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旅美展才藝七十畫人生-許吳漱玉 4-8
旅美展才藝七十畫人生-許吳漱玉 4-8

[原著]

[許吳漱玉]於2017-02-05 21:02:02上傳[]

 

4.旅美辛苦打拚沒有遺憾後悔的事啦![石頭剪刀布!Let Life goes on]生活還要繼續哦!

18x24吋 石頭剪刀布Rock-Paper-Scissors!

許吳漱玉在2014年8月籌劃油畫個展 – [捕捉記憶] 時, 還牢牢記住 1984年8月23日舉家移民前夕, 漱玉的小妹全家來訪, 道珍重再見的情景, 永生難忘。因為沒有那一天, 也就沒有今天, 去響應並參與北美洲台灣婦女會 “繪圖、傳歷史”, 來 “講古、寫冊” 的事兒。

漱玉記憶猶新地說: 「我家老二(11歲) 和么兒(7歲) 陪表弟妹玩 [數的概念遊戲], 孩子們玩得很開心。只是大人毅然決定移民異鄉阿根廷的心境, 也曾經過天人交戰的時刻。為了三個兒子教育環境及前程打算, 我辭去明星學校教職, 夫婿敦福也放棄市區訓導主任職位, 只為: 無論走到那裡, 一家人絕不分離。因此在2014年底決定, 把當時大人、小孩, 兩樣心情畫出來。」

畫家許吳漱玉用紅、黃、綠、白四色著孩子上衣, 表示歡樂跳躍的童心, 卻用灰暗色地面、空洞無物的櫥櫃、滿地雜亂無序的書本雜物, 十足具體的展現出, 大人當時複雜繁亂的心境。 此幅畫作是畫家別出心裁, 及親身經歷的情感, 用繪畫來顯現出當時 [大人小孩兩樣心情] , 著實描述得非常地透徹。

吳漱玉曾語重心長的說: 「朋友! 您可看到, 那還不會說整句話的小女嬰上衣, 已代替她打招呼說hey!嘿! 而兩個小男孩, 一個問: 誰贏了?, 另一個說: 輪到誰啦?, 最後二哥裁定:「看!石頭、剪刀、布 ! 沒有結果, 不算啦!重來一次。」

話說回來, 每個人一生中,都會面臨許許多多關鍵時刻的抉擇, 而每一個選擇, 都會帶來不同的結局與故事, 特別是移民兩次的許家。因此, 說不完的故事, 非許家獨有, 而是它與你的關係有多深、情况有多貼切、影響你的一生有多大。

吳漱玉感觸良多的說: 「人生過程的種種選擇, 是不可以重來的。但是曾經有很多人, 見到我與夫婿敦福在美國的辛苦打拼, 就這樣問我, “如能重來, 你的選擇如何?” 我由始至終肯定的答案是: 敦福與我從不後悔, 第一次、甚至第二次移民。雖然期間約有24年的艱辛勞累, 但能換取三個兒子現今的幸福, 就值得了。何況兒媳們, 也都非常孝順, 沒什麼可遺憾、後悔的事啦! 。」

5. 旅美27載在公私立小學裡有被師生認同是一家人的歸屬感期盼 [天佑美國照顧台灣]

14x18 吋 [天佑美國] 照顧台灣God Bless America

此幅畫作參展紐約曼哈頓下城老人中心畫家聯展 2011, Feb.25- Mar.10 。

吳漱玉心懷感恩地說: 「美麗寶島[台灣]: 是我人生前段的[故鄉], 是我出生、受教育、成長、流過汗的所在。台灣不但甘蔗甜、稻子圓、香花果子處處有、四季如春好景緻 , 實在令人懷念的地方; 而在那兒居住的的朋友與親人, 更不時讓我思念不已 。話說[美國]: 也是我辛苦、奮鬥二十年、退休、安享晚年的迦南美地, 這兒就是我的 [第二故鄉] 。在這兒不怕沒飯吃, 沒工作做, 只要您肯: 吃苦耐勞、勤學習、 安分守己、遵從律法、新天新地為您開。至於, 阿根廷只是路過的一站, 風景優美、地大人稀、肥沃資產、尚待開發的國家。雖然她, 也曾令我們喜愛、打算長居之處, 只可惜五年時間一晃一事無成。說真的, 在那兒沒有我們許家可以依據生存的根基。」

