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曹長青痛斥滕彪、陳文茜、中天東森電視「價值亂倫」文字稿
曹長青痛斥滕彪、陳文茜、中天東森電視「價值亂倫」文字稿

[轉載自:推特黨網站]

[轉載]於2017-11-14 20:11:11上傳[]

 


CH 1




曹長青痛斥中國律師滕彪、台灣妖婆陳文茜、中天東森電視 「價值亂倫」


【據曹長青視頻 https://youtu.be/49OuK2g-NRY,推特黨籌委會聽寫組人員打字整理:jh2017,SHENSHENZ,星月,一縷清風,哈利油,二胖,Amanda,James Zhen。原載《推特黨》網站】

 

大家好,我是曹長青。我今天想評論一下,中國民運人士維權律師滕彪寫的一篇批評攻擊郭文貴的長篇文章。大家知道郭文貴爆料以來,受到了成千上萬、成百萬的中國網民的歡迎,中國老百姓的歡迎。上次節目我談到,他激發起中國一個反共的高潮。28年以來沒有見過的,只有在六四大屠殺之後出現一段,過去沒有這麼大一個高潮,那麼多的反共人士強烈堅定的支持郭文貴先生爆料;中國的普通網民更是支持,非常強烈!這種情況下共產黨害怕了,派出了國安部部長級的書記來了,公安部的副部長來美國,勸郭文貴。我上次節目談過,這兩個共產黨高官來勸郭文貴,就代表著共產黨害怕郭文貴,害怕他爆料。害怕的原因是什麼?因為他的爆料有真實性,沒有真實性怕什麼呢?


而且共產黨不僅封網封牆,不讓人們看到郭文貴的爆料,還把手伸到了美國的媒體,美國的智庫,美國的內部,來阻止他們報道郭文貴爆料。你看現在美國有幾個機構承認了:《美國之音》公開承認他們受到了中國政府的壓力。美國著名的民間智庫《哈德森研究所》原來準備請郭文貴先生演講的,取消了。哈得森研究所承認受到了中國方面的壓力。第三個,美國的臉書承認了。什麼場合承認的?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美國重量級的參議員、佛羅里達州的魯比歐當場問臉書的負責人你們有沒有受到中國的壓力?臉書負責人承認,我們受到了來自中國方面的干預。承認了。大家看到了吧,19大結束後,習近平當上中共最高領導人,整個常委都是他的嫡系了,他接見的第一批外國客人就有臉書創辦人扎克伯格。

 

另外大家看到了,現在郭文貴的推特上不去,一次一次被禁止了。你看中國的打壓到美國來了。說明什麼?從另外一個角度證明,郭文貴的爆料是真的嘛!有料嘛!否則共產黨用這麼大的力氣嗎?有必要嗎?會一笑了之,這東西是假的!共產黨這個恐懼,就證明郭文貴爆料的真實性,可貴性!

 

在海外大家看到了,有些民運人士不支持,但不發出聲音。還有一些,在博客上只言片語表示不支持的態度。我看到的,只有一個人公開站出來,就是這個維權律師滕彪,寫了長篇文章詆毀攻擊郭文貴。長到什麼程度,他那篇文章是12691個字,接近12700字。這個長度多長?習近平的19大政治報告3小時20分鐘才是27000字;滕彪攻擊抹黑郭文貴的這篇文章就是習近平報告的近一半字數。你說多長吧!要花多大的力氣吧!他把網上各方面攻擊詆毀郭文貴的材料彙集到一起,他的中心主要攻擊什麼呢?說郭文貴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

 

不擇手段對不對?完全不對!我在以往的節目上,我的文章裡,特別強調,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完全不對,非常錯誤!所以滕彪提的理論對不對?理論對的。可是他自己的文章,大家看一看,我看了他的12700字文章,恰恰是為了攻擊、詆毀郭文貴而不擇手段!

 

如果滕彪先生這篇文章是自己獨立調查,提出郭文貴的海南航空公司爆料不對,對王岐山哪個爆料不對,我調查了,拿出事實了,這跟郭文貴說的不一樣,那我佩服你,你真是獨立調查。但是你全部是引證別人的東西,沒有一件事是你獨立調查的!我再強調一次觀眾朋友們網友們,滕彪這篇文章12700字沒有一件事是他對郭文貴爆料的獨立調查的結果,全都是引證的,而且這些引證全都是不擇手段,有八個方面——

 

第一,引證共產黨官方媒體資料攻擊郭文貴

第一個,他主要引證誰的材料,用誰的材料攻擊郭文貴?用中國的《新京報》。說什麼:郭文貴偽造合同,虛構股東會議,從四家銀行騙取貸款。甚至引用《新京報》說郭文貴強姦了他的一個丁姓女秘書,還涉嫌強暴未遂,要強暴另一個女秘書陳某。多次引述新京報的報道。我為什麼說滕彪不擇手段?新京報是什麼報紙?它是中國共產黨北京市委宣傳部主辦的報紙。2003年創辦的,過去14年就是北京市委宣傳部的喉舌,共產黨的喉舌;跟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的性質一模一樣的。你做為維權律師、民運人士,你引用共產黨喉舌發出的東西來攻擊一個挑戰共產黨盜國集團的這麼一個人?這合乎常識嗎?合乎常理嗎?

 

如果按照滕彪的邏輯,《新京報》哪天刊登了滕彪在中國做法學博士期間,涉嫌強暴女助理,貪污腐敗詐騙,我可不可以寫文章引述這些?絕對不可以。新京報、共產黨所有喉舌的文章批評民運人士都不可以引用,那是宣傳,那是詆毀,它沒有真實。你滕彪不懂嗎?你當然懂。你為什麼還要引用新京報,引用共產黨北京市委宣傳部主辦的報紙來攻擊郭文貴?引用那個材料?你是為了抹黑攻擊郭文貴而不擇手段!

 

另外滕彪的文章,我再次強調有12700字,引證的中國另外一個官方喉舌,就是《財新網》。大家知道財新網登了很多關於郭文貴的負面報道,財新網是什麼?中國官方的另一個媒體喉舌。中國哪一家報紙不是共產黨的?都屬於共產黨。中國成立什麼八大媒體集團、還是發展到十幾家媒體集團,全部什麼集團背後說了算的是黨委書記,根本不是報社的社長和總編輯。黨領導的報紙啊!習近平在19大不是說了嗎,黨絕對領導一切!一切!包括媒體。財新網是不是共產黨的媒體?你滕彪就引證財新網對郭文貴的報導,它真實嗎?它客觀嗎?它有道理嗎?它可信嗎?

