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林濁水 談 陳水扁接受趙少康專訪。
林濁水 談 陳水扁接受趙少康專訪。

[轉載自:自由時報]

[moli]於2020-11-22 16:56:01上傳[]

 

自由評論網 :  陳水扁接受趙少康專訪。

林濁水 11/16/2020

彼此睽違26年後,兩人有了第一次會面,陳水扁接受趙少康專訪。

年復一年,期待蔡英文特赦卻一再落空,現在藉著訪談,陳水扁轉而和藍營對手鋪陳他特赦的訴求。錄影時間有100分鐘那麼久,其間種種很夠他娓娓道來。他從保外就醫的秘辛說起。說他的保外就醫和民進黨陳菊、賴清德以及立委等人的爭取無關。他說馬英九早就主動決定這樣做了,而且因此神不知鬼不覺地為他量身訂做,修改了行政命令讓他可以用很奇怪的程序獲得保外就醫的待遇。言下之意,既然如此,假使民進黨政府做不到特赦,那麼對待他豈不是連馬政府都不如?在100分鐘中,陳水扁雖然天南地北,但是這一個抱怨正是他在訪談中要表達的重點。

在怨的主調下,陳水扁細數他和民進黨尤其和權力最內圈的蔡總統等人的恩恩怨怨,其曲折居然大有流行一時,蔡總統也常看的宮鬥劇的氣味。這種的氣味,出於曾經叱吒風雲,當過總統的梟雄之口,怎麼說也令人感到不對頭,更糟的是,訴求的是同情,得到的卻是反感。

為了表示民進黨多麽對不起他,他重複他對政治完全沒興趣也不了解的女兒的說法說:民進黨誰沒有拿過他的錢?這真是夠菜市場駡街風格了。因為:

1、民進黨沒拿過他錢的仍大有人在;

2、他怎可以把人家給的選舉獻金一轉手就說是他的錢?

3、在他選總統時,他沒拿過黨公職替他募到的獻金嗎?不是有些人轉給他的獻金還比他轉給同一個人的還多?

4、選舉除了要用到錢之外,基層組織更加重要,縣長立委議員選舉固然要基層動員,總統選舉時難道不需要縣長立委議員賣力動員基層?而這些公職自已選舉時還不見得都拿到陳水扁轉來的錢的。

5、最後,所謂拿到他的錢的人,豈不是有許多在他還沒當上市長、總統時,沒拿錢就支持他通過初選,而且往往也有已經為他募了選舉獻金?

事情既然是這樣,陳水扁嗆聲誰沒有拿他的錢時,固然很有煽動民粹,令扁迷憤怒的效果,但是畢竟在情義上很令人心寒,更不用說還成為國民黨醜化整個民進黨的憑藉了。

陳水扁怪罪的焦點:蔡英文

不得特赦,陳水扁固然長年抱怨民進黨,而這次訪談抱怨的焦點,毫無疑問的,集中在蔡英文。

陳水扁近年來一貫的說法是,沒有他一再重用、一路提拔、一路照顧,蔡英文根本不可能是現在的總統。至於重用她,是因為看到她的學經歷,不是跟流行的什麼由於李登輝的推薦。他說李登輝從來不曾向他推薦蔡英文。他說,假如沒有他安排她當陸委會主委、入黨、不分區立委、行政院副院長,讓她擁有完整的資歷和黨籍她怎麼可能成為民進黨提名的總統侯選人?他特別回顧說她很跟人家不一樣,很被抱怨歹鬥陣,但是他總是不改照顧她的初衷。他強調,她當陸委會主委居然跑去問陳水扁閣揆是誰,如果院長游錫堃的話,主委她就不幹了。他說,從來沒有一個部會首長敢跑跑到官邸問總統閣揆是誰的。於是只好安排她當不分區立委化解蔡游衝突,順帶讓她在國會問政上有「亮麗的表現」的機會,可以補足她欠缺的國會議員的政治資歷,只是可惜她問政不如預期,但是他仍然再用心讓她當副院長。但是接下來就有蘇貞昌接連兩次要求把她換掉的事,蘇的理由正是她「歹鬥陣」,儘管如此,陳水扁還繼續挺她。他說,她是這樣跟人家不一樣,「難怪會當總統」。(陳水扁早就一再劍指蔡英文了,例如,更早在「勇哥物語」中說,他確信2000年總統大選,蔡英文是支持連戰的。更爆料2015年時蔡英文的博士畢業證書遺失,也是他透過黃國俊的關係請託英國上議院議員紀登斯幫忙處理的。他說基於一路栽培蔡英文走上國家領導人的苦心與用心,怎麼會去想蔡英文的博士論文或學位有什麼大問題。)

這一番恩恩怨怨雖然大有宮鬥劇的曲折和人性矛盾支撐起來的張力;然而陳水扁得到的效果卻非常負面:藍營直接的反應是,又來了,又要特赦了;綠營的反應是居然跑到政敵前面對自已人說三道四討特赦,紛紛由同情轉而不屑。

