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 遊波利維亞銀礦山城Potosi. -
遊波利維亞銀礦山城Potosi. -

林長裕]

[Tuber]於2018-06-06 06:06:06上傳[]

 


 

 遊波利維亞銀礦山城Potosi.     -  林長裕

  從海拔兩千八百公尺的副都Sucre到四千公尺高人口十一萬多的銀礦小山城,路程雖然只有一百多公里,班次稀少的公車,單程就要三個多小時,全程都是彎曲的土石路,為了舒服一點,我們決定包一輛出租車,預計兩個鐘頭左右可以到達。眼看著滿街都是老舊車子,特別拜託代為接洽的旅館人員,一定要找一輛新一點的車,結果還是來了一輛老爺車,司機卻是很年輕的原住民小伙子,我們只得硬著頭皮上路。
  老舊的車子配上年輕的司機,奔馳在那高山沙漠中,讓我回想起十七八年前橫越埃及沙漠的情境,同樣的三個人,那時是五十出頭,現在已近七十,同樣是二三十年的老車子,這次是一個年輕司機,那次是個老司機,同様是沙漠,埃及是平原沙質沙漠,這𥚃是高山岩石沙漠。這種路況和車況,由一個小伙子開車,危險性是相當高的,我們這個小小自由行團隊,向來都不適合帶伴參加,如此才能隨性自在,不排除有些冒險性的安排。這樣的行程,往往有意外的收穫,司機是個道地的原住民,憨厚老實話不多,就近接觸更能體會他們的原始純樸的本質。
半路上車輪爆胎,必須找到修理店補胎,有機會接觸到居住在荒郊野外原住民,看到他們互相之間似冷漠卻又像親切的互動關係,非常有趣。
  乘坐這樣的老車,不曉得擔心,豈不是白活到這個年紀,但是即坐之則安之,三個人一路上享受那特別的高山原風光。突然車子有點異常,遙擺一段距離後停在路旁,原來左後輪爆胎了,下車一看,那輪胎表面已經磨損得光滑毫無紋路,司機取出備胎,很快就換好了。但是那備胎比換下來的輪子更老舊情況更差,必須趕快換掉。司機一上路就急著要找修胎店,我也開始心驚膽跳,一生從未坐過情況這麼危險的車子。
  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路上,車子還是快速前進,終於路旁有幾間小木屋,司機説那裡有一個人會修輪胎。其中一間是個小雜貨店,沒有看到任何人,也沒有看到修輪胎店,雜貨店老闆說修輪胎的不在,只得繼續上路。又開了好長一段路,有一處稀稀落落住著幾戶人家的地方,路邊有一家有鐵皮屋頂,還有較寛的停車場,很像一個修車的地方。結果只有一個人獨自在那裡油漆著一件家俱,只説了一句修輪胎的不在,讓人不解的是,現場看不到任何工具與設備,司機找到了一隻十字鎬,開始土法煉鋼,試圖解脫橡膠胎,沒有專用機具,那真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小伙子搞得滿頭大汗,我也站上去,幫忙將橡皮胎往下壓,搞了約半個小時徒勞無功。
  後來有一個年輕人從附近有幾戶住家處慢吞吞地走過來,也沒有打招呼,用同樣的簡單工具,很快就把輪子補好了,但是問題來了,輪子太舊了,不夠強力的空氣壓縮機無法讓橡皮胎的邊緣爆開貼緊鋼圈。這時,他們上演了一場驚險的魔術表演,從汽車油箱抽出少許汽油,倒入輪胎被人內,然後點火,油氣爆,碰然一聲輪胎修好了。大家拍手歡呼,開心上路。
