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曹長青:為什麼左派演出杯葛大法官的丑劇
曹長青:為什麼左派演出杯葛大法官的丑劇

[原著]

[taiwanus.net]於2018-09-29 02:09:09上傳[]

 



曹長青:為什麼左派演出杯葛大法官的丑劇

 

在我剛來美國第三年的1991年,碰上大法官提名人的湯瑪斯Clarence Thomas)被控性騷擾的國會聽證會,當時是轟動全國的大新聞。我那時英文還不夠好,借助中文媒體了解情況。當時我對美國的兩黨政治也不太了解,比較傾向民主黨;但對那個事件,當時我則完全站在了被共和黨總統老布希提名的湯瑪斯一邊,主要出於一種常識和憤怒:

 

常識是,指控者(黑人女教授)奚爾說是湯瑪斯對她語言性騷擾,有過性暗示等。美國是法治國家,法治原則是無罪推論,先假設人是無罪的,需要檢察官或他人拿出證據。奚爾拿不出來,且自相矛盾:在她指控的湯瑪斯性騷擾事件之後,她還長期繼續跟湯瑪斯交往,兩人關係密切,同去餐館,湯瑪斯到她所在城市開會,她還駕車去機場接待等等。基本邏輯和常識是:既然這個男人「性騷擾」你,你不高興、不願意,就不會再繼續跟他交往。但奚爾一直跟湯瑪斯保持良好的關係,而且湯瑪斯曾在工作方面多次幫助過她。這種情況下指控性騷擾,其可信度令人質疑。

 

令我憤怒的是,如果有性騷擾,為什麼當時不指控?後來也從未提過?直到10年後,湯瑪斯被提名大法官(全美國只有九個!),你就要把這個事關他一生前程的機會毀掉?這不是太缺德、太毒蝎子嗎?在如此關鍵時刻,去壞別人一把!27年過去,我當時的憤怒至今歷歷在目。

 

湯瑪斯說,他經歷的是一場「私刑」。聽證會後,在民主黨佔多數席位的參議院投票,在11名民主黨議員倒戈支持湯瑪斯(兩名共和黨倒戈反對)的情況下,以52對48票的結果,湯瑪斯成為大法官。常識和理性最終戰勝了意識形態和惡毒。

 

沒有想到今天又看到類似的一幕,而且比湯瑪斯那次更狗血,對手更加惡毒!這次指控被提名大法官卡瓦諾的福特(也是女教授),更是拿不出任何實質性證據,更沒有任何佐證、旁證。當年指控湯瑪斯的奚爾,還跟她的指控對象有過同事關係;而這個福特跟卡瓦諾,連同學都不是,也不認識!而且更離譜的是,這件所謂事件發生在36年前!福特15歲,卡瓦諾17歲!

 

性侵、性騷擾當然是應該重視的問題,但是這個叫福特的女人的指控,實在是太過明顯的、為了意識形態而編故事;為了意識形態不惜毀掉別人的名譽、前程和家庭。這不是男人和女人的問題,而是個「事實」和「杜撰」的問題。

 

看這篇文章的讀者,不知有幾個能記住你15歲、17歲的中學時代參加的哪個party?如果真的發生了性侵(福特教授說是「未遂」),為什麼15歲的福特不告訴自己父母?不告訴同學、老師、朋友們?甚至從未去警察局報案?常理該做的她什麼都沒做過!不僅當時沒有,十年內,二十年內,三十年內,都沒有做過!到了卡瓦諾被提名大法官了,她想起來了,36年前被這個男人「性侵未遂」! 

