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獨傲村夫:川普不是輸給拜登,是敗給美國1趴的有錢人
獨傲村夫:川普不是輸給拜登,是敗給美國1趴的有錢人

[轉載自:民報]

[轉載]於2020-11-16 17:11:11上傳[]

 




CH 1








川普不是輸給拜登,是敗給美國1趴的有錢人

文/獨傲村夫 2020-11-11 《民報》


在選前最後一週,我在Youtube看了川普幾場造勢活動,川普氣勢旺得不得了,連民主黨的大本營加州,居然有大批民眾聚集在洛杉磯杭廷頓海灘,高舉川普的旗幟,當時我以為川普贏定了!然而,結局讓我感到意外。

今年美國大選可說是一場相當詭異的選舉,氣勢如虹的川普並沒有獲得大勝,人氣低迷的拜登,後來居上,郵寄選票疑雲重重,幕後黑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利用郵寄票作掉了川普,這可不是什麼陰謀論,而是明眼的人都看得出來的一場政治骯髒劇!民主黨公然作弊,等於毀了美國的民主根基,留下歷史污點,種下禍根。主流媒體不去挖掘真相,還文過飾非,信譽破產!

主流媒體在這次美國大選的表現,與中共官媒幾乎是同等貨色,扮演反川普的宣傳大隊,民調一路造假,製造假新聞,曾經發佈過金正恩手術病危假消息的CNN,在6月甚至已製作出拜登11/3勝選地圖,難道他們的記者有穿越時空的超能力預先看到了投票的結果?

拜登何德何能拿了美國史上最多的票數「凍蒜」?從整個選舉過程看來,民主黨、主流媒體、矽谷的科技幫、華爾街的金融幫、美國最大的敵人─中共,聯手扳倒了川普,把那個糟老頭送進白宮,說穿了,拜登沒打敗川普,倒是川普敗給了1趴的有錢人。川普11月6日發表談話時說,這次選舉大媒體、大財團、大肥貓(big media, big money and big cats)介入甚深,使得原本大勝的州,出現反轉,一群站在拜登背後的大老闆集體揮拳,讓他不支倒地。

【此次美國大選,矽谷科技幫捐了好幾億美元政治獻金,98%流向民主黨,其中包括高通前CEO雅各布(1千萬美元),微軟前CEO巴默(7百萬美元),谷歌前CEO斯密特(6百萬美元),這只是部分名單。圖/作者截自網路】

反川集團似乎早已編好劇本,找好各路人馬,中共也配合演出,製造病毒並刻意在美國放毒,導致美國經濟嚴重受損,不但讓川普的貿易戰破功,還得背負防疫失策的罪名。奇怪的是,美國股市大幅下滑後,又節節上升,華爾街金融幫發國難財,然後捐大筆錢給民主黨。武漢肺炎爆發與美國大選,在時間點上,難道純屬巧合?否則民主黨怎有理由提議郵寄投票,而且有那麼多陰界的選民也參與郵寄選票?川普受訪時曾表示,若無疫情,他躺著選就會當選。

民主黨真正的左派非桑德斯莫屬,為何他兩次參加初選均遭淘汰出局?由於他主張拆解美國的大銀行,華爾街那幫人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激進派,退而求其次,拱拜登粉墨登場,老拜是職業政客,昏庸的假左派,其實他只不過是反川集團的傀儡,他挑賀錦麗當副手,很可能是幕後的極左派利用他當特洛伊木馬(Trojan Horse)趁機把黑賀送進白宮。選拜等於選賀,她是高唱社會主義的極左派,這位非裔的女副總統,一旦78歲的拜登癡呆症惡化,可望主導政局,誰知道她會把美國帶往什麼方向?星條旗上會不會出現鐮刀和紅星?