  旅途中能有機會如此接地氣,親身體驗原住民們的互動關係,他們無聲勝有聲的自然交流互動,把熱情親切表現在冷漠隨和中。在炎熱的非洲沙漠中和嚴寒的北極冰天雪地中的少數民族,好像也有相同的屬性。同時又看到了在完全沒有資源的環境中,用最原始的方式,排除萬難,譲滿街破舊的車輛,仍然繼續服務社會。只有這種有點冒險精神的自助旅行,才有機會做如此深刻的體會吧?
  Potosí類似北台灣因為金礦開採而建立的小鎮金山,不同的是這𥚃生產的是銀礦,礦業、小鎮的歴史和規模卻不可同日而語,到目前為止還有兩百個礦坑在採礦。銀礦山Cerró Rico形狀優雅,很像日本的富士山,Potosí就在附近的山坡上,從小鎮望過去,風景如畫,這𥚃已經發展成一個觀光旅遊勝地,阿山早就預訂了礦山的參觀行程。司機兼導遊是一位約三十五歲混雜著歐洲人血統的體面青年,一輛全新的Toyota九人座小巴士,是這趟旅程看到的最新最華麗的交通工具,可以聯想到這是一個非常熱門獲利豐富的旅遊景點。
  阿山在網路上預訂行程時,有一個特殊的規定,入礦坑前每位遊客,必須在附近的雜貨店買一份禮物,我們感到非常好奇,要買什麼東西?買多少才不會失禮?充滿疑惑。車子在路邊停車,三個人跟著導遊下車,街道旁邊有一個開了大一點的窗口,原來是一個小店鋪,不到兩坪大,架子上放置少數簡單的商品,最醒目的是那唯一的店員,一位道地的原住民中年婦女,長得矮矮圓圓的,臉部又大又圓,鮮豔色彩的原住民服裝,連頭巾也很亮眼,在窗框中成為一副特殊美麗的畫面,在窗枱上放著好幾包制式的「禮物」每包約美金五元。我們照相付錢,各自拿著一包禮物,很快完成任務。好奇地迫不急待地打開包包,兩瓶橘黃色的人工橘子汁汽水,一瓶高濃度的白酒,一包可可樹的葉子(製造高濃度可可因毒品的原料)。參觀完礦坑,經過導遊詳細的解說,了解了這一包禮物,竟然可以關聯到好幾個世紀,好幾百萬人在人世間最悲慘的故事。
  到了礦坑囗附近,導遊教我們穿戴車上預備的全套裝備,除了一套很特別的橡膠服外,頭盔、照明燈和長管塑膠鞋,全套礦工的裝備。坑口外一堆堆黑色的原礦,好多機器與大型卡車將礦砂載到提鍊工廠去。導遊和管理員打個招呼走入洞口,走沒有幾步,立刻變成漆黑一片,地上有兩條枱車軌道,大家打開頭上的燈,跟著導遊漁貫而行,偶爾會有三兩個礦工,推著裝滿礦砂的枱車快速通過,我們必須警覺地靠緊牆壁譲路,這時導遊會把我們帶來的禮物,分別送給他們。
  我們延著這個枱車軌道走了將近三百多公尺就到達盡頭,軌道是平坦的,路邊有幾處垂直往下的坑洞,才是通往礦工挖礦實際操作的場所,挖好的礦砂,一桶桶用電動吊車吊上鐵路旁,裝上枱車由人工推出,這一趟旅程應該包括下到礦坑㡳下去參觀實際情況,在宣傳照片上,觀光客都弄到全身汚黑的,我們年紀太大了,三個人的平均體力也不勝負擔,導遊也樂得輕鬆,就省下了那剌激的部分。
  一路上,在岩石壁上,導遊指出明顯含有銀礦的紋路,還有一些少量珍貴的稀有金屬礦,難怪稱為富庶山峯。在鐵道終點處,有一個稍微寬大一些的地方,用一些很簡單很原始的材料,用紙漿塑成頭及手腳等主要架構,再用五彩的紙的鬼神,面目猙獰更甚於台灣廟宇的門神,坐姿的神像被裝飾像西方萬聖節最精彩的鬼,下體還裝了一支約三十五公分長的陽具。