 

另外一個,財新網財經雜誌是誰主辦的?是胡舒立女士。胡舒立是跟郭文貴有私仇的。郭文貴批評過她,她告了郭文貴。從一個法律的角度,你滕彪不是律師嗎,從法律的角度,胡舒立是原告,郭文貴是被告。你滕彪律師引證原告主持的報紙資料來攻擊抹黑一個被告,什麼道理?可以這麼做嗎?你做律師不懂這些基本的常識和道理嗎?而且胡舒立這個報紙、這個財經網和王岐山有密切的關係。我怎麼知道?香港的《蘋果日報》調查報導了。

 

香港的蘋果日報說,胡舒立女士跟王岐山的關係匪淺。土匪的匪,深淺的淺,就是像土匪那樣深的關係。說胡舒立創辦的這個財經雜誌,從一開始就得到了王岐山的支持,所以胡舒立的這個財經媒體系統拿到了很多獨家的政治經濟的新聞。她怎麼能拿到?王岐山是後台嘛!這是誰說的?香港蘋果日報的報道。在香港的蘋果日報,距離中國非常近,更了解中國的情況。

 

那今天我們就說了,胡舒立的這個媒體報導,她主持的財經網是不是等於效忠王岐山,諂媚王岐山呢?讓你王岐山高興啊?或者王岐山下令的,你幫我報仇——他郭文貴在海外爆料我有海南公司股票,我的妻子小姨子養女外甥都有股票,我有專門的豪華波音787飛機,家族擁有的,你給我報仇,你給我登一篇文章,你給我攻擊郭文貴,你給我抹黑郭文貴,不排除啊。今天胡舒立的話等於變成王岐山的傳聲筒,那你滕彪引證《財新網》上的這些攻擊郭文貴的材料,你不是變成胡舒立的傳聲筒了嗎?

 

關於胡舒立我上網看了一下,她的丈夫只是一個大學教授,並不是中共高層大官,她怎麼可以主辦一個財經媒體,11年當負責人,為什麼?不就是因為這個胡舒立在權力圈子中長袖善舞嘛!


順便說一句,中國的文聯主席作協主席鐵凝,也是長袖善舞的。她有什麼資格同時擔任中國的文聯主席作協主席?原來那是巴金啊,中國重要的作家,取得很大的文學創作成績的作家,受到大家尊敬的作家擔任的。鐵凝為什麼能夠爬到這個位置,長袖善舞!第二,效忠共產黨。共產黨六四屠殺,殺孩子殺平民之後,第一個表態支持六四屠殺的就是鐵凝,她當時在河北作協。今天的胡舒立也是這麼一個同樣的長袖善舞的女人,而且被報導跟王岐山有這麼深入的關係。

 

今天滕彪引述財新網來攻擊郭文貴,我為什麼說攻擊抹黑,因為他引述共產黨官方媒體就過分了,再引述跟王岐山關係密切的財新網胡舒立的媒體,引述共產黨北京市委宣傳部主辦的新京報,這是不是為了打擊郭文貴而不擇手段!滕彪你不知道共產黨的媒體不可信嗎?不知道胡舒立跟王岐山跟共產黨的關係嗎?你都知道。你在中國出生長大受過打壓,當然你知道。你知道,為什麼還這樣做?不擇手段!這就是滕彪的第一個不擇手段,引用共產黨的媒體,共產黨的喉舌,他們上面那些詆毀那些攻擊,來轉一手攻擊郭文貴。不擇手段啊!滕彪!

 

第二,引述台灣統派媒體資料攻擊郭文貴

第二個滕彪的不擇手段,是他引述了台灣的一些統派媒體報道攻擊郭文貴。《新新聞》雜誌是台灣的統派媒體。什麼是統派媒體,親國民黨的,而國民黨是親共產黨的,國共兩黨一家親,叫兄弟一家親的。《新新聞》這個雜誌前一段已經被《風傳媒》老板收購了,風傳媒大家上網看一看,基本是親國民黨的。那麼滕彪在他的12700字的文章,引述《新新聞》的報道,說郭文貴怎樣欺騙台商,欺詐台商,兩個建築業的名人被郭文貴騙了多少錢等等,可信嗎?今天台灣的統派媒體,很多都是攻擊郭文貴的,為什麼?取悅共產黨。

 

三個媒體,我不說多,第一個《中國時報》,大家知道中國時報的那個老板旺旺集團,整個變成了被人稱為台灣的人民日報、台灣的環球時報。中國時報系統有個中天電視,攻擊郭文貴,而且攻擊支持郭文貴的人,列出名單,說多少支持郭文貴的中國民運人士,都是拿了郭文貴的錢了,其中還有我,就可以這樣詆毀攻擊,毫無證據。

 

第二個東森電視,是王又曾他們家族的。王又曾是什麼人?國民黨中常委。然後在台灣有巨額的貪污,掏空公司,詐騙,逃跑了,跑到中國去了,然後跑到美國來了。王又曾的兒子王令麟主辦這個東森電視,他們家族的。對王又曾,我先說一個別的問題,他有四個老婆,不是前後幾個太太,同時,按台灣的說法:大房二房三房四房。四房太太有八個子女,王又曾是「台灣十大經濟通緝要犯」之一,結果他的八名子女創造了記錄,七名子女被判刑,包括他這個主辦東森電視的兒子王令麟,曾被判18年。好幾個判了18年,都是在經濟上貪腐掏空詐騙。這個東森電視有一個政論節目叫《關鍵時刻》,主持人原是中國時報、聯合報泛藍媒體的,這個節目攻擊郭文貴,做了一集又一集。是討好共產黨,還是中國共產黨第五縱隊進入台灣?

 

還有第三個攻擊的,就是台灣有個妖婆,叫陳文茜。陳文茜原是民進黨的文宣部主任,後來跳到國民黨,後來變成一個親共產黨。陳文茜的節目攻擊郭文貴。特別邀請告了郭文貴的中國商人潘石屹到了她的節目上,批評、詆毀郭文貴。這就是陳文茜,那個妖婆,非常可惡的一個女人。當年,她跑到共產黨地盤,洋洋得意地跟共產黨媒體說:台灣那個鳥籠公投法,是我主要起草的;我就是讓台灣人民公投不成。多麼可惡!再一個,台灣發生「三一九槍擊案」,競選總統的陳水扁被槍擊。陳文茜第一時間說,她知道,有內情,有個醫院的小護士告訴她,那個槍擊案是造假,是民進黨自編自演的。結果到現在多少年過去了,她也沒能拿出那個小護士。最後,她告訴大家了,她到了共產黨的地盤,跟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媒體說:那是我編的,我跟馬英九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多麼重大的涉及到台灣民主進程的一個事情,她就可以公然地撒謊,而且承認這個謊是她撒的、她編的!這麼一個可惡的女人!

 

她的節目上,不斷地詆毀、攻擊郭文貴。而且這個女人是個投機分子。當年郭文貴得勢、在中國發財的時候,她製作了個節目,歌頌讚美郭文貴建造的那個盤古大觀。我對盤古大觀原來沒有關心,什麼大觀小觀我都沒有關心,我是從寫這個調查性的文章,寫批評的文章,從網上查資料,才查到了陳文茜,當年那麼歌頌過盤古大觀。什麼雄偉呵、現代呀,什麼樣的……今天郭文貴挑戰了中國那個盜國賊集團了,共產黨圍剿他了,陳文茜搖身一變,開始攻擊郭文貴,諂媚共產黨,討好共產黨——這就是台灣泛藍媒體的陳文茜。

 

所以你看看,中國時報系統,東森電視,國民黨中常委、大貪污犯創辦的這個媒體,還有陳文茜的這個。那今天,滕彪先生,你不了解台灣這個統獨、藍綠嗎?統派媒體多麼配合共產黨、多麼諂媚共產黨政權嗎?多麼諂媚那個盜國賊集團的政權嗎?你當然了解啦!因為在去年四月份,我到台灣參加國際西藏會議,就看到了滕彪在那個會議上。他去台灣了,而且我再一查:滕彪去年二月份就在台灣,而且滕彪對台灣的藍綠問題、統獨問題的理解,知道的比一般的民運人士都多,都深刻。他支持台獨的!

