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旅美展才藝七十畫人生-許吳漱玉4.1-4.12
旅美展才藝七十畫人生-許吳漱玉4.1-4.12

[原著]

[ad]於2017-02-05 15:02:02上傳[]

 


1. [說不盡的感謝有妳/你真好]因為父母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愛是漱玉這輩子最珍惜的收藏

18x24 [說不盡的感謝-有妳/你真好] A Blessing to Have Both of You

此畫作参與NRAA98週年公開大賽佳作獎,2015年也獲刊登於台美人史料中心artist #44。

http://www.taiwaneseamericanhistory.org/blog/artist44-christina-hsu

4/25/2016紐約社區報 [紙上藝廊評介]: 七十歲的許吳漱玉打開回憶之窗去 [捕捉記憶],往事歷歷、親情湧現, 畫出來的作品,富有感情、彷如昨日,讓人欣賞之餘,感受到這個家庭的一門和樂。她孝敬父母、慈愛孩子、含飴弄孫、四代樂融融,這在移民社區越發難得。許吳漱玉在紐約第一銀行2015年的油畫個展,頗具有社教意義,希望能成為風氣。

漱玉很高興又驕傲地說: 「在阿根廷我們每年暑假必帶父母同遊: 起先,人生地不熟就只到鄰近外省玩,1986玩Cordoba省、1987坐飛機,到阿根廷最南端的火地島Tierra del Fuego 八天、1988年遊Mar de la Plata、1989年到鄰近國界海邊Punta Puerto。因費用太貴只帶父母去玩,三個兒子看家!。」

俗語說得好,父母以身作則,孝敬長輩,孩子在無形中得到學習規範,再由生活中表現出來的行為,就不會作假。難怪! 漱玉時常引以為傲的說: 「打從2000年起,每年兒子媳婦們的體貼,為我們兩老買機票、定船位、計劃旅遊事宜,是多麼貼心、溫馨的事啊! 。」

吳漱玉退休後於2011年重拾畫筆,首先就將她最敬愛的父母親,用繪畫方式把父母的各種神情、精神畫出來,ㄧ年裡共畫了七幅作品送給雙親。又因漱玉感念雙親九十高齡仍健在,是為子女的福氣,幸福的女兒對父母有說不盡的感謝。特以此感恩的心,重複畫了[帶父母坐船去旅遊] 及[有妳/你真好],各兩幅: 幾近相同,只有背景稍微不同的作品。因父母分居地球的東北 (台灣) 和西南 (南美阿根廷) 兩地,盼望父母見到油畫,能互寄思念之情。因此在2012年去阿根廷為母親、也到台北為父親,分別做了九十歲大壽,並各別贈送每人兩幅畫作: [帶父母坐船去旅遊] [說不盡的感謝-有妳/你真好]] ,給她的雙親做為九十歲生日禮物。

1990年暑假,漱玉父母來訪,除了陪他們玩自由女神、世貿中心、帝國大廈、中央公園、波士頓。再由許老二帶去洛杉磯,參加六叔公的 [牧師退休感恩禮拜],也拜訪,住加州阿公的第五哥和么妹,及吳家大家族。此後,每次父母的來回機票敦福漱玉都全付,也都請假陪父母玩,反之,如是去看父母,伴手禮外加美金兩千,送給父母親。1998年8月父母來參加,外孫許老大婚禮,漱玉特為父母舉辦: 空前的牽手大典[結婚56周年]在漱玉娘家未曾有,由外祖父母領銜入場、宴席坐主桌,這是老人家,他們這一生最受尊重、最有尊嚴、最感欣慰的時刻,只要您見錄影帶或相片: 父親忘然的,比手畫腳、放情大笑 (這也是,在台居高職位的兒子認為: 最抬不起頭、帶不出去的父親) 。2004年漱玉全家返台,邀外祖父母參加外孫許老二婚禮,再次由外祖父母牽手領銜入場 (祖父母結婚62周年) 、宴席再坐主桌,尤以阿公勸勉外孫媳婦的喜樂鏡頭,更是漱玉的父母時常引以為傲。

漱玉很遺憾的感嘆說: 「2005年5月我爸入住竹圍的仁濟安老所後,我與敦福每年返台看老爸,直到2008我於美國公立學校服務滿十年,62歲時提早退休,因為 [不明因原] 的血液病,於2009年2月再返台看病順陪父親,此後我們每年兩次返台陪伴老爸。 2014年5月18日接長兄e-mail,我就於21日 清晨五點抵達台北照顧父親,6月4日清晨才回紐約家,5日就再接到父親住院急診。7日我紐約家的車庫,被連環車禍撞擊,破損慘重,急待我與敦福處理房屋與汽車保險事宜。未料父親6月23日清晨5:22逝世,我與敦福再返台,以我畫的 [親愛的父親] 油畫肖像,參加7月12日父親葬禮,為他送終。」

說到母親: 1995年初,嚴冬時節,忽然由最小內孫陪來紐約。後來才知道某人與母親有過結,她要去阿根廷玩,令母親心有不爽,就逃避到女兒家,住一個月。此後,那人進進出出來美國看女兒好多次,卻未再去阿根廷探望,甚至沒電話問侯漱玉的母親。1998年初,最受母親寵愛的漱玉三弟去世,也的確給母親很大的打擊。為此,漱玉邀父母於8月來參加,外孫許老大婚禮,並留父母久居,但是母親容不下父親同住,又聽親朋好友說美國醫療、保險貴,就決定回阿根廷住,使漱玉回饋父母之心落空。2000年聖誕節前二弟來電,母親生了ㄧ場大病,漱玉急飛阿根廷,火速趕去照顧她。2001年漱玉再返阿根廷看父母。於2002年許敦福與妻子吳漱玉回到阿根廷,為慶祝岳父母的八十歲生日,帯爸媽坐船去旅遊。更為岳父母開生日宴會,於布宜諾市新興教會舉行。會中節目很多: 有聖經猜謎、有獎徵答、團體遊戲、燒烤、及岳父 的太極拳、元極舞表演等。

2003年9月母親本想告老返鄉,長居台北兒子家。同年12月許敦福全家和媳婦返台,眼見父母親興高采烈,參加外孫許老二婚禮。誰知,2004年3月,母親就堅決要呼吸新鮮空氣、有尊嚴地吃新鮮食物,匆匆由姻親渠太太帶回阿根廷。2005暑假,漱玉返阿根廷陪母親,力勸母親與父和好選一住所,沒結果反而惹母大怒生氣,還被趕出門。2008年2月漱玉因病提早退休,便返台陪父親,於 5月偕夫婿去阿根廷,除了看母親外,參加外甥女婚禮,也幫三弟整理店貨出售雜事。因為,三弟夫婦不再經商要退休,漱玉心喜,以為從此母親有人照顧。未料她的身體更弱、心碎多小病、也不太願意出家門。2009年,漱玉血液出問題,白血球過少,令美國醫師擔心,返台看血液專家治病,還幾乎被判死刑,因此卻冷落了母親。返美後知道母親的耳朵,已難接聽國際長途電話,只好時常用電話,聯繫三弟媳、二弟夫婦,希望此情沒有被[選擇性的遺忘]有傳達到母親的耳裡安慰母心

2012年4月敦福漱玉及許老二夫婦,到阿根廷為母/阿嬤祝壽90歲生日。漱玉看到母親指桑罵槐的指責,知道她心裡: 有錯綜複雜的甘甜、辛酸、苦澀、麻辣之心境與感受。因媳婦她不敢惹,心痛兒子將受苦,而女兒自小就是她的出氣筒,自然借題針對漱玉發脾氣,也罷了。不料在台的媳婦,自己在2009年後才打電話,給幾近耳聾的婆婆寒暄、問好、表孝行,還津津樂道向漱玉廣傳: 此雞同鴨講之舉。而她卻站高山,看漱玉對母親沒反嘴、不表怒,竟然打國際長途電話,要二弟媳轉告漱玉:向母親道歉。好笑嗎 ?!。因為老母想表達的,漱玉都知道,再也不能忍,只好在8月中挺身而出,不管兄、弟要如何想,兄嫂、弟媳要怎樣恨,漱玉就直說讓她們知道,為何母親自始至終,不肯住媳婦家的理由很簡單: 媳婦們從來就沒邀請婆婆同住,而兩個兒子的孝心,為母的心有餘悸,深怕兒家會生風波。三媳婦極盡孝道,為母按摩、話家常、知她的喜好,但三子早逝,母親不忍心。二媳婦想租對面的二樓,讓上下樓非常困難,88歲的老太婆住,與心何忍?。

吳漱玉心覺平安的感嘆說: 「幸好,我的忠言,二弟媳有聽進去,在母親臨終前幾個月,向婆婆懺悔道歉。因此,母親才肯被移居住阿根廷的老二家,直到2013年5月16日(周六) 離世安息。因阿根廷法規,24小時內必要下葬,又逢星期日,墓地工人只做半天工,因此住美國和台灣的子孫、敦福和我,全都趕不及,沒參加我母親的告別式葬禮,覺得非常的遺憾。還好,有我畫的 [敬愛的母親] 油畫肖像,為她送終,表達我這輩子,對母親的尊敬,愛母親的心,絕對不輸兄弟。我要對我親愛的爸爸媽媽 ,除了說聲[Sorry!]:我沒有讓你們安享清福。同時我也以此幅油畫作品代表: 我有 [說不盡的感謝-有妳/你真好] 。因為你們的愛: 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是我這輩子最珍惜的收藏 。

 


2. 吳漱玉 [親愛的父親]面帶慈善安祥走完人生終點身體歸塵土除去世上一切勞苦榮歸天家    

    16x20 [親愛的父親] Dear Father

漱玉用這幅畫作,為父親送終,頗受親戚朋友及後輩子孫們讚賞與懷念。也因能將父親的樸實憨直、忠厚老實、喜樂無憂、心存感恩的神情,完全表現出來,而感到無上的安慰。

女 婿敦福回憶說: 「我6歲喪父,結後就視岳父如己父。父親個性樂觀開朗、健談、喜歡運動、熱愛釣魚。清晨5、6點起床打太極拳、元極舞、外丹功、體操等,幾十年持之以恆。1999-2005年,他多次獨自來我家住,經常和親友去釣魚,我全家也撥時間,帶他去渡假村丟平板、撞球、打靶、推板球、射箭、打網球、划船等運動。與旅遊團到長白山、田納西、紅寶石瀑布、迷失之海。參加我家三個兒子婚禮,大學畢業禮,與兩個外孫媳,到果園採蘋果、櫻桃、南瓜。他雖高齡,但是身體和一般壯年人一樣,有活力和健康。」

