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焦點評論》美國一中政策 ≠ 中國一中原則vs星期專論》一中原則的過去和未來!
焦點評論》美國一中政策 ≠ 中國一中原則vs星期專論》一中原則的過去和未來!

[轉載自:自由電子報]

[Linda]於2017-02-11 01:15:52上傳[]

 

焦點評論》美國一中政策 ≠ 中國一中原則

駐美特派員曹郁芬/特稿

川普終於說出了願意信守「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讓北京保住顏面,雙方關係在川普就任後似乎有了繼續發展的通關密語。但看北京官媒的反應,對川普的「一個中國政策」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態度還是很審慎的。

北京的官媒報導,習近平讚賞川普強調美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指出「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習近平顯然很謹慎地區分了川普的一個中國政策和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

川普未替北京一中原則背書

華府的外交圈認為川普承認一個中國政策只是時間問題,因為要推翻「一個中國」等於和北京翻臉。但討價還價之後,川普在習近平要求下認了「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等於回到美國對中政策的原點,並沒有為北京的一中原則背書。

川普當家後,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內涵其實正在改變。如果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在任命聽證會上的證詞及他最近給參議員卡登的書面證詞代表川普的政策,那麼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除了三公報和台灣關係法,還多了對台六項保證。北京的一中原則只有三公報,連台灣關係法都不承認。

川普幕僚和一些友台的共和黨人士在選前便主張,美國應掌握一個中國政策的話語權,川普的一中政策若再加六項保證,便產生了質變。美中不可能不交往,台灣要觀察川普政府的亞洲政策主管到位後,美國如何在一中政策的招牌下執行對台政策。

美國對台六項保證中的第六項常出現不同版本。根據當年在場的前外交部長錢復的說法,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李潔明口頭向蔣經國提出六項保證時是說,美國不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主權主張。但美國參、眾兩院去年通過的共同決議案版本都將文字定稿為,美國對台灣主權議題長期以來立場沒有改變。那麼美國對台灣主權的立場到底是什麼?從提勒森最新的書面證詞看來,美國也僅是「認知」,而非「承認」中國人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使得美台關係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華府少有人真正知道川普對一個中國政策的理解有多少,但未來川普的亞洲團隊會在執行中理出頭緒來。台海兩岸在川普政府重新詮釋一個中國政策之際,攻防必然激烈,台灣不可能贏者全拿,蔡英文政府應該在機會之窗來臨時,明確向川普政府說明,台灣究竟要什麼?

==========================================

星期專論》一中原則的過去和未來!

◎南方朔

最近,美國的總統候任人川普突然冒出重話,他說:「我完全了解『一中政策』,但除非我們與中國在彼此有關的其他事項,包括貿易,達成協議,否則我不知道為何我們必須被一中政策綁住。」川普的發言,立即引起了重大騷動,白宮人士深感不安,北京方面也重話反擊。川普究竟是什麼意思?他是否要放棄行之已經四十多年的美國「一中政策」? 他是否準備搞「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白宮的歐巴馬政府為何氣急敗壞的要提出警告?

一中政策創始人季辛吉

上面這些問題都不易簡單答覆,若試著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一定要從「一中政策」的創始人季辛吉的「季辛吉學說」(The Kissinger Doctrine)說起。

任何人都知道,中國的政權以前是國民政府所代表的中華民國,但一九四九年中國的革命卻驅逐了中華民國,那麼大的中華民國突然變成一個小朝廷。於是這種政權的轉變不只是中國的問題,也成了國際社會大家共同的麻煩。大家必須為中國的政權變動做出妥當的安排使它符合現實。中國的聯合國代表權屬於那一方?中國是否可以一分為二?在這個中國代表權轉換的過程,大家如何安排才不會有出賣失敗的老朋友的道德壓力?為了解決這個難題,各國最先是一九五五年在日內瓦舉行會談,最重要的人是美國駐捷克大使詹森,以及中國駐波蘭大使王炳南,日內瓦會談開了七十三次會議,由於完全無功,遂於一九五七年底結束。然後接著召開華沙會談。華沙會談也開了幾百次,到一九六○年甘迺迪時即開了一○二次會議。關於中國代表權如何安排,居然開了幾百次會議,可知這個問題的複雜與困難。