 

他在去年二月份接受台灣公共電視(公視)新聞中心的採訪,談到台灣的統獨問題時說,中國民運人士中有個說法——中國不民主,台獨不可能!因為台獨,中共就打你。如果中國民主了,台獨沒必要。他反駁這個說法,他說,中國民主了,台灣也不可能跟中國統一。滕彪說:我個人認為,台灣的命運不是由中國人決定,也不是由共產黨決定,也不是由中國人、台灣人兩岸人民共同決定,是什麼來決定?是由台灣人民自己選擇,自己決定。「即使中國未來民主了,台灣也不大可能跟中國統一。」滕彪這個立場,這個想法,這個思路,是正確的。這就可以看出來他對台灣的問題,統獨問題了解得多麼深刻。在這種情況下,滕彪不知道台灣的統派媒體討好共產黨嗎?你要引述統派媒體《新新聞》上的報道、那上面的文字來攻擊郭文貴?什麼問題?就是為了攻擊、抹黑郭文貴不擇手段嘛!

 

第三,引述香港八卦小報東西攻擊郭文貴

第三個滕彪的不擇手段,就是引述香港八卦小報《壹周刊》攻擊郭文貴。大家知道,香港《壹周刊》是個八卦周刊。什麼叫八卦?美國新聞學院講課:把報紙分成:Journalism(新聞) ,另外一個Tabloid。什麼叫Tabloid?中文翻譯成小報,並不準確。中國的概念不一樣,中國的大報,指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什麼《新京報》,《人民日報》,黨的機關報等。小報是指什麼?什麼《體育報》、《足球報》、《衛生報》、《健康報》等等。美國的小報是指,八卦小報。什麼意思——嘩眾取寵,望風捕影,專報些名人緋聞什麼的,今天離婚了,明天得癌症了,後天亂倫了……這是小報。如果你在美國超級市場買東西,你在check out結賬的時候,會看到旁邊放著一些美國Tabloid,那些小報。什麼Star《星報》,什麼Globe《環球報》,National Enquirer 《國民問詢報》等等。這些小報的發行量很大,一個星期發行三千萬份!美國《紐約時報》發行量還不到二百萬份。你就知道這些小報,老百姓獵奇呀,喜歡看這些名人軼事,名人醜聞呀。

 

香港的《壹周刊》就是這種八卦小報。今天,滕彪,如果你不懂英文,那你在香港待過,在香港大學做過兩年的訪問學者啊。在香港那麼長時間,你就不知道香港的《壹周刊》是小報?你當然知道了!怎麼能不知道呢?以你的常識,以你的智商,以你對香港的基本了解,你當然知道!那你為什麼引用小報的報道,來攻擊郭文貴?在美國誰會?美國任何一個嚴肅的評論家,任何一個專業的評論人士,誰會引用那些超級市場上放的小報的報道,作為來源來評論一個人,來批評一個人?尤其來批評一個挑戰中共政權、盜國賊集團的郭文貴這樣一個人!有嗎?沒有過!我沒看到過。那滕彪為什麼犯這種低級錯誤?你就是不擇手段,為了打擊郭文貴嘛!什麼東西只要你覺得能夠打擊郭文貴,你就都拿過來!共產黨的報紙《新京報》拿過來,共產黨的財經網拿過來,香港的統派媒體拿過來,然後八卦小報《壹周刊》你也拿過來!

 

香港的《壹周刊》,今年七月份,三個多月之前賣掉了!《壹周刊》原來是反共商人黎智英那個系統的報紙,雖然它是小報,但老板反共呵!賣掉了。賣給香港一個商人。大家知道,香港很多商人都是親共的,親北京政權的。這個商人怎麼樣?我沒做過調查。但是,《壹周刊》的副社長兼總編輯黃麗裳在員工大會上拍案而起,非常憤怒這個周刊被賣掉。她說了一句話,我印像很深刻,她說這個報紙賣出去,等於把我們編輯、記者,把我們的員工賣到妓院,賣到窯子了!用她本人的原話:「賣到了妓寨」——妓女的山寨!妓寨,窯子!你就說說那個收購的人會是什麼立場。這是《壹周刊》副社長兼總編輯說的話。這就是滕彪,為了打擊、攻擊郭文貴,不擇手段到如此地步!

 

第四,引述與中共合作的美聯社文章等攻擊郭文貴

第四個滕彪的不擇手段,就是引述了《紐約時報》、美聯社的報道,來攻擊郭文貴。當然有人會說了,你剛才不是批評滕彪引用小報嗎,他引用的紐約時報、美聯社,不都是大的媒體嗎,怎麼不可信呢?第一個,他引用了紐約時報的一句話,說郭文貴的指控沒有得到證實,他的一些說法甚至是荒誕的,很容易被揭穿。那我請問滕彪先生:《紐約時報》哪一天,哪一版登載了這篇文章?鏈接在哪裡?英文原標題在哪裡?你總得有個交代啊!這專業嗎?能查到嗎?就隨便說一個《紐約時報》怎麼說?《紐約時報》是一個英文報紙呵,那我可不可以說,法國《費加羅報》、《世界報》說這個中國維權律師滕彪,涉嫌偷盜、涉嫌什麼欺詐?那滕彪會說了,報紙在哪裡?哪一天?標題是什麼?你不給我具體的,怎麼可信?那今天滕彪你這麼引用紐約時報、可信嗎?

 

那我看到的《紐約時報》報道,恰恰是對郭文貴的爆料進行了相當的肯定!今年4月17號,《紐約時報》第10版一篇文章,翻成中文是「中國有巨大的腐敗?億萬富翁說他有證據」。如果大家不會英文,可以在網上打「郭文貴、賀國強、紐約時報」,就會出現「紐約時報中文網」對這篇文章的翻譯,在網絡版4月16號。這篇文章說,郭文貴爆料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組織部長、王岐山的上一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兒子賀錦濤,是中國重要一個大公司方正證券第二大股東後面的藏鏡人,他利用代理人隱瞞了自己的角色。

 

郭文貴爆的這個料,《紐約時報》馬上採用了嗎?沒有。紐約時報的記者、起個中文名叫傅才德,非常了解中國的情況,報道過很多中國的事情,包括王健林下面董事會中有中國六大家族子女等,傅才德在他4月17號《紐約時報》這篇報道中說,經過紐約時報記者在北京,香港,成都,湖南等幾個地方的採訪和調查,包括引證紐約布隆伯格新聞社的一些調查報道指出,郭文貴的爆料是可信的。為什麼?紐約時報自己的獨立調查發現,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兒子賀錦濤的妻子,也就是賀國強的兒媳婦,在一個重要公司的股東名單上。第二個查到了方正證券下面一個子公司的最大股東、最終股東是賀錦濤的姨媽,也就是政治局常委賀國強的小姨子,這個最大股東,譯音叫張秀琴。她有多少股份?6億美元。朋友們,6億美元啊!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天文數字,幾輩子也掙不到6億美元。只要你是當官的、有權力的中常委中紀委書記的小姨子,你就可以有6億美元!這就是王岐山的上一任,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負責管反貪腐的,結果你看他家貪到什麼地步!郭文貴爆的料!

