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林濁水 : 蔡總統用人邏輯很怪很怪
林濁水 : 蔡總統用人邏輯很怪很怪

[轉載自:Yahoo論壇]

[moli]於2020-08-06 04:22:15上傳[]

 

林濁水】蔡總統用人邏輯很怪很怪
2日蘇嘉全辭職,雖然有報導,總統曾慰留,仍終歸是面會當場准辭並在24小時內換上李大維。凡事想了又想的蔡總統,這次反快得令人眼睛大大一亮;然而總統的動作卻不能說明快:快的確快了,卻不「明」,很怪。

總統府秘書長是大內總管,工作性有一個好聽的名稱 - 調和鼎鼐,也有一個真實的本質 - 喬事。

這種喬事的大內總管,叫專長在外交事務的人做,本質不合。李大維就是這樣向總統說「陳菊的工作攸關黨政事務,我做不來」,不過蔡總統叫他不必管黨政事務,用他是要借重他的國際事務專業。

這樣被蔡總統安排的,李大維並不是第一個,2016年林碧炤就和李大維一樣的背景:兩人同齡,都是國安體系的大老,都以同樣的理由被安排為大內總管。結果林碧炤做了5個月就走人了,既然前車有鑑,為什麼還要第二次,這是第一個怪。

第二個怪是國際事務已經有一個當過國安會秘書長的外交部長管,還新增了號稱要「實質協調」各涉外部門的國安會秘書長了,而李大維又國安會秘書長也當過,於是現在國安出現三頭馬車後,將來三個人誰「實質協調」誰? 

第三,李大維向總統說「陳菊的工作攸關黨政事務」,說明總統府秘書長工作的喬事本質。然而如果針對陳菊因為會喬事安排總統府秘書長的位置,當然OK;但是當內務總管固然得會喬事,但是畢竟個性的要求是圓融,陳菊一樣頭角崢嶸,領袖氣質隨時流露,凡事衝上第一線,這卻一點也不合內務總管要求的本色。例如陳菊忍不住個性流露跑到國會黨團會議中督軍,就令眾人為之側目,引發爭議。不料陳菊走了,又來了一個同樣雖然會喬事卻既一樣頭角崢嶸,而爭議還更多的蘇嘉全,這又是一怪。

目前國安會秘書長任命毫無專業的顧立雄擔任,換走的正是李大維。現在顧、李兩個人居然都安排在和專業不吻合的位置上了。怪。

當時由於國安團隊表現乏善可陳,所以換上有政治能力卻是國安局外人的反而備受期待,希望他不受既有窩臼韉絆地有所突破。於是現在找回李大維難道不會被質疑,當時的換人是不是的確錯了,預期的效果沒有發生,或是至少産生急待彌補的缺陷?仍然怪。 

「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講真的?

總統處理總統府秘書長的人事,的確快得史無前例,同一時間,總統如何阻止蘇震清就任中常委的話也被放出,然後又有總統重申過去已經強調的「升官發財,請走別路」,短短時間有了接連澄清總統的立場的快動作;然而蘇震清性好「升官發財」的記錄豈不是早就眾所皆知,否則怎麼會被卓榮泰從不分區名單上換下來?既然這樣,總統為什麼親自在官邸操作,把早已提名在屏東區城參選的莊瑞雄喬成不分區,「禮讓」蘇震清「不掛黨籍」投入區域選舉,選舉過程中,黨中央一再聲明並不支持蘇震清,總統還硬是三度親征屏東加持。這樣,從提名,到競選,再到當選又回黨當中執委,蘇的升官路一路被打通,直到事態嚴重到不可能壓下時挺蘇的做法才突然180度大迴轉。同時既然大迴轉,因為奉行總統「升官發財,請走別路」原則而封殺蘇震清的卓羅豈不是該大大禮遇,為什麼還繼續對兩人眼不見為淨而絲毫沒有迴轉之意?

