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我反对-Jean Valjean
我反对-Jean Valjean

[轉載自:China Perspective]

[Jean Valjean]於2018-03-17 20:03:03上傳[]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9874






中國審查反對修憲之聲,民眾內部異議萌動
 
作者:STEVEN LEE MYERS, 赫海威




北京——本週,在人民大會堂恢宏的會議廳裡,中國立法機構的代表們一個又一個地對可能延長習近平主席任期的修憲質疑置之不理。

“我認為人們對它過度解讀了,”58同城的首席執行官姚勁波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開幕當天表示。 58同城是一個類似Craigslist的消費者網站。姚勁波與所有願意接受記者採訪的人一樣,信誓旦旦地支持習近平的行動。

“一定要相信黨,”他呼籲道,“相信黨的智慧。”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讚同。


儘管精心組織了公眾對提議的修憲表示支持,但表示異議的聲音仍在不斷出現。至少目前,它們是零星的,而且顯然是自發的,形成了微弱的隆隆聲。它們代表著內部不滿的萌芽——即使還不是公然反對,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可能累積。

通過迅速而狡詐的操縱,習近平將確保對憲法的修改能在定於週日舉行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投票中通過。這項修改將廢除自1982年以來實行的一項規定,也就是,中國國家主席最多只能擔任兩個五年任期。

反對派的怨言表明,習近平和他的下屬還沒有把這個想法完全灌輸給更廣泛的公眾,甚至沒做太多解釋。

官方媒體沒有討論這個問題,而是把它當作例行公事。當被問及修憲時,有幾位人大代表也是這種態度週一,上海的一家餐廳播放著習近平的講話。 ASSOCIATED PRESS

與此同時,審查人員和執法者在加班工作,消滅公眾的批評,確保​​沒有任何陰雲籠罩這次盛會。大會將一直持續到3月20日,這期間習近平會發表一次講話。

據人權活動人士稱,最近幾天,一些公開嘲笑或批評習近平計劃的人遭到了拘留或審問。

據中國中部城市武漢的活動人士黃芳梅的朋友們稱,她於本月被拘留,目前仍在押。她幫助製作了一段視頻,視頻中的一群人一邊喊著“請注意,倒車”,一邊將一個坐在椅子上的人往後拉。黃芳梅的朋友們表示,這段視頻寓意習近平的舉動會讓中國在歷史中倒退。

”當局不得不拘捕、噤聲和審查批評習近平鞏固權利的人,以此來描繪一幅公眾支持的表象。”活動組織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Defenders)的研究員法蘭茜(Frances Eve)表示。 “習近平努力將自己鞏固為中國的國家核心,嘲諷或開他玩笑的公民可能面臨進一步的騷擾和拘留。

在湖南冷水江市,當地的司法局下令律師和律師事務所收口,反對修憲會被吊銷執業資格。

這封信首先被《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Journal)報導,在網上廣泛傳播,根據《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對內容的翻譯,它要求“所有律師事務所和每一名律師高度重視與黨中央保持一致”。該網站同時報導,大學教授被警告不得與學生討論這個問題。

活動人士稱,東部省份安徽的前檢察官沈良慶本週因在社交媒體上批評取消任期限制的決定被短暫拘留。沈良慶長期批評政府,他週三在Twitter上表示已經回到家中。 “電腦手機都被沒收了,”他寫道。 “二十多個小時沒睡覺。”

北京舉行的人大會議所表現出的一致同意的氣氛惹人注目,這也是它尋求傳達的氣氛,表面上它是一個議政機構,其實投票結果罕有不確定的時候。

“中國最怕的就是國家分裂,”一位名叫呂彩霞的人大代表在本週進入人民大會堂時 她說,修憲有利於國家的穩定。 “國家的統一和黨的統治是中國的特色。”

人大代表的正統觀點,以及人民大會堂內部那些拎著滅火器齊步走的工作人員所呈現出的經過精心設計、嚴格規劃的宣傳,令共產黨暴露在獨裁制度下的異見分子通常最後訴諸的手段— —幽默之下。

在社交媒體和聊天應用微信上,一個暱稱小楊(音)的人發布了一則人大代表用陳詞濫調回答一名BBC記者提問的視頻截圖,該記者提的問題是關於此次代表大會和即將發生的修憲。一位代表告訴這個名叫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的記者,修憲“展示了中國的民主”。

“Damn right(太他媽對了),”這位作者在很快就被刪除的帖子裡寫道。 “這個回答再上一個新高度,這一切當然是對我們國家民主的最佳詮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萬歲!”

