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休士頓少了個大麻煩 美中與美臺關係消長趨勢已不可逆轉
休士頓少了個大麻煩 美中與美臺關係消長趨勢已不可逆轉

[轉載自:劉依俐/NEWTALK]

[moli]於2020-08-01 16:22:28上傳[]

 


休士頓少了個大麻煩 美中與美臺關係消長趨勢已不可逆轉
美國與自由世界的清醒關頭

2020年7月23日,出身美國南加州、想必對於反共的前任州長、前總統雷根印象深刻的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回到南加的尼克森總統紀念圖書館/博物館發表重要宣示,搭配尼氏孫兒與前共和黨州長之介紹、及美軍旗隊與女兵領唱國歌,堪稱慎重其事… 雖尊崇前總統,但回顧反省過去政府在蘇聯垮台後竟豢養出中國(中共)暴政的錯誤綏靖政策,需改以不信任式驗證取代已然失敗的盲目交往,算是在何處跌倒,就在何處爬起來。蓬佩奧直接點名習近平並以中共總書記稱之,說到中國對天安門與維吾爾及香港和教會等之鎮壓與迫害基本人權,中國已曝露謊言野心並侵門踏戶切入民主國家核心,惟有採取行動才能保護自由世界及我們的子孫... 蓬佩奧與問答主持人均讚揚並支持臺灣。

原本反共親臺(在臺國民政府)的尼克森卸任副總統後,在香港落入中國女間諜陷阱[1],從此受影響至死。貪婪的季辛吉與缺乏洞察力的卡特前總統等已然行將就木,傾中派已老,崛起的青壯派大多已知曉中國對美國與世界之危害。美國共和黨有尼克森、老布希等對中綏靖派,也有艾森豪、高華德、雷根等反共保守派。唐納‧川普(Donald John Trump)就任後的對中態度雖有搖擺或雷聲大、雨點小,但其抨擊中國的立場至少十多年來是一致的,其「小雨點」已遠勝前朝的「奈米形式」的反制。歐巴馬以降的民主黨主流已成了只知道歉跪膝卻無力推動有效對策的左膠。川普政府團隊有傾中鴿派的猶太人財政部長、也有不少瞭解中國本質的國安經貿鷹派。中國這幾年來的狂暴劣行,已協助這些對中強硬派越來越能證明其判斷遠優於綏靖派。不僅高級政軍官員更直接抨擊中國,「美國駐華使領館」的推特(Twitter)帳號也比以往更敢言,反映了政策氛圍已改變。

Houston has a problem!

影迷們想必還記得Tom Hanks在描述1970年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任務的電影「阿波羅13號」中於太空船呼叫地面任務中心的台詞 “Houston, we have a problem.”(休士頓,我們有個麻煩。)休士頓所在的德州於當時已是美國人口第5大州、美國南部最大州,與佛羅里達的發射中心同為太空迷們所熟知。

而1970年代,麻煩與製造麻煩最多的國家之一即就是中國,包括「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林彪政變未遂欲逃亡蘇聯時墜機蒙古國、雲南回族大規模起義遭中共軍隊屠殺造成數千平民死傷、河南水庫連環潰壩導致約23萬死亡、「世界革命人民心中紅太陽」的毛主席的枕邊人江青突然成了反革命集團主犯、魏京生在北京要求反省個人獨裁與推動政治民主化而被補、侵略越南等。

1979年底,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休士頓設總領事館,除了其地理位置,也是因為民主黨故總統林登‧詹森(Lyndon Baines Johnson)(1963-1969)與共和黨第二任駐北京聯絡處主任(1974-1975)老布希擔任眾議員時之選區均部分含括休士頓,具相當之政治重要性。該館遭勒令關閉前之領務轄區包括德州、奧克拉荷馬州、阿肯色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馬州、喬治亞州、佛羅里達州等8個州,人口約佔全美四分之一。過去60年的11位美國總統中有5位都出身於這片區域。這些州歷來都有堅定支持臺灣的國會議員,有眾多NASA所屬設施、生物醫學中心、石油化學工業、機械/電子/資訊產業、軍機/軍艦製造廠、軍事基地、與眾多大學及研究機構等。