陳水扁功過深入人心, 特赦VS.反特赦,互不相讓成僵局

陳水扁在台灣第一次政權輪替時當上總統,歷史地位顯赫,至於一生行誼,則有功有過充滿尖銳的爭議。

陳水扁從40年前擔任美麗島辯護律師到坐政治牢,大有貢獻於台灣民主;後來當傑出的市議員、傑出的立委時,尖銳不留情的作風,很讓長期處於委屈的民眾大為崇拜;傑出的台北市長令社會大為折服;在充滿爭議性的8年總統中,平衡南北差距,三度增加老農津貼、發放敬老津貼,都備受得到照顧的人的感激。這樣他累積了許許多多誠心誠意的追隨民眾。

另一方面,他一貫的尖銳犀利,不必懷疑,肯定激起對他難以原諒的大批對立民眾;更不用說,他在總統選舉前夕致力於廢除《台獨黨綱》;總統任內,忽而四不一沒有、忽而一邊一國;忽而台灣名義入聯公投,忽而制憲正名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忽而台獨、忽而力推募兵制⋯⋯主權立場搖盪不定,以致於除了阿扁們之外,統獨群眾不是被激怒就是對他不信任。至於主導通過國會減半及高修憲門檻的修憲案,更是對國家和對民進黨都屬貽害無窮之舉,令人難以原諒。

由於他從政一輩子,無論功過都已經深入民心,於是就構築成真心誠意支持赦扁的和真心誠意反赦扁的,長期尖銳對立互不相讓的僵局。

一邊一國實力的虛與實

儘管社會上支持赦扁的一直是少數,但是卻是相當堅定的少數。從2010年以後陳水扁就充分運用他們的堅定特質,一再在選舉中進行部隊集結,操兵演練。

2010年在陳水扁號召之下,各地議員參選人41人組成一邊一國連線,共當選36席。成績斐然。選後又有加入的立委7席,聲勢超越台聯和親民黨。2014再推出84縣市議員參選人,訴求「扁案應予平反」,當選68位。

2018年,九合一大選民進黨慘敗,但是一邊一國聯線則穩住了陣腳。推薦103位縣市議員候選人當選人達64人,總得票數占民進黨總得票數27.7%、當選席次占民進黨議員當選席次26.9%,每位議員候選人平均得票比民進黨議員高。

到了2019年,10年練兵有成的一邊一國聯線正式組成一邊一國行動黨。陳水扁說,蔡英文被認為是最認同中華民國的總統候選人,將使「台灣」這條路將永遠走不出來,因此一邊一國行動黨一定要成立。至於其主要幹部接連發言表示,一邊一國的「阿扁們」是最反蔡英文的一群人。 

儘管10操兵成績優異,但是一旦脫離民進黨,一邊一國行動黨參選的結果,其慘驚人,和還依附在民進黨身上的一邊一國聯線的時候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區域選舉本島平均約要10萬票當選一席立委,而一邊一國提名11人,總共才得兩萬票,總得票率0.15%,在各政黨中排名第10,不分區得票率1.0%,各政黨中排名第10。操兵10年,選舉下來和剛剛組黨沒幾個月的民眾黨比較起來成績居然遙不可及。成績之壞和同樣憤而脫離原來隸屬的兩大黨而成立的幾個小黨對比起來更非常鮮明顯:1995年新黨得13%選票、2001年親民黨得20.3%、台聯得8.5%而一邊一國黨1%!由此可見他對蔡英文沒有民進黨身份怎麼選舉的批評也完全適用在他自已身上。

一邊一國黨得票只有1%,應該不表示支持特赦的民眾就剩下這麼少,但是卻清楚顯示縱使基於同情義氣而支持特赦,但是這支持難以轉換成支持陳水扁繼續在政治上呼風喚雨的力量。於是一邊一國行動黨宣告解散。

面對特赦,民進黨黨公職-民眾-總統全部不同調

事實上,不只民眾支持特赦,不等於繼續支持他延續政治生命之外,那些支持特赦的民眾,立場雖然堅定,但卻一直是社會少數,支持度一直穩定地被壓下,怎麼也過不了30%的關卡。

台灣指標民調在2016年調查發現,27.7%認為應該特赦陳水扁、51.2%不應該;至於民進黨民眾,有51.5%認為應該特赦陳水扁,34.5%認為不應該,這數據和相隔7年前的2009年居然硬是差不多。


