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江建祥律師:沒有了良心磅秤,「都是狗屁」
江建祥律師:沒有了良心磅秤,「都是狗屁」

[原著]

[台僑]於2019-11-28 18:11:11上傳[]

 




江建祥律師:改革從心中那一把尺開始

阿諾史瓦辛格飾演的電影終結者,想像著人工智慧偏離了程式設計者的運算規範而背叛人類所造成的夢魘。被造的人工智慧不但脫離創造者的掌控,甚至為了可以取而代之,轉而自行研發了一套毀滅主人的計謀。這個故事其實已經上演了幾千年了!

人工智慧的計算起初完全是根據程式設計者寫的程式而運作。假設一個電腦工程師可以設計出一套程式,讓人工智慧可以和人一樣擁有「自由意識」free will,可以超脫單純的「計算」calculation,而且可以在程式設計者所設定的運算方式和所提供的資訊data之外,自行思考,也就是自己寫程式給自己執行。 無疑地,這將是程式設計者惡夢的開始。

創世紀二章16~17節裏,上帝很明白地告誡亞當,伊甸園裏每棵樹的果實你都可以吃,唯獨那棵可以辨別善惡的知識之樹的果實不可以碰,因為你吃的那天你必死無疑。嗣後,當化身為蛇的撒旦引誘亞當的老婆夏娃去偷吃禁果的時候,它說:「上帝知道妳吃了以後眼睛會為之一亮,就會和祂一樣知道如何區別善惡,(祂騙妳的),妳才不會死呢!」於是,「神工」智慧,背離了程式設計的造物主,開始濫用自由意識,不但逐漸墮落,最後還一不做二不休地把上帝釘上十字架上。另一個「程式設計者」的悲歌?

禁食智慧之果的理由,眾說紛紜,有神學的,也有哲學的解釋,但是拙見以為從自然法的角度更能解釋的清楚。羅馬書二章15節說:「這表明律法的要求刻在他們心裡,他們的良心也可以證明,因為他們的思想有時指控他們,有時為他們辯護。」這刻劃在人心裡的就是上帝的自然法,所說的「良心」也就是與生俱來的心思,不待學習而得的。「有時指控」、「有時辯護」講的是心中那一把尺,那個「度量衡」,讓人知所進退,有為有守的行為準則。不准人「自食其果」的原因在自然法必須是至尊獨一的,上帝預見如果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是非善惡標準,整個社會莫衷一是,必然進入混亂的慘況。

德州大學法哲學教授 Budziszewski在他的著作“Written on the Heart” (刻寫在心上)寫著:「每一個人都隨身攜帶著一個測試胡說八道的量秤,當他聽到任何胡說八道、沒道理的東西,這個量秤會立即閃燈並發出嗶的聲音,讓他立即在心裡盤算或反應說:「這是狗屁!」(為了保持學術文雅,避免和館長爭版面,姑且稱之為「是非準繩」或「良心磅秤」。) 這個良知磅秤是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是上帝一開始就安裝在每一個人的心裏的。就好像方向盤是在工廠就裝好了跟著車子出廠的。

上帝在設計這「良心磅秤」的時候,有點像現在的人工智慧程式設計者。祂可以選擇輸入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所以當特定狀況發生的時候,閃燈和嗶聲同時大作,可是記憶體的容量必須十分龐大,而且必須常常回廠或上網upgrade升級補充新資料。上帝也可以賦予一個基本的自我學習的程式,讓人(這個「神工」智慧)可以依據突發狀況自我調整、補充、記憶並學習。顯然,上帝採取了讓我們自我學習、自動升級的模式。這個放任自由意識自動操作代表著上帝的愛與尊重,但也附帶著「神工」智慧可能會忘掉自己是被創造的危險,被創造的人(神工智慧)甚至可能會自大到跟尼采一樣地有一天會逕自宣布上帝的死亡。

 因為是「工廠原裝」,所以即使地域阻隔、文化差異,幾乎每一個民族對是非善惡的認知標準並沒有大差異。 但是後天外在影響對這良心磅秤的影響卻是不可忽視。另外,雖然教育的目的是在教導人如何隨時、不斷地自我校正,補充data資訊,然而有的教育卻反而造成這個良心磅秤的嚴重偏差。不學的無知讓良心磅秤失去了準頭,訛誤的資訊甚或故意誤導的心理催化卻讓良心磅秤完全當機,失去功能。

Budziszewski教授沈痛地說,現代的高等教育打著專業的名號,企圖掙脫基本的常識。許多教育不但沒有盡到校正良心磅秤的義務,反而企圖把安裝地好好的良心磅秤拔除。所謂的「道德相對論」,刻意將是非善惡的標準模糊化,難道不就是在毀滅拔除唯一的是非善惡的準繩? 如果他們無法徹底拔除良心磅秤,這些邪惡的教育工作者便轉而在良心磅秤的旁邊裝置一個「頻率」干擾器,讓良心磅秤無法正常運作。在校正良心磅秤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拔除偷裝在旁邊的干擾器? 校正前後,我們是不是得先運作一次virus check病毒偵測和掃除?