1979年初,掌握黨政軍實權的鄧小平訪美,去過休士頓﹔在時任總統卡特(1977-1981)家鄉喬治亞州亞特蘭大時,民主黨籍前國務卿魯斯克(1961-1969)問他「中國想從美國取得什麼?」鄧明白回答:「你們的科技」。對中國、中國人、與共產黨之本質認識不清的美國人所想的是或賣或教,中國人想的更多更複雜,他們要抄襲、要偷竊、要電駭,還用所謂的「千人計劃」吞噬美國和加拿大、英國、德國、法國、日本、澳州、臺灣等各國基於體制/資金/設備所培養獲得的科研成果。中國在海外各大學所設的學生學者聯合會基本上都是收錢接受中國使領館指令、互相監控中國籍師生甚至監視非中國人的準中共黨組織。多年來屢有中國人或華裔在美國此區域及其他區域因間諜或竊密等涉中案件遭調查、逮捕、起訴、判刑,還有多名中國間諜擅闖或混入佛州等地軍事基地與川普總統在佛州的莊園。

2019年10月,美國職籃休士頓火箭隊總管Daryl Morey於推特發文「為自由而戰,和香港在一起(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聲援時已出現多起遭紅黑暴力攻擊而有傷亡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等出面施壓,小布希總統時期的國務卿康多莉莎·萊斯(Condoleezza Rice)、多名國會議員及德州政要等抨擊中國不但霸凌香港人權,還到美國審查美國人的言論,侵害美國人受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侮辱了美國價值。美國務卿蓬佩奧也呼籲NBA體認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諷刺極權主義壓制之小說《1984》的情節,已真實地在中國共產黨所設關押虐待上百萬名維吾爾人的集中營上演,資本主義社會的大財團應該要有愛國情操和社會責任,應勇敢地起身對抗中國脅迫。

美國開始清理門戶與究責

依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及實踐,外交人員及武官等可以合法方式瞭解、收集含括公開資訊之駐在國政治與軍事領域情勢進展。依1963《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及實踐,領事人員可處理簽證、公證、工商航海、照護僑民、會見探視國民等地區或較軟性業務。美國國會亦訂立《外國使團法》(Foreign Missions Act),對在美之外國代理人做出規範。

很顯然地,大家都知道中國是「賊」,可是無下限的中國依然越偷越起勁,於內駭客、於外間諜行動均多如牛毛。聯邦調查局(FBI)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即表示與中國相關的經濟間諜案在過去十年成長了1300%,中國在全美50個州都有間諜活動,平均每10個小時FBI就需要啟動一項與中國有關的調查計畫。

中國駐外使領館堪稱長年藏污納垢,各國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無力處理,造成「給你方便,你當隨便」,涉入違反外交豁免之竊密或顛覆等不法活動。中國在美國監控、騷擾、甚至暗殺異議人士、涉入敏感機密人士、圖博/西藏/維吾爾獨立人士的情況,美國政府多少有所瞭解。美國在這十餘年經常在境內查到流竄足以殺死數億人的中國製冰毒與芬太尼等,這幾個月還多次在美國邊境與海關查到大批中國製假鈔與偷渡入美之攻擊性武器部件,自今年5月底以來的左派失序騷亂劫掠亦有中國在多處煽動的公開證據,加上毫無資訊自由的中國竟透過社群媒體干擾美國等國選舉,這些都明顯觸犯美國底線。