儘管10操兵成績優異,但是一旦脫離民進黨,一邊一國行動黨參選的結果,其慘驚人,和還依附在民進黨身上的一邊一國聯線的時候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民進黨的民眾反對特赦有的34.5%,固然也算可觀,但是支持到底是過半的堅定多數,所以特赦成了民進黨閃避不掉議題。這樣,黨內民眾多數的支持特赦和整體社會多數的反對特赦形成的張力,造就了民進黨內非常複雜而詭異的反應:固然黨公職中有真的基於情義相挺,鍥而不捨地主張特赦的,然而黨內大老新秀中更普遍的現象是在爭黨職或者是競選複數選區的地方議員時,爭相高舉赦扁大旗;在爭天下或單一選區的立委、縣市長席位時,便避扁唯恐不及。換句話說,一邊一國在選議員、立委時會有迥然不同的結果,這一點黨公職們早就知道了。由於他們心中太很淸楚了,於是2017年有一場最戲劇性的演出:當時赦扁的案被提到黨代表大會,黨代表591人中超過500人簽名連署,其間直轄市議員有160人連署,11位民選縣市長更清一色都連署,連署名單浩大到不可思議;但是臨到表決,代表們卻霎時四散,以致於案子無法表決通過。連署得既轟轟烈烈,四散動作同樣轟轟烈烈,真是夠奇蹟。

許許多多黨公職們總是身不由己地嗆聲非赦扁不可以鞏固黨內地位,至於面對社會排山倒海的反對,他們就丟包給在2008年受不了壓力,不得已而以逼扁退黨當保黨的手段的蔡英文去傷腦筋。面對特赦難題,2017年蔡英文在索羅門群島舉行記者茶會中說:「如果我們覺得社會有一定的共識,時間也適合的話,就來考慮」。一句話清楚地表示了立場:赦不赦扁,她沒有定見,只跟隨民眾的態度走。於是2017年的黨代大會奇蹟就是她這樣的考量下演出了。

由於蔡總統是成為阻擋赦扁最關鍵的力量,也因此長期以來就成為阿扁們痛恨和陳水扁最用心對付的對手。

一邊一國下場令民進黨大大鬆了一口氣

民進黨既然長期被陳水扁逼得進退維谷,因此2020年陳水扁領軍的一邊一國聯線在國會選舉全軍覆沒,顯現陳水扁己經失去脅制民進黨的政治能量,於是嗆聲赦扁的聲音已不再喧囂,民進黨高層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因此,雖然一直有蔡英文應該在連任後沒有壓力的時候赦扁的說法,但是在今年5月蔡英文就職前後這主張被提出時,呼應的就非常零落,和2017年全代會連署赦扁的氣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情勢如此,這次陳水扁向藍營人士娓娓話當年種種,氣氛不免滄涼。可嘆他縱使談了對民進黨和蔡英文的種種怨懟理由,卻更惹得一番反感與不屑。

陳水扁這麼精明的一個人,為什麼耗費這麼多心思精神和時間在一個現在看來毫無希望而且令自已耗損的特赦上,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特赦是政治決斷,內容是價值的權衡

在訪談中,他藉著馬英九苦心替他安排保外就醫闊論他對特赦定義。

他對他還有一些案子沒有定讞所以依法不能特赦的論點非常不以為然。他說,本來依規定,他根本不可能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但是馬英九為了讓他保外就醫,便修改了內規。馬總統方面強調修改內規是基於健康和人道考量。陳水扁說所謂人道考量根本是政治考量,這樣的修改是為他量身訂做的「陳水扁條款」。換句話說,就是在法理上根本不通的意思。

既然馬英九都這樣政治考量了,那麼蔡英文不是更應該同樣政治考量而進一步赦扁?陳水扁耿耿於懷。

陳水扁經年累月追求特赦,一再用殘留聲望進行群眾動員,但是10年下來,愈動員對自己愈損耗,落到一邊一國只剩1%民眾支持,真是可嘆。特赦真的那麼值得他追求嗎?沒有錯,歷年來獲得特赦的人少之又少,但是這就值得他追求?特赦的本質豈不是「於法不容,於情可憫」嗎?難道這就是陳水扁追求的自我定位?阿扁們不是認為扁案純屬政治迫害,扁本身絕無不法嗎?那麼何妨參考一下台獨前輩怎樣在被政治迫害而自認絕無不法時面對統治者施捨給他的特赦。

不要特赦,不要假䆁

我要無罪出獄

這是當年施明德面對特赦的態度,陳總統何妨參考一下。再退一萬步就特赦論陳水扁的特赦。

沒有錯,赦免的確是政治考量優先於司法的措施,但是赦免仍舊需要依法-《赦免法》-的程序而行。換句話說,赦是要在司法和政治間求得權衡,而不能只顧政治完全不顧司法。陳水扁縱使有過,但畢竟於國家、於民主、於弱勢民眾都有功,因此今天要面對司法,於情的確有可憫之處,但是依法,特赦是對走完法律程序定讞後的政治救濟。那麼,既然要求赦,而不是要求無罪釋放,豈不是不應該放棄不出庭的僵持?

可嘆那麼多人只是附和陳水扁的求赦,卻不敢公開建議他趕快走完法律程序,結果是當然是求赦而不可得,真是怕他反而害了他。等到他的政治能量不斷折損,很現實的,如今要在政治和司法間求得權衡,空間已被進一步極度壓縮了。曾有功於國家、民主、弱勢者,更曾貴為總統的一代梟雄淪落到這樣,令人擲筆再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