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光天化日之下驅離街友,中華民國門面之下的人權剝奪】#自由台灣黨青年
【光天化日之下驅離街友,中華民國門面之下的人權剝奪】#自由台灣黨青年

自由台灣黨

[Free Taiwan News]於2017-11-13 06:11:11上傳[]

 

【光天化日之下驅離街友,中華民國門面之下的人權剝奪】
#自由台灣黨青年智庫專欄




日前台北火車站公告,配合市政府規定,為提升國家門面和台北市形象,11月13日起嚴禁白天在車站周邊屋簷堆放行李,否則站務人員將搬到東邊垃圾場旁堆放。雖然上週六(11/11)時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表示台北車站已經同意,若街友將行李物品放置在名義上由社會局所提供、但是上面卻印著旺中集團蔡衍明名字的行李袋,並統一放置北車南門牆面,即不予清運。
 
然而由於時間過短且消息並未完全流通,自昨日止仍然有許多街友的行李並未獲得妥善包裝,將於今日遭到清運。
 
今日(11/13)稍早自由台灣黨及公投盟青年夥伴前往台北火車站聲援民眾所發起的Khǹg tī chia bē-tàng nih(放佇這袂當nih)活動,由於今日台北火車站表定的清運時間是上午9:00,已經是許多街友上工的時間(有些街友即使無家可歸,依然必須透過工作才能謀生),因此車站周圍的行李幾乎都處於不設防的狀態,持續遭到車站外包清潔公司的移置。
 
上午現場僅有台灣人權促進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當代漂泊反迫遷連線Taiwan Alliance of Anti-Forced Eviction等人權團體以及北鳥:歌唱革命自由台灣黨 Free Taiwan Party的少數夥伴前往關心,在車站公務人員、警察人員、及外包廠商的優勢人數執法之下,我們只能針對超出公告內容的執行進行抗議,而無法對公告明定的清運範圍有太多干擾動作。
 
執法的表面雖然看似依法行政,但其實仍舊充滿許多惡質的瑕疵必須被社會大眾檢視。例如遭到清運前往車站垃圾場的行李物品原定仍有七天的時間可供街友認領,但是今早在垃圾場卻發生站務人員打算將移置過來的行李物品直接倒入垃圾車的荒謬場面,所幸台權會的朋友及時前往制止才使得行李目前仍被堆置在垃圾場的走廊盡頭,然而我們前往垃圾場之時堆置的行李物品已經所剩無幾,明顯少於從車站四周移置的數量,估計必然有部份物品已經遭到丟棄,接下來的這幾天勢必要有夥伴持續監督站務人員的濫權丟棄以及執法。
 
同時,現場更發生影片中的公務員濫權事件,事情緣由是十點多之時在車站東門,一名身上沒有身份識別但疑似站務人員者在指揮外包人員進行清運且過程相當粗暴,甚至準備移置主人仍在旁邊的行李物品。聲援夥伴們前往抗議他的過當執法,以及請他出示身份證明,並質疑他為何可以在沒有任何身份識別的情況之下進行執法?
 
我們向他說明公務人員的強制性公權力常常伴隨著壓迫結構弱勢者的人權,因此每個公務員的執法行為都應該受到監督,不能用個資法的片面解釋來含糊帶過相對應該承擔的政治及法律責任。結果該名站務人員卻如同世大運閉幕典禮之時粗暴扛走僅僅手舉TAIWAN布條之民眾的黑衣人一般,顢頇的表示「我是路人甲」、「路人為什麼不能執法」、「你有意見嗎?」、「你去報警啊」,單從這個片段就可以讓人深刻感受到中華民國公務體系在面對上層交代的國家門面清理任務之時是多麼無視社會監督機制的運作,以及台灣人民應當享有的法治在中華民國體制的運作之下究竟有多失能才會導致這樣無視人權的鬧劇一再發生。
 
我們都知道,街友的問題是整個資本主義以及殖民體制的結構性壓迫的問題,執意透過警察及末端公務人員來執法清理只會造成更大的社會安全網死角以及更大的社會風險再轉嫁給所有人民,並且加深公務員霸權心態所導致的法治持續失能。這些街友當中有多少人是因為遭受到土地徵收的迫遷以及財團的惡意資遣?有多少人是黨國經濟犯遂行違法掏空以及股市套殺之下的受害者?這些人原本都跟我們一樣是平凡度日的勞動或小資階級,沒有人會自願選擇過漂泊的生活,然而在掌權的既得利益者們永遠不會受到制裁的合法剝削之下,他們只會被貼上缺乏競爭力的標籤,在國家門面的包袱之下被當成沒有產值的垃圾從這個社會清除掉。
 
如同Khǹg tī chia bē-tàng nih(放佇這袂當nih)活動頁裡面所說的,古蹟比不上炒地的佣金所以會自燃、人民比不上財團的政治獻金所以被犧牲,所有對中華民國來說沒有利益的人就只能被除掉,或者只能選擇成為這個體制運作之下沒有主體性的棋子,大半輩子都在為土地金權之下被規定好的房地產貸款賣命,替土地掮客及銀行及老闆的財務報表超時加班。為了安身立命而買房只能找財團,連放棄了遮風避雨選擇當街友也必須要使用這些黨國買辦所提供的愛心行李袋。從今天在現場所看到的,相較於講著字正腔圓華語的執法人員,絕大多數被驅趕的街友都是在華國社會當中相對沒有文化資本的台語使用者,這不是單純缺乏競爭力的個案,這是完全沒有懸念的國族階級壓迫。
 
住宅、社會安全網、經濟剝削、族群壓迫,這些結構性壓迫都顯而易見但又被視而不見的存在我們的生活當中,街友的存在已經是罪業末端的不自由選擇,如果這個社會依然只會如同如同黨國一般的動用警察來排除,我們即可確定即使經過表面的政黨輪替,台灣社會依然被殖民體制所壟罩。表面的選舉以及民主程序只是統治者的治理術,沒有經過階級破除以及成為共同體的社會,我們永遠無法擁有一個自由的新國家。
 
這次的執法排除尚未結束,我們會持續關注這個事件。我們自始認為街友的問題是整體社會結構的問題,不應該透過單一公部門的行政法規即強行排除,台北市長柯文哲從選舉前的改變成真口號到如今的威權人格顯露,我們早已不認為他是能夠解決社會結構問題的政治代表。然而民進黨身為完全執政的政黨,如果當初在打著點亮台灣的口號之下取得政權,我們在此呼籲貴黨內的良心人士對此做出表態,要求行政部門加強監督台北市政府的濫權執法,要求立法部門研擬針對鐵路局的執行罰則,切勿如法炮製黨國殖民的警察統治,切勿持續向保守價值觀以及既得利益者的意識形態妥協。中國國民黨坐擁黨產但仍然不敵人民覺醒而失去政權的過程殷鑑不遠,民進黨仗著改革的身分取得政權,在沒有龐大黨國系統支持的情況之下,究竟要選擇與勞苦大眾站在一起的群眾路線抑或是複製中國國民黨的殖民思維,我們認為不難判斷,全台灣人民也在等著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