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江建祥律師:怎樣看待蔡賴配?是公義,還是功利?
江建祥律師:怎樣看待蔡賴配?是公義,還是功利?

[原著]

[台美人]於2019-11-17 22:34:54上傳[]

 



江建祥律師:喚不回的公義將是無法承擔的共業

幾乎每一個人都有「自以為是」的傾向,自認站在正義的一邊,而總覺得錯不在己。從邏輯的角度看,如果世上沒有公理,任何「對或錯」的爭執都是無意義的,因為如果「各持己見」是可以接受的價值標準,世界上就不存在對與錯的二分法,每一個人、每一個意見都是「不錯的」。但是,人類社會的操作方式偏偏不是如此地具有容忍性;從政治、經濟到更嚴肅的道德倫理,不但眾說紛紜,更甚者,可以因為歧異而最終兵戎相見,都只因為每一個人都自認在倡導正義,在替天行道。上帝只有一個,但是代替上帝說嘴的人卻不勝枚舉。真令人頭痛!

如果上帝的存在是一個比「九二」共識更真實的共識,一個來自上帝、舉世公認的行為準則的存在,應該是不容質疑的。因為各持己見所引起的爭執,其重點難道不就是雙方都承認有一個大家都必須遵守的規則存在,而爭執的真正原因在每一方都堅持是對方違反了這個公認的規則。換言之,如果沒有上帝,也沒有公理,你們在吵啥?

我們姑且把這個放諸四海皆準古今皆然的規則稱為公理。公理是位階最高的法律,公理高於任何人造法。所以,納粹德國可以通過法律(實證法)屠殺六百萬猶太人,但是戰後在紐倫堡大審的時候,國際法庭的法曹不曾被「惡法亦法」的咒語綑綁過。同理,在威權時代很多人選擇了「服從」,並從中獲取附庸的報酬,這種「與惡的距離為零」的行為顯然違反公理,是無庸置疑的。

公理和公義不同。公理是來自造物者的人世規則。公義是公理行於人世所造成的公平與正義,是行公理的結果,也是造物者要求自己和要求我們這些被創造的人類對公理的實踐。很多人只看到上帝博愛的一面,想到的只是打臉右頰,也迎上左頰,卻忘了上帝嚴峻的正義要求,上帝用洪水淹滅人種的傳說不只存在於希伯來的古籍,大禹治水過門而不入的故事也是耳熟能詳的東方傳,不是嗎?

公義有兩個構成要件:公平與正義。是兩個「既知難,也行不易」的理念。公平講的是:對同種類的客體,給予相同對待遇;對不同種類的,就給予不同的待遇。 重點在「種類」二字。在民主開放、尊重人權的現代社會之前,人可以因為種族、膚色、出生階級的不同,而被視為異類,因此受到不同、不公平的待遇,奴隸可視為可容許的制度,貴族和庶民也可以有不同的社會資源分配差異。

為了「公平」這兩個字,在人類歷史上,有多少意識形態和烏托邦哲理因此產生,也因此造成社會激烈變革和戰場的殺戮。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仍然有不肖政客用強加劃分的「區別」,例如庶民與權貴、軍公教與勞農工、過氣的老人與期盼世代交替的年輕人,企圖製造對立,讓公平的理念不當地發酵而臭酸。

什麼是正義Justice?美國的聯邦法務部叫Department of Justice。如果翻譯成「正義部」恐怕要令人 不知如何是好。其實正義一詞有三層不同的意義:一指的是根據一個人的表現(merits)而賦予其應得的報酬或懲戒。應得(Deserve)在第一個正義的層次裏具有指標性的意義。漢文裏講的「罪有應得」就是正義實現的一種說法。正義的第二層次指的是:基於一個人的人性尊嚴而給予合宜的尊重。每一個人在人類社會裏,基於其個人存在的事實和價值,和其他社會裏的每一個個體都屬於同類,他們基於「就是人」這一項事實,可以強烈而無保留地要求被「以人的方式公平對待」。因此,在現代社會只有「自認下三濫」者,還在區別庶民、權貴、公職人員、工農薪資階級、老人或年輕人。 正義的第三層意義是社會上每一個個人與公權力的互動關係。Department of Justice 管的是法律的執行、社會上權利義務關係的規範與監督、維護人權以及對侵犯人權者的訴追。

