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抹大拉的馬利亞」李席舟長老主日証道4/14/2019
「抹大拉的馬利亞」李席舟長老主日証道4/14/2019

[轉載自:李席舟長老]

[taiwanus]於2019-04-16 11:04:59上傳[]

 

【台灣看天下】 媒體才是第一線戰場文/洪博學 2019-04-11 10:21

德國政府對網路平台傳播假新聞,重罰千萬歐元,新加坡剛通過的網路法案,取締假新聞可以用停止廣告手段,為何台灣政府只是縱容和旁觀?罰個幾十萬,等於是鼓勵這款媒體再度作亂而已。

圖/取自林俊憲臉書(資料照)德國政府對網路平台傳播假新聞,重罰千萬歐元,新加坡剛通過的網路法案,取締假新聞可以用停止廣告手段,為何台灣政府只是縱容和旁觀?罰個幾十萬,等於是鼓勵這款媒體再度作亂而已。圖/取自林俊憲臉書(資料照)1949年,老蔣痛失中國江山,終於知道,「失去心防,失去天下」,來到台灣重建國民黨,才喊出「政治七分,軍事三分」的格言,這是一場痛苦的領悟。今天,老共要侵吞台灣,同樣的媒體戰,同樣這一招,又出來了。

媒體資訊戰,是所有戰爭第一線,對敵方提供假爛訊息,因為,絕大多數閱聽人,具有生活上的惰性,習慣性,有人一輩子看一種報紙,一種電視,一直到死,世界上很多角落,這種人還不算少數,就好像每天起床要刷牙一般,你無法改變這種習慣,久而久之,腦袋就被套牢,因此所謂「反洗腦」運動,必須從接觸不同資訊,學習自己思考,資訊比較開始。不要再陷入「自以為是」的習慣,因為,台灣面臨生死存亡,這是一場敵我鬥爭,中台兩國的媒體戰爭,早已經開始了,我們身處其中,更可能成為失敗一方的受害者。我們必須承認,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哲學家笛卡爾,對待萬事萬物,總是把懷疑放在前面,笛卡爾說,「對待萬物,一開始就是相信,最後就會變成懷疑或悲劇,但是,先開始存疑,最後總會找到正確答案」,笛卡爾被稱為新科學的啟蒙者,他有一句名言,「不要相信魔鬼帶給你的假真理」「詳見,我思故我在」。操作媒體 打擊民心士氣自從去年民進黨敗選,一周後,我在民報揭露「韓天宗教台」陰謀,詳見「無知是通往奴役的道路」,紅色在台代理人,利用電視鎖頻,洗腦的伎倆,成功以媒體干預了台灣民主選舉,文章轉貼報導之後,首先是公民團體發動「轉台運動」,獨立機構NCC在壓力下,才對電視台低價罰款,更引爆主管下台,接著是大學知識份子跳出來,開始發動拒看「紅色代理媒體」行動,4月7日,在言論自由日當天,由公民團體結合的「消滅旺中的87種方法」行動網頁,開始聯署,一天就打破1萬人,可見,台灣社會已經對製造假爛新聞,還兼造神的紅色媒體,覺醒過來,並且採取行動,實現「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是一個正面的發展,也相信這個行動出現,對打擊魔鬼,為時未晚。最近,紅色代理媒體大肆宣傳,因為貿易戰爭,美國暫時不賣新的F16戰機給台灣,紅色小丑,名嘴專家立即跳出來,以此為題,宣揚美國不可靠,隨時會出賣台灣,這則假新聞出台後,逼到華府發言人出馬澄清,F16戰機售台合約,進度沒有改變,這是紅色代理媒體最典型的媒體操作法,你說他故意報導,打擊民心士氣,他就說,「對不起,記者寫錯了」。