在周四國際婦女節的前一天,清華大學的學生掛起了一個慶祝非官方的女生節的橫幅,上面拿任期限制問題開起了玩笑。

“愛你沒有限期,”一個橫幅寫道。 “如果有,那就把它刪掉。”這些橫幅被迅速取下,而最早發布它的在線問答論壇知乎刪除了這條帖子。

一位匿名作者的詩在社交媒體和中國分析人士之間廣為流傳。它的標題是《我反對》,雖然它寫於公佈修憲之前,這首詩顯然觸動了許多人在當今中國共有的感受。 《遺典》(China Heritage)的主編白傑明(Geremie R. Barmé)翻譯並張貼了這首詩。它的結尾是:

反對世界的喧囂

反對故作鎮定

反對自封的真理

反對赤裸的愚蠢

反對被承諾的明天

我只想你們和我一起大聲說

我反對==========================================================



STEVEN LEE MYERS, 赫海威: 中国审查反对修宪之声,民众内部异议萌动 - 纵览中国

北京——本周,在人民大会堂恢宏的会议厅里,中国立法机构的代表们一个又一个地对可能延长习近平主席任期的修宪质疑置之不理。

“我认为人们对它过度解读了,”58同城的首席执行官姚劲波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当天表示。58同城是一个类似Craigslist的消费者网站。姚劲波与所有愿意接受记者采访的人一样,信誓旦旦地支持习近平的行动。

“一定要相信党,”他呼吁道,“相信党的智慧。”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赞同。

尽管精心组织了公众对提议的修宪表示支持,但表示异议的声音仍在不断出现。至少目前,它们是零星的,而且显然是自发的,形成了微弱的隆隆声。它们代表着内部不满的萌芽——即使还不是公然反对,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可能累积。

通过迅速而狡诈的操纵,习近平将确保对宪法的修改能在定于周日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投票中通过。这项修改将废除自1982年以来实行的一项规定,也就是,中国国家主席最多只能担任两个五年任期。

反对派的怨言表明,习近平和他的下属还没有把这个想法完全灌输给更广泛的公众,甚至没做太多解释。

官方媒体没有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把它当作例行公事。当被问及修宪时,有几位人大代表也是这种态度。

周一,上海的一家餐厅播放着习近平的讲话。 ASSOCIATED PRESS

与此同时,审查人员和执法者在加班工作,消灭公众的批评,确保没有任何阴云笼罩这次盛会。大会将一直持续到3月20日,这期间习近平会发表一次讲话。

据人权活动人士称,最近几天,一些公开嘲笑或批评习近平计划的人遭到了拘留或审问。

据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的活动人士黄芳梅的朋友们称,她于本月被拘留,目前仍在押。她帮助制作了一段视频,视频中的一群人一边喊着“请注意,倒车”,一边将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往后拉。黄芳梅的朋友们表示,这段视频寓意习近平的举动会让中国在历史中倒退。

”当局不得不拘捕、噤声和审查批评习近平巩固权利的人,以此来描绘一幅公众支持的表象。”活动组织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的研究员法兰茜(Frances Eve)表示。“习近平努力将自己巩固为中国的国家核心,嘲讽或开他玩笑的公民可能面临进一步的骚扰和拘留。”

在湖南冷水江市,当地的司法局下令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收口,反对修宪会被吊销执业资格。

这封信首先被《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在网上广泛传播,根据《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对内容的翻译,它要求“所有律师事务所和每一名律师高度重视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该网站同时报道,大学教授被警告不得与学生讨论这个问题。

活动人士称,东部省份安徽的前检察官沈良庆本周因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取消任期限制的决定被短暂拘留。沈良庆长期批评政府,他周三在Twitter上表示已经回到家中。“电脑手机都被没收了,”他写道。“二十多个小时没睡觉。”

北京举行的人大会议所表现出的一致同意的气氛惹人注目,这也是它寻求传达的气氛,表面上它是一个议政机构,其实投票结果罕有不确定的时候。

“中国最怕的就是国家分裂,”一位名叫吕彩霞的人大代表在本周进入人民大会堂时说。

她说,修宪有利于国家的稳定。“国家的统一和党的统治是中国的特色。”

人大代表的正统观点,以及人民大会堂内部那些拎着灭火器齐步走的工作人员所呈现出的经过精心设计、严格规划的宣传,令共产党暴露在独裁制度下的异见分子通常最后诉诸的手段——幽默之下。

在社交媒体和聊天应用微信上,一个昵称小杨(音)的人发布了一则人大代表用陈词滥调回答一名BBC记者提问的视频截图,该记者提的问题是关于此次代表大会和即将发生的修宪。一位代表告诉这个名叫麦笛文(Stephen McDonell)的记者,修宪“展示了中国的民主”。

“Damn right(太他妈对了),”这位作者在很快就被删除的帖子里写道。“这个回答再上一个新高度,这一切当然是对我们国家民主的最佳诠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万岁!”

在周四国际妇女节的前一天,清华大学的学生挂起了一个庆祝非官方的女生节的横幅,上面拿任期限制问题开起了玩笑。

“爱你没有限期,”一个横幅写道。“如果有,那就把它删掉。”这些横幅被迅速取下,而最早发布它的在线问答论坛知乎删除了这条帖子

一位匿名作者的诗在社交媒体和中国分析人士之间广为流传。它的标题是《我反对》,虽然它写于公布修宪之前,这首诗显然触动了许多人在当今中国共有的感受。《遗典》(China Heritage)的主编白杰明(Geremie R. Barmé)翻译并张贴了这首诗。它的结尾是:

反对世界的喧嚣

反对故作镇定

反对自封的真理

反对赤裸的愚蠢

反对被承诺的明天

我只想你们和我一起大声说

我反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