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吳豐山/整頓國家財政最是當務之急 & 蕭新煌/年金改革大步走
吳豐山/整頓國家財政最是當務之急 & 蕭新煌/年金改革大步走

[轉載自:自由評論]

[Linda]於2017-02-13 17:52:07上傳[]

 

吳豐山/整頓國家財政最是當務之急

吳豐山/前監察委員

一、

年金舊制非改不可,改得多方跳腳是因為改革減損了每一個人原有或原盼權益;不得不減損大家的權益是因為國家財政無力挹注舊制年金的支付。

年金舊制非改不可,改得多方跳腳是因為改革減損了每一個人原有或原盼權益。(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經濟發展是凡百庶政之首,但中央政府新年度預算用於經濟發展只有區區之數;經濟發展預算如此寒酸也是因為國家歲入在分配歲出時左支右絀。

迫於各方殷殷期望,最近政府醞釀推動「擴大內需加強投資台灣計畫」,說要投入一兆元。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不諱言,一兆經費仍以舉債為主。

二、

據統計,一○四年的一年以上非自償性債務未償餘額為六兆三千億。另有潛藏債務達十七兆。一○五年統計數目尚未出爐。

無論個人、公司或國家,大抵失敗的因子都是在得意順遂的高峰時段不經意埋下。台灣在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社會福利胡亂加碼,不切實際的建設胡亂從事,中央政府如此,地方政府也不遑多讓。很多一鄉鎮一什麼、一縣市一什麼,大都是閉門決策。有時為了選票,大慷國家之慨;比如說,全台光是「客家文化園區」或中心就有二十六個。有時候要五毛給一塊,上官下官歡天喜地。然後高峰過了,榮景不再,於是乎倉廩見底,只好開始舉債。

二戰結束後,台灣一窮二白,那時候政府發展經濟必須無中生有。現在的台灣是富裕後面臨困難,化解困局之道因為手中握有籌碼,容易太多了,只看做或不做。

累積了龐大負債又會生出龐大利息,雪上加霜,使得國家財政惡化日甚一日,而且現在也看不到哪一天可以解決這個嚴重的問題。

弔詭的是,與國家財政困窘相反,民間卻見超額儲蓄,同時公私立銀行爛頭寸堆積如山,數達十五兆。

三、

再仔細檢查一番,可以發現雖然國家財政困窘,可是其實台灣仍然遍地黃金,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們竟然把黃金當糞土。

這些被看成糞土的黃金包括:日據時期,殖民當局幫來自母國日本的統治官僚興建了大批官舍。這些官舍每戶佔地自一百坪至八百坪不等。這些日式官舍在國民黨政權來台後成為新官僚的官舍。在各大城市裡,只要看到大樓下另有一片花木扶疏的所在,就是官邸。幾十年下來,這些木造房屋大抵敗壞,要不斷修繕,有些根本屋塌牆倒放在那裡養蚊子,除了少數變賣改建大樓外,大部份至今猶在。

在城市裡,寸土寸金,建商也以覓一建地為難,但不知道什麼原因,政府對數達兆元計的這些公有土地不當一回事?

台糖公司從當年日本人經營的製糖會社接收而來的土地,以數萬公頃計。隨著都市化,有一部份台糖土地已與都市毗鄰,沒有理由仍做農地使用。這些鄰近都市、本應改為住商用途的土地,其價值也以兆計。

民國三十九年來台國軍,數達六十萬,所以大小軍營遍佈全台各地,如今因為精實、精減、精進,國軍只剩下二十餘萬,全台各地幾千處空出來的軍營公地,大部份仍閒置那裡,這也是數以兆計的價值。

少子化後,許多國小廢校或併校了,空出來的學校,每一間佔地都以公頃計。這些土地,如果積極處理,生出來的金錢,也以兆計。

筆者假如告訴讀友,我國最近幾年的各級政府歲入淨額大約都是二兆六千億上下,兩相比對,各位就可瞭解,以上這些可變現資產多麼珍貴。

四、

且打一個比方:有一個大戶人家,本來家大業大,原來經營的各種事業欣逢盛世,進帳頗豐,於是豪宅內骨董字畫金銀珠寶不可勝數。不料一朝戰亂,市場生產消費秩序失衡,進項便失了掌握,但員工眾多,食指浩繁,這時候當家掌櫃的人會怎麼辦?

考量戰亂終將過去,處理要領當然先渡過難關並穩住家業基石;當此之時,把骨董字畫售出變現才是正辦,把那些用金銀珠寶做的觀賞品變現才是正辦。

五、

馬英九總統第一任任上,曾在財政部設立了一個健全財政小組,希望以五年為期,每年撙節兩千億元以打平收支預算,因為方法不具體務實,結果非但不能撙節兩千億,還擴增了兩千億缺口。又後來,某任行政院長下令幾百坪以上公地不可出售,五年方案於是無疾而終。

更早在陳水扁總統當家的前期,某任行政院長曾對公有土地做了一番調查。由院長親自擔任召集人的處理委員會,可能由於院長備多力分,最後也沒看到什麼了不起的成果。

六、

語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同樣的道理,國庫空虛、掌國柄者能有什麼三頭六臂?