在賀錦麗領導下,美國有可能逐漸淪為社會主義國家,南美洲化的美國,非法移民湧入,失業人口激增,遊民滿街,中產階級消失,貧富差距擴大。但是,對1趴的億萬富豪,毫無影響,因為他們做的是跨國生意,中國或越南有沒有便宜貨可以買,重要性超過美國人有沒有工作,與其給勞工更高的薪資,不如採用更多的機器人,司機也不需要了,就由無人駕駛的卡車取代。亞馬遜大老闆貝佐斯不就是這種心態嗎?

全球化是導致所得不平均、生態危機的元兇,美國產業空洞化,藍領找不到工作,中產階級日益萎縮,大部份的美國人並沒有分享到經濟增長的成果,世界形成富人愈富,窮人更窮的現象。如下圖所示,從1989到2018年,全球1趴最有錢的人,財富由8.4兆美元暴增至29.5兆美元,增加了21兆,而50%底層的窮人,總財富則由0.7兆美元,銳降至負0.2兆美元,減少了九千萬美元。全球化是為金字塔頂端1趴富人服務的經濟體系,造成富人資產膨脹,窮人負債。


據彭博10月的報導,今年美國頂端1趴的有錢人,財富總值達34.2兆美元,其他50趴約1億6千5百萬的窮人,財富總值僅2.08兆美元。自年初瘟疫爆發以來,前50名的富人,財富總共增加了3390億美元,首富貝佐斯增加了734.8億,比爾蓋茲114.8億,祖克柏215.8億,拉利佩奇(Larry Page)66.8億,這些人財富不降反升,卻不支持川普,反而力挺拜登,怎麼資本家會去支持標榜社會主義的候選人?誠如拿破崙所言,「給錢的人手在上,拿錢的人手在下」,拜登上台後敢對那些造王者課重稅?民主黨會通過不利於富豪企業的法案?


凡是對美國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金融、媒體泰半掌握在猶太幫手裡,在全球化以前的時代,媒體謹守平衡報導原則,每逢大選並無偏袒哪位總統或哪個黨,新聞記者普遍受到敬重。但是今年猶太幫的媒體,如華郵、紐時、彭博、Facebook、CNN、NBC卻一面倒向民主黨,背離新聞倫理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彭博老闆還在佛州、德州、俄亥俄州撒了1億美元幫拜登助選。有位經濟評論家指出,華爾街與中共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高盛、摩根銀行因全球化資產暴增,基金投資公司發了大財,而中國加入WTO以後,國企與官二代成立的公司也在紐約證券市場掛牌,紛紛擠入全球五百大,掌控這些企業的中共太子黨,個個都成了億萬富豪。有什麼行業比炒股票更好賺?難怪擁抱熊貓的華爾街大咖對川普很不爽。據富比士(Forbes)報導,華爾街有44位億萬富豪捐了上億元給拜登和民主黨,連一毛錢也沒捐給川普陣營,誰會去挺川普這類擋他們財路的全球化反動派?

川普是個反全球化論者,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企圖減少美國日益擴大的貿易赤字,並打斷中國的供應鍊,引導企業回流,幫美國藍白領創造就業機會,這對美國長遠是正確而有利的。而矽谷的科技幫,不事生產,軟體設計外包給印度的工程師,臉書在西雅圖的研發部門,被爆料僱用中國留美研究生以及在中國的工程師。華爾街的猶太幫,靠玩金錢遊戲獲取巨大利益,他們是屬於頂尖的1趴,財力雄厚到能左右美國政治。知名語言學家杭士基(N. Chomsky)曾感嘆,「在美國,1趴的巨富對政治有極大的影響力,70趴沒錢沒勢的人對政治毫無影響力」,雖然他名氣大,著作等身,對政治也只能發發牢騷。猶太裔的杭士基是自由派,討厭川普,是否把票投給拜登?不得而知。不過在這次選舉也有不少猶太裔美國人支持共和黨。猶太裔有很多傑出的科學家、哲學家、音樂家、文學家是值得我們肯定與尊敬的。所以,讀者千萬別把猶太幫與猶太人混為一談。