 

紐約時報調查了,證明了郭文貴爆料的可信性,真實性,那你滕彪的文章怎麼不引用這個呢?有日期,有鏈接,有標題,有內容。你就隨便說一句:紐約時報說了郭文貴爆料不可信,都會被戳穿的。可信嗎?你是為了打擊郭文貴、不擇手段才這麼做的吧。否則你把那篇文章鏈接拿出來,標題拿出來,英文在哪裡?你能取得讀者的信任嗎?你不是律師嗎?律師不是強調證據嗎?

 

你跟別人不一樣,你有一個頭銜叫「律師」,應該強調證據的,如果你這麼打官司不是全都輸掉了嗎?我再補充一句,郭文貴對王岐山上一任的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兒子貪腐的爆料真不真實?共產黨用它自己的方式證明真實了。賀國強的兒子,已經在今年6月1號郭文貴爆料2個月之後被共產黨警方逮捕了。現在初步的調查,賀國強這個政治局常委、再強調一遍,王岐山的上一任中共中央紀檢書記,負責整個中國反貪腐的,他的兒子貪腐了多少錢?600億人民幣。600億多大的數字?100億美元啊!朋友們,網友們,100億美元是多大的數字,在美國有幾家公司有100億美元的?這就是中共中央領導人之一的賀國強,他的兒子就可以貪腐到如此的地步!他兒子是70後啊,1971年才出生的人,今年才46歲,當年當兵,退役以後成立公司,就因為他父親有權力,是中常委、中組部部長、中紀委書記,他就可利用特權,貪到100億美元,600億人民幣!你就看中國貪腐到什麼程度吧。這就是王岐山的上一任。

 

所以說,郭文貴爆料的那個王岐山,涉嫌貪腐,在海南航空公司擁有巨額股份,在海南航空公司有專屬的、家族專用的、美國制造的豪華波音787飛機,完全可能是真實的!連原來擔任趙紫陽秘書的鮑彤都提出來了,郭文貴爆料這麼詳細,難道中共中央就不能設立一個調查組嗎?調查一下王岐山,在海南航空公司有沒有股份,有沒有他的老婆,他的小姨子,他的外甥,他的私生子,他的養女擁有股份?貫軍是誰?劉呈傑是誰?為什麼擁有巨大股份的海南航空公司股東的注冊地,他的家庭住址只是在北京的一個小小地方,怎麼可能?被郭文貴爆料以後,海南航空的一半資產就轉移到美國成立了一個慈航基金會。不是中國拒絕嗎?王健林想轉資產,不是不允許嗎?為什麼允許海南集團把一半的資產轉移到美國?什麼問題,沒有王岐山背後的勢力,誰會允許?那你說郭文貴爆料有沒有效果?沒有郭文貴這麼公開的爆料,賀國強的兒子賀錦濤會被法辦嗎?那滕彪為什麼不引用這些?這些詳細的報道,你怎麼一個字不引用?為了什麼?為了打擊郭文貴,不擇手段!

 

再一個,你引用美聯社,說美聯社都報道了,郭文貴被中國政府19項刑事指控,而且郭文貴涉嫌強姦女助理馬蕊。問題是,美聯社那個報道可信嗎?你說美聯社是全世界最大的通訊社之一,怎麼不可信?我在文章強調過,我之前就這個問題專門做過視頻( https://youtu.be/7AfK0-qv52c ),而且為了讓更多的中國普通老百姓知道,把它辛辛苦苦整理成文字。那個視頻說得很清楚呵,我下了很多功夫,做homework(家庭作業)呀。那個美聯社的社長過去幾年多次到中國,跟中共新華社社長見面,強調合作。跟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負責「大外宣」的台長、共產黨黨組書記會面,強調要「深入全面合作」。最後一次美聯社社長去了中國,今年8月份,強調跟中國官方新華社全面合作,跟中共喉舌《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全面合作。

 

幾天之後,美聯社這篇文章就出來了,就是你滕彪引用的這篇報道,攻擊郭文貴。為什麼說攻擊,那篇文章就郭文貴怎麼涉嫌強姦女助理,整個對郭文貴沒有客觀報道,沒有平衡報道,一面倒地批評郭文貴。誰給的資料?美聯社那個記者都承認,是中國官方安排的,是罕見的。不僅中國官方給了美聯社記者資料,而且還安排了採訪那個控告郭文貴強姦的女助理。可是中國官方不讓美聯社記者和馬蕊見面。我上次節目談到了,怎麼不讓見面呢?只是電話採訪馬蕊。那電話那一邊是誰呀?美聯社記者怎麼能聽出對方是馬蕊、牛蕊、是誰呢,是不是對方是胡舒立呀?為什麼不讓見面,恐懼嘛,你設計嘛,你怕被問出真實嘛。而且就這麼個電話採訪,都是非常簡短。美聯社那個報道,引用馬蕊的話只有十幾個英文字,我上篇視頻做過,大家上去看看,不多說。你說這篇報道專業嗎?不專業;新聞平衡嗎?不平衡。

 

這樣的一篇報道,就被跟郭文貴有私仇,跟王岐山關係匪淺、密切關係的財新網的負責人胡舒立的媒體翻譯轉載,評價為「深入,全面,調查」。一共1500多個字,就被說是「全面,長篇,深度」。你看胡舒立什麼態度,什麼想法,她是新聞專業人嗎?完全不是。喉舌嘛,宣傳嘛,配合王岐山嘛!那你今天滕彪就引述這個財新網?引述胡舒立?然後引述美聯社這個背景的採訪?

 

你不知道嗎?你當然知道美聯社這個採訪怎麼出來的。那個視頻,那個文字,我用群發的文件傳給過滕彪呵。他當然會看到了,他下了功夫,幾個月的功夫,寫了12700字,相當於19大政治報告的一半的字數。這麼長的文章,下了多大的功夫,他能不看到我這篇報道嗎?我傳給過他。他還要引用美聯社那篇報道,為什麼?為了打擊郭文貴而不擇手段,這就是滕彪。

 

第五,片面引用民運人士的話攻擊郭文貴

第五個滕彪先生的不擇手段,就是引用著名的民運人士的話來攻擊郭文貴。為什麼我說他這個不擇手段?他引用好幾個民運人士,其中比較著名的一個民運人士,就是維權律師,受到共產黨嚴酷迫害的高智晟先生。 他引用高智晟律師的話說「郭文貴滿嘴胡謅,說共產黨的官員多數是好的,少數是壞的。是郭文貴不可饒恕的狡黠和不義的繼續。」那我請問滕彪,高智晟的這句話我到網上查,怎麼也查不到。高智晟在哪篇文章說的?還是高智晟跟你私人電話說的?你怎麼跟高智晟律師能夠聯絡上的?真實嗎?可信嗎?我查不到。但我查到的是,高智晟律師至少有兩次,公開的講話和寫文章,非常力挺郭文貴爆料。

 