中共獨裁政權毫無正當性地在美國的長期顛覆行動已界定了美中間的敵對關係。川普政府與研究機構從查抓四處潛伏的個別中國鼴鼠,如本區域內之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喬治亞州艾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阿肯色大學(University of Arkansas)等均於近期開除多名中國籍或華裔研究人員,到不勝其煩打地鼠而直接關閉中國在美南間諜中心的休士頓巢穴。國務院直指該館正涉及偷竊航太與生醫等智慧財產與武漢肺炎治療/檢測/疫苗研發資料之案件,並表明中國的大規模間諜戰將不再不受約束。美國下令中國閉館,相當於該館全部中國籍人員都被宣布為「不受歡迎人物」。雖未公開說明,但既於期限後不承認其身分,那些中國人就該離境。

身為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主席而有權接觸機敏資訊的佛州參議員馬克羅·魯比奧(Marco Rubio)於國務院下令中國閉館後隔天,發推文直稱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是共產黨在美龐大諜報網和影響攻勢的中心節點。該館須被關閉,那些間諜若未於72小時內離開將被逮捕。(China’s consulate in Houston is not a diplomatic facility. It is the central node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vast network of spies & influence opera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Now that building must close & the spies have 72 hours to leave or face arrest. This needed to happen.)曾任共和黨黨鞭的資深德州參議員約翰·康寧(John Cornyn)轉推此文,足證可補充行政部門之立場。其中似乎有些中國人因捨不得離開美國或害怕回到自己國家中國,而跳船投誠。

德州現為美國人口第二大州,休士頓則為全美第四大城,有著德州第二大機場--喬治·布希洲際機場。德州州長、副州長、州檢察長、州務卿俱屬共和黨籍,割除共和黨大本營的敵國毒瘤合於阻截防堵中共之滲透等多重目的。前中領館所在選區的「獨眼龍」共和黨聯邦眾議員丹·克倫肖(Dan Crenshaw)出身海豹突擊隊員,不但支持臺灣防衛需求,也已提出法案:Holding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ccountable for Infecting Americans Act of 2020,褫奪該為造成美國疫情負責之中國的主權豁免。美國政界與媒體要求徹底調查中國製造、隱瞞、散佈病毒之罪責並要求賠償的呼聲越來越具體,也有越來越多物證、人證、專家已公開指證。

北加州的舊金山是左派大本營之一,出身該市的民主黨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之家族在中國做生意,反對過軍售臺灣,曾任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副主席共8年,可接觸機敏秘密資訊,但在其身旁近20年的司機等人卻被查出是中國間諜,還當沒事,堪稱美國之恥(西德中間偏左社會民主黨總理布朗德,被發現個人助理是東德間諜後,即辭職)。在蓬佩奧發表討共演說同日,美國司法部公布4位隱瞞中共黨軍身分入境並混入科研機構者的個人資訊,3人位於北加州,均具生物醫藥背景。其中一位生化防化領域的大校唐娟因簽證詐欺於6月遭FBI約談搜索後進入中國駐舊金山總領館窩藏,逃避司法追訴,在川普總統威脅關閉更多中領館後,已被棄卒保館而離巢,4人均已遭美國執法人員逮捕。唐娟的女兒已被中領館送回中國,儼然就是個人質吧。美國政府在北加與美南等地清理中國諜報網的行動,被認為設法於釐清中國生化戰與至今不明來源的新冠肺炎病毒在美國各地或迅速或突然擴散的關連與聯繫。

臺灣之友

資淺的德州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在中國總領館關閉前一天推特所發“With the State Dept’s decision to close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Houston because it engaged in espionage and IP theft, the city now has a consulate for the fre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and no consulate for the tyrannical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as it should be.” 有不少網友誤翻誤解其意,以為該館將轉給臺灣、從而推衍出美臺關係即將升格,應屬誤讀。

1978年12月中旬美國宣布將與中華民國斷交至1979年1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之際,卡特政府從原先欲大砍我駐美機構數到同意保留8個,再到經國會制訂《台灣關係法》保障可設立如前既有之14個。我在美外交機構資產,亦因此美國國內法之明文保障而並未被國務院接收或轉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原駐休士頓等總領事館館舍均採租賃方式,臺灣此後陸續於原址或另覓新址開設辦事處。目前臺灣駐休士頓辦事處設於老布希總統任眾議員時選區之大樓。克魯茲議員所言純屬描述「自由盟邦留、暴政敵國走」的事實。