雖然自2015年投入政治以來,川普的言行不無可議之處,但是邪惡的媒體時時刻刻修理他,把他說得一無是處,川普受盡不公平待遇。瑞典籍的政治學者雷恩(Claes Ryn)實在看不下去,嚴厲批判美國主流媒體操縱這次大選,醜化川普,極端偏袒拜登,連講話都有困難的拜登顯然有精神障礙(obviously mentally handicapped),他們卻視而不見,裝聾作啞。拜登常對女性毛手毛腳,其子亨特拿中共的好處,眾人皆知,他們卻刻意掩飾,不要臉的臉書以及偽善的推特還拒絕轉載不利拜登的新聞,醜態畢露。不過,雷恩也指出,美國的政策,尤其是外交,大部份係由非經民選的永久政府(permanent government)來決定,不是拜登說了算。所謂的永久政府,一般稱之為深層政府(deep state),過去美國有位資深記者曾將國家安全局、中情局、聯邦調查局、五角大廈、聯準會、國務院以及華爾街列為美國的深層政府。

英國脫歐黨(Brexit Party)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在川普選前最後一週的造勢場合,特地趕來助陣,他告訴美國選民,「你們不只是選川普當總統,你們也是在選一個捍衛自由世界的鬥士、對抗全球化和中共的勇士!我們需要川普!」沒錯,當今歐洲充斥著膽小無為的政客,一味支持全球化,倚賴中國製造的便宜貨,以致於歐洲在冠狀病毒爆發後,連口罩都須從中國進口。川普不願見到美國重蹈歐洲覆轍,上任後就高舉「美國優先」的大旗,成了反全球化的戰神,他與梅克爾相看兩相厭。因而,主流媒體宣佈拜登以290張選舉人票獲勝,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歐洲政客額手稱慶,隨即發出賀電,中華民國的台灣總統也趕緊發賀電,川普有情有義,哪裡對不起台灣?在選後餘波盪漾局勢未明朗之前,她就急著向親中政客表態,這是什麼心態?

美國記者斯文尼(C.Sweeney)在選前發表一篇文章,談及他對川普的觀感。他說,以往川普不管是推特或新聞記者會說了什麼話,媒體對他從沒一句好話。儘管每個人對川普都交織著愛恨之情,如果他離開政壇,放眼世界盡是些無膽無識言語乏味的政客,每個人都會懷念他,畢竟他是一個很不一樣的政治人物。

雖然民主黨和1趴大老闆暫時「技術性」擊倒了川普,他仍大有可為,在推特他有8800萬追隨者,沒有1個政客比他更有群眾魅力。四年前,一般人對川普心存偏見,認為他愛作秀,出言不遜,但是有許多原本討厭他的人如今反而欣賞他,成了鐵桿川粉。這將是他展開反擊強大的部隊,如果他號召百萬群眾聚集華盛頓,抗議選舉不公,展現人民的力量,勢必憾動美國政局。我無意鼓動美國內戰,但要對付美國內部陰暗的勢力,這招最有效,嘉年華式的抗議是無效的。如果他忍一時之怒,以美國內部和諧為重,以免美國分裂為二,更能讓人體認到他是真心愛美國,將會贏得更多的同情,受到更廣泛的支持,不管川普做何選擇,他都是站在道德制高點,立於不敗之地。

已故的美國總統甘迺迪曾言,美國之所以偉大係因建立在真實、公正、責任、自由(Truth、Justice、Obligations、Freedom)等價值基石之上。然而,這次美國大選,讓我看到了腐敗的政客,墮落的媒體,自私自利的資本家,這已經不是我嚮往的美國,而是價值淪喪的美國,一個被左派頹廢文化腐蝕、喪失清教徒精神的社會,在癡呆老人拜登和馬克斯主義者賀錦麗的領導下,前景堪憂,美國再度偉大的機會是零!希望這不是你我預見的美國未來,天佑美國!我們還是期望美國再度偉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