2005年5月漱玉老爸吳天來入住仁濟安老所,到2014年6月23日期間,漱玉夫婦回去陪伴老爸時,不是租屋就是住仁濟安老所的客房,以就近照顧他。父親晚年受苦於膝蓋疼痛,雖開刀但仍不時復發難挨,因此2008漱玉退休後,夫婦兩人每年回台兩次,陪他到處散步,閒話家常、用餐,也聽父親真實的心聲、及他無限的委屈。2008-2014年6月23日,也為老爸,在安老所與敦福漱玉閒談,或與人對話、新年的表演、錄 [影、音] 數十卷。

漱玉回憶說: 「2008年2月我一退休,就馬上與夫婿先去上海看老二一家(由美外派),再返台灣看父親,5月也去阿根廷看母親,並參加二弟嫁女兒婚禮。7月參加美東夏令會,坐船遊。2009年2月回台探訪父親,順便看自己奇特的病-白血球過低(只2.1,正常人應該4.0以上) 及其他病症,經中國醫藥大學血液專科主任女醫師,幾乎要判我死刑。所以,我們撇下一切事物,坐船到處遊玩,於九月我們再次回台看父親,那時父親雙耳,已聽不清電話 (助聽器不合用)。此後,我就時常從紐約打國際電話,給仁濟安老所、護理站、護理長,請他們轉達女兒全家,對父親關心、思念之情,同時可掌握父親的健康情況,也清楚瞭解幾年來,除了住台北的長子,每周見一次面外,幾少有人去看他,因為小女兒多病,其他子女均住國外 。因此,我們盡量每年至少,在年初必返台灣一次陪伴父親。」

2010年4月漱玉敦福受老二兒媳邀請去上海小住,遊南京、參觀上海世博會後,再回台陪父親。2011年5月遊東歐6國,10月漱玉敦福返台灣看父親,11月適逢許老二要由上海出差到北京,邀他們同行遊北京、西安後,再回台住仁濟安老所陪老爸。2012年1月漱玉敦福返台探父,順便參加蔡英文海外助選團、[超值旅遊] 玩日本關東。4月中旬與敦福及許老二夫婦去阿根廷慶賀母親90歲生日。2013年3月返台先住仁濟安老所陪伴父親,然後與陳彰醫師惠美姊遊泰國,4月再回台並參加漱玉二弟的么兒婚禮後,仍住仁濟安老所陪伴父親,直到23日下午7:30離台返美。

此次閒聊中父親回想他的一生: 他的父親吳萬成長老,母吳李泉女士曾經提到,在他一兩歲時,有一次溺水被其大哥救起。只讀小學,畢業後就開始打工賺錢,幫助他的二哥家庭 。當年19歲由鐵路局服務員做起: 為車廂連結掛鐵鍊鈎、車廂調度、將 [載客車廂] 再連接 [運貨車箱] 、轉換鐵軌道等,使各班次的列車,能通暢無阻以利營運。1960年漱玉蘭陽女中初三時,他已升蘇澳車站的站務員:賣車票及剪票。在 1964年漱玉考上台中師專三年制那年,再升為新城車站站長,一直到1972年舉家由礁溪搬到台北,他向鐵路局申請轉為列車車長,以方便通勤於台北到宜蘭之間。1973年11月他42歲時,從鐵路局退休與妻一起經營雜貨店。

漱玉老爸炫耀說: 「1963-65連續三年妳大哥考上淡江大學、緊接著妳也讀台中師專、 然後妳的二弟也跟著考上逢甲大學,後來妳的小弟也讀了中國醫藥學院。同事們因為看到你們兄弟姊妹的上進心,更有好的成績表現,對我另眼看待,也得到長官的信賴。同事們稱我們家為[大學之家],因有此美譽,著實令我興奮不已。我認為你們的成就,帶給我一路的榮升,真是神的奇妙恩典。」

漱玉補充感謝說: 「我爸說: 當時鐵路局能由服務員到站長、車長的職務完全是長官的提拔。其實我想必是老爸的忠誠,知足又尊敬長官,和樂同事的精神使然也!,更是上帝賜他有三男二女、個個成績優秀、表現良好,而孫子輩更是因尊主為大、學有專精,各在自己領域裡貢獻社會人群。 感謝主!。」

2014年4月漱 玉就有打算,返台陪爸過生日,因此在紐約5月18日晚上 (台灣時間5月19日上午) 得知父親跌倒,才能在台灣時間21日清晨五點, 火速趕回台北,到了竹圍仁濟安老所,父親坐輪椅、言語清楚、神智還好,他非常高興看到大女兒漱玉,回來照顧他。

漱 玉說: 「21日那天,老爸在床上與我分享,我送他的[個人畫像]時,引發他不住的感謝上帝: 賜他俊美身軀、與安樂的心境,就可以看出他非常滿意,對漱玉用油畫來表達父女情份,感到無上的安慰,有幸福的感覺,並不時用手撫摸自己的臉,一邊讚賞,一邊感謝的說:上帝賜我如此勇壯的身軀,從年青到現在(只可惜現在沒有牙齒) ,還給了我俊美的臉與身材,健康柔細的皮膚,可謂是”煙斗桑”,他用日語很滿足的說了好幾遍。」

漱玉代父複訴感謝說: 「老爸多次跌倒脊椎脫離,導致全身酸痛,但他乃不時感謝上帝的宏恩,讓他能吃(用果汁方式進食),能坐輪椅活動。論到目前的疼痛也在他還能承受忍耐的情況。(大痛時,他會求主早日接回天家) 。 嘿!這就是我的老爸,一向有感恩的心,讚美人的美德。他對每位前來看他,為他服務的大小醫護人員,都不停的說:謝謝!。」

漱玉說: 「當天6月2日的下午長兄來(因為漱玉6月3日台灣時間要回紐約) ,父親意志已漸漸有些混亂,談話中,他強忍著無比疼痛的身體對漱玉說:「我今日還活著,完全是上帝的憐憫與恩典。醫生說我會活到108歲 ……; 從屁股放進去,燈就亮了,跑到上面就熄了。」接著就問漱玉:「我的臉要怎樣化妝? …; 服裝要整齊,還要先準備好。」我覺醒到,也暗示長兄: 老爸時日不多了。父親的話明示: 彷彿他正看到的事 (應該是火葬場之過程) ,也好像在交代後事。我都一五一十的複訴給長兄。」

漱玉補充說: 「說到這裡,不禁讓我回想當年婆婆(敦福的母親)病重臨終前的情形。也讓我感受到: 父親如同當年我的婆婆一樣,惟一對我交代,說遺言。我深感欣慰,更覺得有福氣。 只是我雖有此感覺,但很難去接受,因為我爸早上還充滿歡喜與希望,有醫師祝福他活到108歲。」

沒料到,漱玉6月4日零晨 (台北時間6月4日晚上)才回到紐約,6月5日下午 (台北時間6月6日清晨) 就接到父親急診住院,漱玉敦福也準備萬一急需,還是要再回台灣。更沒料到6月7日上午,漱玉紐約家的車庫,被一場連環車禍,強烈撞擊損害嚴重事件,急等待漱玉敦福去處理: 房屋、和汽車保險的賠償事宜。漱玉敦福一時間,未能前往台灣照護他,只好委託菲傭、長兄多方關照。後來,他昏迷不再言語。漱玉父親吳天來執事於2014年6月23日面帶慈善、安祥笑容、榮歸天家。身體歸塵土除去世上一切的勞苦,離開世間。雖然訃文明寫: 享年92歲,但是漱玉已和父親在6月2日過滿農曆年92歲生日。漱玉確信: 父親的靈,已被接回天家、安息主懷,享年93歲。

 


3.[我爸-釣魚大師]直爽憨直與執著個性敬業令人肅然起敬年老透露孤單寂寞心境真不捨爺!

   16x20 父親的誇耀 [我爸-釣魚大師] My Father-The Fishing Master

此幅畫作2015/12獲紐絡雪美協油畫類佳作獎, 展期 2015/12/06-2016/1/07 。

2012年漱玉老爸很高興女兒為他畫 [得獎的魚] ,他認為有瞭解他心事的女兒,愛他陪他釣魚的女婿。說到吳天來執事的嗜好--釣魚,全家必肅然起敬。 從年輕到86歲從未間斷,無論大小釣魚比賽,他都得名,這是他一生唯一的誇耀。此條魚算是他,比賽得獎中最小的一條 (大的早已分給三個兒子家,這是1999年五月底到紐約取暖時送的),卻是漱玉眼中最大的賞賜,因為從母親那兒,漱玉未曾有、也分不到。就算是老照片,2002年漱玉和敦福,去阿根廷為父母做80歲生日時,漱玉先在紐約家選用老舊照片,經過剪、接、貼的手續,完成的像簿,是漱玉用2000年從台灣買的最貴、最美的相簿,去裝置的。

因為,漱玉想到父母腦筋漸退化,為了讓相片去刺激他們的腦力,就以藝術的角度,經過詳細篩選,找出明亮、易看、清楚的照片,再重新編排。依照兒時、年少、成家的順序,並按五個兄、弟、姊、妹,出生的排序: 每個家庭,有六頁張貼。很遺憾,2014年父親去世出殯後,竟也在長嫂令下,長兄從命,硬要漱玉從此[相簿]拆下相片。理由是: 漱玉不可能有兒時相片。此情何堪?因此有志氣的漱玉,沒有第二句話,就將所有兄弟家的相片,當面拆下,全部給他們,一張也沒存留。難到漱玉無權擁有,兒時記憶嗎?這樣的長兄、嫂還值得讓人尊敬嗎?。另外,他們對父母遺產(房屋股票金銀)一話不說,只有手寫[現金數字]NT$1,082.881.能叫人心服嗎?又父親的 [存款簿] 有公開嗎?(從未見過) 竟連父親台鐵撫卹金,長兄還明說:做女兒的現在要簽名、但不分錢。他們想從此[田沒溝水沒流]嗎?

