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程曉農:中共的現金外匯儲備行將見底
程曉農:中共的現金外匯儲備行將見底

[轉載自:大紀元]

[letin]於2020-11-03 03:20:22上傳[]

 

中國人民銀行高級官員3月18日表示,中國金融業的「灰犀牛」風險正在上升。(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大紀元2020年10月18日訊】中美關係惡化之後,中共雖然強調要自力更生,但它的經濟卻嚴重依賴石油、糧食和芯片等商品的進口。在對美出口前景未卜的情況下,中共能否有足夠的外匯繼續進口所需要的商品,取決於它的外匯儲備究竟能否支撐下去。而中共外匯儲備的真實狀況往往撲朔迷離,不易把握。10月11日國內的網上出現了一篇文章,標題是《我國外匯儲備還有多少可用?》,就外匯儲備不足發出了警訊。本文詳細分析中共外匯儲備的真相,認為中共的現金外匯儲備行將見底。

一、從家庭金融資產看國家外匯儲備

要理解一個國家的外匯儲備,可以用個人的家庭金融資產來做個通俗的比喻。分析家庭金融資產的目的是了解家裡真正屬於自己的錢有多少,借來的錢要還,別人欠的錢如果要不回來就泡湯了,帳面上的錢扣除這兩部分之後,才是淨金融資產。每個家庭正常情況下每月都有收入和支出,如果經常性收大於支,家庭淨金融資產就會增加;如果支大於收,家庭淨金融資產就會減少。

國家的外匯儲備總數相當於家庭金融資產總額,但扣除借來的錢和別人欠你但還不上的錢,剩下的才是可以動用的外匯,這就是國家外匯平衡中的淨外匯儲備。如果外匯經常處於支大於收的狀況,就只能動用淨外匯儲備來填補開支窟窿。中共每年要進口石油、糧食、芯片以及其它製造業零部件來維持經濟的日常運轉,2019年的食品進口為420億美元,石油2,413億美元,芯片進口3,055億美元,僅此三項合計即達5,888億美元。除了進口需要外匯之外,還有民航、船舶、國際保險等非貿易支出,加上出國者(如旅遊者、留學生)所需外匯,這些開支每年還需要1000億美元以上。

中共的日常外匯收入主要是靠出口,貿易順差主要來自美國,本世紀前十年出口曾創下每年平均增長25%的記錄,外匯收入源源不斷;而今年1到9月的出口只增長2個百分點,與過去的外匯收支相比,幾乎就是收入不漲,開支照增。以前中共每年通過對美貿易淨賺3000億到4000億美元,對所有其它國家的貿易大體上外匯收支打平,因此,保持外匯儲備穩定的關鍵是對美貿易順差。今後對美出口下降,這筆來自美國的外匯來源就靠不住了。少了這幾千億,每年進口所需外匯就只能吃外匯儲備的老本。一旦要靠動用淨外匯儲備來填補外匯開支窟窿,就必然造成中共看緊外匯儲備這個「荷包」,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到國內中小銀行換匯或提取外匯存款越來越困難的原因。

二、外匯儲備的虛實面目

表面上看,今年9月底中共坐擁31,426億美元巨額外匯儲備,似乎闊得不行,其實,這些外匯並不都是可以隨意使用的現金。這3萬多億外匯儲備實際上只是個虛數,因為中共同時也背負巨額外匯債務。中國的外債包括政府、銀行、企業向外國所借款項,按照外匯管理局的數據,2020年9月底外債餘額為20,325億美元,其中六成是1到2年的短期債務,到期就得償還;全部外債當中,硬通貨外債是13,498億美元,占66%,必須用外匯還債。所以,真實的外匯儲備要扣除硬通貨外債,剩下的才是真正可以動用的外匯。過去十年中共的外債餘額不斷增加,而真實可用的淨外匯儲備則不斷減少,到今年9月底中共的淨外匯儲備只剩下1萬8000億美元。

