯一親綠的台灣中研院院士,廖教授是著名的研究類固醇荷爾蒙等治癌藥物的生化專家,其學術成就被認為應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可這位老教授卻對「諾獎」相當反感。他曾應邀到瑞典開會,當諾獎委員會徵詢他意見如何改進這個機構時,他竟當面回應說:Abolish!(廢除)。他認為諾貝爾獎明爭暗鬥,已失去往昔的崇高意像。今天多少人為得「諾獎」而爭破頭,但廖先生不僅沒興趣,甚至當面直言應該廢除,也是罕見的膽識!作為和王敏昌同樣研究癌症的專家,他參加治喪委員會是對敏昌科研貢獻的肯定。

 

吳澧培前資政也是海外台灣人中資深的僑領,為台灣的前途一路打拼過來。他跟敏昌夫婦是多年老友,曾多次一起回台為綠營助陣。這次在出國途中打來電話,口述了一份悼辭,要我在會上代讀,那份深情厚誼溢於言表。

 

在有了一份180多人簽名的壯觀的治喪委員會名單之後,我覺得應在報紙做廣告,借宣傳一個台灣人科學家的機會弘揚台灣。幾家主要華文報紙的廣告費約需8000美元,是一個不小的數目。要在兩天之內籌集出來並不容易(因《世界日報》的廣告需先付費才能設計版樣)。我跟一向熱心台灣人事業的紐約僑領黃再添先生商量後,他一副大將風度,立即同意先去刷卡,並告訴我要大膽去做,如果最後真的廣告費不夠,他去找幾個朋友加上自己掏腰包,也要做成這件事。他表示在紐約他負責募款二千美元。有黃先生這樣力挺,我就更有信心把這件事做大、做好。

 

原來我設想,雖然8000美元不是小數目,但因台灣的全美性團體,例如全美台灣人醫師協會,教授協會,FAPA,婦女協會,全美同鄉會,以及紐約、洛杉磯、北加州等三大台灣會館等,都參加了治喪委員會。這八個大的團體每家出一千元,全部廣告費就解決了。

 

但我的預想完全錯誤。不知這些大團體都太窮,還是其他原因,他們捐的數額都很小。例如,醫師協會是500元,FAPA總部250元,教授總會200元,全美婦女會200元,而且教授協會和婦女協會,都是會長本人捐的。洛杉磯台灣會館現任理事長和四位前任及《美洲台灣日報》董事長等六人,每人捐200元,共1200元,剛剛打平《美洲台灣日報》的廣告費,根本不可能在發行量最大的《世界日報》做廣告。

 

但最後全部的廣告費用都募到了,靠的不是那些大團體,而是普通的台灣鄉親。捐款最熱情的是加州首府沙加緬度那邊的鄉親,前FAPA分會長劉文彬先生和夫人蔡洋清醫師出力最多。他們在給我的電子信中表示,「雖然我們不認識王博士,但對這樣一位傑出且可敬仰的台灣人,送他一個得體而高規格的最後一程,是應該的。」劉文彬夫婦不僅自己掏錢贊助廣告費,還給周圍鄉親發電子信,打電話,結果沙加緬度捐到3000美金,是全部廣告費的三分之一強。我曾幾度到沙加緬度演講,對劉文彬先生和夫人那種厚道淳樸的個性、那片深愛台灣之心非常了解。他們是那種多年來出錢出力、默默奉獻的台灣人的代表。是他們這種台灣人在頂著台灣那片綠色的天空,而不是那些政客們。

 

從我自己打電話、發電子信的費時費精力的聯絡就可以想見,劉醫師夫婦,尤其是劉太太為此費了多少心。光劉太太跟我通的電子信,來回就有十多封。看到她傳來的那份沙加緬度的捐款芳名錄,很是感慨;不少人都是我去當地演講時見過或相識的台灣人知識精英,像黃漠見博士,是全美以至國際知名的地震專家,還有FAPA的現任會長黃員成博士,一向出錢出力支持台灣人事業的老友鄭國彬,常在網絡大膽發聲的黃冠群等。賴明堂先生任會長的「沙加緬度台灣文化基金會」一下就捐出一千元。還有北加州的一對蔡家姊妹(秀治和秀霞),一向熱心公益事業,這次又是慷慨解囊。其實很多鄉親都願意參加這項活動,這裡關鍵是要有一個熱心的中間聯絡人,劉文彬夫婦就穿針引線,做了組織聯絡工作,才使那裡的捐款如此成功。

 