最近世局動盪不安, 舉世各國, 都紛紛為世界和平祈禱之際, 這首[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 非常流行出名。吳漱玉是[紐約台灣同鄉會合唱團] 團員, 於2016年元旦, 合唱團在紐澤西台灣人筆會, 獻唱這首歌, 頗受好評與讚賞。

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 and let it begin with me. 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 The peace that was meant to be. With God as our Father, Brothers all are we, let me walk with my brother, in perfect harmony. Let peace begin with me. Let this be the moment now. With every step I take. Let this be my Vow, to take each moment and live each moment, in peace eternally. 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 and let it begin with me.

吳漱玉心懷盼望地說: 「我早就畫這幅 [天佑美國], 祈求上帝保佑, 我的故鄉 [台灣和美國] 。 同時, 我也喜愛唱 [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 這首歌, 期盼從每一個人開始, 以 [人人有責] 為己任, 去共謀世界的和平, 激發更多人攜手共創安祥、公正、平和的世界。」

[台灣] 是吳漱玉人生經驗成長、奮鬥流汗打拼的地方。在台灣公立小學教學18年, 積極進取全力以赴, 成績非凡:指導學生合唱得第二名、美勞創作、校際節奏樂比賽得獎無數; 為健行國小 [創立] 並 [組訓] 百人樂隊; 參加教師組 [童玩製作]第二名 、 [編寫教案] 比賽第一名; 另外還為學校慶典、母姊會、音樂會等, 設計、製做大型廣告看榜。

1990-2008年幾近二十年的努力奮發, 吳漱玉也以同樣的精神在 [美國] 工作, 並執教於紐約的公私立學校。

首先在紐約的中文學校、兒童培護中心共8年期間:指導學生唱遊表演,總共演出六劇本、為慶賀王張令瑜就職局長的[鑼鼓歡慶]學生歌舞表演、訓練 [國慶遊行啦啦隊] 。

後來轉任紐約公立小學及初中服務10年才退休。在1998-2004年期間為大禮堂, 年度音樂會舞台設計佈置的有: 1998 [Jungle] 立體造型、1999 [Robot World] 的立體機器人、2000 [Swing into Singing] 油漆布畫、2002 [we are Americans] 巨大的油漆布畫, 後來此畫作被加了畫框, 並懸掛在校內走廊牆壁上, 此畫作在2005年還獲前總统甘乃迪女兒-Caroline (現為美國駐日本大使) 的稱贊。2003漱玉為 [We’ve got The Whole World in Our hands], 製做的 [我們的手環托著全球] 之模型, 現今, 仍展示在學校。2004為保健室 [畫圖開窗] 的油漆壁畫。另外2001-2008年也做紐約市“台灣週”義工, 教民眾摺紙, 也用棕櫚葉做螳螂。

許吳漱玉引以為傲地說: 「我於[美國] 前後服務19年期間,因有繪畫專長, 又有機會展現藝術才能, 領導學生, 從事多方面的活動, 頗受師生好評。更意外地受公私立校方長官器重, 讓我在學校裡有被師生認同 [是一家人] 的歸屬感, 彷如 [身在臺灣] ㄧ樣自在, 真是無上的光榮。可知我不但熱愛[美國], 更疼惜[台灣], 因為她們都是我心中 – 最意愛的 [故鄉] 。」