長榮航空現有定期航班仍至休士頓這臺北市的姊妹市,剛過世的前總統李登輝多年前其於市長任內亦曾到訪休士頓。陳水扁以降的4位民選臺北市長中,陳水扁與馬英九均於總統任內訪問休士頓,郝龍斌也去過。休士頓前市長於2015年來臺訪問過市長柯文哲,(當時因被外界普遍認為熱衷於替中國代言而民望低落的柯市長於8年任內卻皆未往訪休士頓)。2005年,呂秀蓮副總統曾於休士頓參訪NASA。 2011年美國國會兩黨通過法案特別禁止惡名昭彰的中國或中國公司參與任何NASA的科研項目,也禁止與中國官方相關之中國人入內訪問。2018年8月,臺灣總統蔡英文赴休士頓參訪NASA詹森太空中心,表明了美國對一臺一中之清晰認識與表態。至於美臺建交,屬總統權限,若川普總統連任、共和黨維持參議院之控制權,歷史總將走到那一步的。


醫藥防疫交流合作

自從出身臺南的劉清風先赴美國南達科他州讀醫預科、再於1926年自印地安那大學醫學院畢業、成為第一位獲得美國醫學博士(Doctor of Medicine, M.D. 相當於臺灣的七年制醫學士)的臺灣人後,這百年來已有為數眾多的臺灣人赴美進修醫學、護理、公共衛生等專業,使美國與日本同為臺灣現代化醫衛之推手。2018年8月,蔡英文總統赴休士頓時亦參訪了世界最大之醫療城德州醫療中心Texas Medical Center.

受教百年後的今天,我們已進步到「臺灣能幫忙」(Taiwan Can Help)地回饋美國。自2019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台美於2020年3月18日發布「臺美防疫夥伴關係聯合聲明」( Taiwan-U.S. Joint Statement on a Partnership against Coronavirus),強調共同對抗源自中國武漢的新冠肺炎病毒(To further strengthen U.S.-Taiwan consultation and cooperation on combatting the COVID-19 virus, which originated in Wuhan),由外交部長吳釗燮(MOFA Foreign Minister Joseph Wu) 及美國在台協會[2]處長酈英傑(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 AIT)共同署名,合作領域包括快篩檢驗試劑的研發、疫苗和藥品的研究與生產、醫療口罩及防護衣原料等防疫醫療用品與設備的保障與交流。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4月8日於推特發文:「在艱難的時刻,真正的朋友會站在一起」,強調台灣是美國「實實在在的朋友」,美方對台灣援贈口罩和體溫計十分感謝,美國感謝台灣支持美國前線醫療人員。(During tough times, real friends stick together. The U.S. is thankful to #Taiwan for donating 2 million face masks to support our healthcare workers on the frontlines. Your openness and generosity in the global battle against #COVID19 is a model for the world.)

臺灣副總統陳建仁於4月底與母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對談、於5月初與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線上研討會發表專題演說分享台灣防疫成功經驗。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與美國衛生部副部長於5月針對台灣防疫措施和台美合作進行對話。衛福部長陳時中與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長阿札爾(Alex Azar II)於4月底舉行雙邊電話會議,阿札爾讚許台灣對抗武漢肺炎疫情的成就,並感謝捐贈口罩。阿札爾部長於5月18日在WHA視訊大會發言中力挺台灣參與WHO,說世衛的課責與透明度改革相當重要,同樣關鍵的是台灣需以觀察員身份參加大會,「世衛絕不應犧牲2300萬台灣人民的健康來傳達政治訊息」。國務卿蓬佩奧、美國駐聯合國代表、駐日內瓦聯合國機構代表、國務院發言人等亦多次帶頭支持臺灣加入WHA.