第一個就是今年,2017年5月19號,高智晟律師在共產黨監控的,被迫害的情況下的陝北窯洞,寫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的標題叫「我再對郭文貴的事情嘮叨幾句」,首發在《參與》這個網刊上。我看的,是在力挺郭文貴的、加拿大的中國維權律師郭國汀主辦的《天易網》轉載的。在這篇文章中,高智晟律師對郭文貴的爆料高度評價,強烈支持。我不多引述,時間有限。高智晟律師對郭文貴的爆料有三點表態:

 

第一點,他說得很清楚,他說「最近,郭文貴先生的視頻,披露了匪共對他滅口的計劃。」滅誰的口?滅郭文貴的口,要把郭文貴暗殺掉那意思。他提醒建議郭文貴先生一定要有打算,做好準備,應付這個可怕的局面。怎麼應付?他建議郭文貴先生要立下遺囑,找好代理人,一旦被共產黨的殘酷手段暗殺了,變成江南第二了,你有遺囑,你把原來爆料存起來了,有代理人,可以繼續把這些公布出來,教育中國人,中國那個盜國賊的制度不可忍受了,必須結束!高智晟律師是多麼支持郭文貴的爆料!多麼正面的支持!多麼力挺!第二條,高智晟律師說,郭文貴先生不能倒下來。他生命的豎立,他生命的存在,具有重大的意義。多麼高度的評價!第三條,更重要。他說:郭文貴揭露那些醜陋;揭露那些中國盜國賊;民眾對郭文貴的支持;都具有積極意義的!對更廣泛的促使人民的覺醒,意義重大! 最後他說了一句話非常重要。「除非是盜國賊的明暗走狗」,也就是明著的、暗中的走狗,否則不會對郭文貴這個爆料,對郭文貴先生本人,「提出歧見的」。也就是說,如果你不是盜國賊的走狗,明著的走狗,暗中的走狗,就不會來攻擊詆毀郭文貴。 按照高智晟律師這個邏輯,滕彪就屬於明著暗著的,或者客觀上的,起到了盜國賊的走狗作用的!這不是我說的,是高智晟律師的邏輯,他的判斷、他的說法。滕彪先生你怎麼不引述高智晟律師這段話呢?這是公開發表的,網上都可以查到的呵!你是不是怕大家知道,提醒了大家,大家會質疑,你是不是跟盜國賊集團變成什麼關係啦?你為什麼不引證這段話呢?

 

還有一個,大家知道高智晟律師現在失蹤了。最新的說法:有人想營救他,讓他逃出來,他被抓走,帶到北京了。在被抓走之前,他最後一次,如果我記憶沒錯的話,他接受外邊的採訪、講話,是接受在紐約的華人作家付振川的長途電話、視頻還是微信的幾次採訪,整理出來一篇長的文章,發在香港《動向》雜誌今年8月號上。這個採訪什麼時候進行的,今年6月底,分幾次。這個採訪談到了郭文貴。付振川在採訪時提出來:在今天中國這個嚴峻的的現實下,個人的能力,個人的確是很難有作為的。這是付振川作為採訪者的看法,結果高智晟律師不同意他的這個看法。高智晟律師怎麼說的?原話:「這個觀點是我不能同意的!」

 

付振川說:呃!為什麼?高智晟律師回答了:為什麼,「個人同樣可以成就大的力量!郭文貴不就是一個活的示教嗎?」什麼叫示教?他說得有點文縐縐,翻成白話文:郭文貴先生這個爆料,郭文貴先生的存在,郭文貴這個勇敢,不就是一個榜樣、一個表率嗎?就這個意思——示教。這是高智晟律師,我看到的最後一次評價郭文貴。從上面我提到那個文章中的三個態度、力挺郭文貴,到這次接受付振川這個採訪,支持郭文貴,認為郭文貴是示教、是榜樣、是表率,力挺郭文貴。滕彪先生,你為什麼不引述這些公開發表的、網上可以查到的這些高智晟律師力挺郭文貴的言論、態度、立場呢?為什麼?不就是你為了打擊郭文貴不擇手段嘛!

 

第六,引述網上流言攻擊郭文貴

第六個,滕彪這篇12700字的文章,我再強調一遍,一個人寫篇超過一萬字的文章是很不容易的,我自己是寫文章的人。花了多少心血能夠寫一萬多字?他下了多少功夫?滕彪先生,你在文章中引述了很多個面目不清的、不知道是誰的、沒有名字的、不能查到他們是誰的賬號上的網民的攻擊郭文貴的言論,很多啊!網友朋友們你們看看,滕彪的文章,引用很多啊。一個網民叫「王鐵人」怎麼批評郭文貴的。王鐵人不是大慶那個勞模嗎?都死了多少年了嗎?那是誰啊?他有credit(信譽)嗎?他有可信性嗎?今天共產黨可以在網上,叫「五毛」的,他們一個人可以注冊20個30個賬號,多少網名的姓名啊,可以攻擊郭文貴、攻擊我、攻擊所有民運人士。這怎麼可以做引證的材料,怎麼可以做證據呢?今天網上還有人署名叫「江青」的,江青不是上吊、自殺,死了多少年了嗎?還有叫「周恩來」的,周恩來不早死了嗎?你這怎麼可以做引證的證據?滕彪律師,你是律師啊,你不知道嗎?你完全知道啊!如果滕彪先生你用這種方法,你認為是合理的、正常的,那我明天把網站上批評你的那些網民的話,多少強烈譴責你的話,我都把它集中到一起,我做個視頻,我得講幾個小時的。你接受嗎?我把所有網民批評你的、痛斥你是亂倫彪的、痛罵你的話,都集中到一起,我說這都是有網名有帳號的,編一本書得幾萬字,滕彪先生你接受嗎?你一定會說:那些網民有什麼credit的,那是些誰啊,面目不清,怎麼可以隨便引用呢!你一定不接受我的方法。你的不接受是正確的!可是你為什麼又用這種方法對付郭文貴呢?你不就是不擇手段嗎?

 

那些共產黨的五毛、這些網上的東西可信嗎?可以做引證的材料嗎?滕彪大律師,你是律師啊,律師強調的是真實、是證據啊!你是法學博士啊,當然你說我是假的法學博士,北大有很多假博士,那我就無話可說了。如果你是真的博士、真的受過法學訓練,強調法律,強調證據,強調真實,那麼在網上多少五毛在攻擊郭文貴啊,一片一片的,共產黨不就因為恐懼郭文貴爆料嗎,恐懼這個爆料的真實性嗎,才來攻擊的,那你引用這些?!

 

怎麼對付那些五毛?我的看法:五毛就是蝗蟲啊!蝗蟲能教育過來嗎?不能!對於蝗蟲你只能用殺蟲劑把它們殺掉、砍掉、拉黑!他們為共產黨服務的,他們有他們的或者是苦衷吧,他們為了生活啊,寫一條攻擊郭文貴就可以得到五毛錢,這叫五毛啊!今天怎麼結束五毛,朋友們,就是結束中國盜國賊統治那個制度,那個專制的制度!你看毛澤東不說了嗎,毛最愛引用的一句話: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皮都沒有了,毛就沒有了。所以最終解決中國五毛的問題,是解決中國的那個皮的問題!什麼皮?盜國賊的皮、專制者的皮、中共19大共產黨一黨統治的那個皮。那個皮拿掉了,五毛就不存在了!這個道理滕彪先生不懂嗎?當然懂啦!滕彪寫了不少文章,反共的文章,他怎麼不懂,他完全懂!那為什麼在這個問題上裝糊塗了呢?不就是為了打擊郭文貴不擇手段嘛!