活生生的現實是,如果不擴大公共建設,台灣發展便會停滯不前。

當家掌權最難的地方在於正確判斷施政的輕重緩急;如果急其所當緩,或緩其所當急,便見執政失敗。

翻查行政院公佈的資料,當前經濟成長率、失業率、進出口貿易、物價、國民所得,都是令人怵目驚心的呈現。如再前瞻國際貿易孤立狀況一時難以突破,整軍經武又將所費不貲,台灣處境真是令人憂心;這個時候,請問有什麼國政比健全財政更重要?

筆者因此敬謹建議新政府,下決心在行政院成立一個任務型跨部會委員會,以三年為期,處理荒廢或未有效利用的公地,藏富於民,充實國庫,然後使出渾身解數,大力建設,振興經濟,看能不能夠讓台灣再度振翅高飛。

=-==========================================

蕭新煌/年金改革大步走

蕭新煌/中研院社會所特聘研究員、總統府資政

春節前的年金改革國是會議終於完成了政府對年改政策的方向、準則和具體備選方案。過去幾個月來在年改委員會場內外對年改的正反意見及莫須有的紛紛擾擾,或許可以終止平息,而真正進入國會的理性政黨協商和辯論。

回顧過去幾個月行政院年改委員會的運作,民主風度有餘,讓與會者大鳴大放是好事;但無端造就出幾個根本無心溝通的「反年改英雄」卻是敗筆。因此,總體來說,年改委員會在聚焦辯論和凝集共識上確實是不足,甚至有點失控。

所幸,在國是會議前幾天,召集人陳建仁副總統終於上電視,接受面對面採訪,又是笑臉迎人、又是畫圖、又是用讓大家聽得懂的話說出政府的年改具體藍圖和方案。依矚目程度,分別對降低所得替代率、廢除十八%、加長薪資採計期間和延後年金請領年齡等項目,一一擬出政府的腹案。結果社會普遍反應很正面,總算穩下年改陣腳。

國是會議後,立即有兩個不同的民調公布,一是台灣世代智庫,另一個是民進黨。前者發現七成民眾認同應該進行年金改革,六成五支持在今年就完成,六成四對小英總統推動年改有信心,更有高達七成五民眾支持漸進取消軍公教十八%優惠存款。後者甚至透露有七成民眾支持今年內完成年金改革,六成九贊成逐年調降十八%優利。連國民黨的國會大老王金平也都表示,國民黨團應不致焦土杯葛年改。據了解,各個工商團體和工會組織也都紛紛表明支持年金改革。施振榮甚至為了挺年改說了重話:「如果不變,大家一起死。」

說實在的,年金制度改革在陳水扁和馬英九兩個政府都功敗垂成,關鍵就是缺乏決心和用心,也無視多數公民和年輕民意對年改的關心和焦慮。小英政府有心年改,是做對該做的事,難怪有七成民意在背後支持。小英總統應充分珍惜這個「求變」的民意,立即挺起腰桿,在三月到五月間,要考試院和行政院將年改法案送進立法院。

在前述的民調中,也透露部分軍公教對年改還是心存抗拒,而年輕世代卻是比較焦躁要催促盡快完成年改。小英政府要如何平衡這兩股對立的民意,確實是要用些智慧。另外,對目前仍然存在的一些似是而非,或是心存恐懼和不確定感的「反年改論調」,政府也應該立即劍及履及,不厭其煩去一一釋疑和破解,以免又變成「不實新聞」而混淆人心。這包括以下這些「反年改」的質疑:

一、年改違憲,也違信賴保護和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

二、年改下重手刪減已退休公教人員的條件,但對從未享受優渥年輕公教世代其實也是不公平的?

三、年改將軍公教污名化成為社會與財政的「寄生者」?

四、年改會破產其實是政府處理各退休基金的理財能力太差,如果經營有方,就不會出問題?

五、年改只不過是拖延各退休基金的「破產」年限,讓人擔憂年金終究會一改再改,也更讓人沒有絲毫安全感?

六、年改會不會在製造「均貧」社會?

我敢保證,過去幾個月一直用上述質疑來反年改的李來希(全國公務人員協會)、黃耀南(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吳斯懷、胡筑生(退將)、楊仁壽(退休最高法院前院長),國民黨主席候選人、國民黨中央和部分傾藍媒體和名嘴,在未來兩個月一定還會重複使用這六點論點來挑戰甚至否定年改方案。總統府、行政院、考試院和立法院民進黨團要嚴肅認真地去化解上述疑問,甚至以答客問和說帖方式來減少反對者和質疑者,以爭取和擴大支持的大多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