台灣國會既然礙於言論自由,不敢效法美國,對紅色中國媒體擴張,採取強硬態度,更沒有辦法把這些為匪宣傳的媒體,列入「外國人登記法」,或者是「敵國機構代理人法」,那麼台灣人只能展開自救行動,告訴台灣人如何在看新聞中,辨別真假,不要呆呆被洗腦,置入「中國好棒棒」密碼,中了這類媒體所灌輸「美化中國」的毒素,只要看看台灣民意基金會對中國好感度的民調數字,對中國好感者,已經逼近50%,證明置入行銷「中國好棒」的可怕,我相信,中國或許有進步一面,但是,邪惡勝過進步,所有文明社會應有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人權保護,中國完全和主流社會背道而馳,這款國家,居然還被台灣人民讚美,這不是很可笑,很反諷嗎?從1945年開打的國共內戰,國民黨從優勢打成劣勢,原因無他,洗腦的媒體90%被老共掌握,只要看看最後的「大西南保衛戰」,兩個月,就丟掉四川和西康,就知道媒體戰爭的厲害,這場戰爭又稱國共最後戰役。老共掌握媒體 輿論一邊倒川康戰爭的失敗,表面上是國軍將領鄧錫侯,劉文輝,潘文華全面倒戈,其實,真正的失敗,還是媒體全部淪陷在左派或老共地下黨手中,輿論一邊倒,抨擊國府,讚美老共好棒棒,你想這場戰爭怎麼打?1945年8月,日本宣佈投降前,川康兩省守軍,以保定軍校畢業的劉文輝,鄧錫侯和陸軍速成學堂畢業的潘文華為主力,老蔣擔心派出張群當了四川省長,恐怕無法震攝這一群非黃埔嫡系的將領,乾脆自己兼任四川省主席,創下歷史紀錄,川康地形多山,自古以來易守難攻,入川交通不易,本來,美國和老蔣都認為,以四川西康60萬兵力,守住這一片土地,一年半載絕對沒問題,沒料到2個月就被擊垮了,實在是匪夷所思,原因很簡單,心理防衛機制被打倒了。二戰結束前,當時四川最大報紙叫做,「華西日報」,老闆就是潘文華,潘文華出錢辦報,掌握輿論,但是,在國民政府的職位是川陝鄂邊區綏靖公署司令,底下的參謀長羅忠信,擔任報社總經理,總主筆劉伯愷,卻是道道地地老共地下黨員,「華西日報」擁有3萬訂戶,報頭上寫著中立,理性,卻是天天罵國民政府,老蔣每天看了就頭痛,好幾次要求潘文華重組報社,但是,老潘置之不理,最後,老蔣拿出殺手鐧,把潘文華降級,變成川陝鄂邊區綏靖公署主任,調離開成都的公署,到鄉下去上班,這下子潘文華才低頭,把「華西日報」停了,劉伯愷被查出共黨身分,被判決槍斃,但是,總經理羅忠信不死心,自己脫離潘文華,又找地方開辦了「華西晚報」,依然每天出刊罵國民黨。

從內戰開打前,四川的報館大大小小有20家上下,除了國民黨辦的「中央日報」替國民黨黨國說好話以外,其他中間偏左,或中立報紙,每天都是批評國民黨居多,這些報紙或被收買,或者中毒,相信打倒國民黨,讓老共上台,一定會更好,結果下場可以預期,老共來了,所謂言論自由,憲政實施,多黨政治,全部一場空,印證一句話,「國民黨時代,是自由多少的問題,老共來了,是有無自由的問題」。1949年12月,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相繼投共,共軍包圍成都,老蔣驚險從機場逃脫,搭機到台灣,四川全面淪陷,於是,整個四川西康陷入歡樂氣氛,老百姓相信老共會帶來好日子,沒有多久,整肅運動就來了,老共過了河,先拆了橋,最先被整肅的是,當時銷量最好的「新新新聞報」,訂戶接近4萬,老共解放軍在報館門口,貼上國民黨反動分子陳斯秀所辦的報紙,其實,陳只是股東之一,但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家民營報紙立場中間偏左,民國20年,由民間人士創辦,社論經常抨擊國民黨,卻是首先被抄家,其他報紙無一倖免,包括川西日報,新民報,國民黨的黨報中央日報,更不用說了,最後只剩下老共辦的「工商導報」,言論自由飛了,當時有一個川西日報記者唐澤陵,偷聽美國之音報導,美軍登陸仁川的消息,結果以散播謠言被槍斃,這一位,是第一個因為寫新聞被槍殺的記者,看看這些歷史,今天替老共帶路,站上侵略台灣第一線的紅色媒體記者們,應該想一想前車之鑑。

「詳見,劉錦所寫1949國共最後一戰」。NCC說,台灣媒體自律已經失控,因為現行法律,已經不足以應付網路世界的巨大改變,台灣的法律,對這些辦報財團極端優惠,反觀德國政府,對網路平台傳播假新聞,重罰千萬歐元,為何台灣做不到?新加坡剛通過的網路法案,取締假新聞可以用停止廣告手段,為何台灣政府只是縱容和旁觀?罰個幾十萬,等於是鼓勵這款媒體再度作亂而已。誠如NCC所說,「媒體自律已經失控」,缺乏媒體應該有的客觀,公正,不偏悖,那麼這些紅色媒體,已經不能自稱媒體,應該列入代理機構,所有文字應該列入廣告,或者直接撤銷執照,如此簡單,為何不為?要等國家亡了,就來不及了,過去,國民黨已經敗在老共手上,台灣不能再失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