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江建祥:韓國瑜豪宅與蔡英文論文 天下有白色的烏鴉嗎?
江建祥:韓國瑜豪宅與蔡英文論文 天下有白色的烏鴉嗎?

[原著]

[台美人]於2019-11-13 18:11:11上傳[]

 



江建祥律師:豪宅裏和論文門內的公平與正義

韓國瑜這個號稱庶民要選總統的「星馳政客」,從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到變胖變高的農宅,已經傷痕累累了,沒料到八卦媒體近日又爆出南港七千萬豪宅的炒房疑雲,讓這個時常捲起藍色襯衫袖子的所謂「心態上」的庶民,幾乎因內傷而震裂五腑六臟。

同樣的,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存在與否以及其學位真假的爭議已經延燒將近半年,雖然蔡的民調似乎繼續盤旋在四十趴的天花板附近,部分的選民雖然敢怒不敢言,卻抱持著質疑的態度,而蔡的護衛者除了用芒果乾或族群意識當遮羞布,內心的虛弱則完全表現在他們懊惱的氣憤上。蔡的總統府不斷地提出荒腔走板、幾乎無證據能力的資料,更顯得蔡及其核心幕僚已接近黔驢技窮。

韓蔡兩個政治工作者的窘境其來有自,都是古今中外一致推崇的公平、正義理念在一般庶民心上「發功」的結果。

什麼是公平?問三歲小孩最清楚了!美國的媽媽在廚房烤好巧克力蛋糕,會叫老大負責切割,然後要老二先選。如果友人要送我他剛進口的電子產品樣本,我會很客氣地回絕,不然就會靦腆地要求給兩份一模一樣的,因為家裡有兩個孩子。為什麼? 因為公平的概念和兩個關鍵字有緊密的關係:「種類」kind 和「程度」degree。如果兩個客體都屬於同一種類,它們所受到的待遇性質上必須種類相同才算公平,雖然程度上可以因其他合理的因素而有不同。

 韓的豪華農舍和南港豪宅的炒房之所以會引起社會廣泛的關注甚或對手的撻伐,在韓愚蠢地標榜所謂的「心態上庶民」。如果「庶民」是一種階級的劃分,那麼屬於同種類的其他「庶民」為何在所享受的待遇treatment或經濟上的報酬reward會和「韓庶民」在種類上有不同,而不是單純的程度上有些許區別? 顯然的,韓和屢屢替他倒「加分」的配偶,這對「心態上的庶民」享有一般庶民所沒有的特權,譬如縣政府對其違章建築的容忍以及國營企業對其的特殊炒房槓桿「協助」。這種特殊待遇已遠遠超過程度上的區別,而是嚴重的種類歧視。

所謂的「心態上」的庶民簡直就是對一般庶民的智商的侮辱。 不曉得這和某名廚的「國際禮儀的法國吻」以及不小心「徐噓地就滑進去」的「心態上粉絲服務」有否區別?這種假借階級之名行鬥爭之實的例子在美國的民主黨所謂自由派Liberal人士裏也是屢見不鮮,這些貴族之後、長春藤畢業生「為賦新詞強說愁」,明明是名門望族,為了一般藍領階級的選票,竟也扮演著庶民的角色。昔日的甘迺迪家族和不久前的克林頓夫婦都是明顯的欺世盜名案例。

年輕就開著跑車上大學的「孤臣孽子」,在同期的庶民必須應召服役而短暫地捨棄追求理想的機會的時候,她就可以拿著黨國相關的獎學金進入美國名校鍍金,甚或可以轉進英倫企圖謀求學術上的高譽。在1983年還未取得所謂的「國際經濟法博士」之前,當她同期的庶民同學還在研究所努力地撰寫碩士論文的時候,這個富家女就進入國民黨黨校承攬客座副教授高職。 她從來不曾厚顏無恥地宣稱自己是庶民,但是卻明目張膽地利用權貴富人的權勢享有其他庶民即使企踵期盼也不可得的特殊待遇。一樣是有人性尊嚴的人,為何她可以享有不同「種類」的政治和經濟上的差別待遇? 她利用權貴身分欺世盜名所取得的權勢利益,絕對不是「程度上」不同的待遇而已。

「見大人則藐之」有兩個重點:一是庶民不會懍於權貴的權勢,不但不奉承甚至心存不屑; 二是今日的庶民眼見權貴的奢華「驍擺」不會在心裡自我期許地說「有為者亦若是」,反而會自我檢省「驍擺沒有落魄的久」。

選舉到了,整個社會氛圍都以選舉的結果為依歸。最常聽到的就是:「這個時候不思團結還在攻訐自己陣營的候選人,難道你希望XXX當選?」宛如,到了選舉期間所有的公平正義和真理都應該放連假。民進黨昔日四大天王之一就曾標榜自己是「務實的理想主義者」。其實這種說法是英文裏的oxymoron相互矛盾的說法,你有看過白色的烏鴉嗎?如果沒有,你怎麼這麼有把握台灣會有誠實的撒謊者? 理想主義者是不會為了務實而拋棄對理想的追求。 「來易來,去難去,數十載的人世游」羅大佑不是感嘆過了嗎? 數十載的人世游,理想主義者追求的,簡言之就是六個亙古不易的偉大理念:真、善、美、公平、正義和自由。

沒有公平就沒有正義!台灣人長久處於被殖民的地位,以往對於不公不義的事情視若無睹或誤認為是理所當然。昔日當「心態上的庶民」講類似「瑪麗亞當英文老師」、「鳳凰飛了來了雞」或「移工設專區(集中管理)」不會激起一點漣漪。民主開放、不必「翻牆」上網的社會對這種把同樣有人性尊嚴的人視為「異種」的言辭的容忍程度是「零」Zero Tolerance,別再告訴我們你們也是「心態上」的愛與包容! 同樣的,「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一個一翻兩瞪眼的論文學位真實與否的簡單事,怎麼會和韓市長引擎上的追蹤器一樣,「介於有和沒有之間」?不自由 毋寧死,沒有公平正義,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不是嗎?!


2019年11月9日於洛杉磯


【作者為加州執業的台灣人律師,前美國檢察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