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一封來自大陸的信
一封來自大陸的信

原著

[劉大東]於2019-08-14 05:08:08上傳[]

 

這是一份略顯特別的信,出自一位在大陸長大的年輕人之手,他真的不習慣用繁體字,如有謬誤,還請體諒。在這個平臺本該說些熱點政治話題,不過他打算嘗試用些偏哲學的方式來論述一些根本性的東西。政治總給一些不關心政治的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或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不良印象。他個人對此表示很無奈,政治往大了說,直接決定人類文明走向,往小了說,直接影響個人的一切。他出生後約三個月便發生了8964天安門事件,然而直到2018年10月,在他快30而立的時候,他才知道真實的六四事件,那會兒他還很討厭政治,因為在很長有一段時間內,中國政治總是給他無聊透頂的明爭暗鬥的印象,學生時代被逼死記硬背政治課本,更是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就像中共一手捏造擺拍的所謂的法輪功天安門自焚事件讓他對法輪功長期生理性反感一樣,但是不關心政治甚至討厭中國官僚主義並不妨礙他反感台獨、疆獨等所謂分裂祖國的政治活動,而且真的不介意武統台灣,也真的心甘情願地願意為了祖國統一舍生忘死,就是說那會兒他還是個標準的中共洗腦下的產物。而如今,他不僅支持而且非常高興自由民主的台灣享有獨立主權,希望台灣更認真謹慎地完善民主制度,進一步強化台灣公民民主、自由、法治、平等、人權、尊重以及自願原則等現代文明教育,更希望台灣民主實踐的成功能夠徹底顛覆華人搞不好民主的刻板印像以及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的合法性,最終催化中國民主化進程,解體專制中國,徹底清除威脅。
你或許會好奇為什麼他有如此轉變,被所謂的反華勢力洗腦了?為了避免陷入無聊的詭辯,他將通過回答一系列衍生問題嘗試給出能夠有點意義的論證。
既然提到洗腦,那麼第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洗腦?第二個問題則是所謂洗腦背後的對立立場,就是中國共產黨常提的政治站隊問題,他們總喜歡大義凜然地叫喚著要堅定立場,那麼如果立場與真理背道而馳,如何堅定?第三個問題便是老生常談的哲學問題,到底什麼是真理?最後一個問題便是糾結這些聽起來形而上的問題對我們的切身權益到底有什麼意義?以上問題都是曾困擾他的問題,他嘗試以盡可能嚴密的邏輯,探討這些人文類問題。
什麼是洗腦?這個問題算是最簡單的,分別用百度和谷歌搜索一下定義就好,不偏不倚,詳細的定義大家有興趣可以去查閱。關於洗腦的定義有個很重要的部分,就是長時間人為封閉篩選的充斥著單一論調的信息環境,洗腦完畢的標誌就是不僅不再接受甚至敵視為已經灌輸認知所不容的信息,被洗腦的人無法聽進異議,連基本是非觀都被人做了手腳,最符合此特徵的大概就是中國還有朝鮮。網傳谷歌公司在採用具有政治傾向的搜索結果推薦算法,試圖影響網民對總統候選人的判斷,進而左右美國大選,可以視為更高明的洗腦,如果屬實,這將是人類文明的一大劫數,因為互聯網幾乎已經成為所有人獲取資訊的起點。定義中還有提到灌輸偽科學、假消息,他認為這是句正確的廢話。因為誰都可以說自己反感的不認同的就是偽科學、假消息陷入無聊的爭吵,即便他們求證的能力幾乎為零,或者完全沒有去求證的意願,也絲毫不影響他們堅定的立場。比如過去很長時間他都認為法輪功真的是會自焚的邪教,所以對所謂的輪子媒體嗤之以鼻,一眼都不會看,立場相當堅定,只可惜這樣的立場建立在徹底的謊言之上。是的,他不得不承認,他曾長期被洗腦。
說到立場,便引出第二個問題。他有位在中國當警察的老同學說他立場不堅定。軍警暴力機器是中共思想控制的重鎮,所以他的老同學立場是相當堅定的。但是如果立場和真理對立,如何堅定?真理當然應該是絕對正確的,因為只有絕對正確的才配稱為真理,而無論多麼堅定的立場都根本無法和真理相提並論,他的老同學自然也知道根本沒有可比性,所以甩給了他那個老生常談的哲學問題:那到底什麼是真理?
