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金恒煒專欄〉蔡英文的牌理 vs 社論》國民黨內開出的第一槍
金恒煒專欄〉蔡英文的牌理 vs 社論》國民黨內開出的第一槍

[轉載自:自由評論]

[Linda]於2016-09-27 21:11:58上傳[]

 

金恒煒專欄〉蔡英文的牌理

我們的總統蔡英文怎麼啦?上任不過四個月,支持度硬是下滑了廿五.二%,認同蔡總統處理國家大政的,只剩四十四.七%。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形容為「雪崩式」下墜,且表示「非常罕見」。警訊是,基本盤動搖了。

蔡英文會不會在一、二年內就追上馬英九五年才淪為「九趴」的紀錄?照這個趨勢下去,不見得不可能。前資政辜寬敏公開喊話,呼籲蔡英文「做四年就好」,言下當是「不要連任」了。老實說,綠營內部確有開始尋找二○二○年總統候選人了;蔡英文如果不聽「老人言」,絕對「吃虧在眼前」。

蔡英文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受林全內閣拖累嗎?另一位前資政吳澧培點名閣揆說:「林全不下台,蔡沒有明天!」蔡政府的困境,真的換了內閣就解套?問題不在林全,在蔡英文自己。

蔡英文面對中國的各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毫無對策,也沒有還手之力。中共把在各國涉及所謂「詐騙」的台灣嫌犯,全部遣送中國;明目張瞻的用「統戰」伎倆招安台灣八個藍營縣市首長;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最新的情況是,阻絕台灣參加ICAO。無論小英多俯順,多討好;在海基會董事長的人事安排上,蔡英文先屬意親中派的王金平、宋楚瑜,殆王宋雙雙拒絕,只好委派不藍不綠的田弘茂。田弘茂公開支持「九二共識」,蔡把田弘茂當「白旗」使者,中共依然不買;另一個就是APEC,蔡英文急吼吼要求宋楚瑜當代表。又是田又是宋,綠營很多人納悶,難道綠營沒人了?為什麼非要派藍丁丁出任?

其實,蔡英文的執政佈局,就是全面向中國釋出橄欖枝,不獨外交部、陸委會、海基會以及APEC的代表人選。「外交是內政的延長」,從內政佈局到涉中事務,全是向中國表態。蔡英文任用新黨出身的林全,然後由一群「老藍男」組閣,正是要向中國拋媚眼。李大維、陳添枝、馮世寬、丁克華、張小月、高碩泰、許虞哲、朱敬一…;固然其中不乏林全的「政大幫」,但重要的是,這些不折不扣藍丁丁就是對中國的「保證書」,表示絕不會走綠營路線。這才是蔡英文苦心孤詣所在。

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其實就是排除綠營路線的政治用語;寄望以實際排出的藍軍解「九二」、「一中」的將軍棋。不僅內閣中不能有深綠,甚至連資政、國策顧問也寧願闕如;一旦聘任資政、國策顧問,非「大老」不可,大老哪有不綠?「白旗」因而染綠,就壞了一盤棋。這也可以解釋黨慶不邀歷屆黨主席,甚至袖手不問「扁案」。皆是為了向中共示好。

中國重不重要?重要。但為了媚共,捨棄如游錫堃等等的人才,非要廖化做先鋒,民調不掉才怪。其次,用藍營,真的能得到中國青睞?中共定下「鬥而不破」的對台策略,反過來看,敢「破」才有「鬥」的本錢。小英好自為之罷!

=============================================

社論》國民黨內開出的第一槍

前副總統吳敦義最近在美國僑界活動時主動提及,去年十一月的「馬習會」,馬英九前總統在面對國內外記者時,沒有把「一中各表」講出來,「這要扣分」。這段看似輕描淡寫的敘述,已經獲得郝柏村等人的呼應,藍營所剩無幾的頭人公開做此表態,放在這個特殊的時空下,對於奄奄一息的國民黨、路線競合的執政黨,乃至面對換黨上台的台灣仍處於尷尬狀態的中國,皆是一個無法被忽略的訊號。

這個訊號的出現,應該受到歡迎;儘管當事人將其小心翼翼的裹藏在層層的包裝之內。這段話的價值,在於對馬英九將「九二共識」簡化定義為「海峽兩岸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就『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開出了來自國民黨內的第一槍。特別是在國民黨剛通過黨主席洪秀柱的「和平政綱」之際,這也可視為是國民黨內不同光譜者的一次劃清界線,即使箇中存在權力競逐的因素。

就如國民黨內少見如此直白的陳述:不能拿「亂表」來混各表,也不能拿一個鼻孔出氣的「同表」來換各表,各表絕對不能偷工減料;這類國民黨人所堅持的一中各表,是在一個中國脈絡下標舉「中華民國」,或許其脫離現實令不少人嗤之以鼻,不過至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意區隔,換言之,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中國原則的公開否定。如果,馬英九卸任前開始朝著連結一中、終極統一的目標賣力,洪秀柱應屬加碼演出,這股準備爭奪黨主席的力量,則企圖把走勢重新拉回到「中華民國」的軸線上,以求取國民黨的續存。

國民黨內的變化,說明聰明的政客必須體察民意市場的脈動,才不致被人民下架,因此,權力與路線實已互為表裡,均是理性抉擇的結果。這個情況,對於才透過中國外交部誑言:ICAO只能由主權國家才能參與,「台灣當然沒有權利參加」的中南海來說,如果不能理解此間的一些現實條件與其過往的所有想像已然不同,那麼兩岸關係終將走上不歸路。

首先,中國國台辦這次營造「九二共識八縣市」赴京領賞在先,轉嫁台灣不能參與ICAO完全是民進黨當局不接受九二共識造成在後,拉藍打綠的分化手法,大剌剌地演出,已成一廂情願,國民黨難再全般配合。因為,蔑稱這裡不是一個國家,不管是台灣或中華民國,等於把藍綠推在了一塊,反而催化了團結作用。對台策略的矛盾,讓國民黨實力派要往中間挪移,就是眼前的效應。

其次,中國來人總愛警告台灣不要誤判情勢,其實今年一月十六日投票的當下,台灣公民對於今後兩岸情勢早就瞭然於胸,但是仍然做出了選擇;這情勢就如五二○至今所發生的一切,中國共產黨實踐給大家看的正是:善意換不到尊嚴,因為,尊嚴既可善意給予,當然就可隨時惡意收回。

反倒是中國一直以來對於台灣最新的集體意志,總是誤判情勢。昨日一份最新民調出爐,超過七成的台灣民眾認為中共在處理兩岸關係上是個鴨霸的政黨。此等形象說明,中國的誤判,造成過去八年對台工作的成果,幾乎一筆勾銷。

第三,中國總是關切「外國勢力的介入」,希望掌握台灣在關鍵時刻,會在美中之間如何選邊站?但是在實際作為上,中國卻老是虐待台灣,給美日友台的機會,藍綠不同執政時期皆然,僅程度差別而已,這種戰略性錯誤,對於中國長遠利益的傷害,更甚於前者。諷刺的是,此一「困中」格局,是一邊在崛起的中國,一邊給自己所建造的。之所以伴隨這種自我毀滅機制的出現,說明一點,國家發展的過程中,文明若跟不上來是不行的。

中國有個如意算盤,民進黨只幹四年,換國民黨再上來,北京以為打擊了民進黨,但是國民黨人卻反向移位,台灣內部整理出另一種平衡,抵銷了中國的牽制,這就是民主的作用。不識民主,難識台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