檢察官搜索聲請韉押蘇嘉全也同樣力圖澄清自己的關係,強調蘇震清已經50多歲了,事情是姪子做的,怎麼可以算到叔伯身上?問題是蘇震清好升官發財,蘇嘉全會比總統、羅、卓更不清楚?那麼在力挺他爭立委官位時使盡被形容成蘇嘉全之亂的渾身解數時為什麼沒想到姪子已經50多歲,不必叔伯如此辛勞?

這樣為什麼「升官發財,請走別路」唸唸有詞。無論如何就是一簍筐的怪再加上另一簍筐的怪。

其實如今在民進黨中的英系的存在本身就根本是一大怪。英系具備了一個無論藍綠的政黨中最受矚目的特色。任何國家,除非是極有効力的一人獨裁黨,否則黨中必有派系,任何政黨中派系成員必定參差不齊,難免有爭議人物參雜,沒有清一色都是好的。但是當蘇震清當選中常委英系在民進黨中擁有三大黨職時,這三大黨職一字排開,清一色是高度爭議人物,這樣的派系的浮出,是幾十年來的台灣藍綠政黨都未曾見的怪象,恐怕任何國家都極為罕見。

人事怪象遍及五院。

令人吃驚的是,總統的人事安排上出現怪的,還不只發生在長期力挺蘇家所牽動到立委、中常委、總統府、國安會的一連串人事風波中而已。如果我們進一步檢查一遍,我們將發現總統所有憲法機關的人事安排幾乎無處不怪。

首先,內閣閣員既然叫做政務官,那麼顧名思義,他最重要的專長是政治領導能力,所以西方國家不論內閣制、雙首長制,內閣制部長至少7成以上是有政治歷練的國會議員出身;至於總統制的美國,國會議員、州長出身的合起來也佔將近三分之二,另外約三分之一大體是有政治性格和能力的大企業CEO。單純學者專家成為閣員的無論美國、歐洲都少到頂多只有一成。然而蔡支配下的林全內閣,其組成卻是一方面儘可能排除有政治領導能力的;另一方面在歐美居於絕對少數的,沒經過參選歷練的技術官僚和學者反而佔了絕大部分,作法完全是馬規蔡隨。政務官專挑沒有政治性格和能力的,蔡總統的林全內閣組成,一開始就怪,和正常民主國家都不一樣。

其次,一面高唱轉型正義但是司法院長卻提名起訴美麗島案件的檢察官謝文定,他不是最最該被轉型正義的人嗎?一旦他真的貴為司法院長,又號稱要轉型正義,這國家不怪嗎?

第三,依憲,監察院人事,毫無疑問應該選擇個性鐵面無私,關係比較單純不複雜,黨政治色彩比較中立的人擔任,但是蔡提名的院長卻黨政治色彩極度強烈,副院長又是八面玲瓏性向的,性向居然都和鐵面無私大大杆格。

第四,考試院人事需要的專業是人事行政,但蔡提名了一個學歷漂漂亮亮,但其中熟嫻人事行政知識的卻創下有史以來最稀少的記錄。 

第五、世界各民主國家,為了強化國會的自主性、專業能力和國會的尊嚴,都講求建立國會人事資深制,而且議長都由議員自主選出。但是蔡總統卻直接介入而且安排的還是一位毫無國會資歷的人。讓他當不分區,第一次上任馬上當國會議長,這也是台灣從兩蔣開始70幾年來所未曾有,民主國家也找不到的怪現象。

用人邏輯只在於權力網絡的舖陳,不在國家需要,憲政規範

略一掃瞄,總統用人之怪,居然遍及所有高層的憲法機關之中。她的用人邏輯不在於優先考慮讓憲法機關發揮法定的功能;也不在乎所標榜的價值的信守;甚至不理會社會的觀感;只在乎自己的權力網絡的舖陳,以便自已意志的貫穿可以不受「憲法韉絆」。這就像當初她設置了被提名的司法院長許宗力在國會詢答時說有違憲之虞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一樣。如今「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已不再公開召開,但是擺脫「憲法韉絆」的精神卻一直貫徹在她的用人策略上直到今天。

總統用人怪象處處,居然到了不論在台灣或任何民主國家都是史無前例的狀況,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到這樣的境地,能不為憲政體制憂,為人民國家憂,為民進黨憂,甚至為總統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