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陳破空特約評論:李尚福免職,國防部長空缺。 習近平無人可用
陳破空特約評論:李尚福免職,國防部長空缺。 習近平無人可用

[轉載自:陳破空]

[如雲]於2023-10-26 15:16:37上傳[]

 

今年10月下旬,中共召開兩個月一次的人大常委會,宣布免去李尚福的國防部長職務,同時免去李尚福和秦剛擔任的國務委員職務。 後者已經在7月底被免去外交部長職務。 習當局在李尚福失蹤兩個月後,終於交代了他的下落。 算是在一隻靴子落地之後,另一隻靴子也終於落地。 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再次應驗中國網友名言:所謂謠言,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習當局宣布免職李尚福,與免職秦剛有兩大不同。 其一,對秦剛的處理,分步到位,先是免去其外交部長職務(7月底),然後再免去他的國務委員職務(10月底)。 但對李尚福的處理,則是一步到位,同時免去了他的國防部長、國務委員、中央軍委委員職務(10月底)。 接下來,還有第三步,將在今年稍後或更遲時間召開的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上,免去秦剛和李尚福的中央委員職務。

對李尚福的查處稍快於秦剛,大概在於,秦剛與習近平的關係更親近,習更希望以低調、減少震盪、逐步下架的方式處理秦剛,以保全習自己的顏面。 而對李尚福,習近平惱怒難平,他的潛台詞是:俺頂著美國制裁的力道,硬是把你提拔起來,沒想到,你也是一個背叛的角色!

其二,在免職秦剛的同時,任命王毅回鍋擔任外交部長。 但在免職李尚福的時候,卻並沒有任命新的國防部長。 外界一度以為,為了10月底召開香山防務論壇,習當局或讓新任國防部長亮相,這也恰恰是趕在這之前罷免李尚福的原因之一。 但從程序上看來,失去了這次人大常委會開會的會期,10月底前產生新任國防部長已經不可能,除非習近平公開任意非法行事(完全不要黨內程序)。

實際上,國防部長出現空缺。 或曰,新任國防部長難產。 表明,習近平無人可用,準確而言,習近平無人可信。 尤其對軍界,習近平懷疑所有人的忠誠。 例如,由中共高層防風而盛傳到外界的兩個人選:劉振立和何衛東,習近平對他們信任嗎?
劉振立為現任總參謀長(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中央軍委會委員。 唯一的六零後上將,七名軍委中,只有張又俠和劉振立具有實際作戰經歷,即曾參與對越戰爭。 照理說,曾先後擔任38軍軍長和陸軍司令的劉振立,夠資格出任國防部長。 然而,習近平對他有所忌諱:劉振立是張又俠的人!
張又俠曾參加1979年對越戰爭,攻入越南境內;又參加後來的兩山戰役(1984至1986年,老山、者陰山戰役),升任團長。 劉振立參加兩山戰役,與張又俠是上下級關係,也是戰友關係。 劉振立官至中央軍委委員、總參謀長,應是在張又俠的提攜和保薦之下。 然而,當下,相繼發生了火箭軍高層、戰略支援部隊高層、總裝備部(裝備發展部)和國防部長李尚福的叛習事件之後,政局跡象顯示,習近平或遷怒於張又俠、或對張又俠起了 疑心,開始排斥他、把他邊緣化。 顧忌劉振立與張又俠的特殊關係,是否提拔劉振立出任國防部長,習近平似乎下不了決心。

至於何衛東,眾所周知,他是習近平當下最信任的親信、心腹,從福建上來,二十大坐直升機上升。 當時,他既非中央委員、也非二十大黨代表,竟能一舉攀上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的高位,全賴習近平任性而為、任人唯親、隨心所欲。 如果由何衛東兼任國防部長,聽起來很像王毅回鍋擔任外交部長的模式,都是政治局委員兼任部長,突顯這個部長職位的重要性。 但,習近平的顧忌或正在於此。
設想,已經是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的何衛東,再兼任國防部長,顯得位高權重,頗有當年彭德懷和林彪的架勢,以習近平的心胸,豈能不忌諱? 所謂親信、心腹,不過是一時的利用。 如同過去十年,習近平為奪權、固權,十分倚重張又俠,視為其親信、心腹、股肱大臣。 但二十大已過,習近平已經達到習家軍全面上位、一派獨大、一人獨裁的目的,對張又俠,更多的是懷疑、防範、排斥,並故意重用何衛東予以牽制。 照此邏輯,當張又俠成為過去式,何衛東就很容易變成習近平懷疑、防範、排斥的新目標,另佈他人予以牽制。

國防部長空缺,國防部長難產,反映習近平政權的尷尬。 回到秦剛和李尚福大案,與其說是他們的個人失敗,不如說是習近平的個人失敗:至少,用人失察、用人不當。 也是習當局的政治失敗。 對中國共產黨而言,更是整個制度的失敗,更是二十大「兩個確立」的穿幫。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Advertisements