到底什麼是真理,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很久,因為以他所知,人類文明幾乎沒有挑不出毛病的理論,很多所謂的權威一直被顛覆,人類進步的歷史,就是顛覆權威的歷史。是的,任何權威都有歷史局限性,也都必將成為歷史。不過最終他還是得到了他認為最合理的答案,這個答案極大地改變了他認知世界的方式。
想像一下,就算一個人真的長生不老,對人類短短幾千年的文明全知全能,似乎夠資格參透真正永遠支配一切存在的唯一終極真理,但說到底還是以有限求無限,這恰是種典型的狂妄。以人類能夠明白的任何理論描述真理,都必定存在誤差,就像人類永遠不會知道最小的粒子是什麼,只能知道已經發現的最小粒子。對人類文明全知全能尚且無力掌握真理,更別提往多了說也只有約百年壽命的個人終其一生極其有限的認知了,很快他發現,這是個精度問題。所以與其說追求真理,不如說接近真理,本質就是追求極致真實的過程,所以對客觀世界盡可能精確的認知,也就是追求真相,必然是接近真理的必經之路。如果都沒有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就妄論真理,豈不是閉門造車。另外,諸如虛假、情緒、喜好、偏執、慾望、反感等帶有很強主觀性的概念必定會導致精度下降,甚至得出相反的結果,因為客觀和主觀就是以對立的方式存在的(對立統一,本質是詭辯。宇宙都是統一的)。所以立場堅定、弄虛作假、自作聰明、自命不凡、指點江山、與天鬥與地鬥,就是真理的對立面-狂妄的自以為是的無知,因為這些東西偏執且情緒化,不僅沒有一點追求真相的意思,反而會為了自己稱心如意,自覺不自覺地掩蓋模糊甚至扭曲真相。
那人難道就不應該堅持點什麼嗎?他覺得這個問題不在於堅持什麼,這個問題在於人為什麼要堅持,人要想以自己喜歡的方式繼續存在,就必須遵循支配一切的真理,換句話說,人在真理面前沒什麼堅持的資格,只有敬畏服從的資格。人的智力無法完全掌握它,但是可以謙卑的接近它、服從它,他正是因為這個邏輯,勉強接受了一神論造物主的合理性,因為一神論核心思想是和這個想法很接近的,但他同時也表示非常警惕一神論的局限性,因為沒有哪條教義不是人定的。人類的哪次浩劫不是因為近乎宗教式的無知、狂妄和偏執?
假使勉強承認他對真理的描述是合理的,那麼作為個人,這個星球人口的70億分之一,渺小如微塵,知道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是啊,這麼形而上的東西有什麼用?他想說的是什麼叫有用?餓了食物可以充飢為了避免被餓死,渴了水可以解渴為了避免被渴死,無聊了娛樂可以豐富你的生活為了活的愉快,所以什麼叫有用?可以讓你以你希望的方式更好地活著就叫對你有用,上升到聽起來比較哲學的表述就是有利於個體更好地存在就是有用。這也是所有已知活物在自身認知能力範圍內都具有趨利避害性的哲學描述。趨利避害誰都知道,但是什麼是利,什麼又是害?估計沒多少人真地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人都是在自己的認知能力範圍內想當然地覺得什麼對自己有利就是利,什麼對自己有害就是害,什麼跟自己無關緊要,就是無關緊要。舉個極端的例子,自殺的人都是覺得死亡是種解脫或者宗教式的昇華,活著是種痛苦或者罪過,所以他趨利,選擇了死亡,通常他們還會為了避免死相太難看而選擇他們認為比較體面的死法。趨利避害的確可以讓人活得更如意,但是前提是利真的是對你有利,害真的是對你有害,無關緊要也真的是對你無關緊要。所以關鍵根本不是什麼選擇利還是選擇害,關鍵是個體的認知能力!那麼,什麼決定你的認知能力?認知能力不就是對一切存在的認知水平嘛。一切存在受真理絕對支配,所以追求真理必定會提升你對一切存在的認知水平,最大限度的保證,你認為的利真的對你有利,你認為的害真的對你有害,你認為的無關緊要也真的無關緊要。最大的悲哀大概就是你認為的有利或者無害的選擇不可逆地毀了你的一切,比如因為好奇嘗試毒品的人。真的不希望有人感覺自己被說中。這就是追求真理的意義,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萬劫不復。
暫且勉強同意他的說法,那又該如何追求真理呢?全知全能都無法參透,能力極其有限的個人又能如何?