台灣的司法改革目前所偏重的多是對既有制度的針砭或是國外制度(例如陪審團制度)的引進。既有的制度 在日本、德國施行多年的結果,是否產生類似台灣因為殖民、族群衝突矛盾而造成的信任危機? 在族群衝突矛盾沒有解決之前,冒然引進外國因歷史和社會階級因素而產生的制度,是否會與台灣的現狀有所扞格,反而造成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在美國勞工階級或自由業者為了現實的謀生問題,通常迴避陪審召集如夢魘。在陪審團審判的案子,通常法院和律師必須花費一、兩天的時間汰除沒有意願參與的陪審員,而留下來的泰半是退休或公務員,反正有的是時間消磨。 用吳斯懷的反年改群眾或激進的韓粉取代至少受過法學基本教育的法官,你自己說妥當嗎?)台灣引進陪審團制度之前,必須對全民的良心磅秤做一次完整的健檢,否則禍害無窮,你覺得呢?

校正良心磅秤的最好方式除了教育之外,就是不斷的自省矯正。美國的陪審團制度不是一個絕對完美的制度。辛普森殺妻案的結局和他案發後駕車企圖逃亡墨西哥的電視實況轉播不是最大的司法公正的諷刺? 羅尼金 Rodney King被警察棍棒齊下圍毆之後,肇事的警察全部被白人陪審團判無罪,並立即引發洛杉磯有史以來最大的黑人暴動,殷鑑不遠也!聯邦政府在暴動之後所介入的二次審判,原來無罪的都被改判有罪,這又是什麼樣的司法公正?

在美國每一個初中生都必須閱讀並且書寫讀後感想的是黑人女作家Harper Lee得到普里茲獎的名作 To Kill a Mocking Bird (中譯梅岡城故事)。梅岡城故事是一部南方哥德小說與教育小說,主題涉及種族歧視與濫判無辜。哈波·李著墨於階級、勇氣、同理心,以及美國南部諸州性別角色議題,在陪審團制度裏扮演的錯綜複雜的角色。初中學生除了情竇初開之外,他們的獨立思考、學習與反省能力都是美國教育學家所想培塑的。換言之,美國的教育家不停地在努力做就是提供每一個莘莘學子資訊以升級他們的良心磅秤,並且適時地給予校正。台灣的教育工作者以及政治工作者除了騙年輕人選票,挑起世代對立之外,到底做了什麼?

台灣目前的問題是整個社會雖然號稱民主,實際上卻被兩年一度的選舉大拜拜嚴重地扭曲。是非善惡公平正義蕩然無存,奸巧勢利的政治工作者心裏只有四年一度的政治分贓,沒有廣大胸襟,也欠缺寬闊的願景。所謂「外敵壓境」的芒果乾,宛如裝置在良心磅秤旁的頻率干擾器,又像電腦程式病毒,讓整個良心磅秤當機完全失去功能。「重大局」和「贏了再說」的謬論到處充斥。只想反問:什麼才是大局? 整個國家民族的未來,還是你們的政治利益爭奪?又想質疑大家:到底是誰贏了? 和性工作者所差無幾的政治工作者告訴你:「你那原廠的良心磅秤已經失去正常功能,況且你又何必受限於原廠的設計,我這裡有after market 走私水貨比原廠的便宜好用。」你真的相信嗎? 面對「總統有台大法律系畢業的資格,誰又規定選總統一定要有真的博士學位 」這種言論,或者「我說的庶民只是心態上的庶民,誰說庶民不可以炒房買賣千萬豪宅」這種說法,如果你心裏頭那個良心磅秤沒有閃一下或像館長上節目一樣嗶聲不斷,或者你沒有在心裏恨憤地詛咒:「都是狗屁!」,是你該回原廠校正的時候了。

2019年11月24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