這個帳面上的1萬8000億美元仍然是個虛數,因為中共還欠著對外企的隱性外匯債務。中共要求所有外企的投資全部強制兌換成人民幣,相當於把外企投資的外匯全部充填了自己的外匯儲備;一旦外企需要匯出利潤或者撤資,中共就不得不給他們外匯。目前外商投資已累積到7000億美元,由於中美冷戰大大增加了外企在華經營的風險,大批外企正在部分或全部撤資,所以會集中出現大額外企撤資用匯的需要。按照近期外企撤資三成的最低估計,至少會用去2000億美元,這個數字今後還會上升。從帳面上的1萬8000億美元中扣掉這2000億,中共的淨外匯儲備就只有1萬6000億了。

三、外匯儲備中現金不多

中共真實的可動用的外匯儲備中,大部分不是現金,因為外匯儲備不能用現金儲備的形式放在國內各家銀行的帳上或金庫裡;否則,外幣一旦貶值,就立刻出現外匯儲備虧損。外匯儲備也不能分散存到外國銀行裡吃利息,因為外國銀行對存款帳戶的存款保險數額有限,萬一銀行經營不善而破產,外匯儲備便消失了。外匯儲備更不能買很多外國股票或公司債券,因為股市每天波動,貶值或虧損的可能性非常大。

為避免外匯儲備貶值,每個國家的中央銀行都會購買可靠的外國國債。國債利息高於銀行存款利息,這樣便可以讓外匯儲備穩值或略有增值。所謂可靠的外國國債,指的是這些國家的國債信用可靠,其政府不會輕易破產,它們的國債也不會到期不還。中共雖然與美國為敵,雙方已進入冷戰狀態,但在金融方面卻不得不買大量的美國國債,因為只有美國的國債發行量大而且可靠,而日本或歐盟的國債發行量小,也不允許中共買多了。所以中共為外匯儲備購買的主要是美國國債,還有小部分日元債和歐元債。據美國財政部公布的最新數據,中共到今年8月1日所持有的美國國債是10,680億美元,占其淨外匯儲備1萬6000億的三分之二;此外還有少量日元國債和歐元國債。

中國國內一直有缺乏金融常識的「妄議」,以為中共手持美國的1萬億國債,可以作為「武器」來要挾美國,假如大量拋售,便能逼美國於絕境。這種荒唐的想法十分可笑,因為美國的國債發行量目前是26萬億美元,中共只占其中的3.8%,就算全部拋售了,也無法衝擊美國的國債市場。何況,外國的政府債券分短期、中長期多種,不到期不會兌付,而中共為了獲得高一點的利息,所買美國國債基本上是中長期的,不能隨時兌現,而短期國債只占3%。中共若要拋售持有的未到期美國國債,必須找到買家才行,而買家只有在中共壓價求售的情況下才會接盤,於是吃虧的只能是中共。

由此可見,中共的1萬6000億淨外匯儲備扣除了已經購買的外國國債,只剩下5000多億美元的現金了。

四、對外投資吸乾現金外匯儲備

就是這5000多億美元的現金外匯儲備,其實也多半不在中共手裡,因為它們基本上被花出去、拿不回來了。過去多年來中共大量在海外投資,目前總額已經達到2.2萬億美元。用5000多億現金外匯儲備,如何能實現2.2萬億的對外投資?其中的奧祕在於,這2.2萬億美元的對外投資當中,大部分是用人民幣投資,但統計上折算成了美元。

中共不公布對外投資中人民幣投資的比重,但可以發現一些參考線索。據中國商務部的《中國對外投資發展報告,2019》披露,到2018年底,對「一帶一路」國家的總投資達986億美元,在非洲的投資累計達461億美元,對香港的投資為11,003億美元,這三部分合計占對外投資的43%。由於這些投資的絕大部分是人民幣投資,中共對其它國家的投資當中,也有一部分是人民幣投資,所以中共的海外投資中真正動用外匯的部分並不那麼高。雖然如此,中共的巨量對外投資中需要外匯的部分仍然足以吸乾現金外匯儲備。