另外,2012年2月漱玉正好在台灣,要求長兄提前為父慶生90大壽,未果。長嫂理由是說: 老爸喜歡做農曆生日 (端午節前一天) 。因此在國曆6月舉行,漱玉因颶風狂掃美東,未能啟程返台灣參加,就由許老二全家四人代表,從上海回台北,贈送大影幕的相片放映機,及健康枕給阿公。漱玉也寫了一封信,本要許家老二,代母宣讀,給外公聽。據說: 長嫂主持生日會,她不肖一顧,連提都沒提。是漱玉信件很誠懇、實在、句句發自內心的感人,怕奪去她外在的 [主持] 光彩嗎?

而在2014年5月21日漱玉返台照顧父親,6月1日漱玉眼見父親情況不妙,提醒長兄:爸喜歡過農曆生日-端午節前一天 (也就是2012年長嫂堅持為父辦90大壽的日子),就是明天6月2日是父親滿92歲生日。不料,他胸有成竹地說: 「 父親戶口登記是國曆7月xx日與我同日。」漱玉回答: 「有人告訴我,你過七十大壽,在101大樓盛大舉行。」他辯解沒有,漱玉不想爭辯,免傷和氣。但沒想到,其女兒,年末寄來 [一年記事]裡:確實記載5月返台,為慶父生日。現在漱玉終於明白了,為何他們一家人,會藐視父親的願望。

因此, 2014年6月2日惟有漱玉最得父愛,能與老爸單獨過農曆滿92歲生日,也是老爸人生最後一次過生日。雖沒有豐盛餐點,卻有漱玉相陪伴,讓躺在床上的父親,說出心裡的真心話,毫不保留的,把它錄影、錄音。還有和父親一起看相片,並再一次欣賞兩年前,漱玉特意為他畫的,四幅油畫: 感謝爸媽 [有妳/你真好]、[家父舞扇亦樂乎!]  、 [父親的誇耀]-釣魚、[親愛父親] 。這些點滴話、語、文、圖均刊登在父親的告別禮拜[懷念冊]裡。

吳漱玉回憶說: 「2014年5月21日,那天老爸精神特好,說了很多漱玉未曾聽過的事: 比如婚前幫助其二哥家和溺水的事。當他和我分享這幅油畫,讓我想起我讀國小時,老媽在宜蘭縣頭城,火車站前開麫店,當時適逢阿兵哥調度頻繁,部隊總會在頭城站,停車休息,所以每家小吃店,可以說絕無空位。可是我老爸下班後,習慣去釣魚,不甩老媽有多忙也要去。為此,就與我媽大吵,他一怒之下,將放麫條的籃子,掃落地上,一走了之。可憐的老媽,忍氣吞聲照常營業,而我就得收拾殘局,將麵條撿起來,再沖洗乾淨放回籃內的這件事。我問老爸: 怎麼會這樣就走了呢?他不好意思的說:那時太年輕了,與朋友約好,魚餌也買,錢都花了,怎能不去?嘿! 這就是我爸直爽、憨直與執著的個性。」

談到漱玉老爸身體健康,不但愛遠遊,更喜戶外運動。1990-2007年間,漱玉家大小慶典都見到他,甚至漱玉家三個媳婦,婚前都曾與他 (她們未來的婆家祖父) 相處融洽。每次他的到來,漱玉全家陪他到外州,及渡假村玩: 舉凡騎馬、划船、開碰碰車、射箭、打靶、 釣魚、採蘋果、採櫻桃樣樣都說好。難怪,三個外孫兒與孫媳都說: 「阿公精力充沛,不輸現代的年輕人啊! 」

漱玉又說: 「記得在2008年退休後,與敦福回臺灣看父親時,從兄嫂口中知道,老爸有時自己一人,有時和一位有心臟病的朋友,一齊去釣魚。我們擔心兩人,一老一病,萬一有麻煩時怎麼辦?所以,我們四人合力勸告,與請求。好不容易才得到,父親的同意,放棄不再去釣魚。」

2009年父親雙耳,聽不清電話,漱玉三不五時打給仁濟安老所,請他們轉達女兒全家,對父親關心思念之情,同時也與護理站連絡,掌握父親健康情況,也多少知道幾年來,除了住台北的長子 (么女多病,其他子女住國外) 每周見一次面外,幾少有人去看他。 難怪,每次漱玉回去陪父親,總是有,長住安老所,熟識父親的人問: 「是女兒或媳婦?」 然後聽到的就是一聲嘆息! 不是媳婦喔! 。 因為媳婦兒! 全年當安寧病房志工,受訓、講習、慰問,已忙得不可開交,更為此引以為傲; 自然家裡請人打掃、洗衣,算是內外工夫全做到。

2011年12月敦福夫婦回台,父親經常提到: 如有家人或朋友去看他,是他最高興喜樂的事,也透露真情,向漱玉倆抱怨,意指除了長兄、漱玉、敦福有固定時間去看他外,其他人只是逢年過節才去,或整年只吃個飯而已,實有孤單寂寞之情。因此敦福商得,好友的[佳音合唱團]在 2012年5月,於老爸農曆生日前,會去仁濟安老所演唱、慰問,代替漱玉敦福一家人為父慶生。漱玉通知長兄,因為沒接到回應,誰知他去了沒?

敦福倆也欣喜聽到: 許家次子2007-2012年間外派上海,每年返台至少四次,必帶妻小去探望外祖父,“阿祖”也 特別賞賜小禮物-[手工摺紙動物] 給曾孫子女。另外,2011年許老么夫婦還特別從美國,專程去仁濟安老所,並面交 [許家三代相冊] 給阿公保存。

漱玉補充說: 「2013年4月再看父親時,他已雙腳無力,行動緩慢,記憶力減退,但難以忘懷的舊事,一再重複的提: 誰來看他了,誰還是沒來? 誰是從未來過仁濟? 。」

[我爸-釣魚大師] 因他的直爽、憨直、與執著的個性,可見到他的敬業精神,令人肅然起敬。而年老的他,透露孤單、寂寞的真情、與心境,實在令女兒不捨爺!。

 


4. [家父舞扇樂] 有健康身體做自己喜歡的事忘記年齡錢財子孫煩惱及時行樂是有福氣的人

    18x24 [家父舞扇不亦樂乎!] My Father’s Love for Fan Dancing

此幅畫作2013/06参賽 Jules Bauer Award Show獲佳作獎展期 Jun.8- Jun.27

吳漱玉回憶說:「我父親個性樂觀、開朗、健談,除了釣魚外,也喜歡運動,每天清晨5、6點就起床,打太極拳、元極舞、外丹功、體操等,幾十年持之以恆,練得一手好功夫。老爸好幾次來美國我家小住,都很開心,已經都快八十歲的他,外孫們問要划獨木舟,他說好,要騎馬,他也說好,射箭、打靶、推板球、坐碰碰車、採水果、無論做什麼,他都 OK,比年輕人還勇健!有活力和健康。因此夫婿與我,常陪父親釣魚、打高爾夫球、板球、撞球等運動外,他也經常和親人朋友去釣魚。」

在2002年6月,漱玉夫婦專程去阿根廷,為父母做八十歲大壽生日,不但準備茶點,還有各種禮品,贈送給參會者、及聖經猜謎得獎者,宴會就在布宜諾市,新興教會大餐廳舉行,節目很多。吳天來與卓繡琴夫婦,做80歲生日感恩禮拜中,吳天來執事除了,獨唱詩歌外,還特別邀請其同伴好友,一齊跳元極舞、打太極、 玩得不亦樂乎! 。

漱玉回憶說: 「2002年為父母做八十歲大壽生日。宴會當時,看到父親於阿根廷新興教會的大餐廳,表演元極舞,駕輕就手,打太極、練功夫樣樣都會,令人欽佩、映像深刻。因此在2011年重拾畫筆時,就把父親 [優美舞步] 畫下來。2015年4月,也藉我自己的油畫個展 [捕捉記憶] , 把送給他的 [舞扇] 也展出來。因老爸一向喜愛戶外運動,為此特將他的 [舞扇] , 畫在我的夢想家園裡,把他的各種神情、精神畫出來。」

自1990年到2004年,吳漱玉的父親時常獨自來紐約,不管是偶爾有事返台北,或過境美國,亦或心情不好時,就來女兒漱玉家住,比如: 1993和1995年。而1997年暑假,敦福夫妻正要帶父親 (受外甥女婿王醫師夫婦之邀) ,起程去佛羅里達Key west島度假屋玩,突然接到長兄來電,漱玉立刻陪伴父親返回台灣,看顧三弟胃癌開刀。又如1999年老爸來紐約參加外孫,許老三大學畢業,受獎典禮。更在2003年7月忽來紐約 [取暖] ,適逢女兒漱玉返台整牙,由許老二與未婚妻及女婿敦福招待,去遊山、玩水、甚至划船,還差點吃水,覆沒水底的糗事。然後他返台會漱玉,一起去參觀雙連安老所,在那兒住一晚,體驗在那兒的生活。老爸決定在此安居,也盼望老媽能與他同住(或分住兩房)。可惜長兄沒答應,致使將近10年來,父親的牽腸掛肚、相思之情,不可言喻,唯有漱玉感同身受。

自2006年,漱玉么子醫學專科訓練將完成,經濟較寬裕。夫婦倆,每年至少一次,回台與父話家常。2012年漱玉為父畫四幅油畫: 除了這幅[家父舞扇不亦樂乎!] 外,還有說不盡的感謝 [有妳/你真好]  、 [父親個人像] 、 [爸得獎的魚] ,做為九十大壽禮物。就在2014年5月,老爸跌倒,漱玉回台北去照顧他。6月2日上午 (漱玉回美國前一天) ,老爸還和漱玉談到這四幅油畫,都得到老爸稱讚喜愛,並歡欣鼓舞地,直稱太幸福了,因為是女兒特別為他畫的。分享時,老爸傾訴: 這十年來,身心折磨、思念妻子、感傷之情,令漱玉覺得非常不捨。