「上帝」和「愛」雖然是「同義字」,但是上帝也是公義的。基督教的教義其實可以從愛、公義和十字架這三者間的關係去了解。 上帝的公義要求「罪有應得」, 從「原罪」的觀點看,每一個人都無法脫罪。 可是,上帝的愛又使得祂捨不得人們受到該受到的處罰報應。於是,「道成肉身」,上帝化成最完美的代罪羔羊,自己替我們接受了我們應得的處罰。十字架代表愛與公義。好比一個法官看到自己的孩子站在法庭裏接受審判,他沒有其他選擇,必須宣判自己的孩子有罪guilty,但是正義實現之後,這個宇宙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脫下黑色的法袍,卑躬地走到書記官面前,拿出支票簿,寫了一張替兒子付了高額罰款。

宇宙間只有上帝可以對人説「你的罪已經被赦免」Your sin has been forgiven. 因為sin罪的被害人是上帝,只有真正的被害人才有資格說「我原諒你」! 十字架是上帝最高的愛、最嚴厲的公義,更是最上層次的赦免。 但是,上帝並不是個老好人可以恣意破壞自己訂定的公理。就像大衛王和自己愛將的妻子發生不倫,又為了隱瞞罪行,故意安排讓愛將戰死沙場。大衛王通姦所生的兒子出生不久旋即因病死亡,這是罪的結果consequence,上帝雖然原諒大衛王的罪行,但是罪行的結果,即使是上帝也拿不走。大衛王朝後來屢次的亂倫骨肉相互殘殺,都是大衛王罪的結果。

行筆至此,網路傳來蔡賴配的即時新聞,心中百感交集。民進黨初選階段蔡和附庸者所做的破壞制度的不公不義歷歷在目。所謂「初選可以殺地刀刀見骨,初選結束後為了勝選可以盡棄前嫌地合作」,是一種迷思,其實它背後代表的只是一種漠視公義的功利主義。 類似的功利主義說法是:「誰管她是否真有博士學位,當務之急是讓她連任,勝選後再好好監督她」。一個社會為了選舉的勝利和四年的權利分贓可以置公義於不顧,談什麼民主,講什麼自由? 民主不是每四年的政治大拜拜、賭盤簽輸贏或「大風吹」式的屁股與職位輪替的遊戲。

「這個節骨眼還扯蔡的後腿,難道你要韓極混當選後賣國?」不會傻到說「我不在乎!」更不會正義凜然地說「即使亡國也在所不惜!」從一個維權者的角度,亡國滅種的損失確實非常沈重,其傷痛是無以復加的。但是,當永恆的公義和一時的亡國擺在天秤上的時候,選擇就顯得很簡單了。正義的第一層意義不就是依據每一個人的表現(merits)而賦予其應得的報酬或懲罰? 如果一個社會可以為一時的選舉結果而拋棄上帝所頒布的公理,並置公理實踐的結果於不顧,這個社會必須承擔它的所作所為的後果,就好像大衛王通姦所生的孩子一樣,不管你如何虔誠禱告,即使上帝也不能違反自己所設定的公理,而必須讓那即使無辜的嬰兒死去!大衛王經過長時間的虔誠禱告之後,明白上帝的意旨,當孩子死亡的噩耗傳來的剎那,他很平靜地對不解的屬下說,我明瞭這是必然的結果,必須坦然接受,有朝一日我們會在天上見!

身為知識份子,必須承擔忠犬的職志,當盜賊侵入時必須狂吠企圖喚醒熟睡的主人。當睡眼惺忪的主人不明究理地一腳踹了過來,除了含淚忍受之外,就是繼續狂吠。 不要期待有良心的知識份子會含淚投票,因為他們只會含淚狂叫!也請不要說:「初選時蔡的不公不義的被害人是賴,賴都原諒了,你們還在鬧什麼?」。 不公不義的唯一、真正被害人是上帝,除了祂以外,沒有人有資格說:Your sin is forgiven!任何人敢如此說會是瀆褻神明!


2019年11月17日於洛杉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