 

第七,引用共產黨法庭判決書攻擊郭文貴

第七個,滕彪律師的不擇手段更加惡劣!居然引用共產黨山東法院對郭文貴的判決書來攻擊郭文貴。山東法院1991年有個刑事判決書,判決郭文貴說什麼呢?這是滕彪文章引用的,我再次提醒大家那是他的12700字文章引用的:說當年無業的、沒有工作的郭文貴,什麼用這個簽署協議,那個什麼欺騙,騙了多少錢啊,然後怎麼又被控欺詐罪啊。警方去抓他的時候,他拒捕;他弟弟又跟警方對抗,導致警方當場擊斃他的弟弟。用共產黨法庭的判決書?用這個材料來攻擊現在挑戰中國盜國賊政權的這個郭文貴?你用這個攻擊郭文貴?共產黨法庭是什麼法庭你滕彪不知道嗎?別人不知道,那些被共產黨洗腦的人不知道、五毛不知道,你滕彪作為維權律師,你不知道嗎?你不為709的律師們維過權、發出過聲音嘛,難道你不知道共產黨的法制是怎麼回事嗎?有法治嗎?有公正嗎?有陪審員嗎?有獨立嗎?全都沒有啊!你怎麼可以引用共產黨法庭的判決書?引證這種材料來批評、攻擊郭文貴?網友朋友們,聽到我的視頻的朋友們,你們說一說,這合不合一個基本的常識、基本的道理?滕彪懂不懂這個道理?他當然懂啦!共產黨法制怎麼回事,滕彪能不懂嗎?維權律師的滕彪先生,能不懂嗎?他完全懂!他應該懂!為什麼這麼做?為了打擊郭文貴不擇手段!這是不折不扣的不擇手段!否則你怎麼解釋呢?

 

滕彪被稱為人權律師。「人權」這兩個字,就是捍衛個人的權利。包括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如果個人和政府發生矛盾、發生問題了,很多的維權律師都要站在個人這一邊。因為政府的權力太大了,它有龐大的警方,龐大的公權力。個人有什麼?所以很多時候維權律師,捍衛human rights的律師都要站在個人角度想問題,更多想到的是捍衛個人的權利,保衛個人的權利。美國獨立宣言,我上次節目強調了,強調的是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個人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三大權利都不屬於政府,不屬於國家,不屬於民族,屬於個人,individual。那今天滕彪我問你,我們不要說在美國了,今天郭文貴作為個人,挑戰一個這麼龐大的盜國賊的專制政權,你不站在個人這一邊?你不維護個人的權利,不等於客觀上幫那個盜國賊的政權說話了嗎?

 

就我看到的,當然我看到的有限,共產黨的人民日報,環球日報,央視都沒有發布過這樣一萬多字的長篇評論像你這樣詆毀攻擊郭文貴的,你不等於客觀上幫助共產黨了嗎?幫助那個政權了嗎?你維護個人的權利了嗎?所以我看到你這篇文章,我第一個想法:「維權律師滕彪」,維權這兩個字拿掉,維權這個title拿掉,滕彪你不配做維權律師,你不配維權兩個字,你沒有維護個人的權利,尤其是挑戰盜國賊集團的個人權利,你在客觀上形成了維護那個政權,不管你主觀動機什麼,你客觀上形成這個效果。我再強調一遍,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制政權,盜國賊集團到現在都沒有,它的官方媒體都沒有發表過12700字,長篇的,像你這樣的、全面的攻擊詆毀郭文貴的文章,我沒看到。所以你這個維權的兩個字能成立嗎?我質疑。

 

第二個:律師。如果滕彪說我不是維權,我就是律師,我是北大法學博士,我就一個律師。律師這兩字,我看了你這篇文章,你也不配。為什麼?律師強調,如果西方的一個律師,會強調法治原則,信奉12個字:無罪推論,證據第一,程序正義。你的文章引述,中國當局已經對郭文貴有19項刑事指控。但是這個審理了嗎,有判決結果嗎?都沒有嘛!按照無罪推論的原則,只要這些程序沒有進行,郭文貴就是無罪的。按照無罪推論,首先認定這人是無罪的,檢方拿出證據證明他有罪,罪名才能成立;而且要經過陪審員,經過獨立的司法,公正的司法。這一切都沒有進行,你怎麼就可以引證說,郭文貴有19項刑事指控呢?這怎麼能夠成立呢?滕彪律師,你的邏輯在哪裡?你的真正法學訓練在哪裡?你信奉西方的法治原則嗎?那12個字你信奉嗎?如果不信奉,那就是個假律師。

 

再一個,程序正義。經過法律了嗎?共產黨的法庭有程序正義嗎?怎麼審判劉曉波的,有程序正義嗎?怎麼當年審判魏京生的,有程序正義嗎?怎麼審判當年的民運人士徐文立的,有程序正義嗎?怎麼審判判決郭飛雄的,對這些民運人士,通通都沒有程序正義!你接受那個嗎?你當然說我不接受。那為什麼你今天對郭文貴用這個方式呢?共產黨的19項刑事起訴,刑事罪名,能成立嗎?都沒有經過審理啊?都沒有!第二個,如果共產黨的法庭今天審理了,判決了,那它也不能成立的!現在聽到我的演講,真正信奉自由民主法治原則的中國人,中國網民們,都知道共產黨的法庭是共產黨說了算,不是那個法庭的庭長,而是那個法庭的黨委書記。上邊是政法委,是傅建華,是孫立軍,是王岐山,是共產黨!中國法院就是共產黨的法院,你不知道這個常識嗎?你當然知道了。所以你作為一個律師,這個律師頭銜能成立嗎?

 

如果今天滕彪你站在這兒跟我辯論,我再給你講一個,那19項刑事罪名能不能成立,完全不成立!這不是我說的,這話誰說的?共產黨現在位居高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安部相當於部長級的紀委書記劉彥平說的,他來到美國紐約跟郭文貴的對話中說的。滕彪先生我建議你,今天晚上看到我的視頻,你再看一遍劉彥平來到美國紐約跟郭文貴的那個對話,那個錄音,那個文字稿整理出來了,劉彥平說的很清楚,勸郭文貴不要爆料,最好能回去,條件是什麼?19項刑事起訴全部變成民事糾紛。別人不知道,滕彪律師你知道的,刑事和民事本質性的不同,巨大的不同:刑事起訴是判刑的,如果成立的話,會被判刑坐牢的;民事只是罰款。共產黨國安部相當於部長級的官員答應郭文貴那19項刑事的罪名變成民事,就罰款了。從這一個你就可以看出來了,那19項是真的罪名嗎?那不是共產黨為了政治追殺郭文貴,為了阻止他爆料嘛,包括通過共產黨的公安部長擔任主席的國際刑警組織發了兩次紅色通告,不是真正的刑事追究,是為了政治上打擊郭文貴,阻止美國之音對郭文貴的直播採訪,阻止美國媒體報道郭文貴的爆料,不是這個原因嗎?那這個常識你不知道嗎?這個事實你不知道嗎?