川普總統繼2018年3月簽署國會通過之《台灣旅行法 》(Taiwan Travel Act)強化臺美政軍高層互訪交流、今年3月再簽署國會制定之《台北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 of 2019, 簡稱TAIPEI Act),持續精進強化《臺灣關係法》之精神內涵。2018年的《亞洲再保證倡議法》(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of 2018)及這幾年的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等亦致力於推進美臺間之軍事聯繫。這些都彰顯美臺兩國對官方實質交流之意願與進展。

臺灣因應之道: Keep America Strong!
臺灣因應之道: Keep America Strong!

為因應當前局勢,建議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副院長沈榮津、經濟部長王美花、外交部長吳釗燮、國防部長嚴德發、退撫會主委馮世寬、海洋委員會主委李仲威等應:

一,臺灣應擴大口罩生產量能,可部分收購管制,以防備國內疫情再昇高﹔其餘可建議廠商優先銷往友我或民主國家﹔部分持續捐贈援外,但應更聚焦於友臺國家與群體,以深化聯合盟友,強化友我人士對抗武漢肺炎之防護。國防部與海巡署應為約20萬人員購置可預留六個月之全員配發數額。

二,臺灣應於2個月內加緊擴大採購美國農產品與能源乃至軍備等產品,更支持那些受對中貿易戰影響及對中國貨有疑慮的州。臺灣該積極增加戰備糧食與儲油等,並限制糧食及油品出口或運送給中國或其人員與機船。

三,駐美代表蕭美琴應協調華府代表處、駐休士頓、亞特蘭大、邁阿密、芝加哥、丹佛、洛杉磯等目前疫情較嚴重轄區之辦事處加緊擴大捐贈或接洽折扣銷售臺灣口罩。另專案加速擴大捐贈美國國防部所屬一百多萬軍文職人員(尤以高司單位、印太及海空軍力優先)與退伍軍人事務部所照顧之約兩千萬退伍軍人(各年齡層均有,尤以上列辦事處優先),這些人都是友臺、助臺之中堅。

四,駐日代表謝長廷應協調捐贈口罩予日本約25萬自衛隊、駐澳洲代表應協調捐贈口罩予約澳大利亞6萬武裝部隊,他(她)們都是臺灣潛在的戰友。

五,在拒當傻子的川普政府確定為懲罰德國國防預算佔比過低、大佔美國便宜、卻又自相矛盾地增加依賴其假想敵俄國之能源、還故意唱反調與美國頭號敵人中國勾搭而自德國撤出近1萬2000名駐防美軍之際,臺灣應儘速達成中央政府國防預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之3%的承諾目標,以彰顯防衛決心與量能,應對中國末日狂暴之威脅。

六,眾多國家已改變策略,臺灣的國安與檢、審、憲、調等機關也該動起來了。

[1] 尼可森前總統1960年選輸甘乃迪(John F. Kennedy)後成了平民, 常流浪世界, 在香港遇到一華人女子, 成了地下情人, 姓Liu, 有譯劉, 有譯廖, 被港英掌握, 是中國間諜, 影響其觀點。據傳他在香港的紅粉知己名叫Marianna Liu,她的父親在1949年前是國民黨將領。1958年尼克森二度出訪亞洲,在香港希爾頓飯店認識了女侍25歲的Marianna Liu,還送她一罐香奈兒5號。1966年,他們再度碰面,再續前緣,人們說尼克森每次到亞洲必取道香港,因為想藉機與她見面,事實上美國與英國的情報單位都曾高度懷疑她是間諜。後來尼克森當選總統後,協助她與夫婿移民美國,1970年代她曾到白宮與尼克森會面數次。

[2] 美國在台協會(英語: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縮寫為AIT),是美國國務院依據《與臺灣關係法》及哥倫比亞特區法律所設置的民間非營利組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