6.旅美的 [夢想成真]然後退休是給機會去做自己重拾畫筆自享其樂寓情寄心語隨筆道人生

12x16吋 [夢想成真] Dream Comes True

此幅畫作獲曼哈頓下城老人中心年長畫家聯展, 展期2011, Mar. 30 – Apr.12。

吳漱玉欣慰地說: 「我一向秉著,"今日夢想成就明日輝煌" 的信心, 去學習與探討做事方法,面對困難, 教養三個兒子。回想往事,幾次歸零的奮鬥生涯, 種種艱辛都成過去。如今退休享受悠閒生活之際,歡喜迎接, 黃金 [七十歲生日] 和 [結婚四十六周年] ,能以自己的 [油畫個展] 為饗宴, 是以前從未料到的事。」

現在: 如夢但是真, 許吳漱玉的個展,就在2015/4/24-5/5,於紐約法拉盛第一銀行畫廊舉行。啊! 這是 [想] 最好的註釋。在4/25開幕酒會時, 有台灣海外網、華語電視、宏觀電視、及世界日報、紐約社區報、三州新聞、星島日報、及個人記者等前來採訪, 還有太平洋時報的報導。華語電視、宏觀電視不僅採訪畫家本人,還特別報導: 畫家吳漱玉的夫婿許敦福先生對妻子的感言; 另有黃氏畫廊創辦人黃榮德先生的談話。

許敦福面對宏觀電視台記者略述地說: 「提到我內人許吳漱玉, 移民到美國, 擔任公、私立學校老師,她也時常展現藝術天分,盡力領導學生從事多方面的藝術活動,頗受同事、學生稱讚, 更獲長官賞識、好評。但成為畫家是在退休之後,這油畫個展 [捕捉記憶] , 是她個人第一次開畫展。這次展出的作品,都是根據她自己的生活點滴,也從生活中汲取靈感,用繪畫把它表現出來。也就是說: 她一生當中,對自已的父母,或是我的媽媽,還有孩子和孫子,在生活當中的種種情形,她都能用繪畫去 [捕捉], 並讓這種親情,還有生活的樂趣,完全表露無疑,實在令人感佩。」

宏觀電視報導: 吳漱玉以繪圖來描述周邊的人或事、以及家庭生活的樂趣。有講述一家學音樂的生活場景、還有兒孫的出生嬉戲、以及當年夫妻的婚姻生活、還有對自已雙親、及公婆的記憶捕捉等。這些都顯現出親切、恬靜而溫暖,也讓人一窺畫家幸福的家庭生活,及她在生活當中的種種情形。 還有許家四代,這種親情和生活的樂趣,也描繪出臺灣人, 移民美國的動人精彩篇章。

紐約第一銀行藝廊在2015/4/25為畫家許吳漱玉舉行了開幕典禮,吸引了眾多社區、及藝文界人士、和觀眾到場祝賀 (約有180人次),將現場擠得水洩不通,人氣旺盛。同時,許多觀眾也給畫家帶來,無限的迴響與同理心的流露,真是難得。

畫家吳漱玉面對著華語電視台記者由衷地說 : 「退休呢! 就是給我們老人家,一個很好的機會[去做自己],如今能重拾畫筆繪圖,覺得這種生活,嘿! 比甚麼都 [更好],還 [更美] 。不但讓心情放鬆,還使壓力減少到沒有, 心靈很平安 很喜樂。感謝我的先生、我的家人、孩子、及 媳婦們,很大的支持。更感謝,粉彩大師張哲雄教授、謝其瀛老師,都對我在繪畫上的執著追求,與寫實畫的素描功底,給予肯定,他們也鼓勵我,展開藝術人生的新頁。」

