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陳破空特約評論:秦剛案轟動世界!證明“兩個確立”失敗
陳破空特約評論:秦剛案轟動世界!證明“兩個確立”失敗

[轉載自:陳破空]

[如雲]於2023-07-30 16:43:53上傳[]

 

7月25日,秦剛被免去外交部長職務。一隻靴子終於落地,但另一隻靴子還沒有落地:他的最終結局。有人以為,他只是被免去外交部長,還有國務委員和中央委員在身,以為這只是習當局給外界的一個應付,秦剛會軟著陸。其實,這不過是習當局減少震動的做法,先做這一步,盡量低調。用語極其簡單:“免去秦剛兼任的外交部部長職務;任命王毅為外交部部長。”用語越簡單,信息量越大。

通常而言,中共官員被查處的前提是反習,遭處置的藉口是反腐。換言之,反習才可能被拿下。因官員普遍腐敗,因反習才會受到腐敗調查,最後以腐敗治罪。然後僅僅以“不忠誠、不知敬畏、兩面人、兩面派”等詞彙暗示其政治問題。通常而言,這類官員,遭查處的程序是五部曲:雙規,雙開,起訴,開庭,判決。

秦剛顯然不屬於這類官員。他本身是習近平超常規提拔、連升三級的親信人馬,不存在反習。婚外情和私生子不足以丟官。外交系統的權力鬥爭和路線鬥爭也不會導致習近平的拋棄。只有那種極端的情況:即外界熱議的間諜罪或叛國罪,才可能讓習近平馬上翻臉無情
,而無論親信與否。秦剛的案情最可能接近於這種極端情況。

既然是極端情況,秦剛就不可能軟著陸。撤銷他的外交部長職務,只是一個開始。免職之後,秦剛的名字從外交部網站和各處刪除。顯示,秦剛案之重大,不亞於林彪案。實際上
,秦剛已經在黨內被“打倒”,只是還沒有喊出這種文革口號。

去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習近平成功奪權,建立起一派獨大、一人獨大的習天下。在奪權的過程中,習近平和習派反复宣傳:要深刻領悟“兩個確立”,進而要求“兩個維護”。 “兩個確立”,即,確立習近平的核心地位、確立習思想的指導地位。 “兩個維護”,即,維護習核心的權威、維護黨中央的權威。

似乎,只要有了“兩個確立”,各項事業就無艱不克、無堅不摧。似乎,經由二十大,習近平定於一尊、習家軍全面上位之後,中國之事或中共之事,就如習近平奪權那般,只要敢於鬥爭,就無往不利、無往不勝。

然而,縱觀二十大之後的經濟垮塌、國際孤立、內政和外交的雙重失敗,災禍不斷,民怨沸騰,再加軍隊和外交系統的持續震盪,夫復何言?黨內,尤其高層,大家不說,或者不敢說。但無論是習近平、習家軍還是高層其他人,各自都心中有數。無論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還是外交部,都是習近平欽點的官員:中將、上將、外交部長等,無一例外。然而,正在被逐一證實的傳言中,他們都一個接一個地出事,沒完沒了地出事。即便從人治的框架下來看,也可以看出:習近平眼力差、判斷力不夠、能力有限。任人唯親,用人不察。

這就輕易戳穿了一個神話,所謂“兩個確立”。習派宣稱:“‘兩個確立’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最重要的政治成果,是時代呼喚、歷史選擇、民心所向。“但,秦剛案轟動世界,最大的意義就在於,它證明了“兩個確立”的失敗。這個失敗,既是習近平個人的失敗,更是中國共產黨這個百年大黨的失敗。

道理很簡單,個人專斷不如集體領導,人治不如法治。換一句話來說:法治比人治好;如果沒有法治,相對而言,集體領導又比個人專斷好些。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時代早已總結
:“(毛澤東)他的個人專斷作風逐步損害黨的民主集中製,個人崇拜現象逐步發展。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這些錯誤。這就導致了文化大革命……”以及種種後果和災難。

中共原本通過改革開放,建立起集體領導制和領導人任期制,在沒有民主和法治、仍然是一黨專制的條件下,建立起黨內起碼的派系平衡,互相監督、集體議事,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極端情況的發生。但習近平破壞了這一切。用“兩個確立”推翻集體領導制,用強行修憲復辟領導人終身製。把相對開明、溫和、具有改革派色彩的團派人物全數排斥出局、趕盡殺絕。用特勤局監控或軟禁政治老人。任人唯親,封官由己。隨心所欲。

失去平衡的車輛容易翻倒,失去平衡的火車容易出軌,失去平衡的船舶容易傾覆,失去平衡的政權容易出包。這既是硬道理,也是硬現實。

中國網民冊封習近平為“總加速師”,加速倒退,自有其邏輯:且不說他的能力、感知力和判斷力廣受詬病,就說,把十億人口的大國和九千萬之眾的大黨,放在一個人頭上,定於一尊,一錘定音。喜怒由他,興衰由他,成敗由他。那是多麼巨大的風險和危險!中共文山會海,每每念叨幾十個不安全,殊不知,這才是最大的不安全。何謂黑天鵝、灰犀牛?何謂風高浪急、驚濤駭浪?所謂極端情況,盡在中南海。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