 

而且對這個她所謂被性侵未遂的party,福特提不出具體地點、具體時間(只是說1982年夏天的一個週末),更重要的是,她自己提出的四個證人都在接受參院調查時說:第一,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卡瓦諾「性侵未遂」事件;第二,他們甚至沒有參加過這個所謂的party!自己的「證人」全部都打臉自己,這個福特教授居然還有臉去參議院,在全國電視觀眾面前撒謊。

 

看了這個前後約八個小時的聽證會後,任何一個正常心態的人都會認為卡瓦諾提出的證據非常具說服力: 

 

第一,他少年時代就學父親在日曆上記錄自己的活動。他展示的1982年日曆證明,在他整個夏天的各種活動中根本沒有那次所謂的party,他甚至都不在那個「事發」所在城市。 

 

第二,在福特指控之後,僅一個晚上就有65位當年的同學聯署,證明卡瓦諾人品好,包括對待女性上;另外,有84名曾跟卡瓦諾共過事的女性聯署信件給參院司法委員會,證明卡瓦諾是值得信賴的好人。還有全美律師協會,他曾擔任過教練的球協等,都寫了證明信,站在卡瓦諾一邊!

 

第三,卡瓦諾之前已做過很多年的法官,他有一項全美國記錄:聘用的女助理最多!但從未有過任何女助理提出過卡瓦諾有性騷擾、性別歧視,更不要說性侵!這個聘用女助理最多的「紀錄」也說明卡瓦諾對女性的重視。

 

第四,卡瓦諾曾擔任過女子籃球隊的教練,但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女球手指控過他有不軌或不良行為。

 

如此一目了然憑常識就可判斷的事情,為什麼會拿到全國電視直播的國會聽證會上?因為民主黨為了把對這個大法官的投票表決推遲到中期選舉之後,強烈要求FBI(聯邦調查局)介入。為什麼要推遲?當然是清清楚楚的政治考量: 

 

民主黨指望,在40天後的國會改選中一旦贏回參議院(目前是51對49席,共和黨微弱多數),那就可以阻止卡瓦諾成為大法官,逼迫川普總統再提名他們認為比較溫和、比較中間派,也就是不再是堅定保守主義的大法官。這是這場指控「戰爭」的全部原因,跟什麼性侵、保護女性都沒有關係,是純粹的政治!

 

民主黨的重要幹將、紐約的聯邦參議員舒默,在川普總統提名卡瓦諾20分鐘後就表態說,他要動用一切力量阻止卡瓦諾!左派要杯葛一個他們認為是保守派的人出任大法官!就這麼簡單。

 

整場聽證會,參議院的全部21名司法委員會成員都有機會提問。10名民主黨籍參議員全都拿不出任何有說服力的證據,所以全都打一個問題:要卡瓦諾提出請求,把這個案子交給FBI調查,這樣就可以把國會表決拖到11月6日中期選舉之後;他們一旦拿回參議院,就可把卡瓦諾「卡」掉,他這輩子當大法官的機會就沒了!

 

 FBI所做的就是像今天在國會這種提問,並不會做出結論。既然都已經在全國觀眾面前講得清清楚楚,當然沒必要再找FBI。而且福特教授早在7月份就把指控信交給了參院司委會成員、來自加州的85歲民主黨議員范斯坦(就是不久前被媒體報導,她的前司機被查出是中共線民)。現在民主黨議員們統一口徑,貌似追求正義地提出應交給FBI 調查,但范斯坦拿到這個控告信之後為什麼不立即向參院司委會報告?更不馬上提出交FBI調查?甚至在她(按慣例)向提名人卡瓦諾問話時都刻意隱瞞、隻字不提這個事情?這位參院年齡最大的資深女性參議員為什麼不早早為福特教授「伸張正義」?為什麼把這個信在手裡藏了長達60多天,等到國會長達31小時的聽證結束(之前那個程序聽證)之後,看到再也找不出卡瓦諾任何「問題」之後,才拿出這個指控信來杯葛?如此明明白白的玩政治,卻高舉著保護女性的無比正義的名義,這就是左派最典型的做法。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兩個女人的荒謬指控,其中一個竟然說卡瓦諾是團伙強姦犯,連極左的《紐約時報》都報不下去了。

 