為此,讓漱玉想到過去: 在2005年以前,自己無能為力(沒錢說話沒份量),為老爸媽爭取,較合理的生活方式,而時常感到自責,睡也難安。若不是父母他們有現金、股票、黃金、房子等,而使漱玉卻步,不敢提議,以免母親兄弟誤解亂想。否則,以漱玉的本性,絕對會全力以赴,讓兄弟姊妹坐下來商討對策,以求讓父母愉快安度晚年。因為沒有誰比漱玉更膫解父母親,而父母親對三個兒媳觀感也唯有漱玉才清楚知道,雖然母親處處維護吳姓子孫,但是她的心裡話、不能對兒孫說的,早已全部向女兒漱玉傾訴。哪個媳婦兒能與她電話對談五分鐘算是奇蹟,而她竟然與漱玉說四五十分鐘的電話。至於老爸住仁濟安老所十年,對漱玉敦福暢談親情、所見所聞,自然包括心理的不滿話語,對妻子的思念情感。

漱玉感傷地說: 「老爸看完畫,感歎的說: 你母親身體比我衰弱,我比較擔心。我就問他: 你想念她嗎? (沒人告訴他: 母親在2013年6月15日,已先回天家) 他搖頭説現在不會了。過去老爸數次要我打電話,請求母親回台與他同住(意指仁濟),他認為安老所面對淡水河景,環境優美、吃得心安、管理妥善,所有工作人員熱情有愛心,更會問好打招呼,比自己的家人還親切多。過不久他嘆氣說: 各人有各人的情份,勉強不得。此話令我心碎。」

2000年以前,每次父親來美國,女婿知道: 他愛打高爾夫球,練發球。有時敦福會載他去長島球場,有時讓他自己坐公車來回,每天給30元(美金),足夠打球、吃餐、坐車費用。敦福準備一個名片,寫下家裡住址、電話、及三個公車號碼、上下車地點,讓父親放口袋以防萬一。結果,有一次,他好奇坐16號車,下車卻找不到家 (因為正好有4條路交叉複雜),不知該往那方向走,確實摸不著頭緒。還好,他記得,敦福交代: 坐錯車或方向不對,先不要急,拿名片問人,只要能坐到法拉盛車站,再換熟悉的車回家。所幸,他沒丟失過。

父親每天5、6點就起床,在漱玉家前院,作體操、打太極拳、元極舞、外丹功等,因為前院就在大馬路邊、又是路口,來往車輛多,但清晨過路的人少 (住宅區),加上他一向做事專注,也不知道,自己的舞姿,足以迷煞多少左右近鄰們 (外國人),紛紛議論,他是誰?。對面老人問漱玉他幾歲?連續搖頭不相信,看他蹲馬步、揮扇、運氣、打拳有力,稱讚連連、不絕口,實在讓漱玉家人,引以為榮。

漱玉家離海邊,說遠不遠 (開車),說近不近(走路),因此,在1990-2000年,有時會陪父親去釣魚,還為他買了整套用具:釣魚竿、鉛塊、浮筒、剪刀、小刀、轉釣魚線器、及大綑釣魚線等,還準備 [備份] 放在工具箱 。這些釣魚用具,老爸走了,現在還存放車庫裡。

漱玉每次整理車庫,看到釣魚用具,就想起很多往事: 1984年剛去阿根廷,有一次,父親帶漱玉家去河邊釣魚、捕魚,真是奇蹟,從未有經驗的許家大小5個人,竟也滿載而歸,旅行車幾乎要裝不下,回到家,還要將一條條的魚,剖復、去鱗、取出鰓來,還要洗乾淨、包起來,開車分送給教會朋友、或鄰居的台灣人,雖手續繁多,但父親卻很樂意去做。還有當時,父親也時常與歐牧師及其他朋友,一起坐船去海上釣魚,或參與釣魚俱樂部,到處去垂釣,享受樂趣。有時也參加比賽,費用不淺,花幾百元美金是逃不掉的,也因為這樣,使夫妻關係更不好,時常爭吵,在所難免,但是有時母親也會跟著去。

因此可以看到,決定人生是喜樂、或是哀怨,全看自己的心境、態度。就以漱玉的父、母親為例,很明顯,就像是兩極。看來善待自己、及時行樂,就會快樂。而閒中作樂、就自得其樂。知足常樂,就以平安為最樂。

漱玉回憶說: 「沒想到,看這幅 [家父舞扇不亦樂乎!] 是父親和我最後ㄧ次暢談的時刻,因為6月5日掛急診後,接了管就不能言語,在23日那天歸回天家。 讓我想起,老爸對於: 以往不愉快的事及逆境,不發牢騷、不念舊惡; 對於未來的日子,沒有奢望,但求平安幸福。看他的舞扇,心情不老耶!當時是80歲生日,他有健康的身體謂之福; 他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也是福; 他忘記年齡錢財、子孫,煩惱,更是福。他常說自己: 愚人有愚福。上帝讓他: 快樂地生活、平安的一生,沒什麼大病,93歲安息,這才是真正有福氣的人啊!。」

 


5.釋懷吧! [敬愛的母親] 女兒一直都很愛您縱然您仍不諒解我安排您與父同住的初衷心意  

    16x20 [敬愛的母親] My Mother

漱玉用這幅畫作,為母親吳卓繡琴送終(享年92歲於2013/6/15回天家)後,懸掛在客廳。以前漱玉心中不時吶喊著: 「釋懷吧!媽我一直都很愛您,縱然您仍懷恨我,在1998和2005年為您安排,與爸同住而惹妳生氣,我絕無怨言!。」向母親求饒的聲音,已用實際孝行贖罪,心中的吶喊也在母逝當天平息。漱玉問心無愧、心安理得,彷如: 放下重擔。從此,一覺好眠,說也神奇!。

漱玉也因: 能將母親堅強、能幹的神情,表現出來而感到欣慰。因為漱玉與敦福,由借錢結婚的人生歷程,更膫解: 早年父母,婚前既沒有積蓄,婚後八九年內,六個兄弟姊妹 (有一兒週歲時夭折) 又爭相報到,使這個家生活更加困難。 慶幸的是,母親不辭勞苦,將家計扛起、勤儉持家: 打草繩、劈竹籤、開麵店、雜貨店、養豬、種菜、養兔、種葡萄、開Kiosk,來貼補家用。當然,又因為父親讀書少、職位低、才會賺錢不多、家境窘迫,而使得母親不得不,放棄對漱玉的公平待遇,來栽培長兄及兩弟完成大學教育的無奈,最後竟然也造就五子女的高學歷,在鄉里得 [大學之家] 美譽。漱玉都能釋懷、理解: 過去的一切事務、境遇。因此,除了感謝母親養育之恩外,並盡心盡力加倍孝順她。

1995年的舊照,一向最不愛外出、內向的漱玉母親,以和丈夫吵架為由,忽然由最小內孫陪來紐約住一個月,後來才知道是母親不喜歡一個人,不爽她要去阿根廷玩,很在意的,不想接待她。可惜那時,正好是美國百年來,下最大最多雪的冬天,所有旅遊都被取消。因此,白天漱玉敦福上班去,祖孫倆人,整天留在家、 玩雪球、做雪人,週末才載他們四處走,拜訪親戚朋友。難得有一天,漱玉的屘叔吳牧師來訪,母親住慣阿根廷: 不熟的人電話或鈴聲,不敢回應,不認識的敲門不敢開。以致屘叔只好大聲疾呼,搞了笑話。

1998年初,最受漱玉母親寵愛、護著的么弟,也是五個兄弟姊妹中,最能博得母親歡心、孝順的兒子,以48歲英明睿智,早逝於阿根廷。漱玉的三弟去世,的確給母親很大的打擊。因此,母親回台抒情一段時間,漱玉洞察母痛,一心想減移母親見物思情的痛苦,就以長子要結婚,邀請兄嫂帶父母來紐約參加長外孫婚禮,讓爸媽牽手入場,如同過結婚55周年慶 (惟有在許家的婚禮才有此禮遇景況)。漱玉委託兄嫂,將父母衣物帶來,如爸媽願意,就留下和漱玉全家,同住美國紐約。

很可惜,母親容不下父親,每天吵架,不讓他也一同住下來。後來才經親友多人提醒,並考慮到: 母親膽子非常的小,如果白天12小時獨居美國,漱玉夫婦又早出晚歸,而3個兒子外住他州工作、讀書,怎能擔當得起任何閃失。比如母親獨自一人: 忽然血壓高、跌倒、 緊急、或其他偶發事件,語言不通,當時又沒手機聯絡,更忽略了,漱玉尚未拿到公民證,父母沒有居留身份及健康保險,的確太冒險! 因此,經多方考慮,敦福和漱玉才做了決定。

漱玉說: 「媽對不起,如果您不准爸住我家,那您也不適合住下。因為您語言不通,膽子又小,年紀也77歲,身體弱,又有心臟和高血壓問題。我們擔心: 清晨到晚上,這段時間,只您一人在家,沒人照顧,我們不放心。」

沒想到,漱玉本意是邀爸媽留美久居,可以盡孝道,最後卻讓母親說她,是要娘家的錢財家產。說話間,母親自己透露1985年,她沒收漱玉小妹托二弟要轉交給漱玉的四千元美金之事。此時漱玉才恍然大悟,原來母親當面指責丈夫,不該分四千元美金給么女,是台灣礁溪國道徵收補償費,女兒不該得的錢 。漱玉問心無愧: 從來就沒有,這非分之想法呀!