他也不知道到底該如何追求真理,不過他還是可以確定一些方向的。比如,既然說真理是對一切存在的終極描述,那麼以人類的智力努力認識一切存在總該能離真理更近些吧,但是人壽命有限,怎麼認識無盡的一切存在。全知全能當然不可能了,但是盡力認識更多且更精確總比少且含糊有更大的可能性接近真理吧。如此努力追求真理的方向就是追求足夠多的真相。越多的真相,越有可能接近真理。對於人類社會來說最小的真相單元便是個人所見所聞所感有機會接觸的那一小部分真實。總有人僅憑個人經歷加上極其主觀的總結就敢大言不慚,自認掌握真理,這是人普遍存在的愚蠢和自負,因為任何個人經歷,天生就容易因為主觀好惡而變形,包含的真相,既不容易保真,也少得可憐。想像一下,小小的地球就有70億人,其中相當一部分還常常被別有用心權欲膨脹的人惡意封鎖曲解信息封閉洗腦,個人經歷的真實性變得極不可靠,往往這些被洗腦的人還自我感覺極其良好,對自己的主觀性會影響判斷沒有任何警惕,自認為博文廣知,洋相百出。既然個體所獲的真相十分有限且容易失真,那麼最有效的獲得真相的方式就是眾多個體之間頻繁、準確的分享各自見聞,人類文明發展至今,最有資格也是最適合擔當這一角色的就是媒體。事實上絕大部分沒有求證能力的人,所形成的對世界的認知,基本就是由個人經歷和媒體灌輸再加上自己有限的辨識總結能力塑就。媒體在其中的角色不容忽視,實際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幾乎是決定性的,這也是所有國家關注媒體的原因,專制國家更是將其視為關乎自身生死的要害,也是他們最順手的洗腦工具。比如中國的廣電總局、大外宣,還有台灣嚐了中共容易錢甜頭的紅色媒體。實際上滅亡已經註定,地獄在向他們招手。因為他們在用前無古人的超大規模的謊言,掩蓋曲解真實的歷史、真實的現在、真實的新聞、真實的異議、真實的企圖,他們在向真理的對立面狂奔,那是地獄的方向。而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平等意識、尊重人權、謙卑自省這些現代人文概念,因為有利於個體之間充分分享見聞,特別是矛盾的資訊,非常有利於刺激參與者萌生並不斷強化求證的能力,撥雲見日,反而能獲得更可靠的真相。然而這些卻正是操縱輿論的一切專制勢力最不願意看見的,他們生來害怕真相,就像吸血鬼害怕陽光。這就是為啥所以專制政權必定或多或少地限製或者破壞個體之間的充分交流,比如中國的網絡封鎖。
在此,他並不想討論具體的中共的諸多具體的反文明罪行,在一黨獨裁決定一切的專制環境下,絕對權力必定反噬人性,所有能爆出來的罪惡必定只是冰山一角。就像你永遠無法知道中國歷代的聖主明君是真的還是寫的,有幾分真有幾分假。奢望掌握絕對權力者能夠有點人性,是奴隸的卑微和妄想。最大的惡是藉懲惡揚善行俠仗義之名乾著損人利己的勾當,如“代表人民代表黨消滅你”,然後你的都是他的,或者隱蔽點,你的成為集體的,然後他享用集體的。
中共因為歐美綏靖政策,憑藉黨領導一切的集權優勢、以及剛從快被餓死到被問題食品飼養的10多億斯德哥爾摩綜合徵患者,和被仇恨教育精心調教被打了大一統思想鋼印極易煽動的黨媒奴隸,不擇手段滲透染指這個星球上幾乎一切有點分量的政治勢力,為此甚至乾出了諸如以廢物利用的心態以國家機器運作所謂法輪功邪教成員的器官買賣產業、聳人聽聞的人體標本產業、與恐怖組織塔利班洽談反恐,還有在大學當老鴇實行留學生學伴制度拉攏非洲兄弟等匪夷所思的勾當。寧贈友邦,不予家奴。聽聞這些,家奴們又能如何。