 

再一個,劉彥平,中共安全部相當於部長級別的紀檢書記,在紐約和郭文貴的那個對話,不僅承諾郭文貴那19項刑事罪名追訴可以變為民事,下一步,民事不就是罰款嗎,我們國家安全部有關部門會出面協調。什麼叫協調?懂得中國政治情況的都知道,就是政府出面。劉彥平承諾,刑事變成民事,然後政府協調,民事的官司不是罰款嗎,我們政府出面讓你最後變成「正資產」,就是讓你有錢。官司打到最後,你賠不了錢,最後還有錢。也就從刑事變成民事,最後變成無事,沒有事了!你看這就是共產黨的司法,19項刑事罪名變成民事,變成沒事了。這不是政治案嗎?

 

劉彥平通過這個講話,清清楚楚告訴全世界,告訴所有聽到這個講話的網民,共產黨的19項刑事罪名是假的,為了阻止郭文貴爆料,只要你不爆料,什麼都沒有了,刑事變成民事變成無事!那這個材料滕彪律師你沒看到嗎?你當然可能看到,那你為什麼不引用呢?不就是你為了打擊郭文貴嘛!所以你看看你是作為律師呵,別人我不提出這個要求,他不懂;律師啊,他要強調無罪推定,程序正義,證據第一呀,所以我說,看到滕彪律師這個12700字的、長篇的、攻擊郭文貴的文章,看完之後,我產生的第一感覺,維權律師的「維權」兩字他不配,他沒有維護個人的權利,客觀上站在一個政權的角度;第二,「律師」他不夠格,他沒有基本律師專業的要求,專業的訓練,信仰,所以真的讓我再一次感覺,北京大學出了很多假博士。所以你說嘛,「維權律師」這四個字,在我這裡,這個帽子、這個頭銜就摘掉了,只剩下滕彪。而且恕我直言,滕彪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他都不成立,因為他用這種手段,不擇手段啊!

 

第八,攻擊郭文貴的支持者是托兒,是跪舔

除了我上面談的七個不擇手段,他還有第八個。為什麼我說滕彪作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不成立,就是他的第八個不擇手段。這篇文章令我非常憤怒的就是他的結論,他說支持郭文貴的那些公共知識分子,那些知識人,那些有名的人,是郭文貴的「托兒」。就等於是說跟郭文貴一起、幫助他造假的人。你看在美國街頭就有呵,玩什麼游戲,周圍有人叫好,一會兒輸了贏了,那就是「托兒」,來蒙騙其他人的。滕彪就指控這些支持郭文貴的人,這些知識分子,這些堅定的民運人士是郭文貴的「托兒」,是郭文貴造假的合謀、同伙;而且說拿了郭文貴的錢。我在上次節目中談過,滕彪你給我拿出證據,中國現在國內的,非常公開明確支持郭文貴的,趙紫陽原來的秘書,非常讓我敬佩的鮑彤先生,滕彪你給我拿出證據,鮑彤怎麼拿了郭文貴的錢?怎麼成了郭文貴的托兒?你給我拿出證據!你是律師啊,律師要用證據說話。無罪推論、程序正義、證據第一啊,你拿出證據!第二個我認為是女英雄的,被共產黨迫害的,原來是做媒體雜誌主編的高瑜女士,她也支持郭文貴爆料,滕彪你給我拿出證據,她怎麼成了郭文貴的托兒?怎麼拿了郭文貴的錢了?怎麼給的錢的?證據在哪裡?包括我本人,上次在節目裡也說過了,滕彪你給我說出來,我什麼時候拿了郭文貴的錢?證據在哪裡?你是律師啊!你用這種語言、這種邏輯來詆毀支持郭文貴的這些人——包括在國內的,他們多麼艱難啊,這些鮑彤們!

 

更為惡毒的是,你說支持郭文貴的那些粉絲都是把郭文貴當成什麼領袖,三呼萬歲啊,跪舔郭文貴,跪著舔郭文貴!我非常的憤怒!你用這兩個字污蔑詆毀攻擊那些千千萬萬個支持郭文貴的普通網民,你說那些網民怎麼是托兒啊?怎麼被收買了?我上次在節目中說過,你說那怎麼操作?怎麼收買?那是不可操作的嘛,不符合常識常理的嘛,你是詆毀嘛!那些網民多不容易啊。而且朋友們,網民們,今天支持郭文貴的,我的感覺99%甚至更多的比例都是堅定反共的,知道中國這個國家被盜國賊壟斷了,這個國家是專制的,中國要成為民主的國家,像台灣那樣,讓同樣中國文化背景下能有選舉,人民決定國家領導人,而不是2300個機器人一起舉手,同不同意習近平思想進入黨章,同意舉手,全部(舉手)!我們要結束那個19大,結束20大,不再有20大,中國成為一個選舉的國家,民主的國家,人權的國家,成為一個法治的國家!中國的網民普通人不都是有這樣一個想法才支持郭文貴的嗎?強烈支持他,促使中國的更多人覺醒,從共產黨那個洗腦下,從新京報,財經網,共產黨那個洗腦下醒過來、站出來!中國人自己救自己,中國的國家自己救啊!

 

郭文貴的爆料產生多大的作用啊!中國多少網民支持,他們多麼不容易啊,那些普通的網民!他們是螞蟻雄兵啊!包括我自己做的視頻,下面很多的網民留言。中國多少網民破網翻牆做了多少努力,到下面寫幾句話按一個「讚」字,多麼不容易啊!我感謝他們啊,向你們致敬啊,你們勇敢啊!按一個「讚」支持,就是支持郭文貴!支持爆料就等於為結束盜國賊制度,拆毀那個中國專制城牆盡力,我們感謝這些網民啊!

 

滕彪律師,你認為自己是維權律師,可是你這樣詆毀這些網民、這些反共人士、這些支持中國變革的網民,這些普通的網民,你說他們跪舔郭文貴,用「跪舔」兩個字?!我以前批評共產黨,批評國民黨,包括批評王岐山,我從來沒有用過「跪舔」兩個字,我今天這個視頻用了這兩個字,我是借用滕彪的這兩個字來回擊!因為一般正常的評論家不會用這種低劣的詞詆毀——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群體,一個龐大的群體,成千上萬上百萬的中國網民!滕彪你這種行為可以容忍嗎?可以原諒嗎?為什麼我這麼憤怒?我是替那些發不出聲音的網民表達他們的憤怒!