來自北美洲台灣婦女會聖地牙哥分會長林玉英和她母親陳秀子(在溫哥華)兩人就捐了2000元。這裡也要謝謝FAPA總部王巧蓉主任穿針引線,使她們跟我聯絡上。林玉英還去參加了王敏昌追悼會,王敏昌夫人葉秀卿意外發現,玉英的母親竟是她中學同學,她們還曾結伴去過香港。

 

洛杉磯的追悼會當天,外面是106度高溫,但教堂的空調老舊,像沒有一樣,導致很多人揮汗如雨(不是誇張!)。林玉英的丈夫是美國人,雖然也像我一樣聽不懂台語,但仍帶著只有四、五歲的兒子來參加。中途怕孩子中暑,還回家沖了涼之後又返回會場。追悼會結束後,聽到這些,我特意去向他致謝,感謝他支持台灣人的活動並捐款贊助廣告費。臨別時玉英說,「如果廣告費最後不夠,再來找我們。」那一片心意和慷慨,很令人感動。

 

洛杉磯《台灣e新聞》網刊的主持人蔡慧香(大家都習慣叫她的英文名Jenny),是在這次活動中付出努力最多的人之一。她自己出錢出力辦了網站,使海外台灣人多了一個新聞和言論園地。在很多台灣人尚未認識到陳水扁案中的程序不正義、國民黨在進行司法迫害的時候,Jenny頭腦清醒地挺身而出,成為海外為陳水扁前總統的司法人權呼籲的主將之一。Jenny也是敏昌夫婦的朋友,這次她不僅負責跟媒體聯絡,還主動接待從外地飛到洛杉磯參加追悼活動的李雪玟教授(Helen Lee)和我,不僅贊助廣告費,還捐助了Helen的旅館和飛機票等。她的全部捐獻和花銷超過3000美金,成為這次活動的最大贊助者。

 

李雪玟教授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的支持本土綠營的美國大學聲樂教授。她在內華達州立大學任教30多年,也是女高音歌唱家。她有強烈的台灣意識,可謂海外台灣知識份子「深綠」的標杆性人物,曾受邀到很多台灣人社團演講,不僅能引吭高歌,更有演講激情,很受鄉親愛戴。這次在敏昌追思會上,還有鄉親對我說,她們喜歡讀Helen的文章,那裡面有spirit(精神)。

 

更令人感動的是,Helen的先生去年做過器官移植,還在恢復期,需要照顧。但Helen聽到敏昌去世的消息後,專程飛到洛杉磯在追悼會上唱「主禱文」。而且為了跟鋼琴伴奏配合練習,她還提前幾天抵洛。一個只有幾分鐘的演唱,她卻那樣認真。在追悼會那天,她要穿著黑色禮服坐90多分鐘的巴士(LA高溫100多度)從朋友的住處趕到追思會場。Jenny覺得過意不去,駕車來回三個多小時去接她,並給她安排支付了旅館,就為讓她能夠好好休息。

 

除了捐款、組織活動,Jenny還幫助其他社團訂購了花圈。她特地跑到花圈社訂購並預付了費用。所以追悼會上,才擺滿了全美性台灣人團體送的花圈等,使追悼會更為壯觀。

 

另外「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主管基金會的邱義男醫師也是慷慨助人。他不僅支持這項活動,而且熱情張羅捐款。他是前任醫師總會會長,但他們的基金會捐款必須得到理事們同意。「民主」有時就是七嘴八舌,但邱醫師曉以大義、力排眾議,最後該基金會捐出500美元。

 

前FAPA總會會長樊豐忠醫師也是鼎力幫忙。這次他聽到募捐廣告費的消息,就表示要爭取他所屬的台灣校友會捐助一千美元。但最後校友會只捐了300,豐忠就自己補了這個差額,成為個人捐款最多的人之一。

 

北加州的民進黨之友會顧問洪順五博士、休士頓台灣同鄉會會長鄭金蘭等,各捐了500美元。另外還有王政卿醫師,李惠仁醫師,楊明倫醫師,張啟典醫師,孫芳德醫師,還有北加州民進黨之友會李漢雯等,都捐款二百或以上。更多的則是小額捐款,都表達了鄉情們的一片心。

 

在捐款寄到紐約的「台灣研究所」之後,黃再添夫人楊淑卿要一一登記統計,並再寄回收據等,非常繁瑣,費力。但他們夫婦一向為台灣出錢出力,是傳奇人物,台灣作家楊遠薰曾寫過他們夫婦的故事:http://ccycenter.ning.com/forum/topics/niu-yue-huang-zai-tian-yu-yang

 

在籌集廣告費時,就考慮如何把廣告做得更有效果。《美洲台灣日報》是台灣人自己的報紙,當然廣告會放在重要版面。我對廣告設計幾次提出修改意見,李木通社長都積極配合,一直做到滿意為止。

