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公共空間與歷史記憶 & 不要命-李弘祺教授評論
公共空間與歷史記憶 & 不要命-李弘祺教授評論

[轉載自:李弘毅]

[taiiiii]於2020-07-06 05:07:07上傳[]

 

公共空間與歷史記憶 -李弘祺教授評論

普林斯頓大學正式公告說學校董事會宣佈不再使用威爾遜總統(Woodrow Wilson)的名字來作學校的國際政策及事務研究中心的名字,也不再用他的名字來名學校的住宿書院(College)。

該書院將改名爲第一書院。  威爾遜在1902-1911擔任普林斯頓的校長。他對普林斯頓的貢獻不小,包括正式允許猶太及天主教學生入學,設立了該校的住宿學院(因此第一個學院以他的名字爲名,現在改成”第一“)和研究院。

但是由於他不肯讓黑人學生入學,所以現在被攻擊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學校也因此被逼不再用他的名字來替建築物或單位命名。  耶魯大學的名字來自第一個大筆捐款的商人。他名叫Elihu Yale。其實他與耶魯沒有什麽關係;他本人是在東印度公司經商發跡的,也作販賣奴隸的生意。幾年前就已經有很多呼籲耶魯改名的聲音。

不過這一次美國種族的動亂,好像還沒有鬧到耶魯大學的消息。  哈佛是一個牧師,因此本人大概不是奴隸主,不過近年來,也有很多人認爲哈佛大學的歷史裏也是有種種見不得人的種族歧視歷史。 

替有錢有勢的人立銅像,這種事情很多,西方人專喜歡替政治家和軍人建銅像。美國特別如此。青銅是非常不容易變形,可以持續很久的合金,因此銅像一般歷三、五百年都不會腐蝕,可以讓歷代的人都留下共同的記憶。

這是比教科書還更有用的建立歷史認同的方法。  今年全美國到處示威抗議,一是批判警察濫用暴力,指出他們往往不必要地槍殺手無寸鐵的非洲裔美國人;另一個是追念美國歷史上黑奴的悲歌,以南方支持奴隸制度的那些領袖或軍人為攻擊的目標。現在到處有人要把南北戰爭時替奴隸制度辯護的人的銅像(主要在南方)拉倒。 

坦白説,南方的總統Jefferson Davis 以及南軍統帥Robert Lee 兩個人的銅像竟然能流傳這麽久的確令人感到意外。我一直認爲這是美國人”不念舊惡“的代表,但是現在遇上了種族問題,那就讓我人看出其中的複雜了。  我贊成一個民族或國家,對於自己的文化的認同要不斷地反省,不斷地更新。

這才能使教科書和所謂的”記憶“可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而紀念自己國家民族文化最好的方法就是學習文化思想的偉大作品,而不是歌頌政治家的豐功偉業。所以像德國、日本的鈔票都是紀念著名的文學家、思想家或科學家,以他們的肖像(或著名的發明,像舊德幣10 馬克上的Gauss肖像及他的normal distribution curve)作爲國家的代表。歐盟使用的歐元也完全擯除了人物,而以歐洲地圖及橋梁、拱門、城門及窗戶為圖案(看出它們的意義了吧!)這樣的做法反映了二十一世紀人揚棄“歷史是偉人所締造的”這種陳腐想法的覺醒。 

能廢除許多不和歷史認識一致的銅像是一件很好的事。不然至少應該經常改換公共空間的各樣紀念裝置,這樣才能讓人們所學的歷史與他們的共同記憶產生不斷的對話,讓每天在紀念裝置下來往的人們不斷地反思他們和他們的國家/社會之間的理性和不理想的永恆關係,塑造不斷進步而又可以念念不忘的關懷和積極正面的感情。

================================

不要命:  李弘毅教授評論

1965年美國名史學家William McNeill 出版《西方的興起》。我當時已經覺得爲什麽要寫這樣的書,因爲歷史學界已經開始批評近代史是西方文明的歷史,認爲地理大發現到工業革命雖然是西方人(歐洲人)做了最大的貢獻,但是不應該把它當作是人類應該共同要走的路,也因此不是值得當作是世界各文明應該都認同的“普世價值”。 

在這樣的氛圍裏,他的書定名爲“西方的興起”實在與流行的看法大相徑庭。但是無論如何,這本書成了當時難得一見的世界史。在他之前雖然偶爾有一兩本世界史的教科書,但是缺乏一貫的史觀,所以除了作爲教科書之外,沒有產生重要的影響。

McNeill 的書不同,受到多方面的稱贊,銷路也很好。  他對西方的興起的解釋有幾點,其中的第一點(就我所記得)就提到了說西方人很 “reckless”。這個字并不深,確實是很合宜的描繪。

但是多年來我總是覺得很難翻譯為中文。  這一個多禮拜以來,美國的新冠病毒又死灰復燃,加重肆虐,死亡人數節節攀升。

而更重要的就是年輕人染到這個疫病的人特別多。大多數專家都警告說這是因爲年輕人喜歡群居嬉戲,到酒吧或人多的地方去喧嘩作樂,以至於互相傳染。 

用我們的話來説,就是美國的年輕人(尤其是白人)不怕死,不,不要命。  Reckless, 最好的中文翻譯就是“不要命”。在我們的價值觀裏,他是很不好的生命態度。  不幸,Trump 以一國之尊的總統,卻做出了非常不好的示範。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