話說漱玉,為提供三個孩子更好的居住環境與高等教育,也考慮到敦福的健康,為了減輕他的工作壓力,而在1984年毅然決然地,移民到阿根廷,以為么弟事業有成,父母在那兒較放心,萬萬沒想到1988年末[公司] 經營不好時,明明是,敦福最先提出辭職退股,而母親卻偏袒自己的二兒子,暗地裡讓他早離開公司,並出錢三千美金買車,協助從商,還明說要敦福犧牲,因為他不姓吳。

未曾想到,神也在為漱玉家鋪路,1989初春,數十年未見面的,大堂姊夫許嘉代醫師夫婦,由美國到布宜諾市玩,第一眼就看上敦福,加上漱玉是他們從小看大、住在隔鄰的堂妹(與其長女同齡),就滿心歡喜並鼓勵漱玉,為孩子前途,移居美國 (暗自打算讓敦福能代他們掌管可口香食品工廠)。為此,敦福和漱玉去伊瓜蘇瀑布,散心抒壓,擬訂下步該走的路。沒想到,途中敦福身體非常不適,再一次十二指腸出血,立刻搭機,去巴西聖保羅,給屘叔三個醫生兒子診治,並獲鼓勵,才又造就了漱玉與敦福家,再移居美國的決心。

漱玉說: 「到了美國,我雖然身兼數職,夜以繼日的奮鬥,仍不忘父母恩,至少每月一次給父母打國際長途電話。每次母親第一句話就說: 我正在想,你就打電話來。而我也知道她需要疏通管道、出氣筒,不是嗎? 因為我媽一向與媳婦相處不好,和爸又是冤家的憂悶心情,我瞭解,就算給她發洩一下。不管她埋怨話一說,就是四五十分鐘之長 (孩子在旁知道時間),而AT&T的電話費要多付五六十元 (是我 一份工的三天薪) 也在所不惜,一直到2005年的暑假,為安排母親與爸同住,引起母親大怒,才由敦福代打電話問侯她。」

2000 年聖誕節前,漱玉二弟電話說: 姊! 母親病重快來! 否則妳就見不到她。漱玉立刻火速趕去阿根廷照顧。幸好她在美國買了很多營養品、也攜帶十打的ensure飲料,立刻飛去看顧照料。漱玉知道母親是: 心事多、食物偏差、營養不良。在兩週時間,沒看醫生,病狀好轉恢復正常,母親還向漱玉要求吃日本餐,漱玉知道她的胃口不錯,才放心回美國。2003年9月老媽返台參加長孫婚禮、開白內障,本想告老返鄉,長居台北兒子家。而在2004年1月,卻在參加次外孫在台中的婚禮後不久,她毅然決定,返回阿根廷獨居過生活。從此她身體漸弱、多小病、不再遠遊,換漱玉去看她並用電話聯繫。

漱玉無限挽惜地說: 「2004年初,我力勸母親: 您已是83歲的老人喽! 。怎可自己住? 太危險了,真叫我擔心呢!。媽說: 讓我呼吸新鮮空氣,吃喜愛的------。又說: 我意志已堅,要返回阿根廷定居。幸好,兩年前我為父母整修的房子,大致安全無虞。後來爸去阿根廷求她,還被我母逼回台灣住長子家。2005年老爸因長子全家出國度假,寄居仁濟安老所後定居那兒直到往生。兩人從此天南地北,分居南北兩半球,直到2014年在天國才見面。」

漱玉感傷: 2005年雙親都84歲了,年老才分居南北兩半球,何況,母親體弱不能走遠,時常跌倒,還得勞累次子,經商之餘,在家庭、母親,兩邊奔跑,搞得血壓飆高小中風,漱玉不忍心,利用學校放暑假,返阿根廷陪同母居,也為安排父母同住,向母提五建議, 得到的答案是: 兒子、女兒家都不住,堅持要住在阿根廷 [她自己的家] 。漱玉再與母商量: 如果決定住 [你自已家] , 一定要請人來照顧; 如回台住安老所,可與爸不同房。母親就說: 我沒有錢。漱玉說我們會分擔。沒想到她說: 二兒子沒錢。漱玉就借膽提議: 把五個單位的大宅院賣了,足夠爸媽二十幾年生活費用 (103歲以上) ,並且錢一定要用在妳自己身上才對、才有價值。母親聽不進女兒忠言,甚至連次子的健康都不顧,一意孤行己見,令人扼腕嘆息!。

漱玉由衷地說: 「就這樣,我媽大發雷霆,以致變成: 漱玉要把錢分光,非常可悲的說法。此後媽的耳朵就選擇性不靈,不再接我的電話,只好由敦福代打問候。2008年6月,我們再去阿根廷探望她,知道她仍不改變初衷,堅持獨居。甚至急診出院時,次子極盡孝心要她同住、好照顧,但她死也不肯下車。一年後,她的耳已難接聽國際長途電話,我才通過兩個弟媳及二弟,向母親問安 (他們應該不會,也 [選擇性] 忘記轉告母親吧!) 2012年4月敦福和我偕次子夫婦到阿根廷與母過90歲生日。我知道,縱然母親對丈夫、兒子、媳婦、女兒,都有很多心結與怨恨,惟獨對女婿敦福稱讚不已,是有目共睹、親友皆知的事。」

 


6. [帯爸媽去旅遊] 縱使不富雙親養育恩必報答趁父母仍健在帶去遠遊盡孝道瞭親情是身教    

    18×24 [帯爸媽坐船去旅遊] Ferry to travel with my parents

1985-1989年在阿根廷每年暑假,漱玉敦福帶父母遠遊、搭機、坐船,甚至到最南端的火地島。移民美國後,在1990-2004每次父母來玩時,不但機票全付、還給父母大紅包一千元美金、也盡力撥空,帶去遊山玩水,比如: 洛杉磯、白宮、波士頓吃龍蝦、帝國大廈、世貿中心 (2001911事件,雙塔覆沒,許多早期、旅美台裔、紐約人,還未曾上過樓觀景呢!太可惜了!),曼哈頓坐船遊哈德遜河、東河,逛第五大道、中央公園、長木公園、堡地磨鐘乳石岩洞等。漱玉夫婦秉持: 父母本身以身作則,去孝敬雙親、長輩,孩子無形中得到範例,就會從生活中,表現出尊重、孝順父母的行為。這就是,漱玉和敦福最大的福氣。

此幅畫作是,2002年漱玉夫婦在雙親八十歲生日時,專程到阿根廷為雙親祝壽,帶父母坐船去旅遊,與父母同住三周期間,他倆看到: 廚房、衣櫥、櫥櫃,既有蛀蟲又有蟑螂。就商量為父母重新裝潢廚房: 量身訂做的全新兩排木櫃、花崗岩檯面、全鋼水槽、新型水龍頭; 還修理浴室、購買客廳長形櫥櫃,置放電視、查看並整修屋頂、更換第三號租戶房客的電線及水管 ,委託好友柯長老請工人做,花約5.500元美金,為父母重整新式的廚房、傢俱。雖說拿美金在阿根廷花用,較值錢有用,也足足花了近漱玉兩三個月薪水。

漱玉說: 「我媽,把過去對我的不公平待遇,一直放在心上,以至心理矛盾,而不肯接受我的回饋,處處為難、事事與我計較,又把所有怨氣: 對爸的恨、對媳婦的不滿、不敢對兒子說的話,全推到我身上。反正她的一生,都要有個出氣筒,不是嗎? 如能讓她發洩,我願意。最後,我還得用我三個兒子名義,將裝潢廚房、買櫥櫃、整修屋頂、更換電線及水管,全做為外孫送給外祖父母,八十歲生日的禮物。」

記憶中帶父母同遊: 1985年,人生地不熟,只到鄰近外省玩; 1986年玩Cordoba省,坐飛艇、水陸兩用車,有夠刺激; 1987年初,正好是農曆過年除夕,坐飛機,到阿根廷最南端的火地島Islas de Tierra Del Fuego八天,吃羊肉、新鮮嫰牛排、烤乳豬、Tuna魚、大小各類海鮮,又逢當地的嘉年華會Carnival潑水節,每天有21小時 (日落只三個小時) 玩得很開心; 1988年遊Mar de la Plata; 1989年到鄰近國界海邊Punta Puerto,讓父母開眼界,看曬屁股奇觀。每次只帶父母玩的理由: 除了費用太貴外,孩子年輕,將來還有機會。敦福夫妻認為: 縱然我們不富裕,但父母養育之恩,我們一定要報答,趁雙親健在時,帶他們遠遊,是盡孝道也是身教。因此許家三個男孩,就得看家喽! 這就是ㄧ種學習、ㄧ種生活教育。

難怪! 漱玉很高興又驕傲地說: 打從2000年至今,每年兒子媳婦們的體貼、為我們兩老買機票、定船位、計劃旅遊事宜、是多麼貼心、溫馨的事啊! 。因父母所做的事,孩子耳濡目染,就會無形中得到學習規範,再由生活中表現出來的行為,就不作假。否則就是您買車、自備床具給兒子家,也不見得兒家會載您一起遠遊,允您同住,這是我在1985-1989年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事實耶!。目前許多年紀大的親友口中: 錢夠用有餘,除了親友情、健康外,別無所求。唉!親情啊,親情,是比什麼都可貴,金錢買不到的呀!」

2005年初,好友柯長老,偕妻子及岳父母同來紐約玩,當時漱玉家正在大整修房子,發費好幾萬美金。雖然漱玉的長子次子均已成家,但好友夫婦清楚,漱玉尚有么兒讀醫,正在醫院實習中,收入不多,因此以他們的三個女兒是漱玉的華語學生,是她們的啟蒙教師為由,回饋買機票,讓漱玉去阿根廷,順便勸母親,返台灣與父同住,或在阿根廷請人照顧她,以免二弟奔波辛勞(他們眼見母與子的難處)。因此,漱玉滿懷希望,盼母親能夠回心轉意、考慮到父親的感受、二兒子的勞累、女兒的擔憂,如能五選一項,就能享清福。結果答案是: 兒子、女兒家都不住,堅持要住在阿根廷 [她自己的家] 。漱玉再與母商量;如果決定住 [你自已家] 一定要請人來照顧; 如回台灣住安老所,可與爸不同房。沒有結果。

話說: 1979年漱玉爸媽決定要出國,從台灣移居阿根廷,幫他們的老三媳婦作月子、帶小孩時,正好在台灣的長媳也有幼女,要上班缺人手。母親曾經多次對漱玉說: 「那時面對長媳,我心裡覺得有內疚,所以她不曾有電話來問安,而十幾年我也沒返台,以至我認為: 她相當不滿,自然會對我不好,我明白。如今2005年老時,我就不敢有所求回台灣,同時人家(指長媳) 也沒開口邀我同住。況且,長子明確表示: 老爸他發落、照顧; 老媽由次子負責,與他無關,無權過問。然而次媳做生意,難得有空,每次與丈夫路過我家門,唯獨我兒下車招呼我、拿東西來、問我欠缺什麼,而媳婦仍坐車上,忙自己的事,為此,我不敢指望二兒家會邀請我與他們同住。另外,我體諒么兒英年早逝,媳婦要打工扶養三個子女,令我更不敢開口。」至於不住兩個女兒家,理由很簡單,因為母親很在意: 家產不落外姓。唉!既然要住 [自己家]又不請幫傭,只是苦了她自己和老二兒子,錢財為誰留?。