事實上,卡瓦諾過去一路從進入白宮為小布希總統工作,到目前當上聯邦巡迴上訴法庭法官的這二、三十年裡,早已接受過6次FBI的全面調查,這次也接受了參議員們65次問話,回答了1200多個書面問詢。他根本不存在任何躲避FBI調查的問題。而民主黨參議員要求再啟動FBI調查福特教授這個明擺著的編造的故事,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民主黨為何如此瘋狂地阻止卡瓦諾成為大法官?因為目前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中,自由派四名、保守派五名,但要退休由卡瓦諾取代的甘迺迪,雖然是共和黨籍總統提名,被視為保守派,但卻常中間搖擺,有51次左右四比四打平的投票,甘迺迪最後都選擇站在左派那邊。卡瓦諾加入之後,就變成五比四,保守派真正占多數!這是左派非常恐懼的。

 

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佔多數之後會有什麼結果?其一,保障個人擁有槍支權利的憲法第二修正案不會被改變;另外,像川普總統推動的減稅、市場經濟政策等不會被阻擾。在羅斯福時代,這位民主黨左派總統熱衷社會主義,他的智囊甚至認為,墨索里尼領導的意大利應是美國的樣板,意思是國家控制整個經濟,法西斯提出「照顧窮人」的均貧富、政府控制一切的信條,應該成為美國的政策。羅斯福不僅喜歡社會主義,甚至要像納粹德國和意大利一樣,要把全國的鋼鐵廠等都收歸國有(國營化)。最後全靠美國最高法院做出裁決,「鋼鐵業國有化」違憲。因美國憲法主要是保護個人的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把私人擁有的鋼鐵廠收歸國有,就是剝奪個人私有財產,違背憲法!

 

羅斯福無權「解僱」大法官。他最後提出擴大最高法院人數,由九名擴大到15名,這樣他就有6名新法官的提名,國會又是民主黨佔多數席位,就可使最高法院完全掌控在左派手裡。羅斯福這種想法,跟列寧等共產黨有共同左派基礎,就是不顧憲政民主,沒有三權分立,不按規矩,不守規矩。羅斯福死在第四屆總統任期,完全打破了美國開國先賢華盛頓立下的總統只當兩屆的常規。他死後,國會才通過法律,正式限定,總統只可當兩屆。

 

有卡瓦諾這樣的堅持市場經濟、保護私有財產、保護個人權利等理念的大法官,就更可以實現美國憲法的12字根本精神:限制政府權力,保護個人權利。也就是:權力不可私有,財產不可公有。

 

而左派民主黨要做的,就是讓美國闊步走向社會主義,卡瓦諾加入最高法院,就可能使這個步伐慢一點;所以他們要極盡所能阻止卡瓦諾成為大法官。

 

這場聽證會之後,卡瓦諾的命運如何?是像民主黨期待的交給FBI 再調查,拖到中期選舉之後,還是很快交給參議院表決?我的預測是,左派們的夢想會破滅!參院司法委員會今天如表決:結果會是11(共和黨)比10(民主黨);然後提交參議院100名議員表決。51名共和黨議員,很可能全部同意,而且不排除民主黨議員倒戈,支持卡瓦諾。當年湯瑪斯的表決,就有11名民主黨議員倒戈。今天在事實如此明確的情況下,當然應該有民主黨籍參議員相信真實、尊重常識。

 

正如昨天南卡州的葛蘭姆(Lindsey Graham)參議員所說(在聽取了福特教授和卡瓦諾法官兩方的說辭和接受問詢之後),如果共和黨參議員(有兩名可能的動搖票)還給卡瓦諾投反對票的話,那就是給他參政以來所見過的最卑鄙齷齪的事情背書。

 

葛蘭姆期待,尊重常識、有正常心態的參議員都該給卡瓦諾投下支持的一票。我更相信,在經過如此一番煉獄之後,卡瓦諾不僅會通過參議院的票決,成為下一個大法官,而且會成為像湯瑪斯那種更堅定、不動搖的保守派大法官。

 

2018年9月28日凌晨

 

——原載曹長青推特: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