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台灣急需「反統戰特別法」vs》〈金恒煒專欄〉憲政運作下,總統不見了!
台灣急需「反統戰特別法」vs》〈金恒煒專欄〉憲政運作下,總統不見了!

[轉載自:自由評論]

[Tuber]於2016-10-04 19:32:58上傳[]

 

台灣急需「反統戰特別法」

黃天麟

最近發生幾件事,證明台灣的政經安全洞開,對北京之統戰毫無招架之力。長此以往,人民必被分化、國家必面臨崩壞,亟需國人及立法諸公重視。

九月十八日在國台辦的一手策劃下,藍營八個縣市長到北京朝拜承認「九二共識」,中國為之釋出「八項回應」。這是不折不扣出賣台灣之行徑,也是中國企圖從內部分化台灣的統戰伎倆。但對此明目張膽的中國統戰行為,到今為止政府似乎束手無策,只能以「兩岸交流不須前提」輕輕加以駁斥,暴露出以當今的法律規定(如國安法)無法對應中國統戰可能帶來的災害。

有人主張地方自治法之修法權在執政黨的國會,地方補助款也繫於行政院手中,端看蔡政府有沒有魄力。話雖說如此,若有一部「反統戰法」,一則可以「依法行事」,二則可預先阻止類似的賣台行為,應是更好、更能令人折服。

「反統戰法」不是用來限制人民之自由,而是用來保護民主的社會與國人之利益。以此次八縣市長的行為來說,他們要拜訪北京是法律保障之「行之自由範圍」,但若以承認「九二共識」為條件以交換「八項回應」,則不但傷害國家主權亦負面影響其他縣市人民之權益,應法之所不允許,須加處理(如削減地方補助款),以保護全體人民之權益。至傷害國家主權部分,即應予起訴處置。

再以今年一月發生的藝人黃安事件為例,民主台灣可以容納黃安個人的反台獨言論,因這是思想、言論自由之範圍。但如他去年告發台灣藝人盧廣仲參加「反黑箱服貿」指其有台獨意識,一月又鎖定周子瑜指她手舉中華民國國旗等,即已明顯為中國服務,加害台灣的藝人。此種賣台行為亦應為「反統戰法」來規範(如回國時加以罰款,或暫時停止其公民權等),方能保障國家與國民的權益。

若再將日期溯及二○○五年,當時江丙坤、連戰等輩跑到北京與中國政府發表十點共識、五大願景(以新聞公報方式),已屬目無中央的叛國行為,今天絕不可以在民進黨控制立院之下再度發生。

為此,我們呼籲本土的立法諸公及政府,於此中國諜我日亟之際,須有人帶頭速速制定一部民主的、完整的「反統戰法」,確保國家之安全與人民之自由。

反統戰法之制定不是挑釁,更不是麻煩的製造者,而是民主的自衛行為,要不要制定只是有無決心而已。拿破崙語「一頭獅子帶領的一群羊可以打敗一隻羊帶領的一群獅子」,事在人為,台灣現在需要的是一頭能抗拒中國壓力,帶領台灣走向光明的獅子。

(作者為前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前總統府國策顧問)

================================

〈金恒煒專欄〉憲政運作下,總統不見了!

〈金恒煒專欄〉憲政運作下,總統不見了!

2016-10-04 06:00

有位歷史學家笑謔的說:「歷史都是假的,謠言都是真的。」這句話放大到台灣,也若合符節。在台灣,所有書寫的文本,尤其憲法,全是假的,沒有寫的,才是真的。

有沒有證據?證據多得很。依照憲法第五十三條:「行政院是最高行政機關。」那麼行政院長就是最高行政首長了。事實剛好相反,我們的行政院早不是行政最高機關,總統府才是;我們的行政院長,早不是最高行政首長,總統才是。

執政才四個月的蔡英文總統,面對民調滿意度進入死亡交叉,急得只好化暗為明,建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以總統一人居權力結構之頂端,把府、院、黨、國會及地方首長全納為麾下。那麼堂堂行政院長,只能淪為總統的「執行長」。林全在立法院中備詢時,囁囁嚅嚅的說:「行政院沒有執行長的職位。」確實,憲法上不著一字的「執行長」,活生生出現在人民眼前,白紙黑字的最高行政機關的「行政院長」不見了。

沒有了行政院長,只有執行長,還不是唯一令人驚怖的現象。現在總統變變變,變成了百揆之長,咚咚咚,「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取代了「行政院會」。行政院長、行政院會好像在大衛魔術的施展下消失了。從嚴格的角度來說,總統變身為行政院長的同時,全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總統就不見了。

這個現象,只說明一件事,憲法及增修條文,只是堂皇的大話,全不能核實,號稱基本大法的憲法成為放著好看、供著神聖的符號,而憲政運作則赤裸裸的背離憲法本文而自行其是或自生自滅。什麼「行政保留」啦、「權力制衡」啦,什麼「正當程序」啦、「形式正義」啦,全是屁話;毛都沒了,哪有皮可附?

朝野立委異口同聲強調問題出在憲政,一致的共識就是,修憲來確立政府的權力結構,根本解決憲政之弊。說老實話,修憲不如休憲,因為所謂〈中華民國憲法〉這部書寫的成文憲法,正是背離真實,是「文」而不「本」的謊言大全。

一九七一年〈聯合國二七八五號決議案〉已為中華民國敲響喪鐘,嗚呼哀哉於一九四九年;世間既已無中華民國。所以所謂〈中華民國憲法〉當然就是贗品,與台灣現實當然完全不能相符,其現象一如憲政運作與憲法背離一般。結果憲法自憲法,台灣自台灣;現實存在的台灣,竟然要抬著無魂無體的憲法當神主牌!其荒謬有如是者。

這才見出總統的重要。台灣人民把行政權與立法權全交給蔡英文,不是要她當閣揆。行政院的事由院長總綰,總統要為台灣打造名副其實、可久可大的台灣。這是蔡英文不可迴避的歷史任務,不然,人民幹嘛賦她偌大權力?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