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政經看民視】葉俊榮暗保管中閔 吳佩蓉是政治白痴
【政經看民視】葉俊榮暗保管中閔 吳佩蓉是政治白痴

[轉載自:政經看民視]

[taiwanus.net]於2018-09-13 19:09:31上傳[]

 



促轉會決設專案小組調查 張天欽指遭扭曲

 

《自由時報》2018-09-12 20:29

                                                          

〔記者李欣芳/台北報導〕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8月召開內部會議點名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並說「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這份會議紀錄的錄音昨被曝光,張天欽已請辭獲准。當天負責錄音的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在促轉會內部群組中坦承她就是洩漏開會內容的人,當重聽錄音時曾聽得「氣到發抖!」據透露,為釐清外界疑慮,促轉會決定成立專案小組調查。

促轉會將在明天開會會商,包括是否引進外界公正人士參與調查。

對於媒體報導指張天欽淪為選戰打手,張天欽今天2度發聲明說,他在非正式的內部會議被錄音爆料,內容遭扭曲,他感到不解與遺憾。為了不傷害促轉會,並化解爭議,他已經請辭。

張天欽表示,對此事引發社會爭議和紛擾,他至感歉意。為了不傷害促轉會,並化解爭議和對立,他已經向主委黃煌雄請辭,並盼轉型正義的討論能回歸制度面,勿繼續因此案模糊焦點。

張天欽還原遭秘密錄音爆料的談話內容與場景表示,當天是在聊東歐前共產國家「除垢法」(lustration law),這是將近100個曾經或正在進行中轉型正義國家的「人事清查制度」。

張天欽指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第4條跟第3款也有相同規範,「促轉會應基於相關陳述、調查結果及檔案資料,撰寫調查報告,並規畫人事清查處置及相關救濟程序。」這次內部意見交換,是廣泛地綜合討論制度問題。

張天欽表示,「除垢法」或所謂的「人事清查制度」,是國際上處理轉型正義的常用機制,主要是針對現在或未來可能擔任高階行政職位者進行身分清查,關鍵概念是在威權時期擔任過「被質疑的位置」的人,在轉型為民主政體後,一段時間內不可擔任「被保護的位置」職位。

張天欽說,當天討論人事清查制度時,確有檢視許多政治受難者,包括鄭南榕等威權時代異議民主人士逮捕工作,當時情治人員受命如何執行業務,卻造成罹難遺憾等種種情事。

他表示,當時在討論中,大家都深知碰觸此議題,必遭反撲、汙名,所以大家覺得應參考國際處理案例文獻。同時,與會人員從不同的角度、輿情時事,綜合分析推動「除垢法」等轉型正義工作,會遭遇的阻力與助力。

 


張天欽請辭下台 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坦承洩漏消息

 

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今天爆出內部會議上,直接點名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並說「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遭批淪為政黨打手。今天張天欽已請辭,促轉會副研究員吳佩蓉今天在促轉會內部群組中坦承,她就是洩漏促轉會開會內容的人。

吳佩蓉今天在促轉會內部群組內爆料,稱促轉會開會消息的內容是她提供給週刊。她提到對於張天欽的看法,認為張天欽是掌握行政資源和話語權的高官,意圖操作此議題,以不正義的手段去對付類似侯這樣角色的人,「真的深化鞏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嗎?台灣的民主發展,有必要去學習東歐共產國家轉型正義的做法嗎?」

吳佩蓉批評,張天欽做法向來妄為,除下令要同仁研讀文獻或資料,在沒有任何周延準備下便對外發布,還將出國考察的目的與除垢法綁在一起,遂行其個人意志。吳進一步說,因為張是發言人身份,加上他自認為媒體關係良好,一再故技重施,丟出他想放出的消息,卻嚴重干擾促轉會的正常運作。

她認為,「假正義之名去推動不適當的法令,甚至是最高等級的惡法,那絕非台灣社會所樂見」並表示自己將離開促轉會的工作,為自己的做法向促轉會同仁道歉。自由時報0912

全文如下:

我,就是洩漏消息的那個人,對不起.

在寫這篇長文之前,我想先向促轉會三個多月來在崗位上辛苦工作的同仁深深致歉,辜負您們的信任,是我做這件事,最大的遺憾.

認識我的朋友,可能對我這麼做並不感到意外,但此刻應該全會想拿起手邊各種物品砸向我的,很抱歉,因有我這樣的損友而令您們難過,更是我最大的遺憾.

承諾不承認是我做的,要努力掩飾,嚴重違背了我的意志.因為第一時間,我就想自己說明緣由.而我也猜到,新聞的當事者,會以各種理由質疑新聞內容的真偽,試圖掩飾他當日所言.

坦白說,對於那天的談話內容,我記得的部分很少,因為當日心裡牽掛另一件事,忐忑不安,在轉貼出侯友宜的新聞到群組後,我被叫喚到張天欽副主委的辦公室一起開會.但當時,我並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意識到自己無法專注開會,又覺得這場會議有某個與會者,時間會拖得非常漫長,突然想說,乾脆以錄音取代筆記,事後再確認被交辦的事情.

以下是這場事件的緣起.

在24號那週,張天欽副主委上了寶島新聲廣播,原以為不會有任何新聞露出,結果突然冒出人事清查新聞,點閱一看,心想,這個議題有經過內部會議討論嗎?但對於張天欽這幾個月習慣對外放話炒作新聞,早已見怪不怪.當下只是擔心,在立院開議後,會不會對預算造成影響,未做他想.

24號會議開始,張天欽突然冒出:後遺症出來了.當時並不了解他想表達什麼,於是問他,為何在廣播會說出人事清查,張說他是脫稿演出,然而從對他的認識,我猜測他應該早有準備,故意在受訪時放出新聞.