再說198410: 當吳老二決定; 舉家移民阿根廷,為母的煩惱擔憂,他們來阿根廷時,沒地方住,就藉口找理由,處處和長女過不去,大吵逼漱玉家搬遷他處。竟造就了漱玉的西語能力,不但上夜間部的西班牙語課、也設法瞭解賣房廣告用詞、及買房用語、還有注意事項 (用美金或阿幣,當時幣值換算卻是大學問) 。就這樣,四個月後,漱玉用兩萬四千美金,買到一棟現存營業的麵包咖啡館,兼住家:三房、一衛、一廚、一廳、及兩庭院。

1985年底吳老二返台,漱玉小妹來信說她已託二哥轉交美金四千元給大姊。吳老二說錢給母親接收了,漱玉不明原因,直到1998年,她體諒父母年初喪么子,打算邀他們同住,以免見物思情,才由母親口中真相大白。原來,那是父母賣了老家、和國道土地徵收後,政府給的補償費,老爸只不過分一點給小女兒而已。而母親既沒有給漱玉半分錢,竟也容不下,小女兒回饋大姊,在她婚前、婚後幫助她的情意。漱玉實在不解,又哪裡不對了?  

漱玉搖頭感慨地說: 「當我說到小妹四千元美金的事,正好朋友來電話,他很無奈地說: 他的岳母102歲獨居跌倒,太太返台灣照顧母親。原來他的岳父和大舅子已逝多年,岳母一向由五個女兒輪流照顧。其中有三女一男(小舅子) 住美國,另有兩女住台灣,就近照顧她。沒想到有一次,岳母生病,有一女兒自願辭職看護她,岳母卻怕她要領她的薪,堅持回 [自己的家] 獨居。還有,他的小舅子早期求學定居美國,好幾十年都很少返台探望母親,而家產、錢財卻都在他的名下,更諷刺的是,連銀行存款簿亦然。就由此事,讓我知曉: 漱玉我並不孤單,在我們這一年代的[台灣查某仔],必定還有很多故事,就要曝光。」

難怪在2015年,許吳漱玉的油畫個展,427日那位抱著漱玉哭的高女士,心有戚戚焉、黯然神傷、落淚對漱玉說: 「妳、我都是 [台灣查某仔],境遇卻與我相同。此次觀賞,妳的 [捕捉記憶] 油畫個展的每一幅畫作、畫家三兩語的旁白,我都感同身受,非常感動。我會再來看一次。」

漱玉補充說: 「後來她果真帶朋友,還有一些人,與她有同感者來看畫展,因此令我感覺到,竟然也有這麼多人與我同樣處境: 有如 [童養媳婦兒]的命運。所以我決定把 [台灣查某仔] 的故事讓人知,也促成我寫 [旅美展才藝、七十畫人生] 這本書的動機。」

 


7. [阿嬤我漂亮嗎?]旅美幸福第三代許家長孫女成績卓越具備多種才能為弟妹學習好榜樣

 

     18x24 [阿嬤! 我漂亮嗎?]   Enchanted Granddaughter 

此幅畫作2013/12獲紐絡雪美協油畫類佳作獎 展期 Dec. 8, 2013-Jan. 4, 2014

在少子化的年代裡出生的,每個小孩都是寶。自幼嬌生慣養,吃得好又飽,穿得暖又美,住得舒適又豪華,行得快又享受 (有的家庭,車子裡還可看卡通影片) ,教育普遍、知識豐富、各個持手機、I-pad、看卡通、遊玩、度假,理所當然,可說是天之驕子,多麼幸福呀! 每個小孩都很漂亮、英俊、天真、可愛、有個性,尤其是女孩在三、四歲時,最惹人愛,是祖父母的甜心寶貝,雖然不住在ㄧ起,也可以不時看到他們的蹤影,聽到他們的聲音,藉由手機 / I-pad去享受一下,現代人的天倫之樂。

許吳漱玉看到她,不但聰明伶俐、妍麗萬分,穿上新衣,更是楚楚動人的這一張相片。

欣喜的說: 「看她的眼神、彷彿在問: 阿嬤! 我漂亮嗎?  多麼會撒嬌、 好可愛呀! 做阿嬤的我、怎能不把她畫下來呢? 你看這神情,彷如小大人,未來的台灣小姐候選人必是她,妳同意嗎? 。 」

許家長孫女,成績卓越,具備多種才能: 無論彈鋼琴、游泳、 吹直笛、跳芭蕾舞、打節奏樂,樣樣會,上台表演,穩健神情更不用說。功課優異品性佳、中文、數學表現出色,科學實驗亦獲獎。旅美幸福第三代,有優秀姊姊好榜樣,使得弟弟,校內外學習課程,樣樣好。

這 [小可愛] 也是吳漱玉老爸的心肝寶貝外長曾孫女,因為2007年底 (一歲多) 她的父親由美國公司外派中國,她跟隨父母親舉家遷居上海,2008年弟弟也參加陣容,一年有四五次返台灣,去仁濟安老所探望阿祖,所以阿祖念念不忘這對小外曾孫子女, 可見阿祖他是多麼期待,親人朋友去看他。

漱玉敦福倆欣喜地說:「 我家次子2007 - 2012年間,從美國外派上海,每年必帶妻小返台,回娘家,至少四次。每次都會抽空去看阿公,並攜妻子、兒、女,去探望外曾祖父,“阿祖”還 特別賞賜小禮物 - [手工摺紙動物] 給外曾孫子女。另外,2011年我老么夫婦,也特別從美國,專程去仁濟安老所,並面交 [許家三代相冊] 給阿公保存。 」

2011年12月敦福夫婦回台,父親經常提到: 如有家人或朋友去看他,是他最高興、喜樂的事,也透露真情,向漱玉倆抱怨,意指除了長兄、漱玉、敦福有固定時間去看他外,其他人只逢年過節才去,或整年只吃一次飯而已,實有孤單寂寞之情。因此漱玉敦福商得好友的 [佳音合唱團],在 2012年5月,於老爸農曆生日前,會去仁濟安老所演唱、慰問、為父慶生。漱玉通知長兄,因沒接到回應,誰知他去了沒?

2013年4月漱玉敦福再看父親時,他已雙腳無力,行動緩慢,記憶力稍減退,但難以忘懷的舊事,一再重複提: 誰來看他了,誰還是沒來? 誰是從未來過仁濟? 。

2014/5/30父親對漱玉說:「你們每年一兩次,由美國回來看我,讓我更覺喜樂平安,上帝會讓我多活幾年的。未料他於6/23離開世間,榮歸天家享年93歲。雖訃文明寫: 享年92歲,其實6/2我已為父慶生日 (依2012年用農曆慶90歲生日) 。但是令人意外不解!今年為何延後,一定要用7月國曆?。」

 


8. [小嬰幫大忙啦!]她整齊愛潔淨在校成績優異鐘愛跳舞最喜繪畫滿有小畫家風格獨特畫風 

    18x24 [小嬰幫大忙啦! ] Little girl, big task!

此幅畫2013/12獲紐絡雪美協油畫類佳作獎展期 Dec. 8, 2013 – Jan. 4, 2014

 

許吳漱玉說: 「我們許家次孫女,剛滿一歲還站立不穩,生日歡會後,仿效大人掃地。 她使勁用力,拿畚斗去收拾玩具,誠如超級小幫手,滿有小人大作為之慨! 真是人見人愛,多麼勤快啊! 但是小人幫大忙,可不要越幫越忙喔 ! 。 為了日後,能給她留下美好回憶,我特別畫此幅,在2012年送她做四歲生日禮物。」

 

許家老三的長女,今年2016是八歲,在校成績優異,喜愛多種課外學習: 除了拉小提琴(現改直笛)、彈鋼琴、游泳、學做家事外,她愛跳舞、也愛繪畫。當然學中文、功文數學等也都表現良好,表演或比賽,穩健神情表現好。因為有這樣棒的姊姊好榜樣,促使妹妹 (六歲) 在學校及課外學習課程,表現也不錯。妹妹說: 我要和姊姊一樣棒。

觀看這幅油畫 [小嬰幫大忙啦!],您不難想像,她的個性: 好動、運動細胞特別強,有大將之風。結果,她在2014年 (六歲) 時,看到畫家阿嬤作畫: [向天空伸展] 時,就蠢蠢欲動,想一展身手。也在阿嬤的鼓勵與指導之下,駕輕就熟地,靠著牆壁試了幾次。果然就輕易地,將雙腿向上伸展,頗有瑜珈舞蹈者風範,一看就知,她的舞蹈基礎不是蓋的,有三年芭蕾舞步基礎、加上父親的運動基因遺傳,前後翻滾、左右側翻、爬上、爬下、奔奔跳跳、精力充沛,從來就不覺得累。現在的她,不得了啦!簡直就像,油畫中的她呀!