7. 旅美繪圖[花果美酒] 展開藝術人生新頁令人意想去舉杯高歌歡唱觀賞吳漱玉油画展花絮

    9x12吋 [花果美酒] Still Life

此幅畫獲伯大尼畫室Another Journey聯展, 於紐約第一銀行展期2015, Mar.13- Mar.24。

[靜物寫生] 是畫家必修之課, 因此許吳漱玉在完成, 人物寫實油畫衝動之後, 來畫它, 別具意義; 重溫昔日, 由師專美勞組教授們學習的素描、色彩學、水彩、油畫、水墨畫等技法, 及他們提示的要點, 深入思考繪畫問題: 在畫面的結構、色彩運用、線條和筆觸的塗佈、明暗、對比、遠近等實務外, 還有空氣的流通等, 也很重要。吳漱玉自覺近幾年進步甚多, 也養成獨立創作並有思考之能力, 更令她思念台中師專教授們: 張淑美、林之助、鄭善禧、呂佛庭、宋福民等的音容與教學的態度。

當此幅畫作在紐約第一銀行為 [伯大尼畫室聯展]時, 非常吸引眾人眼目。當開幕典禮時, 特別由謝其瀛老師, 介紹畫家許吳漱玉與觀眾見面, 並鼓勵大家務必在4/24-5/5前來此藝廊, 觀賞許吳漱玉的 [油畫個展] 。說實在, 此幅畫作無論在結構、色彩、光影、明暗、主題、背景都畫得很好, 尤其是那瓶酒與杯子更是生動。有觀眾這樣說: 「看了這幅畫, 不禁令我聯想到 [茶花女] 歌劇, 更不自覺的意想, 去 “舉杯、高歌、歡唱茶花女-[飲酒歌]”。

吳漱玉說: 「難怪乎! , 蔡明峰先生於台灣海外網的3/30/2015 [推薦影音] 裡, 播放 [許吳漱玉油畫個展-開幕酒會] 報導時, 就以茶花女 [飲酒歌] 做插曲, 一定是, 看到了我的這幅 [花果美酒] 畫作後, 所做的最具體的迴響, 不是嗎? 。敬請打開下面的網路連結, 一看究竟、一睹風采。」

(一).4/25/2015 – 牽阮的手 – 許吳漱玉油畫個展-開幕酒會2:30pm -在紐約第一銀行藝廊舉行 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5/201503052221571372.htm

(二).媒體報導 – 台美人畫家系列-許吳漱玉油画展-講古傳歷史 – 花絮 -4/25 現場直播 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5/201504231831561973.htm 2:00:00

8. 旅美住[理想家園]做自己想做而還沒做的事彈琴木雕刻畫油畫唱詩歌運動看電影多洽藝

18x24 理想家園夢中屋Dream House

許吳漱玉從小就喜愛唱 [我愛鄉村] 這首歌: 我愛鄉村, 鄉村風景好, 山上有叢林, 地上有青草,魚兒水中游, 鳥兒樹上叫, 我愛鄉村, 鄉村風景好。

這是漱玉童年時期的夢中景物, 也著實讓她享有一個非常美的夢境。雖然至今, 夢中理想家園, 她沒有, 但是卻擁有一半產權的園中有花開、地上長青草、鳥兒樹上叫的雙拼屋。

吳漱玉心滿意足地說: 「房子雖然不大: 三房、兩衛、二廳、一畫室, 加上完整的地下室, 已滿意十足喽! , 算算, 在此與左右老鄰居, 相處23年, 鄰舍互相幫助照應, 也成摯友, 可算是美夢成真的一例事實, 不是嗎? 。」

漱玉回想移民美國初期這樣說: 「當時1990-1993年租屋而居, 每月付六百元, 幾乎是全部收入的一半。因此只好身兼數職: 平日在法拉盛私立幼稚園任教外, 周間下午四點, 還得趕到唐人街的中文學校上 [課後班], 晚上更要到公立學校上 [英文課], 以補救三十年前的破舊第二語言 – 英文。周末兩天也得整天教中文。在暑假, 學校裡有暑期中文班每周上課五天。 而周末假日也沒得休息, 必需到紐澤西, 為劉醫師四個孩子上中文課 (一天要教五、六小時的課, 馬虎不得) ; 而一趟往返也得花費五小時以上: 走路、 搭公車、 坐地鐵、 再轉公車、還要走路才到劉醫師家。尤其是假日或周末, 公車班次非常少, 因此只好摸黑出門, 天暗才到家, 真是辛苦。 」