果然,在會議中,他授意其他同仁繼續搜集相關資料,而他對於侯友宜在威權時代的角色,從過去希望侯能夠認錯,轉而變成希望透過除垢,讓侯得到應有的懲罰.

對於國民黨對待異議份子,特別是黑名單人士返台後遭受的非人性對待,從小就對此事深惡痛絕,如果侯當年是以如此粗暴手段對待自己的國人,那麼,不論是上級命令或是他自以為可以如此,我都認為他有錯,必須為自己的行為道歉,如果仍堅稱是心中坦蕩蕩,那只能說,這個人的反省能力很有限,不足為取.

張天欽打算拿侯作為力推除垢法的例證,某種程度是站得住腳.但,掌握行政資源和話語權的高官,意圖操作此議題,以不正義的手段去對付類似侯這樣角色的人,真的深化鞏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嗎?

台灣的民主發展,有必要去學習東歐共產國家轉型正義的做法嗎?這是我心中很大的困惑,如果真要推行這個人事清查,我認為前面有個必做的程序,就是完整取得政治檔案,然後進行非常嚴謹的比對,在此前提下,以及取得社會多數共識後,認為有必要推行此法,再去做立法相關準備,或許是更恰當的方式.

但張天欽的做法向來妄為,他下令要同仁研讀文獻或資料,在沒有任何周延準備下便對外發布,後來還將出國考察的目的與除垢法綁在一起,遂行其個人意志.因為他是發言人身份,加上他自認為媒體關係良好,一再故技重施,丟出他想放出的消息,卻嚴重干擾促轉會的正常運作.

24號當晚,我邊吃晚餐邊聽錄音,重新聽到談話內容,我承認當時氣到發抖.台灣邁向民主這條路,有那麼多人為此犧牲奉獻,很多人在這幾年努力監督執政者,重新贏得人民的信任而重返執政,如果坐在高位上的人,卻以這種方式去對待政敵,這是我想要的民主嗎?

看到這裡,也許大家會想痛罵,妳有必要這麼做嗎?難道不能在會內溝通嗎?其實這三個月,我當烏鴉的次數,遠遠超過喜鵲,在24號談話結束時,我記得為了阻止張繼續操作侯的議題,我還故意說,中南部水災很嚴重,不要在這個時候處理新聞.沒想到,隔了兩天,報紙又登出侯友宜當年使用催淚瓦斯對待盧修一的新聞.

我明白,一旦張天欽準備這麼做,以他的威勢,加上其宣稱黨政關係良好的背景,會內很難有人可以擋下,阻止張繼續妄為.因此,我將錄音轉為文字檔,希望朋友能夠幫忙,將張力推除垢法的議題傳遞出去,讓外界能夠了解,擋下張的意圖.

為了證實所言非假,我交出了手邊的資料以取信於人,同時也刪除了自己手機的存擋.我知道,這些東西流出,從那刻開始,將成為在野黨,特別是國民黨攻擊政府的武器.這種七傷拳的做法,真是蠢到極點.

我真的很蠢,因為我不知道到底可以跟誰說我這兩年的憂慮,我看到身邊許多朋友,不論是操守,理想性和能力,遠勝於在野的國民黨數倍,事實上,國民黨連怎麼監督都不會,抗議場合,早早散場,對他們而言,民眾福祉與監督政府,只是口頭說說.真正的民主,除了政府的行動力和執行力,在野的強力監督也是重要的,但卻見台灣的民主政治,卻日趨失衡.

促轉會今年才設立,並沒有自己的預算,各項經費捉襟見肘,但身為副主委,卻不知以身作則,家財萬貫,且在台北市擁有房舍,卻逕自申請官舍居住,舉凡傢俱家電,幾乎全以本會業務費支付,甚至支使同仁在上班時間到官舍為其打點一切,公私不分,把公務員當作專屬他個人的員工.

於公於私,我認為,這樣的人並不適合擔任如此重要的職務,正義並非如此廉價,或單靠轉型便能達成.如果我們用了不正義的人,以及不正義的手段去推展所謂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無異於請鬼開藥單.

此刻,我知道會內的大家非常憤怒,對於我以不正義的方式揭發此事,我感到羞恥,卻不後悔.讓我難受困窘的是,從昨天至今,我用說謊或不認帳去偽裝我自己做的事情.

我以台灣的民主為榮,我也一直相信,台灣的百姓非常清楚自己作出了選擇,面對中共的打壓,政府的處境愈來愈艱難.

轉型正義的工作當然有其必要性,因為過去有許多人為此付出代價,甚至是犧牲他們寶貴的生命,還他們公道以及名譽,絕對是合理應當的.

如果在野黨拿此事操作,把焦點全放在張天欽試圖影響選情,那我必須說,你們就跟張天欽副主委一模一樣,心裡眼裡都只有政治操作.做這件事,只有很單純的想法,台灣到底適不適合立除垢法,立這個法對於推動民主真的有幫助嗎?真正的威權者,他的陵寢繼續座落在這塊土地之上,而他的後人卻不願意幫先人好好下葬入土為安,繼續坐視台灣社會為了他留下的事物紛擾,而我們只能當個鴕鳥,坐等有一天,這一切會自己解決.

如果,假正義之名去推動不適當的法令,甚至是最高等級的惡法,那絕非台灣社會所樂見.

對於造成如此大的風波和風暴,再次向大家鞠躬道歉.

我知道此時辭去促轉會的工作,都無法彌補我闖下大禍的萬分之一.我想跟從昨晚至今關心我的朋友致歉,我知道從此我必須遠離你們,但希望你們繼續在各種崗位上為台灣努力,很抱歉,無法再跟你們談天說笑或並肩作戰.

謝謝大家看完這封信,我會先貼在群組,以及我個人臉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