一中政策乃多邊妥協產物

對於日內瓦會談及華沙會議的討論,當時的監察委員兼政論家陶希聖先生曾在民國五十九年所著的《美國對華政策透視》,有過綜合性的評述。他指出當時各國對中國代表權的安排有各種意見。有的認為中國應視為兩國來安排,有的主張中華民國以聯合國創始國的身分,應保留安理會席次,北京則成為新的會員國。有的國家則主張中華民國的安理會席次應讓渡給北京,台灣則重新加入或由聯合國託管。也有國家主張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成為永久非會員的中立國,但要求中華民國退出金馬,美國第七艦隊退出台灣海峽,但北京則要昭告世界不對中華民國再動武做為交換條件。

大體上在一九五○年代,聯合國會員國並不多,美國對聯合國尚有較大支配力,而且中華民國乃是美國邦交國,所以美國在立場上都支持中華民國。但是從一九六○年代後期起,聯合國成員破百,美國支持中華民國的力道已削弱,後來由於美國深陷越南戰場,美俄關係也逐漸緊張,美國在大戰略上正需拉中制俄,在這種時代改變的氣氛下,講究權力均衡的「季辛吉學說」遂告興起,從季辛吉密訪北京開始,美國遂出現了「一個中國」這個政策大轉彎,所謂的「一個中國」政策乃是多邊妥協的產物。

(一)美國已同意聯合國安理會的身分由中華民國移轉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則於一九五八年金門砲戰及空戰後,逐漸停止戰爭狀態。台海出現了冷和局面。

(二)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後,美國改而制訂「台灣關係法」保護中華民國的安全,美國因而沒有拋棄中華民國的道德負擔。對於這種安排,北京雖然不滿,但亦「不滿的接受」。這是「季辛吉」一個中國原則最扼要的部份,它以非正式的中美共管解決了台灣的存在問題,它比日內瓦會談及華沙會議時的「兩個中國」弱,但卻比當時國際上的聯合國託管為強,這不能說不是「季辛吉主張」的重大成功。

川普拉俄反中企圖顯露

(三)近年來美國半官方的非營利機構「新出版社」,出了厚厚一冊《季辛吉檔案》(The Kissinger Transcripts),該書在字裡行間即指出,季辛吉安排的「一中原則」,透過多邊妥協維持了台海穩定,最重要的乃是藉此穩住了中國,美國在中國的支持下改善了亞非拉關係,由於中美親善,中國遂於一九八○年代有了發展的契機,而美國近中遠俄的策略得以推展,美國始能平安度過後越戰的混亂孤立,不至於中俄聯手反美。季辛吉主張維持了四十年,中國固然得利,美國得利更多,美國得以全力反俄,拖垮了蘇聯並使柏林圍牆倒塌。

但人們也知道近年來美國已變,最大的變化有二。一是軍方勢力更大,二是美國的「老富人階級」(The old money)影響力減弱,「新富人階級」及其組織興起,「企業研究所」、「傳統基金會」等已取代「布魯金斯研究所」和「卡內基和平基金會」,於是這兩股勢力結合,成為八○年代後的「新保守主義」,他們近年來宣揚中國威脅論,歐巴馬任內推動「重回亞洲」,就是反中的第一聲。二○一四年起俄國已經再起,歐洲的新興大黨如英國推動脫歐的獨立黨、法國的「國家陣線」都是親俄政黨。於是美國共和黨遂有一派主張親俄反中。川普任用親俄油商提勒森為國務卿,又發表強烈反中言論,並質疑季辛吉的「一中政策」,這已顯示出他拉俄反中的企圖。川普這些表示是真或是假?他把台灣推上美中緊張的火線,這是幫了台灣或害了台灣?是否會使台灣海峽重回一九五○年代的戰亂?的確值得國人警惕!(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