當中共的現金外匯儲備即將見底時,中共能把對外投資撤回來,變現成外匯嗎?到2018年底,中共的對外投資主要分布在租賃和商務服務、金融、批發和零售、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房地產、交通運輸、倉儲等領域,這些行業的投資占總量的78%。租賃和商務服務業這個領域的對外投資主要是設備租賃,因為這些設備不容易找到買主,只能租賃,當然設備也就很難出售變現;過去10年中共在國外也投資了大量礦山和資源類項目,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國家對礦產的消耗比中國還大,因此也不容易找到接手這些礦山的買主;中國公司還在許多國家購買了批發和零售企業,由於疫情的關係,這些行業倒閉風連連,誰會想這個時候接手買下來?投資國外的其它服務業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王健林在美國購買的電影院連鎖企業目前就因為疫情而瀕臨破產。

中共在外匯儲備尚且寬裕時開放對外投資,而當對外投資達到頂峰、幾乎吸乾了現金外匯儲備時,恰恰遇到中美關係惡化,外匯儲備的美國來源將迅速收縮。本來,對外投資是長期項目,投資長周期(30年以上)之後才能用盈利收回投資。一旦外匯儲備吃緊,臨時想變賣以前投資購買的商店、礦山、倉庫,並沒那麼容易。指望變現對外投資項目來緩解外匯儲備的短缺,實屬遠水不解近渴。

五、三萬億外匯儲備不過是虛好看

中共的外匯儲備帳面上有三萬多億美元,但是,它的現金外匯儲備卻快要見底了。這不但令人難以理解,也實在讓人不敢相信。但上面的分析說明,正是因為中共高層對國內經濟形勢和中共掌控國際局勢的能力過度樂觀,想操控世界的野心過於膨脹,多年來大規模揮霍外匯去國外投資,結果對外投資吸乾了國家的現金外匯儲備。

為了維持進口所需要的外匯支出,中共只能拋售美國的國債。據中共外宣官媒《多維新聞網》9月20日報導,2020年前7個月中共一共拋售了1,07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按照專家估計,未來還將拋售超過2000億美元的美債,持有美債的規模將逐步縮減至8000億美元的水平。上文提到,中共持有的美國國債中只有3%是短期國債,剩下的都是中長期國債,而已經拋售以及今後準備拋售的數量達到中共持有美國國債總數的30%;這說明中共為了外匯用度的急需,已經開始拋售以前持有的中短期美國國債了。隨著中共持有的中短期美國國債被拋售變現,今後中共將只能拋售持有的長期美國國債,那將出現打折變現、充填外匯儲備短缺的情形。

外匯儲備最低層次的安全性一般要求覆蓋短期外債償付和3個月進口所需,對中共來說,這樣的需要至少達到2000億美元的數量;而中共已經通過拋售10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變現了外匯現金,今後準備再拋售2000億美國國債,這正是滿足短期外債償付和3個月進口所需之數。與此同時,中共最近還不斷增加中國國債的對外發行,用這種方式借外匯來應急。這屬於寅吃卯糧,要不了多久,就會陷入借新債還舊債的陷阱中。

那麼,中共的貿易順差能帶來多少外匯流量呢?今年前3季度其對美出口為3,27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8%,自美進口961億美元,增長2.8%,對美貿易順差是2,309億美元。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特朗普)連任的可能性越來越高,拜登家族的電腦門事件進一步壓縮了民主黨得票的空間。川普明年很可能對中共提高進口關稅,這將進一步減少中共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令中共的外匯儲備更加吃緊。

今年從4月到9月這6個月裡,中共通過對外發行國債,借來四百多億美元;又在1月到7月期間拋售了上千億美元的美國國債,這些錢都用於必需的外匯支出。即便這樣籌措了將近1500億美元的外匯現金,仍然無法維持外匯儲備總額的穩定。今年9月底中共的外匯儲備總額從上個月的31,646億美元下降到31,426億美元,一個月減少了220億。中共不但是帳面上的3萬億外匯儲備徒有虛好看,而且其外匯支出捉襟見肘的窘困局面已近在眼前。


大紀元首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