她喜歡整齊、愛潔淨,一早起床,先摺疊棉被,整理床單、被褥,再刷牙、洗臉、穿衣、吃早餐,等校車。放學回到家,第一件事,先把學校課題做完,彈鋼琴、吹直笛,練習完,才看電視,與妹妹玩撲克牌、辦家家酒。她記憶特好、看書速度快,理解力強、小學三年級就閱讀Harry Potter幻文學系列小說第一集,因此今年大伯父母送她的聖誕禮物為第二到第四集。學校老師,以她為班上同學的模範,而家裡妹妹,更以她為典範,凡事以姊為範例,樣樣要與姊學習,向姊看齊。

說到她: 自小就喜歡塗鴉,三不五時,拿筆亂畫,圈圈、叉叉,因此漱玉阿嬤,先提供粗大、帶水、軟筆尖的彩色筆,給她亂塗,以訓練執筆方法。等她執筆穩定時,換粗蠟筆,讓她知道使力的方式,去畫曲、直、平、斜、圈、三角、四方、大小點等各種不同線條。再稍大時,就可改用細筆繪畫,太陽、月亮、花、草、樹木、雲彩、房子以訓練創作力。目前,她繪畫內容非常豐富,只要她想到,畫圖之快,隨時隨地,都可以送你一張。

吳漱玉開心地說: 「講到姊姊繪畫,滿有小畫家風格,出筆有力、有獨特的畫風、思路快、膽大心細,小小年紀,已獲大家稱讚。我就是說呀! 她大概是,有遺傳到,我們許家第一、二,兩代的好基因吧! 在校成績優異、喜歡看書、鐘愛跳舞、最喜繪畫。有一次,她不吃我煮的飯菜,讓我非常生氣。後來她畫圖寫文,向我道歉,並hug我,很快就令我氣消。還有每次孫子們回來,我都準備各種顏料彩筆等著,好讓許家孫子女們,各顯身手。」

 


9. [猜!是男是女?]這穿西瓜裝的寶寶是英俊小男孩啊!許家第三代長孫好學上進顯露才能

     12x16 [猜!是男是女?]  A Girl or a Boy?

此幅畫作獲曼哈頓下城老人中心年長畫家聯展, 2011, Apr. 28 - May. 8 。

吳漱玉長孫才幾個月,剛學爬行時,身著西瓜衣帽消暑。看他那白胖、細嫩的皮膚,惹人愛的臉孔,多麼引人注目的 [西瓜寶貝] 呀! 大家還以為這小寶貝是女娃啊 !。不對! ,不對! ,我是個英俊的小男孩啊! 。

看到弟弟這麼可愛,就會讓人聯想到,他的姊姊小時候,同樣長得漂亮可愛、嬌嫩秀麗、不怕生,人人都爭著要抱她。在她的屘叔準備結婚前,她剛一週歲,曾有一個小故事。在2007年,當許家老三和未婚妻,邀請 [西瓜寶貝] 的姊姊,當花童時,那時姊姊才十一個月就會走路,才滿一週歲時,就當花童。許家老二夫婦還耽心女兒,剛學走路十分不穩定,還特別為她準備了,台灣才有的 [小公雞推步車] ,此一插曲,也是許家一件重要記事,不是嗎? 。

漱玉有趣地笑著說: 「在2007年4月,姊姊當小叔叔的花童。記得婚禮 [預演] 進行時,禮堂的大門是敞開的。可是當 [正式] 結婚典禮那天,大門卻在花童高高興興得走出後,忽然就被關閉。姊姊不明就裡,就哭了起來: 起先觀眾看到,可愛的 [小娃娃] 當花童,本來就很好奇的想知道,是誰家的小女兒? 。 現在,她竟停步、並張望、哭著,令大家心急。還好,經過父母安撫, 一下子就又快快樂樂地,隨著音樂節奏,[大搖大擺地] ,走到台前,使得觀眾會心微笑,繼續進行結婚典禮。那時,氣氛顯得更溫馨和樂。」

話說到這兒,不禁讓漱玉想到: 2014年6月1日,在仁濟安老所照顧老爸時,她二弟的么子,偕妻小及岳母看阿公時,看到老爸高興的樣子,多麼欣慰。因為,老爸曾說: 漱玉,過去妳的次子,常帶其子女來看我,叫我阿祖。可是當要照相時,阿公的頭已抬不起來,漱玉雙手抱6月大的男嬰(容貌極像此幅畫作),用肩膀去支撐父親的頭,讓他可以和曾孫兩眼對視、微笑,並告訴他: 這是新生的曾孫子。漱玉見父親微笑的臉,漸漸得退去,面無表情地把頭垂下,很疲憊無力的樣子,漱玉有多麼心疼與不捨,只好扶著老爸,讓他躺下來休息。

 

也就在6月1日當天下午,漱玉曾提醒長兄: 爸喜歡過農曆生日-端午節前一天,就是明天6月2日。 他說:「父親戶口登記是國曆7月與我同日。」漱玉回答: :「有人告訴我說: 你過七十大壽,在101大樓盛大舉行。」他辯解沒有,漱玉還以為是結婚周年慶,但沒想到,其女兒年末寄來[一年記事]裡:記載5月返台,為慶父生日(應該是大壽)。

 

因此, 2014年6月2日惟有漱玉最得父愛,能與老爸單獨過農曆滿92歲,也是老爸人生最後一次的生日。雖說沒有豐盛餐點,卻有漱玉滿滿的愛惜相陪,與躺在床上的父親,促膝長談、錄影錄音 (也就是遺言和遺容)、看相片並欣賞兩年前,特意為他畫的四幅油畫: 感謝爸媽 [有妳/你真好] 、[家父舞扇不亦樂乎!]  、 [父親的誇耀-釣魚]、[親愛的父親] 。

 


10. [小海軍加油! ] 努力向前爬!他優秀特殊表現正如其父翻版頗獲歡心尊敬長輩更不用說

 12x16  [小海軍加油!] HelloMy Little Navy Man!

此幅獲紐約曼哈頓下城老人中心年長畫家聯展, 展期2011, Apr. 28 - May. 8。

許吳漱玉的長孫六個月時,穿著海軍服,學爬行。看他用力之猛,加上天生自有的氣功之運作,連那帆船都被踢倒了耶ㄧㄝ!。加油! , 加油! ,加加油! 。姊姊、阿公、阿嬤、和爸媽的加油聲,驚天動地,保證絕不輸專業啦啦隊喔!。大家齊聲,鼓舞著他: 努力向前爬!向前爬!。此情此景,現在說來,實在令人捧腹大笑。為此,畫家吳漱玉,把他畫下來,送他做五歲生日禮物。

一 向好勝的吳漱玉長孫, 2016年讀二年級,在學校或課外學習課程,學習力強,吸收快,樣樣都要第一名,無論是: 象棋、西洋棋、彈琴、打擊樂器、跆拳道、數學、游泳、學中文、珠算、功文數學、打各種大小球等,都表現出色,尤其對於科學實驗,更有興趣。

漱 玉說: 「 2014年4月,去老二家小住三周時間 ,我那長孫,每次和阿公比象棋後,都會很興奮得向我說:“阿公和我比象棋,起先是平手,但是最後,都是我贏了耶! 哈哈!”。看到他這麼高興,阿公”放水”還是值得啦!那段時間,與長孫子和長孫女相處,看到兩人年紀雖小,但謙恭有禮,凡事自發自動去做,尊敬長輩更不用說,實在獲得敦福與我的歡心。」

在 2016/2/20) 許家長孫參加celebrity的 Silhouette號遊輪,舉辦的“幼童才藝智能表演” 他以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different raptors? 為主題,用英文以“四種類別的老鷹”來分析牠們之間有甚麼不同? 。 滔滔不絕,講得頭頭是道,十分清楚,大約有六分鐘之久,博得滿堂觀眾,熱烈掌聲與叫好的驚嘆聲。著實讓父母、阿公、阿嬤、阿伯、阿叔、伯母、嬸嬸、還有大姊和堂妹們, 大聲歡呼和稱讚。

許吳漱玉萬分高興地說: 「最近2016/2/14-2/21,我們許家大小12人,去Miami 坐Celebrity的 [Silhouette] 號遊輪,看到男孫,在celebrity的 Silhouette號遊輪上,這麼優秀特殊的表現, 簡直就像我家老二的翻版。我的長孫,他從小就做事認真,好學上進,顯露才能,將來必像其父,處事立業,成功非凡。」

時光倒流,回朔六十年: 吳漱玉年幼八歲時,母親因軍隊調動頻繁,開麵食店,讓她對當兵的辛苦,印像深刻。又因為過去台灣執政者,整天以殺朱拔毛、殺漢奸、打倒共匪、反攻大陸去,為口號。這也是吳漱玉,從小上學必唱的歌,無形中產生,隨時就要 (或可能會) 戰爭的陰影,而非常害怕戰爭。在許家老三出世後,讓吳漱玉住在男生宿舍裡。朋友笑稱,她的三個兒子是,陸、海、空三軍,而許敦福是三軍統帥,吳漱玉則是政戰指揮官。論當時世局,台美斷交,實在是令人擔憂。這也是許敦福吳漱玉,舉家移民原因之一。事到如今,台海無戰事,真是天佑台灣,更期盼兩岸領導者,能釋出善意,和平共存。這樣,世界才能太平,也是人人所期待的未來世界,不是嗎?

 


11.[姊妹情同手指! ]妹意指: 我好喜歡姊姊我倆情同手指姊的整潔好習慣是妹的典範與榜樣

      12x16 [ 姊妹情同手指也! ]The Loving Sisters

此幅畫獲曼哈頓下城老人中心年長畫家聯展, 展期2011, Mar. 30 - Apr.12

這幅是,許吳漱玉么子的兩個女兒: 當時2011年, 一個兩歲, 另一個才幾個月(六個月吧!) 。 看她們比手劃脚,多麼得意耶! 還真能溝通哩! 。童言童語, 雖不盡然,讓人瞭解會意,但是看其表情動作,有時會讓你,意想不到的,捕捉到,可愛、滑稽、想不透、猜不來的畫面、或他們真正的意旨或指令噢! 。

這幅畫作 “姊妹多次會話” ; “故事多次重演” ,只是話題不盡相同。或許您看到的是如下九個例子:
妹: 「哇! 。」姊: 「很好!。」 / 妹: 「是噢! 。」姊: 「沒了!。」/ 妹: 「轉! 。」 姊: 「甚麼!。」/ 妹: 「 看! 。」 姊: 「哪裡?。」 / 妹: 「轉來轉去! 。」 姊: 「不要再轉啦!。」

妹:「在這裡!。」 姊: 「看到了!。」/ 妹: 「我的手! 。」 姊: 「好漂亮!。」/ 妹: 「這樣多! 。」 姊: 「不 多!。」/ 妹: 「圓的嗎? 。」姊:「 好像是!。」