這些精神分裂的奴隸們,在大一統鋼印的催情下,最喜歡嚷嚷“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釣魚島是中國”,端著中共自己咬文嚼字充分潤色的小說式歷史,高潮迭起。自古以來?古到什麼時候?大元王朝疆域遼闊,是不是東歐都是中國的。還有他們特愛說的“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合則生,分則死”,一副參透天命的修仙姿態,然而習近平修憲連任,他們則連個屁都沒。那是因為合的時候有了唯一的皇帝,天下大定,需要休養生息,不然天子何以打賞家奴。然而絕對權力反噬人性,就算開國皇帝治國有方、眾望所歸,也無法保證皇子皇孫、皇親國戚(換成專制政黨就是黨魁和黨徒們)能夠抵禦權欲的誘惑,最終必是花式造反,造反的臣民還是都想當真龍天子。“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無毒不丈夫”,"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盡腰斬”……不要把對特權的崇拜說的這麼文藝這麼有追求,可不可以?“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那是真的風流快活。 中華民族是骨子裡崇拜特權、沒有同理心、沒有平等意識的古老民族,從古至今,沒有任何質的改變。所以從古至今都沒有結束“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絞肉輪迴,反以此為天命,很抱歉,這只是奴隸和奴隸主的索命宿命。
如今,美中交惡,大勢已成。人類文明走到了又一個岔路口,一條是接受專制愚昧特權崇拜、踐踏個人人權的古老文明,與虎謀皮,繼續其以為天命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絞肉輪迴;一條是擁抱民主自由權力製衡、遵循自願原則的現代文明,邁向敬畏且警惕人性的未來。反觀台灣政局,千瘡百孔,舉步維艱,紅色勢力無處不在。親美友中柯文哲,自以為周全,與虎謀皮;自由民主蔡英文,紅媒虎視眈眈,如履薄冰,苦戰連連;高雄發財韓國瑜,台灣的恥辱,羊入虎口;還有那民主不能當飯吃的郭台銘,不知道他要把台灣賣個什麼樣的價錢。
台灣已然是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然而在中共極具偽裝性的紅色勢力的滲透下,危機四伏。越是混亂的局面,越要有沉著冷靜的洞察力和抽絲剝繭尋求真相的能力。台灣人民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擦乾淨自己的眼睛,不光要看得清楚,還要透視背後的動機。台灣出版自由,這非常好,但是市面上的媒體的背景,台灣人民又知道多。媒體播報的真假,台灣人民又有幾人有求證的能力。有人說報導真相是媒體的責任,理論上是的。然而有錢能使鬼推磨,所以各大媒體應該且非常有必要,曝光自己的資金來源。
納稅人是國家的主人,然而愚蠢懶惰消極懈怠的納稅人卻不可能當好國家的主人。兼聽則明偏信則暗。中國的未來是地獄,華人的未來在台灣。去刨根問底、去探求真相、去追尋真理。這從來就不容易也不可能容易。容易的從來都是聽信讓自己舒服的甜言蜜語。
為了免於恐懼,為了不再有不受控的特權階層,為了子孫不再有任何被愚弄的可能,努力看清真正的對手-一切專制政權。台灣加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