吳漱玉的夫婿許敦福移民前, 在國民小學任訓導、教務主任職務將近十年, 期間適逢戒嚴時期, 做主任的壓力很大, 保密防諜工作相當嚴謹, 讓人透不過氣。報表ㄧ大堆, 學生校內外安全: 游泳池、路隊、哨站、值勤, 都是令人提心吊膽的事, 絕對不能有差錯。校內外各種比賽還真多, 不管是指導學生或為自己增分數, 總是沒完沒了。就這樣, 他時時胃痛、腹痛、喉嚨痛、感冒、雙腿雙腳經常抽筋, 還有其他的不適。最後就病倒了, 住院兩次都是十二指腸出血。 又每年他總是要有兩三次, 發高燒、感冒、喉嚨痛到不行。 醫生建議: 把扁桃腺割掉; 如若可以的話, 放棄主任之職, 只當老師就好, 這樣病況一定會改善。後來才知道, 原來喉嚨痛是前兆, 主因在腸胃已出狀況, 都是精神勞累、睡眠不足、及壓力造成的。

吳漱玉又說: 「1984年因家弟在阿根廷有點成就, 鼓勵我們移居那兒, 後來知道那裏沒有許家生存立足的根基, 才又到了美國。而我的夫婿敦福在家排行老七, 上有六個兄姐守護著他, 很少做重大決策 (惟有, 很棒的這一次, 就是1968年的十月十日, 朋友爽約, 而他自己竟依約去了礁溪) 。因此, 這兩次移民並非他所想要的, 只是基於顧家及愛妻與子的情況所需, 才

毅然決然地, 做決定移民阿根廷和美國。就這樣, 約有二十四年時間, 我從不敢、也未叫苦、或懈怠, 每天工作超過十八小時, 睡眠三、四個鐘頭, 數十年如一日。 」

說到身心壓力過大還會讓人, 生了莫名其妙的病-自律神經功能失調, 引起暈眩, 白血球過低。循環系統也出狀況: 胸部有壓迫感、心臟部位的疼痛。消化系統症狀更多: 腹脹、便祕、腹瀉、腹部不適或疼痛, 也就是所謂的大腸急躁症。還有全身性及各種各樣的症狀出現: 咳嗽不停、胃酸倒流、異常出汗、內分泌失調、免疫力下降、代謝不好、高血壓等。

吳漱玉無奈地感嘆說: 「我的身體一向都很健康, 除了生老么時, 因實習醫生沒經驗, 而大量出血外, 一直保持良好紀錄, 數十年沒生過病, 連感冒都少有。只是在2002-2005年間, 我的身體卻出現各種各樣, 莫名的症狀, 日夜咳嗽不停, 看西醫無效換中醫, 醫師把脈時都很訝異的說, 我的脈博很弱幾近沒有。當時我不瞭解, 也不以為意, 更不知其嚴重性。一直到2004-2006年間, 我經常覺得心胸不適, 出現燒心、胃酸倒流、高血壓、更有大腸急躁症。接下來2007年白血球一陣子降低很多 (直到2008年約為2.1), 體重忽然間減少十幾磅, 實讓中西醫生非常擔心也著急。」

幸好, 有一位熟識的中醫朋友, 陸醫師的警告提醒。他說: 「若不是靠妳自有的毅力及意志力, 妳怎能撐下去、持這麼久呢? 。 」

吳漱玉又補充說: 「最後, 我聽他的規勸, 只好提早在2008年, 62歲時退休, 去做自己想做而還沒做的事: 彈琴、木雕刻、畫油畫; 參加教會詩班、臺灣會館老人中心各項活動、及臺灣同鄉會合唱團、並積極參與社團活動; 種菜、賞花、走路; 到現代藝術館、博物館去欣賞畫作、看電影。因此現在的我, 除了還有一點高血壓外, 並沒有什麼大病痛啦!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