 

在《世界日報》我們買的全國版內頁廣告(該報沒有全國版A版廣告),為了保證廣告不被放在次要版面,李木通社長找到洛杉磯世界日報的一位主管,我也找到紐約世界日報總部的一位老友。最後洛杉磯的廣告登到了重要的B版,紐約的朋友更是盡力,把悼念王敏昌的廣告登上了A版!8月12日那天正好是倫敦奧運會閉幕,報紙有太多新聞,版面緊,廣告也搶手,結果悼念台灣人科學家的整版廣告上了紐約版的A版(世界新聞)。

 

敏昌追悼會的具體場地和活動安排等,都是敏昌夫婦的當地九對台灣夫婦朋友出力的,曾任柑縣FAPA會長的蘇國雄和他能幹的夫人商夏惠做了很多具體工作,蘇先生還是報紙廣告上刊出的追悼會對外聯絡人。蘇太太說,那幾天他們都不敢出門,怕漏掉來詢問的電話。追悼會當天,蘇國雄先生擔任司儀。本來我和李雪玟教授一樣也是自費去洛杉磯的,但蘇國雄聽到後,悄悄地捐助了我的飛機票。

 

這次組織悼念王敏昌的活動,雖說只有短短的一個星期,但卻有很多感人的細節。洛杉磯的朋友徐謙讓(Kris)先生曾在台灣做過多年的電台記者並主持節目。他從網上看到我要去參加追悼會的消息後,來電子信表示他願去機場接送等。而且送我到旅館後,他連扯帶拉地阻止我去櫃檯,硬是替我了出了兩晚的旅館費。

 

第二天一早,謙讓兄說美國旅館的早餐不好吃,特意帶我到一個地道的豆漿店,讓我享受了一頓很喜歡的豆漿油條。隔日早晨我在旅館剛起床不久,有人敲門,我很納悶,沒有什麼人知道我住在那裡。開門一看,又是謙讓兄,他拎著買好的豆漿油條直接送到我房間來了。那一瞬間,真是令我非常的感動!

 

洛杉磯「千楓公視」的節目主持人李茂玄先生是專業錄影師,他專程跑去錄製採訪,得以把追悼會的實況保留下來。同時為了雙保險,Jenny也在現場拍攝。他/她們兩位在追思會現場拍攝全程,相當辛苦。沒想到洛杉磯的電視主持名嘴陳隆先生也到現場開講拍攝,結果有了三套錄影帶,各有拍攝角度和紀念意義。這些人的辛勤付出,也都值得感謝!但是,僅僅錄製下來,並不能傳播。紐約蔡明峰夫婦出錢出力創辦的《台灣海外網》,是海外最大的台灣人網站。有這個網站的鼎力相助,才使那些感人的追思場面更得以傳播。

 

還有細節令人感動,例如熱心的台灣鄉親,分別給李雪玟教授和我送來自己做的油餅、包子、饅頭,以及自家園地採來的水果等。由於王敏昌夫人秀卿傷心、疲勞過度,沒有精力招呼參加追悼會的朋友們,Jenny裡外替好友忙乎,還幾度破費招待從外地趕到洛杉磯的李雪玟教授和我。

 

那天返回家中,由於中間轉飛機和時差等,已是快半夜了。但Helen(也是轉機等)回到家中已下半夜一點了。我想她會跟我一樣,路途的勞累,都被這次活動成功的欣慰抵消了。

 

千言萬語,沒有這麼多熱心的台灣鄉親的鼎力支持,這次活動的成功是絕對沒有可能的。在這裡,要對你們每一個人說一聲:謝謝!敏昌的在天之靈,也會感覺到,並感激你們這一片情和義!

 

我這裡寫的,當然是掛一漏萬的一小部分,但要表達的是一份真誠的謝意。我參加過很多台灣人的活動,見到太多、太多默默無聞貢獻的台灣人,許多像王敏昌一樣的 unsung heroes(未被頌揚的英雄)。這次活動我直接參與,感受更深,所以大致寫出來,對每一位作出貢獻的鄉親,大聲地說一句,感激你們!

 

我對台灣的前途之所以充滿信心,也是因為看到、接觸到這些普通的台灣人,他們默默地奉獻,像台灣水牛般憨厚、誠實地做事,沒有人知道他們,但他們才代表著台灣的希望和未來……

 

2012年9月21日於美國


(在台灣人傑出的世界級的科學家王敏昌博士去世五週年之際,重發此文,以表悼念;並對當年那些同樣悼念王敏昌博士、並為悼念活動盡心盡力的台灣鄉親再表感激之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