 

誰在跪舔?你說郭文貴成為毛澤東了,成為教主了,大家都在三呼萬歲了,你給我說說,哪個人喊三呼萬歲了?在美國這種自由的環境下,自由的媒體情況下,誰都不可能成為壓制言論自由不可批評的人,你說郭文貴可不可以批評?當然可以批評;你說郭文貴可不可以議論?當然可以議論;郭文貴可不可以非議?當然可以非議。我上次節目中就說過,在美國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只要不是專制的國家,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成為上帝。連上帝都有非議的,連耶穌在美國都有人批評的,沒有任何人有一個不被批評的特權。郭文貴也不例外,可以批評。但是你這個批評必須講事實講道理,不可以用這八大不擇手段!我剛才強調的、講的滕彪律師的這八大不擇手段是不是事實?大家思考一下,是不是事實?他是不是不擇手段?不是正常的批評嘛!不僅方法不對,思維不對,價值不對,心態不正確、不健康,甚至我可以說心態陰暗,給我這種強烈感覺。

 

中國這些普通網民,我還想多說一兩句話,看著那些網民的留言,翻牆破網努力地想表達他們心中的那種願望、意見、那種支持,我真的很感激啊。甚至有些中國的網民翻牆過來說,我堅持要把曹長青這些視頻中的廣告,全部廣告看完,為了能夠對我一點支持。我相當的感動了,第一個浪費時間,誰願看廣告?第二浪費金錢,中國的上網是有費用的,不像美國無限上網的。真的很感動!有這樣讓人感激的中國網民群體,滕彪律師你就可以一桿子打翻,說他們是三呼萬歲,是跪舔郭文貴?你太惡毒了吧!這個心態太不正常、太不健康了吧!滕彪律師,你怎麼可以下這樣的狠心整個否定這些個網民呢?用那麼惡劣的詞句叫跪舔郭文貴呢?可以原諒嗎?不應該批評嗎?為什麼我花這麼多時間批評你?實在是令我憤怒!

 

第九,對郭文貴的中共判決書式攻擊

而且朋友們,你們看看滕彪那12691個字的大批判郭文貴的文章。他對郭文貴定性啦,說郭文貴對那幾個女星是污蔑、誹謗。那完全沒有經過法庭審判,連共產黨那個假法庭都沒有審判過,滕彪怎麼就可以給郭文貴定性了呢?怎麼就可以說哪個幾個女星被誹謗了呢?你的證據在哪裡?

 

而且用的那些詞彙,你們看一看,像不像共產黨文革時的大字報?像不像共產黨法庭的判決詞?這是他的原話,滕彪文章的原話:郭文貴的語言具有很強的煽動性,簡單、誇張、堅定、不容置疑、臉譜化、口號漂亮、情緒飽滿、善於表演。而且還有呢,更嚴重的說郭文貴有六大精神症狀,六大精神疾病。第一個謊言癖;第二個穢語症,什麼穢語?就是說髒話這個症狀;第三個專制人格,對上諂媚,對下壓制。郭文貴挑戰的是王岐山啊,挑戰的是一個政權啊!第四個說郭文貴是自戀型人格障礙,表演型人格障礙,邊緣型人格障礙。三大障礙、六大症狀。還有呢朋友們,下面這是滕彪文章的原話,說郭文貴這些個劣質的人品、劣質的人格:腐敗、荒淫、謊言、酒精、奢侈品、語言暴力,欺騙、殘忍、勢力投機、無知狂妄、貪婪小氣,愚蠢狡猾、無法無天、傲慢驕橫、容易暴躁、容易發怒、囂張跋扈、猥瑣卑劣、下流無恥、兩面三刀、撒謊成性、反復無常、不擇手段、花言巧語!

 

天啊,這不是文革大字報嘛?網民們朋友們你們聽聽,如果共產黨王岐山開的法庭給郭文貴的判決書,不就寫成這個樣子嗎?恐怕共產黨都不好意思吧,不能用這種排比的、抽像的、毫無具體證據的這種指控語言吧?人民日報的總編輯也不好意思用這種語言吧,這就是維權律師滕彪寫的文章。像不像王岐山起草的起訴書?像不像胡舒立起草的起訴書?胡舒立的話都可能不好意思起草這樣內容的起訴書吧?太掉價了吧!讓財新網那些記者編輯都笑話吧!這就是滕彪做的。所以,為什麼我憤怒,怎麼能不憤怒!他八大不擇手段。然後他就說支持郭文貴的這些名人,這些知識分子,這些反共人士,是托兒,是拿錢了,普通網民們是在跪舔郭文貴。——可以接受嗎?這種說法完全不能接受!所以說,你說滕彪在做什麼?該不該批評?完全應該批評他!完全應該反駁他,完全應該痛斥他!

 

第十,滕彪要做名副其實的「亂倫彪」?

當然我能理解,從一個角度,滕彪為什麼花這麼大的力氣,寫了一萬兩千多字的文章,因為郭文貴罵他了,罵他叫「亂倫彪」。郭文貴罵人對不對?我不贊成罵人。但是,問題是你滕彪先罵人在先,你先指控在先,你指控郭文貴亂倫。這是多麼嚴重的指控啊,朋友們!共產黨對郭文貴的19項刑事罪名都沒有亂倫,你滕彪的證據在哪裡?你給我拿出證據!你沒有證據嘛!你不僅侮辱了,嚴重侮辱了郭文貴先生本人,還侮辱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兒,他的兒子,他的家人,他的親屬,他的哥哥,這是嚴重的污辱啊!你怎麼可以隨便指控別人亂倫!今天,如果共產黨的報紙,如果一堆五毛說你滕彪亂倫了,你有妻子,兩個女兒,你接受嗎?你的女兒接受嗎?你的妻子接受嗎?會非常的極端的憤怒嘛!那個憤怒是正常的!怎麼可以?你滕彪怎麼可以指控郭文貴亂倫?是你首先不僅罵人,而且是嚴重的指控!所以郭文貴才反過來罵你「亂倫彪」,是這個問題嘛。

 

通過滕彪這篇文章我倒覺得滕彪真是一個「亂倫彪」!他不是一個生理上的亂倫,而是一個思想的亂倫!價值的亂倫!方法的亂倫!邏輯的亂倫!

 

第一個,滕彪是反共人士,反共人士引述中國共產黨的報紙,共產黨的宣傳喉舌資料,來攻擊一個挑戰共產黨盜國賊政權的人。——這個是不是價值的混亂?價值的亂倫?思想的亂倫?是不是?

 

第二個,滕彪是公開、明確地支持台灣獨立,支持台灣人民有選擇權利的人,是懂得台灣藍綠統獨問題的人,你居然引用台灣統派報紙上的東西來攻擊郭文貴,這是不是一個手段的亂倫?想法的亂倫?

 

第三個,滕彪作為律師,他是清楚法律的12字原則,「證據第一,無罪推定,程序正義」。那麼你今天沒有自己的獨立調查,你用香港的那個八卦小報,你用那些沒有名字的、面目不清的、甚至可能是五毛網民的東西來攻擊郭文貴。——你是不是價值的亂倫,手段的亂倫!是不是?

 

中國有句出名的古語,叫做「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今天我看完滕彪這篇長文,我的一個感覺,一個認知就是,滕彪搬起亂倫砸了自己的頭,把自己的頭砸壞了。頭腦亂套了,思維亂倫了,價值亂倫了,手法亂倫了,邏輯亂倫了。滕彪這篇文章,滕彪這八個不擇手段,等於向人們展示了,他就想做一個名副其實的「亂倫彪」!


謝謝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2017年11月7日視頻  https://youtu.be/49OuK2g-NRY  的文字稿,《推特黨》籌委會聽打組整理,運載推特黨網站:https://twitter.com/tearwallparty 原題:滕彪八個不擇手段詆毀郭文貴,要做名副其實的「亂倫彪」?(文字稿)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