做阿嬤的畫家吳漱玉說:「妹妹意旨: “姊姊我好喜歡妳,我倆情同手指,不是嗎? ” 。」

時間也過得真快,一轉眼就是2016年,姊妹都各增加五歲了。兩姊妹雖感情好,但有時難免吵吵鬧鬧,大哭一場,卻從沒大打出手,臭臉相向,就可見是一般好姊妹。

吳漱玉說: 「因為有姊姊的好榜樣,下午3:30pm放學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學校的家庭作業做好,再吃點心,然後彈鋼琴、拉小提琴、做功文數學、中文班的課題、 最後才看卡通、或遊戲 (玩的時間)。等爸媽下班回來,就吃晚餐。因為有姊姊的好榜樣,做為妹妹的典範,也養成妹妹的好習慣,造就妹妹在學校及課外學習課程,無論是跳舞、繪畫、 彈琴、游泳、學中文、功文數學等都表現出色,上台表演自在、穩健、神情真是可愛。」

說到這裡,又讓漱玉想到: 許老大和老二結婚典禮,父母親都遠道而來參加外,當年1995,父親來紐約,參加漱玉么兒大學畢業,授獎典禮外,也在2007由長兄陪同,來參加漱玉么兒婚禮,這也是父親他最後一次來美國。在1990-2005年間,許家大小慶典,都見到漱玉的父親,甚至許家三個媳婦,婚前都曾與她們未來的婆家外祖父,有說有笑,感情非常地好,去爬山、玩水、採蘋果、摘櫻桃。

 

許吳漱玉說: 「每次我爸的到來,我們全家陪他到各州及渡假村玩,舉凡騎馬、划船、開碰碰車、射箭、打靶、 釣魚樣樣都說好。難怪,我三個兒子都說: 阿公簡直就像精力充沛的年輕人啊!。」

 

在漱玉的母親2004年由台灣返阿根廷獨居後,第二年父親就入住台北竹圍的,仁濟安老所,一住九年多,直到2014年6月5日急症住院,23日過往,實令漱玉思念不已。

 


12.[嚴父慈母]漱玉感念婆婆視她如己出難忘婆婆容貌於夢中卻時常見她含笑於自己的心中

     12x16 [嚴父慈母] Parents in law (唯一的 粉彩畫)

 

此幅畫作獲曼哈頓老人中心畫家聯展, 展期 2011, Feb.25- Mar.10。

      

許敦福在家排行老七,      六歲時父親許武烈先生去世,      享年49歳。由於當時 年紀小對父親印象糢糊,      但從兄姐得知,      父親個性嚴謹、誠實、好客的大男人、 讀日本帝國大學,本來是讀醫科,因怕血腥,轉讀商科。   畢業後從商,      廣交名人才子,      不慎為人背書,      導致傾家蕩產。致使母親許頼真珠,      ㄧ夜之間,      頭髮變白,      擔負家計,      辛苦良多,      撫育一女六子重任,      享年79歲,      是敦福與妻子漱玉心目中的慈母。

 

漱玉說: 「許家出國移民前,我特意將敦福的父母,畫在一起,以記念他們的恩爱好榜樣。此幅畫作: 您,乍看以為是,我們看到的一般 [嚴父慈母] 面孔,但是只要您詳細端看,畫中的婆婆, 是多麼的仁愛與慈祥,她擁有ㄧ對智慧的眼睛、高雅的氣質、良善的心、和滿臉的笑容。她那慈愛和藹的音容,就算終我ㄧ生,也難以忘記。」

 

1969年漱玉和敦福結婚後,      就接婆婆同住,直到1980年農曆7月14日, 她安息主懷。前後共同生活12年間,      婆婆行為舉止,      活出主的樣式,      深為感動。 婆婆是一位,可尊敬、仿效的虔誠基督教徒。她謙卑愛人、      個性開朗、思想開通、是一位非常實在、愛主的基督徒。漱玉與婆婆相處,      歡樂融洽,      主因是婆婆有偉大的母愛: 寬大的      包容、與由衷的憐愛人之心。她真的把漱玉當女兒看待,視漱玉如己出,對漱玉竉愛有加。漱玉深受感動,也非常孝順婆婆。

 

漱玉回憶說: 「1976生小兒子時,由於實習醫生過度緊張、經驗不足,造成我大量出血, 輸血兩袋,使得我常感到,頭痛、怕風寒、又適逢冬天的到來,趕緊想買一件連帽外套。因此,我利用學生只上半天課,放學後的午餐時間,加上開校務會議前,有一段時間空檔,與鄰居蔡老師,去買了一件連帽的毛料短大衣。而我先生也交代,要為婆婆買件毛衣外套。未料,婆婆穿特大號,一時找不到,同時也實在花了很多時間,眼見開會時間就要到了,立刻回學校開會。才一到家,竟招來外子的出手,摑我的臉,責問我,為甚麼沒有買媽媽的毛衣? 。我一時也愣住了,他走人,而我就在廁所裡,暗自哭起來。 婆婆聽到敦福對我的責罵聲,前來安慰我、疼惜、諒解我。這是我這一生最受感動的事。」

 

在1969-1980年婆婆與么子許敦福家同住。當時她患糖尿病,已有二十年,所以在全家特意,不加糖於食物之中,更少吃甜食機會,因此婆婆按時吃藥,糖分控制得很好。1975年婆婆第一次生病,是流行性感冒,加上重複服用糖尿病藥,造成低血糖狀態,病症嚴重,失去知覺。適逢敦福報考: 國小主任甄試。婆婆住院期間,漱玉為了讓敦福,有更多的時間準備考試,經常拎著他的學生作文簿,到醫院病房批改、 探視、並陪婆婆話家常。屢次遇到診治醫師,有一次,他由衷地關懷,問漱玉,妳是這位婆婆的女兒嗎? 漱玉答: 是媳婦。令醫師難以置信,他誇讚漱玉的孝行,但確實也讓漱玉感到,異常欣慰。

 

漱玉聽人說: 吃芭樂及其葉子,對糖尿病患者的飲食治療有效。所以她就,交代在菜市場,一個賣水果的人,只要有新鮮、熟透、帶葉的芭樂,請留下來賣給我。同時有好吃的小木瓜,也留兩個給我。那人很好奇地說: 妳們年輕人,都喜歡吃硬的、脆脆的,為什麼妳卻要,掛在樹上熟透的芭樂吃,很奇怪呀!。漱玉回答說:是給婆婆吃的,因為聽說吃芭樂,對她的糖尿病有幫助。那人受漱玉孝心感動,問了漱玉地址,並自告奮勇,每天會送最新鮮的水果去漱玉家。

 

1980年農曆7月14日,也就是 [普渡] 的前一天,是漱玉婆婆生日。婆婆因為住豐原的兒子(老三),歡慶長女考上台大,很高興接母親去他家小住。就在生日前三天,阿嬤與孫女散步時,不小心摔跤,跌破臀骨,醫生見她年紀大、身體胖,受傷部位難用石膏固定,卻只讓她在家吃藥靜養,欲使傷口自然復合。敦福偕妻與三個兒子去看她(生日前二天),奶奶有說有笑,還給孫子每人十元,買愛國獎卷 (這是許家從來沒有的事),並要漱玉為她整理皮箱: 將冬衣放底層; 春、秋穿的放中間; 她指著漱玉為她買的毛衣說: 這是清晨、傍晚可穿,要和夏衣放最上面; 還交代: 放在皮箱那兒的錢,共有四千元。

 

漱玉補充說: 「婆婆說: 放在皮箱那兒的錢,共有四千元。一半捐給詩班,因為我生病,他們唱詩歌給我聽 (我就愣住了,沒印象,詩班來唱詩歌?) ; 另一半錢做為奉獻,給篤行教會。當時我雖不明白,但是,在經過我的父親臨終前所說的話。現在我終於明瞭,婆婆所見的是她的葬禮追思會。婆婆習慣做農曆生日,生日前兩天就交代三嫂: 生日那天,每人要吃豬腳麵線,加一個滷蛋; 也一定要請凱雄先生來 (老三的密友) 參加 。」

 

隔天早上,孫女搖阿嬤吃藥,已叫不醒,送醫急救,輸氧氣到晚上,所有兒子、媳婦、女兒全到齊,在大夥人回老三家吃晚餐, 只留老四哥與漱玉在醫院病房陪著。漱玉親眼看見,婆婆雙眼微張,面容慈祥,看著漱玉,彷彿要對漱玉說話,漱玉就再靠近她,問她: 想說什麼?正好晚班醫師查訪,婆婆忽然一陣臉紅,瞬間就馬上轉蒼白,在醫師診斷之後,再也聽不到她的心音時,只差五小時就要過八十歲生日。

漱玉難忘地說: 「第二年忌日,我夢見自己,不知怎麼了,一人急奔,穿過迎神吵雜人群,也見到廟裡的七爺八爺,但是跑到山上,卻一片寧靜,有一座醫院。在那兒,竟然見到婆婆。我用雙手握著婆婆如冰、冷凍的手,問她: 媽! 您怎沒告訴我,您在這兒! ; 然後,說也奇怪,她的手慢慢得,溫暖起來。我一歡心就大叫起來,也就醒過來了。從此以後,就再也不見,婆婆容貌於夢中,但她卻時常對我含笑,於我的心中,多麼幸福呀!而且我確信婆婆已見主面、安息主懷。」

漱玉萬分懷念與婆婆一起生活,在這十二年間,得到婆婆很大的幫助: 她很有耐心地示範、一步一步的,教漱玉煮飯、炒菜、飯後整理、清潔工作。她更不厭其煩地,指導漱玉買菜、挑水果。1969結婚當時,婆婆年記68歲。雖然,1973年初許老大已滿一歲,許老二也出世了,剛好漱玉的妹妹高中畢業,盲腸開刀沒考大學,因此漱玉體諒小妹高不成低不就,還有小弟正在讀神學院,就將許老大帶回礁溪,付薪水給母親和妹妹照顧。1974年9月父母親搬台北開雜貨店,所以1975年初許老大被接回台中,1976年許老么也來報到。就這樣,三個男孫雖都請保母照顧,但是婆婆卻盡量,讓大家吃到香噴噴的飯菜。也讓漱玉和敦福,能放心上班任教職,下班後無後顧之憂,去打拚、賺錢、教琴、做家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