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金恒煒專欄〉有趣的十分鐘 vs 這通電話的意義
金恒煒專欄〉有趣的十分鐘 vs 這通電話的意義

[轉載自:自由評論網]

[Tuber]於2016-12-06 02:22:58上傳[]

 

金恒煒專欄〉有趣的十分鐘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有趣的十分鐘

2016-12-06 06:00

以前上過錢穆先生的課,有一句話至今印象深刻;他說,歷史上的大事都是真實存在的,小節出入可以討論;讀史的方法,也可以放在政治的解讀上。美國候任總統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就屬不容置疑的事實;這個事實才是重點。

從此事實出發,至少得出幾個同樣可確認的重點:第一,雙方通電話是經過複雜程序安排的,AIT前處長司徒文也如此認定;第二是稱呼問題,川普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絕非信口姑漫語,而是沙盤推演的計算結果;第三,是對台極端善意的表示,川普甚至在推特上公開表達「謝謝」,非尋常客套、寒暄而已。

川普最關鍵的用語就是「台灣總統」,這個稱呼包涵了非常重要意義。一旦稱呼蔡英文為「總統」,形同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其次就是粉碎了中國宣稱的「一中原則」。中國的「一中原則」有兩個主張:一個是「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第二個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沒有疑義,但「台灣屬於中國」的虛言,明顯被川普打個稀爛。這樣說有沒有過度解讀?沒有。川普與蔡英文通話,絕非「非典型的素人政治家的隨興」,相反的,川普背後有堅實的完整論述,其理據就是共和黨黨綱內的對台「六項保證」,尤其最後一條:「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也就是說,美國不認可中國硬拗的「一中原則」。

接下來要問,川普與蔡英文通電話會不會如美國所謂主流媒體所說的「激怒中國」?重要的觀察點也有三個:第一是共和黨國會議員支不支持?從目前的發展來看,力道很強,甚至比川普還猛,比如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邵建隆表示是「強有力的聲明」;眾議員卡登和麥瑟都強調台灣的民主、自由與法治是得分之鑰。第二個觀察點是川普執政團隊的說法,如國務卿熱門人選波頓接受福斯新聞網(注意,這是強烈支持共和黨的媒體)訪問時指出:「質疑這通電話打亂美國與台海兩岸政府外交準則的說法,非常荒謬。」大讚台灣的民主與自由之後,重要的話來了:「美中關係確實該動搖一下。」而核心幕僚葉望輝適時訪台,更是跡象。第三就是共和黨智庫如「傳統基金會」的亞太研究中心羅曼指出,這通電話表示美國的「一中政策」有必要更新。

《紐約時報》專文討論時說:「將蔡英文看作主權國家領導,傳達出的一個訊號,即美國認為台灣獨立於中國。」接下來這句吃緊:「然而連台灣自身都不會持這種立場。」《紐約時報》的言外之意是,川普比蔡英文更大膽、更明確、更堅決;這就點出台灣的問題。

用黑格爾「正反合」理論辯證一下。美國的「一中政策」走過近四十年,已到非從「正」到「反」不可的階段,至於如何「合」?幾時「合」以及會不會「合」?端看台灣人民能不能利用這個天賜良機!(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

============================================

社論》這通電話的意義

十二月二日晚上十一點,蔡英文總統透過熱線電話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進行了自一九七九年台美斷交以來首度最高階層的直接對話,此舉無疑開創了極為關鍵的第一步,台灣新政府如何掌握這個歷史性的機遇,在今後四年進一步擴展台美的共識交集,順勢推動台灣利益極大化至不可逆轉的地步,既是天賜良機,更是可操之在我的責任。

自尼克森總統時代敲開中國大門、簽署「上海公報」以來,四十多年間,美國在分別處理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基本上無不服膺在「一個中國」的基本框架之下,儘管美國與中國對於一個中國的定義在解釋上有所不同,但美國對於一個中國的立場始終不表異議。此後的歷任美國總統,特別的在共和黨執政階段,對台表示較大同情,也是在這個架構下尋找空間,例如雷根總統於一九八二年給予台灣的六項保證,布希總統在二○○一年批准對台出售八艘柴油動力潛艦等重大軍售項目,而這次的川普新政權,在上任前接聽來自台灣總統的道賀電話,應該視為是一次不小的躍進。

就因為如此,深諳現狀「邊界」的國際諸大媒體無不對川普毫不隱諱的公開態度大表訝異,並且認定這麼做將激怒中國,碎了北京的玻璃心。這次川普的接聽電話,當然不是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所蔑稱的「台灣的小動作」而已,川普不但證實這是台灣總統的去電,同時,這是在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與外交部長李大維的陪同下,兩國領袖就未來的台美關係發展與政經合作議題,相當正式的交換意見。這個初步,當然有助於累積下一步。

觀察這個現象,可以從兩個角度的交互作用來體察未來可能的演變。一個是川普個人的特質,其次是美國政府的體制。眾所周知,川普是一個非典型的從政者,他對美國過去長期的外交政策形成過程並不十分了解,受到的約制自然相對較輕,但是他又有相當多的看法,做為一個精明的商人,會在社群網站上率直陳述:美國賣給台灣數十億美元的軍備,而他卻不應該接一通電話,這樣的思維,完全符合他一向的行事邏輯。美國的總統制,總統個人的色彩往往影響其在位期間的決策風格,甚至決策偏好取向,以台灣的生存需要,我們對此必得要有更深入的掌握。

至於在體制方面,包括政府部門的運作,以及重要的首長人事安排,在未就任前,主要的重點則是其核心幕僚的成份。這一次的英川熱線,包括台灣與共和黨長期的經營基礎,其中,美國傳統基金會創辦人佛訥(Edwin Feulner)與現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葉望輝(Stephen Yates),被點名是這次行動的牽線人,就與台灣歷任政府交好。不僅佛訥在選期帶團來訪,共和黨全代會在選前通過的新黨綱,明列台灣關係法與對台六項保證,也出於葉望輝的手筆,相關人脈累積的開花結果,未來也會成為牽動川普政權的因素之一,尤其在新總統的第一任更為顯著,自是台灣需要善加利用的籌碼。

川普團隊的知台派,向來把台灣與中國分得一清二楚,他們在私底下對於民主台灣的主權地位,總是勸告不能寄望於國際的同情,現實政治不願捲入、甚至希望台灣什麼都不要做最好,也就是說維持現狀是過去一貫的安全牌,問題是不斷在崛起的中國這件事本身,就是在改變現狀,台灣人如果自己放棄選擇自己的命運,現狀就無以為繼下去。

因此,這通電話也可以放在這個動態觀點的脈絡中來思考,明年一月二十日開始,美中的新形勢將要逐漸搬上檯面,台灣面對的是機會大於威脅,或反之,取決於台灣是否積極、敏捷與謀略,隨勢推移,找出最適的平衡點。就這點而言,公民社會必須要求國內政黨在內政治理上可以左右辯論,但是在對外政策,唯有在一致的國家利益立場下,才可能取得人民信賴,藉由選票換到執政的可能。一個最簡單的提問是:川普與台灣總統(任何人皆然)通電話,台灣人民為什麼要大驚失色、冷言冷語?這是認同問題,有了認同,才配是個國家的國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