  在這暗無天日,潮濕寒冷,滿地泥濘有如地獄的環境中,一大群男礦工,在那裡從事最危險又純靠體力的勞動,這麼苦命的人,慈祥的上帝與美麗的天堂,應該是他們無法想像,更無從感應的境界。他們只得從和自己命運類似的孤魂野鬼(好兄弟)得到精神的寄託,長期待在那只有男人的工作環境中,對於異性的慾求會更為激烈,幫好兄弟裝置一支強壯的陽具,舒發了他們心中的鬱悶。
  響導年輕時,曾經在礦坑內工作過,由他生動的描述,更印證了阿山在網路資訊中的故事,這個建造於十五世紀西班牙殖民時期的銀礦山城,在十六七世紀時,是最大的盛產期,有一説法是所生產的白銀,足以從礦山建造一座橋樑直通西班牙,又説當時的Potosí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城市,那當然都只是形容的説法。但是從小山城所遺留下來的古蹟建築,可以印證當地是非常興盛的城市。
  另一個傳說是,為了銀礦的開採,前後共犠牲八百萬個礦工,看過礦坑現場,又聽到導遊和阿山説的故事,這倒可能是真實的數據。因為礦工的工作生活環境太差,以前礦工的平均年齡只有三四十歲,幾乎都是奉獻了青春年華就結束生命。歴經兩百多年,或許真的有那麼多礦工將生命耗盡在這座礦山中。
  在挖礦最興盛時期,西方班牙人從非洲引入大量奴工,從熱帶地區轉到這四千公尺高山的寒冷地帶,並且工作在在環境極為不利的礦坑中,根據阿山的敘述,黑人奴工往往一次入坑,就晝夜不分,好幾個月甚至半年才出來休息或是就醫,當他們出坑時,眼睛已經完全不能適應正常光線,必須矇著眼睛一段時間。現在的礦工,當然不可能再有相同情況,但是礦坑內的環境和純體力的工作性質仍然是類似的,從遊客被要求必送禮物的內容,就可以推測礦工身心受到多麼嚴重的耗損。
  因為波國大部分地區都在三四千公尺的高山上,可以減輕高山病症狀的可可樹葉,到處都有賣在中央市場內,有一個約有半個籃球場大的場地,滿滿地都是約1.2公尺高與寛的圆形大帆布袋,全部都裝滿了可可葉,我忘了請教,那些葉子是不是有很多不同種類。光是看那麼大的數量,就足以證明其消費市場的規模之大。兼司機的導遊,一路上嘴動個不停,原來他坐位旁邊放置一包可可葉,他説不吃就會沒有精神。礦工每個人都上癮,業主曾經一度因為健康因素禁止食用,結果銀礦產量大幅下降,不得不恢復。
  毒品可可因是可可葉提煉濃縮而成,服用大量的可可樹葉,等同服用毒品,會興𡚒也會上癮,在興奮的狀態下長時間做苦工,當然要補充熱量,那高龍濃度的橘子汽水,就是糖水,再加上酒精的刺激,用現代人養生的一搬常識,大量使用這些食物,肝臟、腎臟功能特別受損之外,心血管腦神經及整個身體健康都會受到嚴重的殘害,這些礦工事實上是在消耗他們的生命,用健康為礦業公司老闆賺取財富,難怪都是英年辭世。
  人世間竟然存在著如此悲慘的場景,傳說中非洲的血鑽石、緬甸的血玉等等,也都是為了滿足部份人的慾望,卻犠性了許多人的寶貴生命。旅遊途中美麗的風景可以怡心養心性,而地理景觀背後的人文故事,往往也是非常精彩豐富。這一趟Potosí之旅,如果除去了解這些歷史故事,就太淺薄平凡了。
  因為導遊服務親切又熱心,那輛小型巴士又太舒服了,談好價錢,隔天早上就搭乘那巴士,前往謎様的天空之鏡——鹽之都Uyuni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